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第二十二节流浪的爱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得胡蝶娇出神入化,犹如被神仙使了定身法一样。

    海中虎咳了几下,惊醒了胡蝶娇。

    “原来你长的那么帅了,财富白马王子一个,总有一天会娶到个搓衣板老婆的。”

    “我过着牛一样的思念,什么花好月圆,除了你,我这和尚的宝座是坐定了。”

    胡蝶娇眼中的夜明月,比原来帅多咯!时尚的风影碎发发型,大甲字脸庞,鼻高口宽,虽然有酒窝可是不爱喝酒,雪山佳客上衣,勇闯裤子,单身狗凉鞋,鄂鱼的眼睛,帅中有帅的气度。

    “啊!都这个岁数了,你还取笑我,我这一生们,怕是命中注定就佛祖命,还什么美梦娇娘。”

    “月老是你的大神,你要相信他。”

    胡蝶娇和海中虎在苏州一待就是一个多月,每天吃喝都是夜明月的。

    快到农历八月份了,胡蝶娇想着到新疆谋点出路,吃过晚饭,大家都看着电视,胡蝶娇终于“说”出到新疆的思想。

    当胡蝶娇起身付就餐费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突然站在她身边掏出几百元递了过去,“娇儿,我来给吧!”

    胡蝶娇定了定神,眼睛细打量,“爱约歪!原来是从小就一直追我的夜明月。”

    “明月,你现在过的可好?花好月圆了没?”

    “娇儿,你到苏州做什么?你不是跟西门追云结婚了?为什么不在家当太太?”

    “明月,什么都莫说了,我伤不起,还疼不起。”

    胡蝶娇把自己的人生经历对夜明月“说”了一遍,自己流出一颗颗眼泪,哭泣声音渐渐跟着来了。

    话很投机,两个大帅哥愿意陪伴胡蝶娇到新疆发展。

    于是她们三人在苏州买了客车票,客车由泸陕高速途径宁夏,至连霍高速,最后到新疆乌鲁木齐。

    三人在新疆游山玩水,什么班都不想上,大慨是因为爱情的蛊毒在发作一样,胡蝶娇整天都在回忆西门追云的点点滴滴,时间接近中秋。

    三人不知不觉游玩至塔克拉玛干沙漠,开心归开心,艰难困苦还是伴随着她们。

    胡蝶娇人生中浪漫的中秋节,就是在沙漠上看月亮,地上沙漠被月亮照射的亮晶晶。

    看着,看着,胡蝶娇情不自禁“说道,请问两位帅哥,月亮里面有人吗?月亮会流泪吗?”

    海中虎“说道,月亮里面有人的,月亮会流泪,流的还是女人的泪,怜香惜玉的泪。”

    “你怕是神话看多了,还是自己上一世是神仙,侮辱了美女,今生才在凡间做老光棍,”胡蝶娇笑蓉蓉的回答着。

    “我也不是神仙,也没有侮辱任何美女,我是……我是”然后海中虎低着头没有说出来。

    胡蝶娇的笑声更迷人,“这不是,那不是,难道你看齐天大圣孙悟空不成。”

    躺在一旁的夜明月“说道,你们莫开玩笑,好不好?”

    胡蝶娇停住笑声“说道,明月,你来说说月亮的故事。”

    “我说嘛!传说中的常娥远在天边,现实中的常娥就在面前。”

    “啊!明月,你莫要信口开黄,小心得百口病,无人体量你。”

    “你们两个笨蛋,本女神来告诉你们,月亮里面是寒冷的冷影,什么人都没有,是晚上太阳落在海拨负3000米的地方,然后把太阳光反射到月球上”

    “月球就把光发射到地球上,因为光是二手光所以不会发热,亮度也没有太阳的光亮,地球的影相被照在月亮里面,人们站在地上距离太远,看见的就是很小的传说。”

    夜明月冷冷笑到“你解释的太逻辑了,那么为什么月亮有时候会亮,有时候没有,有时候会弯,有时候会圆。”

    “你真是笨蛋中的笨蛋,月亮的形态就跟人间爱情一样,刚开始有一点点,到结婚成为夫妻就是圆的,离了婚就什么都没有。”

    海中虎傻笑着“说道,你这比喻我佩服。”

    三个人就这样浪浪漫漫度过一个沙漠中秋节。

    最后胡蝶娇想了想,还是回昆明发展,就这样在乌鲁木齐买了列车票至云南昆明,两位大帅哥还是陪同在胡蝶娇身旁鬼到云南昆明。

    回到云南昆明,胡蝶娇在昆明站附近开了两间宾馆,吃过晚饭自己躺在宾馆床上,手里拿着手机,电视虽然是开着的,可从来没有看过一眼。

    脑袋里总是想着自己的爱情,为什么我胡蝶娇就有那么命苦呢!老天爷请你告诉我,我胡蝶娇要怎么做才会得到人间真心的爱情,想着想着忍不住眼泪又掉下来。

    胡蝶娇流着泪想着自己的爱情,又想着我胡蝶娇在昆明将来如何发展,财富爱情我什么时候又才会拥有,唉!男人有累,可谁会知道我们女人也有泪,我们女人的泪流的值吗?

    一条天路蜿蜒曲折穿过一座座山峰,有时而进去山腹中,有时而露在外面陆地上,那速度快如脱疆的骏马,日夜艰程在跟时间赛跑。

    唉!终于到浙江温州咯,胡蝶娇和海中虎领着自己的行旅纷纷下了列车,在温州站附近小吃店随便吃了一碗米粉,开始寻找自己的工作。

    胡蝶娇在温州没有寻找到好的工作,海中虎领着胡蝶娇在浙江盘旋了很多个市区(什么金华,嘉兴,台州,宁波……),大慨是心情的问题,胡蝶娇什么工作都没有看上,就好像是旅游一样。

    后来胡蝶娇在宁波客运站买了一张至苏州的客车票,准备到苏州发展一下,好为自己的将来创造财富之路。

    海中虎见到此等情况,自己也去买了一张宁波至苏州的客车票,两只眼睛傻傻的看着胡蝶娇。

    “中虎哥,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还是找个好的班上上吧!”

    “不,我说过,我要为你上刀山下火海。”

    “那随便你咯!我就不为难你。”

    客车出发了,由沈海高速转至常台高速,一路的风景很迷人,看饱了眼睛,还是了却不去心中的痛苦,胡蝶娇想起在昆明被自己老公西门追云的虚拟空待,坐在客车上,低下了头流出伤心肝的泪水!

    胡蝶娇来到金平路,鱼食饭稻(平江店)点了一份胬肉,几个小菜,海中虎吃的到是津津有味,胡蝶娇好像没有什么口感,只是吃了一点点蔬菜。

阅读爱情破解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综英美]那些年我买下的超级英雄鬼王宠妃:天才大小姐光阴童话天下第一道士重生鲲鹏之吞噬进化极品高手俏佳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