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太皇太后殡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道熙帝也知道文太后没救了,也不再多说,就这么看着文太后渐渐的闭上双眼。

    然后文太后又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向道熙帝,“我从不后悔嫁给你,但后悔爱上了你。”

    若是不爱,她不会如此的失态,不会去害人,可惜晚了。

    若不是他让她守活寡,又对她冷心无情,她如何会胡思乱想。

    反正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

    道熙帝沉默,只说了一个好字。

    文太后看着道熙帝的态度心里就气闷不已,嫁给道熙帝的那个时候,文太后怕道熙帝太多情,又怕道熙帝太专情,毕竟专情又不是对着她的。

    之所以文太后从来没有想过见太平帝,也是因为她对这个孙子从来没有上心过,甚至以前想扶持道熙帝的次子,与太平帝之间并无多少祖孙情份。

    虽然当初宁皇后的死,文太后确实没有动手,但她搅和了延兴帝的后宫,对宁皇后的死不仅袖手旁观,甚至推波助澜。

    这一刻,文太后甚至想着,她原本和夏枯草关系好好的,却因为道熙帝,知道道熙帝心里有夏枯草,一切才开始变了。

    想到这里,文太后又不由怨了道熙帝,说到底,还是道熙帝不对。

    是道熙帝负了她,她是她的妻,可他却薄待了她,对她没有真情。想她豆蔻之年将给道熙帝,可与道熙帝同房的次数却少的可怜,几乎是守活寡。

    可如今,文太后觉得若道熙帝是个多情的,也许她会好过一些。

    甚至生恨道熙帝的无情。

    “文家……”文太后提出了她死前的请求,希望她走后,道熙帝能保文家。

    这一来,文太后自然不能仗着祖母的身份临死前以孝道要求太平帝护着文家。

    死前,文太后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文家,最怕的就是太平帝清算文家,可如今她能求的,只有她现在最怨恨的道熙帝了。

    “文家若安份,自然不会有事。”道熙帝没有保证什么,但说的也是真话,只要文家安份,太平帝也不会动文家。

    文太后没能如愿,心中气郁的不行,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都要死了,道熙帝却依然无情,这个男人的心太冷硬了。文太后很失望,又听道熙帝道:“你其实不必怨,如今也是你自作自受的,你对儿孙的心思,有对文家的一半,也不会无人记挂你了。自你被禁足后,文家恨不得与你撇清关系,延兴太平,甚至顺王顺王妃

    也对你不闻不问。”

    这话一落,文太后脸一黑,内心却也深受打击。

    “不孝子孙。”文太后咬着牙道。

    儿子对她不闻不问,文太后心里说不难过是假的。

    太平帝不闻不问,文太后虽然指责一句,但心里倒没多少气怒。

    只是顺王,道熙帝的次子,这是文太后最喜爱的孙子,其实说喜爱,也不是,不过是文太后想扶持顺王,才把文氏女嫁给顺王。

    但几个孙子媳妇里,文太后对顺王夫妻最好,而顺王妃还是文太后的侄孙女呢,可他们对她不闻不问,文太后心里还是愤怒的。

    对于文太后的话,道熙帝不予置评,这么多年文太后作为太皇太后都没有出来,甚至延兴帝死,太平帝登基都没有出来,大家都知道文太后惹怒了道熙帝被禁足了。

    其实一开始,文家还有延兴帝,太平帝都有问过的,但都被道熙帝给挡回去了,后来就再无人问过了。

    本来文太后大限将至了,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道熙帝给激的,并没有被气死,反而还挺了一个月才撒手人寰。

    而这一个月里,文太后再没提过文家,反倒是想着延兴帝,念着太平帝,内心悔恨不已。

    若是她一心对儿子好,对孙子好,没有半点的私心,儿孙也不会做好自己的本份,儿孙们也不会因为她的偏心和私心而心里有怨,也不会半点也不念着她了。

    这个月里,文太后最安慰的就是道熙帝的陪伴了,虽然道熙帝没什么话,对她也无情,但至少身边有个人陪伴着,心里会好受一些。

    太平九年,文太后殡天了。

    临死前,反而无欲无求了,也没那么大的怨恨之气了。

    太皇太后殡天,举国大丧,道熙帝给文太后办了隆重的丧礼,把文太后葬到光陵,延兴帝的墓旁边。

    朝中上下都震惊了,不过道熙帝对外说这是文太后的唯一心愿,大家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

    文家的人不是很高兴,道熙帝这般不正告诉世人,帝后感情不和吗。

    只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文家人也只能认了,至少还能葬入光陵在延兴帝的墓地旁边也是好的。

    不过文家也因此更加的安份低调了,毕竟道熙帝都如此对文太后,那证明没有什么情份可讲的了。

    而现在太平帝虽然是文太后的亲孙子,可谁让文太后从前不喜这个孙子呢,太平帝和文家也不亲近。别说文家了,就是对宁家这个外家,太平帝也没有偏坦,若是宁氏一族有人犯错,太平帝一样严厉斥责。

    这一刻,文太后笑了,又哭了,她回想着这一生,其实也不是不后悔的。

    只是再后悔,文太后也从未后悔嫁给道熙帝,不嫁道熙帝,她就无法成为太子妃,成为皇后,成为太后,成为现在的太皇太后。

    所以文太后觉得自己很可悲,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竟然从未后悔嫁给道熙帝。

    她只是怨道熙帝的无情,怨道熙帝的狠心,若是道熙帝对她能有一分心,她绝不是现在这样子的。

    “你心里真的没有夏枯草吗?”文太后不死心的再问。

    道熙帝都无语了,就觉得文太后这人挺不可理喻的,一个天生凤命的人,本来好好的命格,却因为钻牛角尖,入了障,把自己的福份给消了。

    但看在文太后将死的份上,道熙帝再一次认真道:“从来就无,一切只是你癔想罢了。”

    从前道熙帝解释过,但文太后听不进去,可现在听进去了,她定定地看着道熙帝,突然回想着她这辈子以来的一切,为什么会如此执着,非说道熙帝心里有夏枯草,非跟夏枯草过不去。

    说到底还是嫉妒,嫉妒能使人内心变的丑陋,也能毁了一个人。

    文太后就是如此。

阅读暴力俏村姑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万界之八号当铺[综]今天的审神者也很任性呢火影之威震天下超品相师老子是董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