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回到过去(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

    “你不用担心,你看我。”她低头凑近,小电扇在她额头前悬着,呼啦呼啦作响,吹飞起她额前细小的绒毛,“是不是一点事都没有?”

    林翊不习惯和人靠的这么近,他耳后微红,鼻尖有汗珠冒出来。

    男孩子用沉沉的目光看她,然而他眼睛水汪,睫毛又长又密,扑扇了一下,立刻将气势化于无形。

    她问:“你以前没有玩过吗?”

    突然间,工作人员跑来通知他们:“闻樱、林翊,下一场有你们的戏份。”

    “好。”

    岳以珵与她自小一起长大,感情也算不错,被朝歌发现身份时恰好是他和陶佳琳所饰演的角色在一起。仍是个孩子的他一时情急乱了章法,拿朝歌的命来威胁对方,让她不要将事情说出去。

    眼下在拍的正是这一幕,三人站在一起,林翊和闻樱挨得近,他手中执道具匕首顶着闻樱纤细的脖颈,陶佳琳则在他们远上两步的位置,这是一处军营历练的山林,四下无人。

    女孩子用惊奇的目光看着他。

    林翊:“”

    她发出“扑哧”的前音,立刻捂住了嘴。

    闻樱回身打了声招呼。

    下一场戏是三个人的戏,演员分别是陶佳琳、闻樱、林翊。陶佳琳所饰演的角色是神威将军之女,也就是禹果戏里的妹妹,与林翊所饰演的岳以珵是青梅竹马的关系。陶佳琳因为父兄的缘故,从小就对军人有崇拜向往之情,也想像历史上有名的女将军那样,身着披风,手执红缨枪,身闯敌营如入无人之境。

    所以她同样女扮男装进入了军营。但她的假扮实属玩闹性质,不是招募的新兵,只是穿了男孩的衣服,被拗不过她的禹果放进了军营。也就是说一旦被发现,她的哥哥、以及包庇他们的岳以珵都将受到违纪的处罚。然而她一进来就闯了祸,被闻樱发现了身份。

    林翊手中的分寸把握的很好,能让人看出匕首呈现出压迫性的意味,但实际上没有让闻樱产生不舒服的感觉。

    随着场记板打下,摄像机开拍。

    林翊眉毛一扬,目露凶狠,“今天的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人,听明白了吗?”

    他所饰演的岳以珵是一个在军营里也行事张扬,耀武扬威,却因为背有靠山,鲜少有人敢过问的权贵子弟。之所以会进入军营,一则是为了适当锻炼,二则是为了将来取得高位,赚取军功而铺路。正常士兵的招募是从15岁起,他们不过11、2岁的年龄,只训练不参战,更像是一所军校,因此有“镀金”之用。

    林翊的演技同样令人惊叹,他小小年纪,在戏外就表现得异常冷淡,游离于众人之外,只喜欢默读剧本,连找人对台词都鲜少,但只要进入拍戏状态,气场就会立刻为之一变。他和闻樱是最少n的小演员,通常会吃n也是因为对手演员的过错。

    组中的成年演员都常常望着两人大叹,还好没有与他们生在同一个时代。

    “岳以珵。”闻樱脸上没有半分惧色,属于朝歌的不惧强权的气势初露锋芒,“你真敢杀人?”

    “岳以珵”手上微松,脚也往后退了半步,立刻又握紧,匕首连带着跟进了一寸,男孩子俊秀苍白的脸上带出了一丝狠意,“我连狼都敢杀,还怕你?”

    他的眼底有对她一贯的嘲笑,女孩子毕竟长得纤弱,朝歌打进军营起就频频被人笑话。但同样地,他微颤的手出卖了他心中的惧怕。

    两人对视一眼,闻樱正要开口,却听旁边飞来一句抢白,“珵、珵哥哥,杀人不好吧。”

    往旁边一看,陶佳琳所饰演的小女孩哆嗦着问。

    不对。

    场外有剧本的人皆是心下一疑,这不是陶佳琳应该接台词的时候。

    但场中即兴发挥的时刻也并非没有过,尤其是童星往往有自己的创造力和特色,偶尔林导也会让他们往下接上一两句,除非场面失控才会喊停,但眼下陶佳琳的表现还在人物会有的范围之内。

    “如果她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我们两个都要受罚。”

    “可那是杀人啊”

    “你懂不懂?我受罚没关系,你的身份才是问题。”男孩子不耐烦地冷酷道,“女子擅闯军营是死罪,你爹也会受你牵连。”

    这才是他站出来的最根本原因,高层之间的利益纠葛,他从没走路开始耳濡目染。他们家和神威将军关系极近,他断不会折了自家的臂膀,况且他想在军营拔得头筹,也和神威将军密不可分。

    “不会的,我爹不会让我死的!”她道,“我也不能让珵哥哥为我担上杀人的名声。”

    这一段,本应该是林翊和闻樱为主的戏,但随着陶佳琳一句又一句的话接上来,不知不觉中主角变成了她与林翊。如果林翊在这样的对话中撇开她,和闻樱继续对戏,那就太过生硬了。

    片场的人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有些诧异。

    因为多是军营戏,多数小演员都是男孩子,陶佳琳虽然是女二号,但戏份也着实不多,她一直还没能与闻樱有过对手戏。

    虽然能够明显的看出她抢了戏,但是表演功底在,如果没看过剧本的人,并不会出戏,反而会觉得女二号的人物更为鲜明。有人想,片场中一直不乏流传说陶佳琳才是原定的朝歌,如今看来倒不是假话。

    陶佳琳心里得意。她不相信那些人对闻樱的吹捧,不过是因为闻樱拿到了女主角的关系而已,现在还不是被自己压了戏,即使林叔叔因为她抢了女主角的风头而喊停,大家也都能看得出究竟谁更厉害。

    岳以珵本来只是想威逼朝歌不要泄露秘密,如今受小姑娘一激却扬起了下巴,“哼,杀个人怕什么,和我们比起来,她的命微不足道。”

    “就算是这样”

    两人的对话仍在继续,陶佳琳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然而就在这时,片场中突然传来轻蔑嘲讽的笑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这一声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笑声在台词中是极难把握的,因为现实中无论大笑、浅笑、偷笑、讽笑,都是出自人内心的表达,也就是当人情绪到了那个点,它会自发出现,反之,如果情绪没有到,它往往会表现的非常生硬,一不留神就会让人出戏。

    但闻樱不会,朝歌的笑,因为模仿男孩子的音调而刻意下降,又因方才久未说话,颈间受人压迫而微哑。

    这时极其令人恼怒的嘲笑。

    林翊自然地将视线落回到闻樱身上,两人重新对上了视线。

    “你笑什么?”

    闻樱出口声音仍然与笑声一般微哑,台词功底尽显。她盯视对方道:“你倒是杀啊”她的目光从他的眼睛开始打量,慢慢地往下扫,无论是节奏还是眼神张力都相当可怕,即便不是她对面岳以珵,围观的人也产生了一种别样的难堪。

    “不杀就是你没种。”

    台词接上了。

    时机刚刚好。因为她的笑声,方才的表演瞬间都变成了岳以珵因惧怕而造成的虚张声势,完全符合人物性格。同样的,简单的台词,充满张力的表演,也使得陶佳琳那一连串的台词都衬托成了裹缠不清、刺刺不休。

    就像是剧情爆发前的铺垫,令人瞬间忘了那些台词的存在,发觉这才是“正餐”。

    陶佳琳忽而发现,林翊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升,爆发出比刚刚可怕数倍的气场,仿佛方才只是他漫不经心的演绎,现在才开始认真。

    他的“岳以珵”恼怒到了极点,眼睛里当真像是有火光在跃动,刀光一寸寸逼近闻樱。

    而闻樱看似从容不迫,面带轻嘲,实则肌肉绷紧,指尖发白,这样的细节不会有人注意到,看见的人只会综合察觉到“她其实很紧张”的信息,从而心中一提。两人之间无需台词,就似有火花迸溅,令人挪不开目光。

    陶佳琳在这样的气场衬托下,浑然成了陪衬,只是一个必须存在的“背景板”。

    “我”

    她抬脚往前踏了一步,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台词到了喉咙中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耳边嗡嗡作响。她脑海中记忆闪过,不知不觉想起接的那个电话。

    “琳琳,你太让妈妈失望了。”

    “”

    “让你来演女配角,是想让你表现得比那个女孩子优秀,妈妈和你的经纪人也好找机会和导演制片商量,让你顶替她,但你都做了什么?”

    “我、我还没轮到和她演戏。”

    “妈妈花了那么多钱请老师培养你,你还比人家多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演戏,难道只有演对手戏才能让人看出你们之间的区别?”

    “是他们不好,禹果他们现在都围着那个闻樱转,夸她有多好多好!”她情绪既激动又委屈地道,“他们骗人,我再也不要和他们一起玩了!”

    “有这样的事?看来这个小女孩不简单,这么小就知道拉拢人心。”对面停顿了一瞬,“妈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无论是林翊还是禹果、陈子晗,他们的父母在这个圈子里都很有能力,你要是和他们关系处的好,这些就会是你的资源,你看,那个叫闻樱的女孩子就懂。”

    “什么资源,我现在就很好啊,那么多人喜欢我,干吗要和他们好!”

    “你现在人气高有什么用,过气的童星有多少你知不知道?妈妈要为你将来做打算。”

    陶佳琳赌气道:“那我就不做明星,去干别的事好了。拍戏好累,别的小孩子都可以玩,为什么我就要”

    “陶佳琳!”话筒对面传来极其严厉的声音,“你还是我女儿吗?!”

    “”

    “要不是你哥哥不喜欢当明星,妈妈也不会把时间都花在你身上,你想让我觉得花在你身上的精力都白费了?!”对面的人一叹,“你哥哥从小就有表演天分,男孩子也肯吃苦,不像你,只可惜”

    “对不起,妈妈。”

    “知道错就好,你努力表现得比那个闻樱更好,知道吗?别让妈妈失望。”

    别让妈妈失望

    她攥紧了手看着对面的两个人,难以容纳下第三个人的表演,她只觉得喘不过气来,没有办法再开口。但她知道要到她的台词了,她必须说话,不能让人笑话她不该说的时候抢戏,该说的时候说不出来。

    要努力

    那边闻樱与林翊发现该接话的人突然不吭声了,进度停了下来,场面突然凝滞,再多过一刻,林导一定会喊停重来。

    闻樱看着眼前的女孩子,眼底有着挣扎和惧色。她忽而多接了一句轻嘲的话道:“女孩就是麻烦”

    陶佳琳瞳孔放大,蓦地低吼出声:“难道女孩就不能进军营,不能报效国家吗!”

    那一份不甘心表现的淋漓尽致!

    “当然可以。”

    随着“岳以珵”被对方吸引走,松懈下来的那一刹,“朝歌”夺过他的匕首,反制住了他,“但要看你肯下多大的决心。”

    一场结束。

    陶佳琳似力竭一般,忽然蹲到了地上。

    闻樱走到陶佳琳面前,也跟着蹲了下去,夸奖她道:“最后那一段的表演很好。”

    陶佳琳没说话,闻樱就从戏服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巾夏天容易出汗,戏服里总能找到地方塞个几张纸巾。见陶佳琳没接,于是她道:“还没用过的。”

    陶佳琳本来只是默默地流泪,接过了纸巾,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知道,最后的爆发是被他们逼出来的。也正因此,她看出了自己与闻樱的差距。

    她一直不相信闻樱有多好,如果没有亲身体验,她永远不知道这种被人碾压的恐惧,就像被拍到了岸上的鱼,挣扎着不能呼吸。

    林翊,也一样

    她不禁想,如果和他对戏的是自己,“朝歌”这个角色一直都是她的,她能演好吗?她会不会接不住林翊的戏,导演不满意,中途换人呢

    她没表现好,妈妈一定会很失望

    烦恼的事纷至沓来,越想越伤心,她保持着接过纸巾的姿势,哭得撕心裂肺。

    “没事吧?”

    “佳琳演的不错啊,在双王围剿下破出重围,厉害厉害!”

    “哭,是太入戏了吗?”禹果发出疑问。

    小伙伴们纷纷围了上来鼓励安慰。

    闻樱摸了一摸她的脑袋,像对小妹妹一样,“别怕别怕,我们的对手戏不多的。”

    陶佳琳嗓子一收,看她一眼,哭声震天!

    这之后,主演们的关系融洽了许多,拍摄的进度平稳进行,杀青时间比预计更早。

    在电影上映之前,免不了要进行许多宣传活动。

    闻樱的定妆照虽然好看,一些剧场、路透的照片看起来也像模像样,吸引了一些颜粉,但数量聚在一起就像是微弱的萤火虫。到了真正开始宣传的阶段,无论是络上还是某些媒体记者,为了噱头还是抓着她取代陶佳琳的事情不放。

    她和林翊身为主演接受采访的时候,话筒大都是递到林翊跟前,问的也是相当温和正常的问题,放到她身前时的一两个问题相当凌厉。如果她真的是小孩子,肯定早就被吓哭了。

    这个念头一划而过,她奇怪的想,她不就是小孩子吗?

    忽而,她耳朵一动,听见有记者问林翊,“听说奥利寒假准备和父母一起出国游玩?”

    “奥利?”

    有人抓住了她瞬间不解的状态,意味深长地回答:“林翊的英文名就叫奥利,小闻樱不知道吗?”

    星二代多有英文名,上节目的时候也是以英文名的称呼居多,林翊的“奥利”就为人所熟知,上一次在广场上追逐着他的人群中也偶有这个称呼出现,但闻樱没有注意。

    但她的停顿是觉得,这个名字给她隐隐的熟悉感

    在她微微愣神的过程中,回答她的那位记者像苍蝇盯住了鸡蛋,立即提问:“连英文名都没有交换过,你们是不是没有像对外界宣传时所说的那样关系好?”

    他这一问引发了连锁反应,

    “与剧组人员关系真的融洽吗?”

    “有没有因为顶替事件遭到排斥?”

    “听说母亲是剧组服装师助理?”

    一时话筒纷纷向她转移过来,然而12岁的女孩子也不过大人腰高,他们扑来的样子狰狞,递来的话筒失了分寸,像是要顶到她脸上去。

    “走开!”林翊蓦然伸手臂将她往身后一档,语气冰冷,“都离她远点,没看见她害怕吗?”

    作者有话要说:跪下请罪发现时间一长容易松懈,我有偷偷玩来着,看了本,超幸福!被打

    不过确实也不太好写,本来几段台词是分开来写的,因为我写着写着发现节奏不合适,就要删改。

    像女配妈妈和女配的对话其实本来是在最前面的,一写就写出了两千多字,删了一千多,然后今晚串起来写的时候,发现了更合适的设定。原本女配妈妈的设定是,自己想当明星,把这个想法灌输到女儿身上,让女儿来弥补遗憾。但是我总觉得这部分和戏的反转串不起来,衔接的不太好。今天串着串着突然想到了俗气的重男轻女设定,和女将军的主题比较合。我又反复犹豫了一下,因为没有铺垫,担心突兀,改了之后发现果然很突兀,就又想到可以把两个版本合二为一当中有一句话改了我快半小时,都不太满意,总觉得还是没有表达明确,会不会云里雾里?或者有点突兀,回过头再看看怎么修吧。

    尝试了一下放松写,发现效率比较低,为了不偷懒不松懈,我还是恢复日更吧,但是如果没写好还是会在公告栏请假。

    因为有偷玩,比较愧疚,发一下红包表达歉意,前排50人发红包。再发50个随机红包给后排没有抢到的妹子!

    ps:单纯为了红包的妹子可以打0分,提醒一下,免得被说刷分。

    影视城不像空间封闭的摄影棚那么热拍摄对象又是小孩子,时间安排上也比成年人要宽松许多准备了冰块、大风扇等等但炎热的天气也没有因此褪减一两分,小朋友们还是被热的哇哇直叫。

    禹果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批塑料帽子帽檐下安装了小电风扇一开开关就会呼呼的吹风,凉不凉爽另说,喜欢新鲜的小孩子立刻就被吸引住了围着禹果讨帽子。

    闻樱手里也被塞了一个,帽檐的颜色各不相同多为糖果色她这一顶恰好是水粉色的戴上去清新又可爱。然而这样的帽子讨的是巧趣,工艺不精,又是塑料制作而成闻樱无论怎么调整都不能舒心,不是勾到头发就是太大了会掉落下来令她心烦不已。

    这时,侧面有一双手伸了过来将她的头发收进去,再将帽子压好。

    闻樱自己将它戴正,侧头向林翊说了声:“谢谢。”她见林翊的帽子还在手里没戴便伸手去拿,准备“礼尚往来”。

    林翊的手一躲,没让她抓到帽子。

    “你不想让我给你戴吗?”

    他见她表现出委屈的样子,不知为何,立刻就能判断出她是演的但他还是放轻了声音,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想戴。”

    “为什么?”她张手放在耳朵边上,作了一个仔细聆听的姿势,“你悄悄告诉我,我不和别人说。”

    他抿了下唇,心里偷偷跳了一下,被女孩子可爱到。他低头去摆弄了风扇帽子,问:“你们难道不怕被扇叶刮到额头吗?”

阅读每个世界苏一遍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猫片博主的吸猫日常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老板与小狼狗都市贵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