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一路上,除了他们这些小辈,到了落脚点,会出来休息玩闹,齐家长辈们还有贵人都不曾露面,姚蓁蓁是怎么知道这是齐公呢?

    “打扰贵人清净,是我齐家安排不周,还望公子勿怪。”齐公在王尧面前显得格外恭敬,他一脸歉意的说道。

    “齐公不必如此见外,我与子康乃至交好友,都是一家人,无需多礼。”王尧掀开车帘子,走了出来,他拱手向齐公说道,面带笑意。

    “齐公。”姚蓁蓁对他施了一礼,声音恭敬有加。

    “姚家女郎怎会识得我爹?”齐五公子也跟了上来,他一脸不解的问道。

    姚蓁蓁抬眼望着下了马车,站在她一侧的王尧,心中不禁突了一下。

    只见,王尧十七八岁的模样,他一身白衣长袍加身,乌黑柔顺的墨发犹如上好的绸缎束在脑后,他脸如雕刻五官分明,一双剑眉之下是如星如月的双眸,鼻梁高挺,红唇薄厚适中,淡淡笑意扬起,让人如沐春风,神魂陶醉。

    “事分轻急缓重,若此事不是事关齐家众人安危,我也不会如此着急。”姚蓁蓁一脸淡然。

    “哼,女郎莫要说大话,谁敢公然找我齐家的麻烦。”齐公满脸不屑的说道。

    “哈哈哈哈,这个姑子确实有趣,你有何事?说来听听。”男子问道。

    “你这女子甚是无礼,怎敢前来打扰贵人?”中年男子厉声喝到。

    姚蓁蓁抬眼望向来人。只见一中年男子,身着墨色衣衫,头戴羽扇纶巾,他一脸不悦的走了过来。

    只此一眼,姚蓁蓁便不敢再多看,很快把头低了下去。

    “姚家女郎到底是为何事,竟如此莽撞,着实没有礼数。”齐公毫不留情的当众指责道。

    姚蓁蓁听此,脸色如常,像是被齐公责怪的人不是她一般。

    他心想,估计又是个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就试图引起王尧的主,敢利用他齐家?真是有眼无珠。

    “罢了,我本好意,虽然齐公不领情,但此番一路多受齐家照顾,为了大家的安危,我还是要说的。”姚蓁蓁一脸无奈的说道。

    王尧站在一旁,神色莫名,心道这小姑子着实聪慧,她既然敢这般来报,若不是她本性莽撞,那就是真的有了什么发现?若是她真的是发现了什么,此番齐公如此自负的行为,势必要被天下人嗤笑的。

    “我们眼下所在之地,不远处就有一个村子,五郎说过他已经派人前去打水,备好路上之需,但此村去不得,此地我们亦不能久留,因为我猜测那村里面已经发生了瘟疫,若我们还在此处逗留,谁在一不小心染上不干净的东西,恐怕我们大家都危险了,瘟疫的传染速度,我想就不用我多说明了吧?”姚蓁蓁自顾自地说着。

    “什么?瘟疫?”

    “那我们得赶紧走啊,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众人一听姚蓁蓁之言,如炸锅上的蚂蚁一般,慌乱不止。

    “你这姑子,着实大胆,仅凭猜测便敢如此口出狂言,我且问你,你可有证据?”齐公脸色通红,怒声斥道。

    不过是猜测而已,就敢如此妖言惑众,这齐公更生气了,可生气归生气,他即使再不信姚蓁蓁的话,也不敢拿着齐家这么多口人的姓名冒险。

    “反正我话已至此,至于我说的话真假,齐公自可派人前去打探,既然话我已带到,告辞。”说着,姚蓁蓁向众人行礼告退。

    “五郎,马上让人去查。”齐公冷声吩咐道。

    他齐家这么多人都在,什么都没发现,此事若是真的,岂不是被人笑话他齐家人还不如一个小姑子?

    也怪他刚才因为这小姑子惊扰了贵人,而一时生气,说话有些太不客气。

    眼下这世道,虽战乱不断,朝廷内忧外患,但是当今世人是非常重名士风度的,刚才确实是他有些大意了。

    “哈哈,有趣,有趣,五郎,若是回来的人告诉你那姑子说的都是实话,你可要派人来知会我一声,我可是要好好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的。”王尧笑着说道,语气难免有些戏谑,说完便转身回到了车上。

    “是。”齐家五郎点头应道。

    这边齐家派人去查探情况,那边赵氏陪着姚蓁蓁回到自己的驴车上后,才敢开口埋怨道:“女郎,这齐家人我看也就那个齐五公子人还不错,那齐公也太不识好歹了,竟这般当众训斥女郎。”

    “无妨,齐公只是过于紧张了,毕竟那王尧可不是好得罪的,若是此番引起了他的不满,这等于是给齐公今后的仕途判了死罪,再说,我不过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姑子,虽然我出身宁都姚家,但到底是个旁系所出,更何况,以齐家的身份,即使是宁都姚家本家见到这齐公都得客客气气的,他自是看我不上,亦不把我放在眼里,想来从一开始他就认为,我不过是为了王尧而去的。”姚蓁蓁笑着说道。

    “说到底,女郎是如何得知那不远处的村子里有瘟疫的?”赵氏又问。

    “奶娘只管信我便是,到时候我自会让你知道。”姚蓁蓁打了个哈欠,吩咐道:“若是等会齐家人来找,你便说我睡下了,他们若是出发赶路,你让刘叔跟上便是,无需再告知我。”

    “是,女郎只管安心歇息便是。”赵氏见姚蓁蓁自信满满,她心下却始终难安,真不明白自家女郎到底是哪来的自信?

    这要是那村里有了瘟疫还好,要是没有,怕是要落得个口出狂言的名声。

    都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就是眼前的人儿吧!

    前世,姚蓁蓁虽然没有见过传说中的齐公子,以及天下第一公子---王尧,但是关于他们的传闻她还是听过很多的。

    听说齐家公子---齐轩,虽是人中龙凤,仪表堂堂,但因为自幼体弱多病,久治不愈,有不少人为之可惜,前世他好像都没来得及娶妻,就病死了。姚蓁蓁推算了一下时间,大概也就是她及笄那年的事情。

    而关于天下第一---王尧的传说,那可是多了去了,传闻他,貌比潘安,惊才风逸,是个百年难遇的仙人奇才。再加上他出身高贵,自身又不凡,这才被世人推崇为天下第一公子!

    前世,王尧倒是娶了一位公主,听说他们夫妻两人很是恩爱,为此,王尧身边连个姬妾都没有,可是羡煞了众人。

    姚蓁蓁有些发愣的打量着眼前人,眸中满是惊艳。

    “女郎这般慌张可是为何?”车帘已被合上,马车内的男子手摇折扇,声音清悦。

    “早就听闻公子有着神仙之姿,风清朗建,今日突见,心中难免惶急,一时竟忘了要事。”姚蓁蓁低头说道。

    “哦?女郎不是刻意前来见我?”车内男子含笑打趣道。

    “郎君说笑了,郎君乃天上云月,我怎敢轻易亵渎?”姚蓁蓁笑着说道。

阅读重生之媚爱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假面骑士之无限旅行女王复仇录别惹我,我死后穷凶极恶快穿之如何超度你帝少的千亿萌妻代嫁丞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