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回到过去(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位与他关系好的年长的演员坐到他旁边,和他一同关注片场上的情况,感叹道:“你这一步走的可不怎么样。”

    这次临时换角,林导冒了很大的风险,也压上了赌注,否则另外几方的人又怎么会想启用一个新人小演员。如果闻樱与其他演员配合不好,剧组也不可能为她一个人,将其他的小演员都换掉。

    林导闻言倒是笑了,身体往椅背上靠去,“你等着看吧。”

    林翊是例外,他虽然和闻樱“认识”了,但没有到立刻就成了好朋友的地步,同样的,他也没有融入另一个小集体。他的保姆车随后开到,他兀自上了车等待自己的戏份。

    林导从儿子身上收回视线,轻叹了口气。他坐在监视器前,偶尔抬眼看一眼片场的情况,除了林翊之外,闻樱眼下的处境也能收入眼底,但他却没有任何反应。

    另一边禹果也在和小伙伴下保证书,“桃子你放心,我不配合,不信她能演的好!”他已经穿上了小战士的铠甲,天生眉毛又黑又浓,下巴一扬更是威风凛凛,神气十足。

    陶佳琳用力地点了点头。

    虽然是打戏,与□□的打戏不同,不会动真格,且大多数都是以慢动作进行。饶是如此,闻樱仍然在林导演的安排下做过紧急培训,因为课程进度不同,没有与其他的小演员同班。待她和禹果互相喂招走了几遍,武术指导老师示意没问题,林导才喊了“a”。

    场记板打下的那一瞬间,禹果立即摆出了一个漂亮的架势,表情挑衅地看向闻樱——这倒很符合他在电影中的人物设定。

    在林导将闻樱介绍给众人之后,与闻樱搭戏的小演员们无不用好奇却又防备的目光打量她,没有人开口说欢迎她的话。成年演员打了圆场,却掩盖不住气氛变得沉闷的事实。

    主演陈子晗、禹果与陶佳琳的关系相处的很好,因为培训班的原因,他们几人早就相熟。闻樱突然取代陶佳琳的事件不止外界出现波澜,也让这些磨合已久的小伙伴心里有了疙瘩。

    小孩子的情绪表露是最直接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原本他们聚在一起又笑又闹,就连今天没有通告的陶佳琳都来了片场,但只要闻樱经过他们“小团体”的附近,笑声会突然变小,无形之中表露出排斥的情绪。

    接下来要拍的这一幕戏恰好是闻樱与禹果的对手戏,禹果在电影里的角色是神威将军的儿子,拳脚身法了得,但在智计方面稍逊一筹,不爱动脑筋,他喜欢跟在林翊扮演的角色身后,充当打手,与朝歌不合。

    他们是权贵阶级,朝歌则是平民出身,双方本就有着天然的冲突。

    即将要演的这一幕,是朝歌第一次来月事却不能对人言,恰好处于严格训练期间,苦不堪言。禹果所扮演的角色看出了她身体情况不佳,特地与她一组对战。

    但当他目光落在闻樱身上的一刻,他忽而愣了下神。

    闻樱同样是一副小战士的打扮,但包括与禹果试招时在内,她的眼神大多时候都落在地上,也不说话,看上去恹恹的,像被太阳晒卷了的花瓣。禹果对新来的朝歌做了多番猜想,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更加不乐意和她搭戏。

    可是现在她的表情变了。

    坚定乌亮的眼眸直视前方,原本秀气的眉因炭笔描粗,多出几分英气。她腰板直起,四肢松乏却有着战士的韧劲。原本那像蔫儿了的葡萄藤一般的姿态,如同突然饮入了山泉活水,恰到好处地舒展开来,生机勃勃。

    她看向他的眼神,七分厌恶,二分警惕,还有一分不屑,因为看不起他总是倚靠背景在军营里作威作福。这就是朝歌会有的眼神。

    不对,他在干吗!

    发现自己看愣了,禹果敲了下自己的脑袋。

    “cut。”林导的声音立刻响起,“禹果……”

    “我走神了。”他勇于认错,积极改正,“再来再来。”

    重新开始,禹果给自己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

    果然,一听到打板声,对面的人就立刻进入了状态,好在他已经适应了她的快速入戏能力,表情得意的念出了台词:“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朝歌”抱臂,“废话少说。”

    好极了。

    禹果当即扑了上去,开打!

    按照剧本所示,禹果的角色趁人不备,朝歌却凭坚定的意志战到了最后,在过程中屡屡躲过对方的致命招数,反而痛击对方。也就是说,禹果所需要花的力气很小,给闻樱留足反击的余地。

    然而当他一脚扫出去的时候,专业人员立即看出了不对,这是实实在在的一记扫堂腿!

    禹果笑嘻嘻地想,就算吃个ng,能让她在大家面前摔一跤,也算是替桃子出了一口气。

    但他笑了没有一秒钟,脚上突然一痛,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猛地低头,这才发觉闻樱没有按照对招时的动作来,反而在他腿扫来时轻轻一跃,下落时“恰好”踩到了他脚上。

    痛痛痛!

    他小浓眉皱了皱,立刻将闻樱一拽一抗,这仍是剧本动作,原本的“假摔”眼看就要变成一个扎实的过肩摔,却被她轻而易举地化解,还反身痛踹了一下他的小腿。

    他禹果大将军(自封)居然打不过一个小女孩!

    禹果大为气恼,他爸就是国内最出名的武打明星,他从小受训,怎么能在打戏上输人输阵!他不知不觉动了真格,武术招式使的虎虎生风。

    然而闻樱总是快他一步,他要出拳她就躲,他刚一动她就扫他下盘,她还即兴加了几句台词,每每在出招前,会出人意料地“告知”他。

    “左边。”

    手向右去。

    “右边。”

    腿当真朝右踢来。

    闻樱的身体素质当然比不过禹果,要做出这样的干扰并不容易。它需要精准而快速,先将敌人的招数看破,再立刻决定自己的对应方法,同时预测下一招。

    监视器前,副导演用眼神询问林导演,毕竟剧本中没有这样的台词。

    林导演沉吟之后忽而露出笑来,摇了摇头,没有叫停。

    那一段台词有些戏弄,但对朝歌当前的状况来说却非常合适。剧本上的写法其实忽略了逻辑,强行认定朝歌能够压制对手,相信观众在看到喜欢看的爽的情节,也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但按照正常的逻辑推断,朝歌身体虚弱,应该打不过禹果所饰演的角色——否则他也不会挑她。

    那么当对打中加入了干扰因素,朝歌是以武力加上一点智力才能压制住对手,就变得可信了。

    然而这种隐含戏弄的打法彻底惹急了禹果,他气急忘了手下轻重,一个肘击打中了闻樱,眼看就要将她锁死压到地上,突然间,女孩子身体一软先行倒了下去,脸颊显露出苍白的脸色,

    禹果大惊,马上松了强压住她的手,表情既惊又慌,“你没事吧?”

    “cut——”

    “咖什么咖!”禹果瞪向林导演,“林叔叔,她被我打伤了,你快去叫医生。”说着他又转向闻樱,“你哪里疼?说出来,别忍着,你太厉害了,我一下子忘了你是女孩子,对不起啊……”

    林致远表情无奈,“禹果……”

    “林叔叔!”禹果眉毛倒竖,“片子什么时候不能拍,救人要紧!”

    忽然间,某处传来一声轻轻地“扑哧”,旋即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同样的声音,紧跟着有笑声响了起来,如同点了头的炮竹,接二连三地爆了开来,连成了一片笑声的海洋。

    禹果再低头看,发现躺地上的女孩子已经坐了起来,“又要重拍。”她歪了下脑袋,脚尖轻踹了下他,“只有这点本事吗?”

    他本来蹲着,被她一踹往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表情还有些愣愣的。

    陈子晗在一旁笑到肚子痛,听了闻樱的话,同样指着禹果大笑,“只有这点本事吗?”

    禹果终于从中反应了过来。

    这幕戏的结尾就是朝歌体力不支倒在地上,他和她打着打着忘了演戏,她却一直还在扮演朝歌。

    禹果意识到这点之后,有些拧巴地撇过了头,恰好听见好友笑话自己,大怒道:“你下来试试!”

    陈子晗不理他。他发觉闻樱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因为没有演过戏,会毁了整部戏。他走上前去,伸手将闻樱从地上拉了起来。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体现出了认可的意思,至少是暂时认可了。

    “这个朝歌好帅啊。”

    其他的小演员们不自觉地发出了感慨,眼神略有崇拜。朝歌在剧中本来就应该是一个这样的人物。陶佳琳虽然接受了武术训练,但小女孩身体绵软,没有长时间的打熬,招式多是摆着漂亮的,后期制作以后跟上节奏,才会好看起来,现场观看自然不会很精彩,他们从来没感受过真正激烈的打架。

    但闻樱与禹果的一段即兴发挥越打越快,在同龄孩子看来,就非常厉害了。

    “碾压啊。”

    年长的演员站在导演身后,视线从监视器上收回,笑叹了口气。

    小孩子注意到的是手上的动作,他们却会看见一些别的东西。虽然他们都能看出闻樱在反击禹果的作弄,但她却始终在线内活动,在对招的过程中,她的表情始终是“朝歌”,疼痛、虚弱、对腰间部分的保护和在意,都能很好的体现出来。

    反而是禹果,从一开始就抱着ng的念头戏耍对手,与之相比实在是彻底的碾压。

    陶佳琳发觉小伙伴们的“叛变”,就连大人们对闻樱也都是一副赞叹欣赏的样子,气的直跺脚。

    但她没能阻挡住向闻樱倾去的大势,随着拍摄进度的进行,工作人员对闻樱的认可度也就变得越高,除了林翊仍然喜欢独来独往之外。禹果闹了几天别扭,就在戏外和闻樱玩起了对招游戏。

    这一天,他们接到了通知,说是要去市中心的某幢大楼做个采访。

    小孩子玩心重,自然乐得放假一天。先是个人采访,几人轮流进行,采访到陶佳琳,下面就要五个主演一起访问了。

    禹果一转头,奇怪道:“林翊去哪儿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最快更新每个世界苏一遍最新章节!

    林翊抬头看了眼经纪人,经纪人表情微懵,讪讪地笑了下:“咳,阿翊……”

    按照常理,他应该提前弄清楚与他演对手戏的演员的信息资料,这一次确实是他失职了。

    林翊重新去看闻樱,阳光洒下,草帽落下一片阴影,却没有挡住女孩子乌黑明亮的眼睛,像湖面粼粼的水波。

    “真名呢?”他问。

    闻樱眨了下眼睛,“真名——”

    她还没报出名字,男孩子就已经将手臂伸到了她眼前。闻樱便接了他手中的笔,自然地在上面写下了“闻樱”两个字,末了,又简笔勾了一朵樱花,他也任她在手臂上涂涂抹抹。

    经纪人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拿手机拍了张照片。

    手臂上的签名交换,多么自然,多么浪漫,要是被林导演知道他儿子的“本事”,恐怕就不会担心他交不到小伙伴了。

    片场的气氛不全是轻松有趣,反而随着闻樱的到来变得紧张。

阅读每个世界苏一遍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我和院长谈恋爱陆离掌万界[快穿]万人迷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重启黄金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