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姚家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姚蓁蓁不记得夜是何时又归还了安静,她只觉得次日一大早,齐家车队便如炸了锅一般的吵吵闹闹。

    “奶娘?”姚蓁蓁从榻上起身,打着哈欠喊道。

    “女郎醒了?”赵氏一脸忧虑的走了进来。

    这一路以来,他们估计也是抱着与齐公一样的想法,想着他们挂着齐家的标识,自是无人敢犯。所以每日除了赶路,便也是好吃好喝的过着,每晚没有一丝防备的呼呼大睡,这才让人钻了空子。

    夜很漫长,流民的速度很快,好在齐家粮食太多,即使他们贪心也明白,一时半会是搬不完的,若是被发现岂不得不偿失?

    “外面发生了何事?”姚蓁蓁问道。

    “女郎不知,昨夜齐家车队里面遭了贼,眼看着大半的粮食没了,齐家女眷好像也丢了不少首饰呢,哎呦,也不知道是谁敢这么张狂,竟在齐家的头上动土。”赵氏悄声说道。

    “废物,废物,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竟看不住这点东西,被偷了都不知道,老夫的这张脸都被你们给丢尽了。”齐公站在人群中央,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老爷,您当心些身子,眼下东西已丢,想那些流民定是跑不远的,我们现在派人追去,定能把东西都给讨回来。”齐公一侧的骊姬的柔声抚慰道。

    刘全走后,姚蓁蓁也一直不敢入睡,时时刻刻听着外面细细索索的声音。

    要说这齐家侍卫倒是与这齐公有得一比,不是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吗?

    他们这心也太宽了。

    “刘叔没跟你说吗?作案的人就是那些流民。”姚蓁蓁在赵氏面前向来不避讳,她似在形容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一般,轻轻淡淡的讲述道。

    “女郎从何得知?”赵氏一脸诧异道。

    “昨夜你睡着了,自是不知,事后你去问过刘叔便知,眼下,我们还是赶紧去齐家那边看一下吧。”说着姚蓁蓁便简单梳洗了一番,带着赵氏往齐家车队那边走去。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追?”齐公怒声喝道。

    “齐公不可。”姚蓁蓁走上前劝解道。

    “哦?为何不可?老爷莫要听她的,她一个小姑子能懂什么?”骊姬针锋相对道。

    “齐公,自古穷寇莫追,那些人早就已经被饥饿给逼疯了,如今我们损失点东西,吃点亏,也就算了,若齐公执意去追,惹恼了他们,他们怕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笑话,难道我齐家还怕一群贱命不成?”齐公厉声喝道。

    “可不是嘛,老爷,此番我们丢的可不是那些粮食,妾也不是心疼自己那点被偷走的首饰,只是此事他们这般欺人,不给您脸面,您若不把他们都给抓回来,今后岂不受天下人耻笑。”骊姬在一侧鼓舞着。

    骊姬的话,正是齐公最在意的事情。

    此事他若放过那些人,那今后他还如何在那些名士们跟前立足。

    “去,都给我去,不抓到人,你们也都别回来了,一群废物。”齐公是越想越气。

    姚蓁蓁知自己再说下去也毫无意义,正待离开,只听一侍卫走上前来,说道:“公子有令,所有人赶紧收拾,马上离开此地。”

    “齐公,郎君有请。”

    齐公被自家侄子给拦下,心中纵有不满,却终是不敢当面发作。

    只得一脸怒意的跟在那侍卫身后去了齐家三郎的马车上。

    “女郎,没事吧?你们可丢了什么贵重东西?”齐家五郎见齐公离去,这才一脸紧张的走到姚蓁蓁的跟前,关切问道。

    “我家女郎一大早听到你们这边吵吵闹闹的,便立马赶了过来,我们那边的情况她还不知道呢?”赵氏开口解释道。

    “如此,女郎有心了。你且回去看看可少了什么?若缺些什么,尽管差人来讲,我都帮你们补齐。”齐家五郎说的一番真诚。

    姚蓁蓁只笑了笑,说道:“如此,便谢过五郎了。”

    这齐轩也不知道对齐公说了些什么?只见齐公从齐轩的马车内走下来以后,便面色凝重的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还特意交代,即刻出发,加快行驶速度,直至离开祁阳之地,方可恢复如常。

    姚蓁蓁听到这一消息后,脸上尽显笑意。

    这齐家总算还有个知事的。

    被抢风波过后,大家一路往宁都方向行驶,接连月余,一切还算顺利。

    终于,在马车赶至宁都地界时,姚蓁蓁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可她也知道,故事才刚刚开始。

    “姚家女郎可在?”这日,姚蓁蓁手捧着书,正看的入迷,只听车外齐家五郎兴高采烈的骑马而来。

    “五郎可是有事?”姚蓁蓁掀开窗帘问道。

    “我们碰上了姚家人,爹让我请你过去。”齐家五郎说道。

    “姚家人?”姚蓁蓁一脸震惊的问道。

    齐家五郎只以为她好不容易见到了姚家人而高兴的愣住了,他笑着说道:“莫要让人久等,女郎还是快随我去吧。”

    “是,五郎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姚蓁蓁正了下神色后,笑着说道。

    齐家五郎本想等着与姚蓁蓁一起,可是一看自己是骑马,而姚蓁蓁待会定是步行,两人确实不适合一路,如此想着,便安然离开了。

    “太好了,女郎,一定是姚家本家的人,他们一定知道老爷的情况。”赵氏一脸欣喜的说道。

    “奶娘,先随我去看看吧。”相比较赵氏的开心,姚蓁蓁就显的淡然的多。

    迟早她是要姚家本家的人的。

    “女郎,我们当真不管吗?”刘全有些不忍的说道。

    “刘叔,你便按我所说的办吧。”姚蓁蓁沉声说道。

    不得已,刘全只能回到后面装粮食的车上,继续佯装睡觉。

    自到了这祁阳城以后,姚蓁蓁便开始吩咐他,让他每天晚上都去守着后面车上的粮食布帛这些,一切等过了祁阳城后,再恢复如常,允他搭帐篷睡觉。

    起初,他还不明,可这一路下来。

    姚蓁蓁预测的瘟疫,姚蓁蓁预测的祁阳城之乱,还有这次的流民不轨,一一都被她给说中了。

    他虽然不知自家女郎何时有了这等通天本事,但是既然主子已决定,那他这个奴才也只好照办。

    要说这齐家还真不能怪她姚蓁蓁,当初她可是去给这齐公打了招呼的,还建议他们应早些离开此地。

    偏那齐公作妖,不听她的便也罢了,竟还为了证明他是对的,刻意放缓速度。

    哼,眼下也好。人嘛,总要吃些苦头,才能明白世事无绝对,才能有所成长。

阅读重生之媚爱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来自冥界的女友二十一世纪的修士组织时光在九月风水大师是网红我,ET,混娱乐圈睡醒的相府千金[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