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骊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谢五郎邀约,随后我便过去。”这齐家五郎都来找过她多少次了,她这一路上还要多受齐家照顾,总这般拒绝下去也是不妥。

    倒也不是她矫情,她是真的不喜欢与那些世家郎君小姑们掺和在一起。她自知自己身份低微,所以那些郎君们才敢对她如欣赏货物一般肆意打量,而那些小姑们,只会对她嗤之以鼻。

    说起来,她就算只是站在哪,都能生出一些不必要的是非。

    这日,齐家五郎又来了。

    “姚家女郎,我们准备玩才艺游戏,你可要参加?”尽管他多次前来邀请姚蓁蓁,或吃,或喝,或玩,或乐,但都被她给蜿蜒拒绝了,但那又怎样?什么都挡不住他那颗想要靠近她的心。

    “当真?如此甚好。”齐家五郎似是没有想到,姚蓁蓁竟破天荒的同意了,一时难抑喜悦。

    “女郎,你不是不喜那些人吗?为何今日竟同意了。”齐家五郎走后,赵氏不解问道。

    她又不是真的见不得人。

    “女郎说的是。”赵氏也觉得她家女郎该出去走走了。

    做工甚是精美。

    姚蓁蓁拿起簪子细细打量了一阵,便又把目光望向窗外,听着那绕梁于耳的琴音,嘴角的笑意久久未曾散去。

    又是一阵赶路,自从瘟疫事件之后。姚蓁蓁,一如往常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吃了就是睡,唯一的休闲娱乐,那便是看书。偶尔也会下了马车去活动一些筋骨,但范围就在自家驴车周边小小晃悠一下,从未主动往齐家那边靠近。

    “奶娘,我也总不能对他们一直避而不见,眼下我们距离宁都城还有些时日。”姚蓁蓁有些无奈的说道。

    前世她就不喜交际,如今更是不喜热闹。

    但仔细想了想,总是这般把自己藏在驴车内也不是办法。

    她觉着姚蓁蓁以前是喜静,但是自她生病好了以后,便越发坐得住了,无论行事以及说话,都比之以往稳重甚多,这本是好事。

    可她总觉得,自家女郎才十四岁,还未及笄,比起同龄的姑子们,到底是少了些那个年龄本该有的活泼。

    姚蓁蓁带着赵氏过去的时候,齐家众人不知在说些什么,大家正笑的开怀。就连甚少露面的齐公以及齐家夫人等都在场。

    “呦,这便是我们那位让魏公子割舍不下的美人吧?”身着碧绿襦裙的女子,细细打量着姚蓁蓁含笑说道:“啧啧,果真是个难得的美人。”

    “世伯好。”女子的打趣,姚蓁蓁并未理会,而是径直走到齐公跟前福了福身唤道。

    “蓁蓁来了,快,赶快入座吧,自家人无需这般见外。”齐公对姚蓁蓁笑着说道,一副把姚蓁蓁当自家人的模样,态度很是亲切。

    “是。”姚蓁蓁点头应道。

    “姚家女郎,快,坐这。”齐家五郎笑着喊道,指着自己一侧的空位子向姚蓁蓁招了招手。

    姚蓁蓁见此,只是向他点了点头,却并未向她走去,而是选择坐在了一向看她不上的齐瑶身边。没办法,谁让此时只有齐瑶身边有空位置,但凡有的选,她也不愿主动招人嫌弃。

    齐家五郎见此有些失望。

    “喂,谁让你坐这的?五哥不是给你留了位置的嘛!”齐瑶见她坐了过来,一脸不悦说道。

    “打扰了。”姚蓁蓁向她点了点头,便径直坐下,不再理会她。

    “你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啊,你去五哥那去,我这不欢迎你。”齐瑶气鼓鼓的说道。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竟然不理我。”齐瑶见她自顾自地斟茶倒水,不搭理她,这番更生气了。

    “齐家小姑,我知你不喜我,同样,我也不喜欢你,但今夜我希望我们还是和平共处,少惹是非,省得到时候坏了大家的兴致,你我都不好看。”姚蓁蓁回头望着她,嗓音轻柔,语气却格外冷清。

    “你,你竟敢如此跟我说话。”齐瑶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她从小跟着父亲在丰都长大,因为家族势力庞大,出身高贵,她走到哪不是被人敬着怕着,这姚蓁蓁竟敢这般与她说话。

    “姚家姑子,既能入得了魏大公子的眼,想必一定有什么过人的本事吧?不妨今夜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

    此时姚蓁蓁才抬眼望向那说话之人。

    只见此女子,一身碧玉襦裙,身材丰满妖娆,浓妆艳抹之下露出一双勾人双眸,眸中尽显算计。

    原来是她?

    姚蓁蓁嘴角喊起一抹笑意,她起身大声回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骊姬啊。”

    这骊姬早先本是魏权府里的一名宠姬,因为善舞又懂些勾栏之术,很得魏权欢心。可就在姚洵美进府之后,她在魏府的风头就越发不复以往了,久而久之,因为魏权对姚洵美的专宠,她更是连魏权的面都见不着。

    后来,在一次魏权前往的丰都之时,便亲自挑选了几命侍妾,一同前往。

    可怜啊,这骊姬就在其中。她本以为此番是陪着魏权出去游山玩水的,可结果,魏权不过是为了去拉拢齐公,特意带上她们,是为了把她们当做礼物送给齐公。

    姚蓁蓁曾在魏府的时候远远见过这骊姬一面,倒也是个难得的美人,想来这么多人,她一个小小姬妾便敢言语自由,想必也是极得齐公之宠的。

    自古姬妾如衣物,王族权贵之间更是流行姬妾互通,这骊姬真真是怪不上谁?

    要怪,只能怪这世道。

    “齐公,您可能不知道,此女还有一个姐姐,她姐姐的名讳想必您啊,一定听说过。”骊姬手端一杯美酒,端至齐公跟前,一脸暧昧说道。

    “哦?骊姬说来听听。”齐公一听自己也认识,便有些好奇的问道。

    “齐公可曾听说过那魏阳第一美姬----姚洵美?”骊姬一脸得意的说道。

    “这魏阳第一美姬----姚洵美的名声,老夫自是知晓一二,但可惜从未见过其人!”齐公有些可惜的说道。

    大金,民风开放,所谓的名士风流,都讲究着洒脱倜傥,率真任诞。因崇尚自然之美,而不滞于物,不拘礼节,所以这齐公表露出来的任何真性情,都不会为人所嗤鼻。

    “魏权素日极其爱护姚洵美,自是不舍轻易让她出来见人的,不过这天下但凡见过姚洵美的人,可没有人不跌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女子肆意夸张的笑着说道。

    完全把姚洵美说成了勾栏之地女子,好似专懂勾人之术一般。

    “骊姬说的果真如此,那姚洵美竟是比京都第一美人还要美上几分?”有人听到骊姬这般夸赞那姚洵美,竟是把她说成何等的绝色,一时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京都第一美人我是没见过,但是我见过的女人中就数她最漂亮。”骊姬笑着说道:“是不是啊,姚家小姑?”

    “这与姚家小姑有何关系?”

    “她们两个都姓姚,莫非?”

    众人随着骊姬的话把目光都放在了姚蓁蓁的身上,顿时议论纷纷。

    “是的,姚洵美是我嫡亲姐姐。”姚蓁蓁望着一脸得意的骊姬说道:“可那又如何?骊姬你到底想干什么?”

    姚蓁蓁从齐公的马车内走出来之后,便与齐家五郎又是一阵寒暄。

    等到她回到自己的车上时,便已过卯时。

    她用好膳食后,便让赵氏前去歇息。

    自从,她们与齐家一同上路之后,赵氏与刘全也都各自在车外搭起了临时帐篷,左右比之前那般爬在膝盖上睡要好上很多。

    夜,静悄悄的。

    齐家车队的嬉笑喧闹,为这原本寂静的夜,平添了许多生气以及乐趣。

    姚蓁蓁手捧一卷书籍,看的津津有味。直到一阵琴音响起,她伸手拉开车窗帘子,透过丝丝月光,顺着琴音望去,神色莫名。

    此时,她想起了今夜那王家郎君送来的礼物。

    她伸手把放在塌几上的盒子拿在手中,细细抚摸了一遍,暗道,果然好木,不仅手感润滑,还隐约着散发阵阵香气。

    姚蓁蓁嘴角含着一抹笑意,只听‘吧嗒’一声,盒子被打开了,只见里面躺着一支上好的碧玉兰簪,簪上还镶嵌着一颗红色宝石,淡雅又不失昂贵。

阅读重生之媚爱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武侠之神级造反系统天生不是做官的命天唐锦绣对手神话版三国诡秘之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