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你欢喜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欢喜他?”秦冥问道。

    “是。”姚蓁蓁挑眉回道,几乎想都不想的脱口而出。

    她是真的不明白了,这秦冥这又是为了哪般?依照他前世对于姚韫的态度来看,他不是应该更加关注姚韫不是吗?为何对她的事这般上心?

    “我不明白秦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姚蓁蓁说道。

    “你在我之前便见过了王尧是不是?”秦冥自顾自的说道,仿佛他并不在乎姚蓁蓁的答案,又仿佛他已经自己找到了答案。

    “原来如此。”可能秦冥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那失落的语气。

    听得姚蓁蓁心头一震。

    一想到姚洵美的事情,他这心里也是堵的难受,虽然他也是被人算计了。

    可到底是空口无凭,他没有证据,就算说了姚蓁蓁恐怕也不信,再说了,他也不屑与解释。

    “你何时识得王尧?他今日又为何叫你过去?”一上来,秦冥便丢出心中所惑。

    “秦将军,此乃我的私事,好像没有必要告诉你吧。”姚蓁蓁冷声说道。

    “你拒绝与我的婚事,并不是因为你家姐是不是?”秦冥又问道。

    她不解的望向秦冥,一脸审视的试图想要看穿他的心思。

    其实秦冥自己也不懂他这是怎么了?

    起初他是为了报恩来到了宁都姚家,可他虽然找到了恩人之女,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恩人之女会如此恨他?

    而姚蓁蓁虽然没有明着拒绝,但望着他那恨意的眼神,骗不了人。

    他想,罢了,不过是一个姑子而已,他也不屑去为难一个姑子,明明人家不愿,又何必强行把她留在身边。

    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目光就总是会停留在她的身上。

    还有这突如其来的怒气又是为了什么?

    “给你。”秦冥把手中的碧青瓷瓶塞到姚蓁蓁的手里,怒气腾腾的离开了落香苑。

    “他,这又是怎么了?”姚蓁蓁蹙眉嘟囔道。

    “唉!”赵氏因为姚蓁蓁的迟钝而摇头叹气着。

    “女郎,刚才王家郎君派人送来了东西。”刘全上前说道:“老奴已经放在了屋内,女郎还是去看看吧。”

    “王家郎君?”姚蓁蓁挑眉诧异道。

    “是。”刘全点了点头。

    姚蓁蓁带着疑惑向屋内走去,只见桌子放着一个精巧雅致的红木盒子,她走上前,轻轻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白玉瓷瓶。

    想来,他虽然没问,她没有说,但是还是被他猜到了这面纱后面的红伤。

    “女郎,这王家郎君还真是有心?”赵氏一脸喜悦的说道。

    “嗯,给我抹上一点吧。”姚蓁蓁神色莫名,轻轻应了一声。

    她坐在凳子上,双手轻轻从耳后取下面纱。

    “女郎,忍着些。”赵氏望着她那红肿的脸颊,一脸心疼的说道。

    “刘叔,朝廷可有派人前来?”姚蓁蓁问道。

    “听说是王家二爷来了。”刘全说道。

    眼下宁都城河坝决堤,朝廷定是要派人前来赈灾,也要与宁都王商议如何重新修葺河坝一事。

    “宁都城距离京都也算山高路远,怕是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十天半个月以后的事了。”姚蓁蓁说道。

    罢了,反正现在她让自己与王家郎君有了联系,姚家的人现在也不会对她多加为难,而宁都王现在正因为河坝一事,估计也无暇顾忌上她。

    眼下总算能过上一些安静日子。

    果然,接连半月,姚家的人都没有在来为难过姚蓁蓁,这其中姚韫倒是来过几次,但见姚蓁蓁对她态度一直都是冷冷的,便也就不再来了。

    而这其中最让人意外的是,秦冥退了与姚婷的婚事之后,并没有再与任何人订下,他说此事不急,,先缓缓再说,却也没再给姚家一个合适的理由。

    大家都知道,这联姻怕是不成了。

    姚婷为此一见到姚韫便是好一阵的冷嘲热讽,二房与三房之间也终是因为此事,气氛有些尴尬。

    姚家二爷与姚家三爷更是各有各的心思。

    一连过去了半月之久,姚勇终于安奈不住的去了姚家二爷的书房。

    “二哥,我看那王家郎君必是没有看上蓁儿,我们又何必因此再得罪宁都王呢?”姚勇苦口婆心道。

    “听说王家郎君,最近一直都在忙着找女神医的下落,可能是没有空闲吧。”姚家二爷蹙眉说道。

    “明日京都王家二爷就到了,宁都王定是要设宴款待,他可说了啊,明天就让我们把蓁儿给送进去。”姚勇一脸急切的说道。

    “明天?”姚家二爷一脸诧异的问道。

    “为何突然这般?”宁都王最近因为河坝决堤一事,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他以为他已经把姚蓁蓁忘得差不多了呢?

    眼下京都一来人,这宁都城的烦心事,他就可以理所应当的交给王家二爷去操持了,自己又开始每日酒色环绕,纵欲享乐了。

    “二哥,我知道你的心思,若是那丫头真能入得那贵人的眼,这于我们姚家而言,确实顶级的好事,但是现在,你看那贵人自约她见上一面以后,便再也没有找过她,说明贵人早就把她抛在脑后了。”

    “这......”姚家二爷有些犹豫不决。

    他们姚家的根基就在这宁都城,而这宁都城内的土皇帝就是宁都王,所以他们姚家是万不敢得罪宁都王的。

    别说今日宁都王要的只是他姚家一个旁系孤女,就算他要的是姚家的嫡女,他们也得给他送过去!

    可是?

    “哎呀,二哥,您何时变得如此优柔寡断了?”姚勇急切道。

    “二伯父,都是姚家的姑子,总归传出去了对姚家都是有损清誉,此事还是低调处置为好。”姚蓁蓁上前说道:“若二伯父没有其它事,蓁儿便先回去了。”

    “嗯。”姚二老爷向她摆了摆手,应道。

    姚蓁蓁这才又向姚家的众长辈们施了一礼,离开了祠堂。

    “女郎,您啊,就是心太软了。”赵氏叹了口气说道。

    对此,姚蓁蓁只是摇头笑了笑。

    落香苑里。

    “女郎,您回来了。”刘全迎了上来,低声说道:“秦将军来了。”

    姚蓁蓁听此点了点头,她越过刘全,径直往院子里面走去。

    只见,秦冥背首而立,他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转过身来,好看的眉微微蹙起,眼神却带了关切:“回来了。”

    “见过秦将军。”姚蓁蓁规矩的行了一礼。

阅读重生之媚爱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天生不是做官的命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天神诀蛊真人影视世界当神探超神机械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