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姐姐,不是我不信你,可明明公子待你,待我都那般好,姐姐为何要如此污蔑他?”

    “污蔑?”姚洵美身体失控般的向后退了两步,她眸中充满失望的摇了摇头,冷笑道:“我污蔑他?你竟说我污蔑他?”

    “如果不是,我实在想不出姐姐为何这般讲公子,明明公子对我们那般好,他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我的事?”

    “姐姐,你怎么能这般说公子?”

    “蓁儿,你竟连姐姐的话都不信吗?”姚洵美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他?”姚洵美一个激动又上前两步,她想说些什么?可她心中明白自己什么都不能说,“他?我.......”

    “你看,姐姐自己都说不出理由。”

    “姐姐许是心情不好,我看我还是改日再来看望姐姐吧。”

    说着,她大步离去。

    可是她发现自己的手穿过姐姐的手臂,她抓不住姐姐,而姐姐貌似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就在这时,只见与她长得一摸一样的女子走到姐姐的跟前,她质问道:“为什么?姐姐我为什么不能成为他的女人?他待我好,又宠我、敬我!”

    “蓁儿,假的,那都是假的,他就是个伪君子真小人,真的,你相信姐姐,离开他吧,他不是好的良人!”姚洵美有些崩溃的大声说道。

    “蓁儿?”姚洵美一脸无奈的唤道。

    “姐姐,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即使我现在听姐姐的话离开他,可我离开他以后呢?若再嫁人,谁又可能会允我一个失了身的女人为正妻?”

    “蓁儿,若我说,你若不离开他,便从此不可见我,你会怎么做?”姚洵美冷静了几分后,眸中尽显痛苦。

    此时的姚蓁蓁才明白,她这是梦到了前世她与姐姐最后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她多想上去抱着姐姐告诉她,是她错了,她应该听她的话离开魏权,从此上高水长,就算终身不再嫁人又有何妨?

    可是她只能这般看着姐姐独自一人哭泣,什么都做不了。

    “女郎,女郎快醒醒。”感受到有人推搡自己的身体,并不断的呼唤她。

    “姐姐,姐姐.......”姚蓁蓁一连几声尖叫后,便猛然从榻上做起身。

    “女郎,可是做了什么噩梦?怎哭的如此伤心?”清央递给姚蓁蓁一块湿过的帕子,一脸关怀道。

    而姚蓁蓁还沉浸在刚才的梦境之中,一想到姐姐当时的那个伤心,她的心就抽着的疼。

    好端端的怎么会梦到姐姐了呢?难不成是姐姐出了什么事?

    “清央,你快去把刘叔给我找来。”姚蓁蓁回过神便用手推搡着清央,一脸着急的说道。

    “好,好,奴婢马上就去,女郎还是擦把脸吧。”清央把手中的帕子塞到姚蓁蓁的手里之后,这才大步离开。

    清央离开后,姚蓁蓁攥紧手中的帕子,来回不安的在屋内走动着。

    但愿姐姐平安才好。

    不一会,清央带着刘叔匆匆赶来。

    “刘叔。”姚蓁蓁一脸紧张的说道:“你把手头的事情与清央交接一下,我想你回趟魏阳城。”

    “女郎这般着急,可是大姑子出了事?”提起魏阳城,唯一能让姚蓁蓁担心牵挂的也只有大姑子了,是以刘全见到她这般慌乱,便猜测道。

    “不知道,我这心里不安的紧。”姚蓁蓁说道:“你不回去亲眼确认一番,我始终不放心。”

    “如此,那我便回去一趟。”刘全点了点头。

    “刘叔到了魏阳城以后,不管发生何事,都莫要忘了先给我通个信,报个平安。”姚蓁蓁说道。

    直到用人方恨少啊!

    你看刘叔都一大把年级了,这宁都距离魏阳城又不是一般的远,这来来回回的路上怕也是折腾人的紧,可是她的身边除了刘叔,她再没有什么值得相信或者可以托付的人。

    “女郎放心,老奴若到了魏阳城确定了大女郎无事,一定先给您写封信。”刘全保证道。

    “此番路途遥远,刘叔多带些银钱与干粮,以备不时之需。”

    “是。”

    “刘叔,待你此番归来,你若想要铺子,我便给你铺子,你若想要地,我便给你地,我会让你像奶娘一样彻底恢复自由身,让您安享晚年。”姚蓁蓁说道。

    其实,这话她早就想告诉刘叔,她也一直都是这样为他打算的,若不是今日一梦,她也不会告知的这般早。

    “女郎不必如此,我也会为女郎鞠躬尽瘁,趁我身体还行,便尽量为女郎多做些事吧。”

    刘全此话,说的姚蓁蓁有些惭愧。

    又是一阵交代与寒暄,终于刘全当下与清央交接完外面店铺还有庄子的事情之后,便策马离开了宁都城。

    姚蓁蓁此举也算是变相的认可了清央的存在,但实际上,除了清央,她的身边实在是找不到其他人了。

    可之前买下的店铺与庄子,还有那么多的良田,都需要有人出面打理,她的身份终是不便。

    “女郎,姚柔小姑子过来了。”

    卯时刚过,姚柔来了。

    “蓁儿妹妹,祖母唤我前来去福安居用膳。”姚柔一走进来,便一脸亲切的说道。

    “柔儿姐姐吩咐下人来传便是,怎值当你在跑一趟。”姚蓁蓁也笑着寒暄道。

    “我这不是想借机与妹妹多说上几句话嘛。”姚柔笑着说道:“之前大家都在,闹哄哄的,我都没能把见面礼拿给妹妹。”

    说着,姚柔从身后婢女手中接过一盒子。

    “妹妹打开看看可欢喜?”姚柔一脸期盼的问道。

    “姐姐送的,自然欢喜。”姚蓁蓁倒也不扭捏,她伸手接过姚柔递过来的盒子,笑着说道。

    姚蓁蓁有些不安的望着清央,一脸严肃认真的问道,她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可任凭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奴婢不知。”清央回道。

    “你当真不知?”姚蓁蓁质疑道。

    “女郎,主子的事情我们做奴婢的从来不过问,也不能问。”清央解释道。

    “罢了。”姚蓁蓁抬手挥了挥示意清央先下去,待清央一走,她便有气无力的往身后榻上一躺。

    她到底忘了什么?而她那股强烈的不安又是源自于哪里?

    不知不觉中,她想着想着便那般睡着了。

    睡梦中,姚蓁蓁见到了姐姐。

    姐姐一脸伤心欲绝的说道:“为什么?蓁儿,你为什么要做他的女人?”

    姚蓁蓁走上前,她伸手想拉住她告诉她,她没有,她这一生没有成为魏权的女人,她也不会走她的老路做他人之妾的!

阅读重生之媚爱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七零养家记宇灭城荒最强修仙奶爸漫威之破坏获得黑科技一剑往西阴阳时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