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离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姐姐即要我离开魏阳城,那我便离开这里,可这些年,姐姐入了魏府,我们姚家也跟着食他的用他的,此番离开必是要说上一声,省得落他人口舌,将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姚蓁蓁解释道。

    “女郎想的自是周全,可,老奴怕.......”赵氏有些不安道。

    “奶娘可是怕公子见了我,会百般留我?”姚蓁蓁笑着问道。

    “走吧刘叔,我们去魏府。”姚蓁蓁左思右想后,突然下了决定。

    “女郎,为何要去魏府?”赵氏不解道。

    “女郎聪慧,公子向来对女郎上心,此番想要顺利离开,怕是不易啊。”赵氏语气颇显担忧。

    “奶娘,姐姐是被情迷了眼,所以才会认为他是因为姐姐的关系才会待我那般好,可是我却很清醒。”姚蓁蓁说道。

    “奶娘只管信我便是。”说着,她拉开车帘冲前面的刘全喊道:“刘叔,你尽量快点。”

    “哎。”刘全回头应道。

    可后来,姚夫人还是走了,只留下14岁的姚洵美,以及7岁的姚蓁蓁。

    说起来,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姚夫人走后没多久,姚洵美便遇上了大名鼎鼎的魏权,自此郎情妾意,恩爱绵延。姚洵美不仅是魏权最上心的宠姬,还成为了这魏阳城颇负盛名的第一美姬。

    自此,姚家的日子又峰回路转,过上了比以往更好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只是,一想到姚洵美如今的结局,赵氏在心里就不得不怨上姚辉几句,他若是肯早早归家,把两位女郎接走,想来大女郎也不会落得个这般下场。

    “即如此,那我们更去不得了?”赵氏建议道。

    “奶娘放心吧,此番我们不会见到他的。”姚蓁蓁一脸自信的说道。

    “女郎如何得知?”赵氏问道。

    赵氏见姚蓁蓁不欲再多与她说下去,也自是很有眼色的不再多问。

    很快,姚蓁蓁主仆三人便来到了魏府门口。果然如姚蓁蓁所说,她们没有见到魏权,但见到了魏府的管家。姚蓁蓁与他寒暄几句过后,便直接把来意说明,然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而姚蓁蓁等人一回到姚府,她便把赵氏与刘全喊进屋内。

    “奶娘,你去把家里所有值钱的首饰或者现银拿出来。”姚蓁蓁吩咐道

    “是。”

    姚府本来在姚夫人生病的时候,就所剩无几。这些年若不是姚洵美的救济,姚府恐怕早就不复存在了,所以值钱的东西还真不多。

    很快,赵氏便拿着一个首饰盒和一个包裹走了出来。

    “女郎,这些是您经常佩戴的首饰,这些是大女郎临走前特意交给老奴,说是给您预备的嫁妆。”赵氏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说道。

    “姐姐?”姚蓁蓁有些诧异的走上前,她打开包裹,瞬间热泪盈眶的说道:“姐姐,什么都为我想好了。”

    姚洵美是真的什么都替她想好了。

    可今世与姐姐的相见,父亲的消息,还有这些所谓的嫁妆,为什么在前世就没有呢?

    难道是因为今世的重生而改变了前世的很多东西,是了,是了,一定是这样的。

    从小姐姐就疼她,向来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留着给她。即使后来父亲失踪,母亲去世,姐姐住进了魏府,却也总是不忘让人给她送好吃的,好玩的,还有好看的衣服首饰等等。就这样,她在姐姐的庇护之下,才能过着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才能安然长大。

    可这一切在姐姐出家以后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前世,姐姐伤心至极,入了佛门,再也不理红尘事,也不再管她了,是以她因为姐姐的事而大病一场。

    而在她生病的这段期间,是魏权一直守在她身边,对她嘘寒问暖,含情脉脉。想她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子,哪里会是魏权这样情场高手的对手,几番不下,她就中了魏权的迷情计,走上了姐姐的老路,成为了魏权府内众多姬妾之一。

    估计姐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后会成了魏权的女人?那个她恨透了男人,竟然还敢动她最爱的妹妹。

    是以,她听到这一消息后,便怒气重重的要求自己离开魏权?才会在知道自己不愿意离开之后,伤心欲绝。最后导致她常年郁结于心,没过一年便香消玉殒,离开了人世。

    后来,她在魏府的时候就常常会想,若是她早些答应姐姐离开魏府,离开魏权,姐姐是不是就不会死的那么早?

    所以后来,即使魏权待她再好,她也很难用心去接受他,因为她觉得姐姐的死就是因为自己,因为魏权。她不能原谅自己,也不能原谅魏权,所以,当知道魏权要把自己送给秦冥的时候,她并不觉得难过,有着的只是对于命运的不堪。

    “是啊,大女郎自是一直心系着女郎的。”赵氏也有些动容。

    “把这个簪子留下,刘叔,你把这些都拿去卖了,换回来的现银你只需留下三分之一,其余全部换成粮食布帛回来。”姚蓁蓁回过神后,捡起一根羊脂白玉兰簪说道。这只簪子是姐姐以前最爱戴的。

    “卖了?女郎,此事不妥,这可是大女郎留给您的嫁妆,您怎么可以轻易把它们卖了?”赵氏立马阻止道。

    “奶娘。”姚蓁蓁知道赵氏担忧,她耐心解释道:“我知你担忧,但奶娘有所不知,魏阳城自古都乃富庶之地,所以布帛粮食向来不缺,可如今天下战乱不断,外有鲜卑、乌桓、羌人三族骚扰,内有八王祸乱,不服朝廷管束,所以导致现在有很多地方现银不通,粮食紧缺,此番,我们前往宁都,路途遥远,多带些布帛粮食方能以物易物,以解不时之需。”

    “外面已经这么乱了吗?”赵氏一脸震惊的说道。

    想她十几年前孤身带着孩子来到这魏阳城逃难,幸得姚夫人相救,这才过了些年人过的日子。倒是在这魏阳城安逸久了,竟忘了外面的世界是何等颜色,一想到姚夫人临终所托,她一脸惭愧的说道:“老奴惭愧,还是女郎想的周到。”

    “奶娘久居深院,素日又不喜看书,自是不晓得,好了,刘叔出去办事,奶娘,你去把父亲留下的那些孤本都整理好,我要把它们都带走。”

    “是。”

    无望山下,姚蓁蓁与赵氏坐回驴车内。

    “奶娘,你与姐姐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姚蓁蓁问道。

    其实,赵氏不说,她也能猜出一二。

    当年,姚蓁蓁的父亲----姚辉喜游山玩水,四处游历。即使已经娶妻生子,也经常一出门一年半载的不着家,但不管时间长短,人总归还是会回来的。

    可就在十年前,姚辉出了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今,既然已经知道姚辉还活着,那为何不见他回来看望自己的妻女?想来定是他早已把她们都给抛弃了。

    “女郎,大女郎自从夫人去世以后,便一直在打听老爷的下落,即使她入了魏府,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件事,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三年前,大女郎终于知道了老爷的下落,这才知道,原来老爷还活着,且在宁都本家活的很好。”说到这里,赵氏一脸失望。

    “姐姐是觉得,既然父亲还活着,他却迟迟不肯回来找我们,想来自是把我们都给抛弃了。”姚蓁蓁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唉。”赵氏听此,重重叹了一口气,自家两位女郎个个都绝顶的聪明,她都能想到的事,她们岂会不明白。

    当年,姚辉一去不复返,姚夫人又染了重病,家里早就不复以往,要不是姚夫人出身商户,带过来的嫁妆还算丰厚,姚家估计想吃口热乎饭都难。

阅读重生之媚爱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海贼之最强神级系统直播之暗黑执法者天影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斗战狂潮重生之红包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