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姚蓁蓁有些激动的对着前面正在驾车的刘全说道:“刘叔,辛苦你,今夜我们一定要快速赶路,直至天亮我们方可休息。”

    “是。”刘全应道。即使姚蓁蓁不这么吩咐,他也会这么做的,因为他们一行总就三人,又带这么多东西,晚上赶路是最安全的。

    从黄昏到黑夜,从黑夜再到黎明,姚蓁蓁望着自己距离魏阳城越来越远,她的心情却还是不敢过于放松。

    “是。”刘全无奈,他也只有乖乖驾好驴车。

    终于,在魏阳城城门要关的前一刻,主仆三人出了城门,彻底的离开了魏阳城。

    因为她知道,魏权虽然表面上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素来在外面的名声也是极好的。但姚蓁蓁知道,他实际私下里却是个沉迷女色的主。

    想到这里,姚蓁蓁有些不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中暗叹道,这样的时代,这样的脸,她到底要如何才能把自己保全?

    说着,刘全与赵氏便开始忙碌着支锅生火准备做饭。

    不一会,赵氏端着一碗白乎乎的米粥走了上来,“女郎,出门在外多有不便,只能煮些白粥果腹,让女郎受苦了。”

    “刘叔,此事不必担忧,到时我自有办法。”姚蓁蓁颇显自信的说道。

    “女郎......”

    “刘叔,此番离开魏阳城我是势在必行,你只管信我便可。”姚蓁蓁抬手打断了他未说完的话,自顾自地上了驴车,一副不再接受任何意见的模样。

    可比起以后,她更担心的是现在,魏权对她之心,显然是昭然若揭,此番若发现自己已经连夜离开,自是大怒,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吩咐人再追上来。

    “女郎,天已大亮,此处又是方圆几十里休息的最佳地点,不如我们今天便在此处休息一二。”刘全驾了一夜车,一脸疲倦的说道。

    “一切听从刘叔安排即可。”姚蓁蓁点头应道。

    “奶娘,你都说了出门在外,我们还是忘了那些讲究吧,眼下我们身处在这荒郊野岭,还能吃上一碗白乎乎的热粥,已属不易,哪里还能顾忌那些虚礼。”姚蓁蓁笑着安抚道。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赵氏有些无奈的说道。

    因为总共就五辆驴车,这最前面的一辆坐的是姚蓁蓁与赵氏,其余四辆都装满了货物,刘全说是休息,却也只能寻上一处干净地,抱膝而眠。

    此时已经将近午时,姚蓁蓁等人这一睡便直接到了申时一刻。

    刘全与赵氏醒来以后,又是一阵忙碌,直到大家都吃了晚膳,刘全这才上前说道:“女郎,可以出发了。”

    “不急,刘叔,我打算今夜在此停留一晚。”姚蓁蓁说出自己早已做好的决定。

    “女郎,此事不妥,眼下老奴已经休息好了,所以我们可以继续赶路了,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但凡有心存不轨之人找我们的麻烦,我们是绝对应付不了的。”刘全劝道。

    “是啊,女郎,您好端端的为何非要在此地停留一晚。”赵氏也不解问道。

    “奶娘,刘叔,我知你们不解亦或担忧,但是你们也知道我从未出过远门,这一路舟车劳顿,颠簸不堪,我的身体着实有些吃不消,在你们入睡以后,我都吐了好几次了,这胃里着实不舒服的紧。”姚蓁蓁眼看着赵氏与刘全的反对,想了又想,最后只能想出个这么蹩脚的理由,因为她总不能说,自己凭着前世经验所以要等在这里,是为了等人吧。

    “女郎身体不舒服,为何不早些讲?老奴这就去帮你熬些治疗晕车的汤药。”赵氏一听姚蓁蓁身体不适,哪里还想得到那么多,赶紧去后面的驴车上去找药了。

    这赵氏向来心细谨慎,这次远行,她总是要把一切都安排妥当,才能心安些许。这不,不仅是治疗晕车的草药,就连治疗风寒湿热之症的草药都准备的妥妥当当,生怕路上自家女郎有个头疼脑热的,连个大夫都没有,再落下个什么病根就不好了。

    “既然女郎身体不适,那便听从女郎安排,我们明日一早再出发吧。”刘全也是向来把姚蓁蓁放在第一位的,这一听姚蓁蓁身体不适,哪里还想着赶路什么的,他就想着这女郎这一路能无病无灾的,顺顺利利到达宁都即可。

    “刘叔放心,今夜我们必定无碍。”姚蓁蓁望着心有余悸的刘全,柔声安抚道。

    “是。”刘全虽然不知道姚蓁蓁为何这般自信,但他已经准备好今夜不睡了,他就这样守上一夜,但凡有个风吹草动的,他也好及时驾着车带着大家逃跑。

    赵氏向来是个雷厉风行的,说去给姚蓁蓁熬药,这不,不一会的功夫,就见她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走了进来。

    “女郎,快把这个服下。”赵氏把碗递给姚蓁蓁。

    望着眼前黑乎乎的汤水,姚蓁蓁瞬间眉头紧蹙,早知道她就换个理由了,就不用喝这苦兮兮的东西了。

    赵氏看着姚蓁蓁把汤药都喝了下去,这才放心。

    夜,如约而至,就连空气都开始变得安静起来。

    直到一阵阵嗡隆隆的噪音响起,打破这份静谧,刘全如临大敌一般,慌张道:“女郎,有人在靠近?”

    “刘叔莫急,来者并不是什么盗匪,你听,还有琴声呢。”姚蓁蓁笑着安抚道。

    “不管是不是盗匪,女郎,此地都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自离开了魏阳城,上了这官道,刘全便时时刻刻如惊弓之鸟一般,格外小心谨慎。

    “刘叔......”

    主仆二人正在对话其间,身后车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只听有人驱马快速靠近他们,大声喝道:“前面什么人?”

    “刘叔,你去上前如实回话便可。”姚蓁蓁放下车帘吩咐道。

    “是。”

    “你们是什么人?”

    “回郎君,我们乃魏阳城姚家人,我家女郎此番前往京都寻亲,路至此地露宿一晚。”刘全见着眼前骑在骏马之上的俊俏郎君,恭敬回道。

    “原来如此,我们乃齐家人,你们且在这处好生歇息,莫要打扰了我家贵人。”俊俏郎君冷声提醒道。

    这些年,他随着少爷以及王家郎君四处游山玩水,一路上不知道见过多少人看见他们打着齐家的名号,就生了攀附巴结之心,扰了自家主子以及王家郎君的清净。

    是以,现在但凡到了夜间需要扎营歇脚时,遇到旁人在,他都会上前警示一番。可即便如此,也拦不住那些攀附之心,但愿眼前的这些人能安分守己一些。

    “女郎,是齐家人,老奴估摸着应该是齐家那位喜欢四处游玩的贵人。”刘全在那郎君走后,立马靠近姚蓁蓁休息的驴车说道。

    “原来如此,刘叔,此番有齐家人再此扎营休息,今夜你大可安心好好休息。”姚蓁蓁笑着说道。

    “是。”刘全点头应道,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本来他还担心夜间休息唯恐生怖,眼下有齐家车队在此,任谁也是不敢轻易造次的,甚好,甚好。

    “女郎,可是那传说中的江南齐家?”赵氏掀开车帘子望着从他们车前经过的浩浩荡荡的华丽车队,难掩震惊的问道。

    “奶娘,江南齐家可不是谁都敢冒充的。”姚蓁蓁笑着说道。

    也怪不得赵氏这般震惊了,这江南齐家可是当今天下三大家族之一。那可是响当当的乌衣门第,其族中之人有数十位在朝为官,门生更是遍布天下,那样的人家注定是要站在云端之上供人仰望的。

    而说起这江南齐家,就不能不提当世比齐家更出名的齐家小郎君---齐轩。

    齐轩,大金五大公子之一。传闻他自幼才华过人,又因长相俊俏,与王尧、宋容、魏权、秦冥等人被世人奉为大金五大公子,其实也就是被大家评选出来的五大美男子而已。而五人在大金除却家族身份高贵以外,个人地位也是极高的。

    前世,姐姐出了家以后,姚蓁蓁便大病一场。而魏权几乎是日日到访探望,其心昭然若揭。

    前世也就是这段时间里,秦冥突然被要事缠身,接连三天都没有来姚府看望过姚蓁蓁,事后,魏权为此还特意跟她解释过,直道是齐轩与王尧来了这魏阳城,他只得形影不离伴在他们身边,以彰显魏家对他们的看重。

    是以,今世的姚蓁蓁才能够算准了秦冥不在府内,才敢明目张胆的前去魏府辞行。又清楚的知道齐轩等人离开魏阳城的时日,这才有了她刻意装病等在这里一说。

    当然,她等在这里,可不是跟那些小姑子们一样,想要一睹齐轩与王尧的圣容,更不期待他们对她另眼相待,她只希望就这般能够跟在齐家车队身后,安安全全抵达宁都即可。

    想到这里,待齐家车队安顿下来以后,她对着身侧的赵氏说道:“奶娘,即遇上了,我们还是莫要失了礼数,你随我前去见礼吧。”

    就着黄昏的最后一束光,姚蓁蓁望着眼前的五个驴车,有些诧异道:“怎么这么多?”

    刘全听此,走上前笑着解释道:“女郎有所不知,这魏阳城常年风调雨顺,今年又正好赶上大丰收,是以,粮食比往年都不值钱些。老奴也没想到。”

    “原来如此,可是这么多驴车,刘叔一人如何驾得?”姚蓁蓁疑惑道。

    “这个,女郎自是放心,你与赵氏坐上最前面的驴车,而我只需要把后面的这些车子用绳索固定好,只驾最前面的驴车便可,后面的这些都会因为前面的引力而自动跟上的。”刘全笑着解释道。

    “刘叔聪慧,如此,我们便出发吧。”姚蓁蓁也显得有些开怀,终于要离开了,还换来这么多东西,她自是难掩高兴。

    其实,前世她并不知魏阳城以外的天空到底是什么颜色,她也是后来从魏权那里听说一二,而后又因为跟了秦冥,才彻底了解到了有很多地方因为战乱,百姓是如何的水深火热。

    此时的刘叔还有赵氏,还不知道这粮食与布帛的金贵啊。

    “可女郎,老奴还有一事着实放心不下。”刘全蹙眉说道。

    “刘叔可是担忧,我们这一路,人少货多,怕遇上匪盗?”姚蓁蓁笑着回道。

    “女郎聪慧,正是如此。”

阅读重生之媚爱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天生不是做官的命好色小姨十年几度鬼衔冤纣临掰弯影后日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