首页都市言情日娱之花开乃木坂
本章:5489字

第五十六章 月光

    白石麻衣站在那边,看见风间树的动作,她的脚步倏的顿住了,而风间树依旧是那样一副酒没醒的样子,她慢慢转过身去,心尖忽然就有些酸涩,因为这般好像毫无保留的风间树,以后多半很难再见到了。

    走了一会儿,就到了公寓的背面,再走一会儿到了路口,就又是灯火通明的东京街道了。

    月光强烈到有些惹眼,但是还是被眼前的霓虹灯的掩盖住了光彩。

    风间树想了一会儿,点点头,白石麻衣见状,与他道别,负着手扬起笑容,慢慢后退着,风间树看着她在路灯下温柔清丽的面容,就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像是在站台前送别那样挥动双手。

    他很难描述自己此刻状态如何,只是感觉轻松无比,很多事情不去想什么前因后果就敢做出来了,是他人生中少有的时刻。


    不可名状的情绪袭上她的心间,像是蒙了一块布一样,什么都不再分明,她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抬起头,怔怔的看了眼公寓的六楼,那唯一亮着的一扇窗户。

    “你知道,燕纹是什么意思吗?”


    白石麻衣心跳加快,轻轻接近,拍了下他的左肩,立马闪到右侧,探头问道:

    “你在干什么?”

    “好的,好的。”风间树摆摆手,刚想转身却又想起什么,说道:“…你要进来吗?她应该不会做那个……什么?”

    风间树一脸认真,侧过头想了片刻。喝醉了的人,什么话都敢说。

    白石麻衣一怔,定定的看着风间树的脸,随后意识到,这大概只是风间树的醉话,她想到此,就微不可查的吐了口气,摆手笑道:“说什么胡话呢……回去吧,记得我刚刚说的啊。”
    她突然又想起自己这句话。还有风间树那黑黝黝的单反镜头,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喊出这句话的,那会儿天时地利人和,她呼吸着的空气好像都在撺掇着她。感情本就是没由来的,若是畏畏缩缩,她与风间树只怕是根本不会相识。

    所以鬼使神差的,她像是获得了冥冥中的力量那般笃定的转身了,站住了一会儿,深吸一大口空气,慢慢止住了颤抖之后才大步走向风间树的公寓楼下。

    走至,才发现风间树居然还站在那里,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只是昂着头,盯着天空。
    风间树识破了,直接把头转到右边,然后扬了扬下巴,示意让她看着天空,道:

    “你看……月色真美。”

    白石麻衣抬起头,没有枝叶和多余建筑遮挡的深蓝色天空中,明晃晃的挂着一轮清寒的银白色圆月,月亮上的阴暗面清晰可见,光华周围,甚至看得清薄云似雾气般流动。

    月光异常强烈,并不刺眼的光亮会被厚厚的云层遮挡住,偶尔又会从云中透出些好似纯洁的光出来。

    她出神的望着,等待着云层边缘溢出烛火般微弱的月光,它出现的时间很短,云飘得很快,但是,仍然让人十分惊喜。

    白石麻衣忘记了目的,月华映进眼底,她轻声道:“真的诶……”

    风间树没有再说话,他看着月亮,心绪不知道飞到了哪去。

    “你觉得,月亮上能住人吗?”

    “诶……没有吧。”

    “为什么呢。”

    她有些哭笑不得,道:“需要我来教你初中生的常识吗。”

    “嘛……那你觉得……”风间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张大了手,怀抱张向天空,道:“我能抱住月亮吗?”

    她觉得风间树是喝醉了,想法才会越发的浪漫化,摇头,笑道:“不可能的。”

    她愈发确认了,风间树已经因为酒精,开始在他自己奇幻的世界里徜徉冒险了。

    抱住月亮是什么想法?

    风间树又问:“那星星呢?”

    她定睛一看,天空中几颗芝麻粒般的光点,光芒轻到看不见。

    她几乎要忘了自己为何转身,或者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自己走来,此刻有些不忍打破风间树的幼稚幻想,想了想,温和的说:

    “也不行的哦。”

    风间树听闻后,没有什么情绪的点点头,低下头后却发现白石麻衣正复杂看着他,那像是哄孩子般的细心让风间树突然清醒了些。

    风间树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光,白石麻衣的脸在此刻竟然显得出尘起来,月光如此细致的扫至她的面颊,风间树能将她脸上的一丝一毫都看的明白。

    人的皮肤不会是凝脂玉般的,也正因如此,她好像又变得愈发真实,对上了白石麻衣探寻的眼神,却又让他有些瑟缩起来。

    他愣住的这瞬间,出现在他心中的竟是那天的烟花,他曾数次梦到一个看不清面貌,但是身穿着燕纹浴衣的女人在他周围徘徊,这内敛却又偶尔如烈火般难以招架的感情,也许再难忘记了。

    此刻的白石麻衣对于风间树来说,用磁石与金属来描述似乎太过冰冷,但是却是如此,白石麻衣羞怯但是又倔强的表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她身后的路灯光晕亮的晃眼,所以风间树只想把视线投向她。

    他右手握紧了拳头,却又倏然放开,靠近了些后,就拉起白石麻衣的手,看着她的脸慢慢红了起来。

    风间树走进一步,一用力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感受着怀中的温热娇软的躯体,抱住她片刻后,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风间树轻轻呼了一口气,掩饰着自己的心情,然后在白石麻衣红透了的耳根边上,低声道:

    “这样……可以吗?”

    她轻轻的抬起眼睛,从风间树的发丝边上窥见了那月亮,明晃晃的,又让她垂下眼睛,感受着风间树身上传出的惊人的热度和气息,她伸出手,心翼翼的环住他的背,紧张的几乎说不出话,极为声的道:

    “可以啊。”

    她又看了眼月亮,便把脸慢慢伏到风间树胸前,风间树的心跳的急,她有些忍不住笑意,而那月亮好像沉甸甸的,月光却轻轻的落在了她的心上。
    白石麻衣觉得自己的腿大概是麻了。

    风间树真就这么不知羞耻的,毫无知觉的睡了下去,现在只是胸口有些起伏,已经过去了近半时,车子路过了东京艺术大学,白石麻衣隐约记起风间树就住这附近。她盯着窗外,手放在了风间树的背部,表情看上去并没那么开心。

    这样难得一见的风间树,马上就要离开了。

    她眼神扫过风间树的脸,风间树睡得轻松且安详,她又笑着抬起头。

    车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司机轻声说了什么,白石麻衣回神,轻轻拍醒风间树,风间树缓缓睁开眼睛,醒后的第一件事,却是猛的吸了吸鼻子,然后才在白石麻衣害羞的轻喊声中回过神来。

    他起身把账结了之后,慢慢开了车门,刚打开门,迈开腿踏在地上,脚一软后直接顺势摔倒,脸重重的着地,另一只腿甚至还卡在车上,白石麻衣见状,赶紧从另一侧下车,然后跑到他旁边,把他扶了起来。

    风间树半身尘土,脸上也有些痕迹,他却一脸无事般的摸了摸脸,惊讶的笑了起来,转头跟白石麻衣说:“居然不痛诶。”

    白石麻衣拍拍他的衣服,又拿出纸巾帮他擦了脸,有些心疼,无奈的说:“你……诶我……唉,没事吧?”

    “没事,不痛。”

    白石麻衣站定,看了他一会儿,叹了一声:“回去记得好好休息啊,让桥本桑帮你做些解酒的东西……酒量这么差,以后就不要喝酒了,会出事情的。”

阅读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