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268,希望这一生,我和他死生不再相见

  • 作者:秦若虚
  • 属于:玄幻魔法
  • 收录时间:2018-10-09 08:23:21
  • 更新文字:10925字

她换了拖鞋,床边周围又铺了厚厚的高级地毯,脚步又轻,直到她的身影映射到窗玻璃上,又透过窗玻璃影射到坐在床边女孩的眼里,她才收回落在窗外的视线,看向身边的女孩。

光影暗淡,女孩背着光而站,几乎遮住了她眼前所有的光亮,大概过了两秒钟,她才扬起脸,伸手去拉女孩的小手,“漫漫,你来了!”

不过简单的五个字,却包含了许多隐忍的压抑,和层层叠叠的痛苦。

脑子其实是一片空白的,黑白分明的眼睛映着窗外的一切,却没有焦距。

乔漫推开门走进去,就看到了勉强能照亮一角的落地灯旁,那个娇小单薄到几乎要被窗外的黑暗和寂寥吞没的女孩身影。

乔漫嗯了一声,坐到她身边,语调柔柔淡淡,在相对昏暗的房间里,带着莫大的安抚人心的功效,“嫣儿,你也知道国内的政治局坛风云诡谲,只闻新人笑哪闻旧人哭,你去劝劝你哥吧,他从小最疼你,也是最见不了你落魄受苦,戴着面具看别人脸色生活的人。”

“爷爷说,他和爸爸妈妈轮流去劝都没管用,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傅家联合纪家和其他几个政治家族一起联名写个请愿书,说是这样的话,国会议员会看在我哥的战功上,而从轻发落,或是革职撤除党纪,或是驱逐到国外。”

“去京城见你哥,想尽一切你能想到的办法,赶在新年之前让他从纪检委出来,其他的,纪云深说他和傅青山会看着办的!”

乔家是商贾之家,跟政坛几乎搭不上边,她会这么说,一定是纪云深教过她怎么说。

……

楼上,第三间卧室。

林嫣正抱膝偏头缩在落地窗的地榻上看着窗外,玻璃窗上是室内外温差形成的模糊水雾,将纷纷扬扬的雪花,和各色景观灯光氤氲的迷离炫目。

“嫣儿,那如果傅家和纪家以外的其他政治家族不愿意联名呢?”乔漫按照刚刚纪云深教她的继续说道,“墙倒众人推,林爷爷现在病急乱投医,已经自乱阵脚,以为所有的人都会看在过去的情面上帮衬一把,可事实上,想往下踩的人,要比想往上捞的人多多了!”

“那怎么办?”

林嫣将颊边的波浪长发撩到肩后,不再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漫漫,告诉我,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哥哥事出突然,又因为违纪轰动政坛,一时间别说有替林家说话的人,就是打圆场的都没有。

狡兔死走狗烹,大概只有到穷途末路的时候,才能够看清一些人的真实面目。

尤其是那些自诩与林家同呼吸共命运的政治同僚们,出了事跑得跑,躲得躲,连个人影都摸不着。

指望他们,还不如去指望一条养了两年的狗,来得干脆痛快。

“我哥有他的政治抱负,如果这次没有出事,他也许会官运亨通,可惜,命运由天不由人。”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很多无奈和意外,林南城有林南城的,纪云深有纪云深的,她有她的,嫣儿有嫣儿的……

所以拥有无奈和意外的人生,才叫人生吧!

“别想那么多了,只要人还在,就一定会有东山再起的那天,嗯?”

“嗯!”

……

乔漫和纪云深离开林嫣的星河公寓时,已经是凌晨的一点十一分了。

雪停了,深黑的夜幕上,点缀着几颗闪耀的星星,远处的群山延伸到视线尽头的黑夜中,不知不觉好像就衍生出了几丝荒凉。

积雪薄薄的铺在地面上,男人手工定制皮鞋和女人的高跟鞋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夜风吹过,将女孩垂落肩头的乌黑秀发吹起,遮住了眉眼,也模糊了身前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

将覆上眉眼的发丝划到耳后,她几步走到他身边,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纪云深。”、

“嗯!”

男人在吸烟,嘴鼻冒着青白烟雾,闻言眯眸低头看过来,“怎么?”

“嫣儿的话会有用吗?”乔漫伸出小手,放进他插在深蓝色风衣外套口袋中的大手,并与他温热的大手十指紧扣,“如果没用,你还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没有!”

男人两指掐着烟头,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声音有着被烟雾氤氲后的低哑性感,“如果她也说服不了南城,林家就会彻底垮了!”

“那如果她说服了林南城,林南城也交出了那些军务资料,就会什么事都没有吗?”

女孩偏头看向男人线条分明轮廓精致的侧脸,甚至有那么几秒钟,她是屏着呼吸等待他的答案。

“不出意外的话,但是你也知道政坛上的事情瞬息万变,可能上一秒钟有人想让你活,下一秒钟就有人想让你死,不过我和老傅会尽全力,这点你和林嫣不用担心。”

二十几年前,傅家落败的时候,林家也是隔山观虎斗的中立立场,顶多是帮着说了几句话,但能够想到,效果微乎其微。

也是从那个时候,傅林两家结下了梁子,二十几年的韬光养晦,一朝雪耻,傅长林就算能帮得更多,也不会帮,虽然他嘴上说会帮。

纪家这边,爷爷奶奶和爸爸一定会沆瀣一气选择不帮,他一个人孤军奋战,即便用尽了全力,也不过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现在只能够尽人事,听天命。

乔漫收回放在他侧脸的视线,低头看向前方白茫茫的雪地,“希望这次林家可以挺过去,我已经这么不幸福了,不想让嫣儿跟我一样不幸。”

放在男人大衣口袋里的小手正要收回来,却被男人握紧,“你才几岁,说话怎么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家?一副生无可恋的语气,林家走到今天是必然,只是时间早晚,既然发生了就去接受它,悲观消极只能让人更痛苦,却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知道了吗?”

女孩到底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深黑的眸子冒着浅淡的雾气,却倔强的点头,示意自己听懂了。

可实际呢,大概还在钻牛角尖。

他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你只管开心就好,天塌了有我在。”

“嗯!”

夜晚的林城很凉,尤其这里靠近海岸线,空气带着咸湿凉意,被夜风吹送到脸上,刀割一般的疼痛。

上了车,男人将暖气开到最大,等女孩暖和了一点,才启动引擎,滑出了星河公寓。

……

第二天,早上七点。

今天是周六,乔漫把上班的闹铃取消,手机也设成了震动模式,准备睡个昏天暗地,养精蓄锐为下周的工作做准备。

正沉浸在睡梦当中,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一遍接着一遍,扰得女孩秀眉微微蹙起,翻了个身。

旁边的位置已经是冰凉一片,显然男人已经起床了。

她意识朦胧的想,能够像纪云深的生物钟那么规律,坚持早起早睡多运动的年轻人,现在恐怕已经不多了吧!

用网络用语概括起来,就是三个字,老干部。

因为翻身,面向侧面的墙壁,挂在墙壁上的挂钟上显示的时针方向已经指向了早上的七点钟,这个时间他大概已经跑完步回来,正在楼下吃早餐。

想着想着,刚要迷迷糊糊再次进入梦乡,那恼人的手机震动声就又响了起来。

她烦躁的扒了扒头发,一把掀开被子,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摸了几下,才摸到枕头下面的手机,滑了接听键。

“漫漫,是我!”

微微粗哑的女声,她在脑海里似乎过滤了那么两秒钟,才想起是童沁。

“你看电视了吗?林南城因为违纪被双开,被判入狱五年……”

耳朵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轰鸣一片,电话那端的人还说了什么她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剩下的那点睡意,也自动跟着烟消云散了。

脑海里的回荡的都是那两句林南城因为违纪被双开,被判入狱五年的话。

不是还有放手一搏的机会么?为什么一夜之间就没有了?

“听说傅青山将会顶替林南城坐上京城军区空军特种作战部队第27集团军军长的位置,你说林南城出事,是不是傅家搞的鬼?林城谁不知道傅林两家的恩怨由来已久,我猜傅林两家这回会大动干戈,毕竟……”

乔漫没再听下去,而是选择了切断通讯。

把被子掀到一边,就赤脚下了床,刚跑到门边,就和推开门要走进来的男人撞在了一起。

他的胸膛很硬,疼得她尖细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大概缓了两秒钟,正要开口说话,纪云深就凉凉淡淡的开了口,“南城的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有人匿名寄出了他贪污受贿泄漏国家机密的证据,即便纪家傅家和其他几大家族联保,也不可能把他捞出来了。”

这些话,一字一句的敲打着她的耳膜,有那么一秒钟,她甚至不敢想象嫣儿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都觉得无力。

已经无法改变了,不是吗?

男人见女孩娇俏的小脸,一点一点被失望和难过弥漫,忍不住的伸出双臂,想要环住她的臂膀,将她拉近怀里安慰。

一双大手刚要覆上女孩娇小的双肩,男人放在西服外套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备注的名字,霍青同。

他滑了接听键,手机刚帖放到耳边,霍青同低缓沙哑的声音就从那端传了过来,“老纪,老傅被林嫣拿刀伤了,追着她跑出公寓没多远就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抢救,傅老报了警,警察现要把林嫣带走了,林正臣正在周旋,你赶快过来一下。”

因为离得近,电话那端的话语,都一字不落的飘到了乔漫的耳朵里。

她甚至能够想象到,发生那一切时,嫣儿的无助和绝望。

“好,我知道了!”

男人切断通讯就准备迈开大步往楼下走,能够看得出来,他眉眼间覆着的那层寒霜和暴戾。

她见他转身,赶紧伸手拉住他的西服下摆,“纪云深,我和你一起去。”

好像犹豫了两秒钟,他才沉重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衣帽间的方向,示意她去换衣服。

乔漫跑到衣帽间,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又去浴室洗了一把脸,就跟着他匆匆的下了楼。

一路上乔漫给林嫣打了十几通电话,她都没有接,她握着手机的手用力到泛白,心急如焚。

到了医院,乔漫着急下车,却因为高跟鞋落在地上没站稳,差点摔倒,还好她及时抓住了车门。

男人从驾驶座下来,绕过车头走到她身前时,脸色已经黑沉的仿佛能滴下水了,“崴到了没有?为什么这么喜欢穿高跟鞋?”

其实她以前并不喜欢穿高跟鞋,而是从接近他开始,她才开始爱穿高跟鞋的,尤其是白色或者水晶鞋这类的高跟鞋。

一个是可以时时刻刻仙气飘飘,另一个就是他太高了,她不穿高跟鞋会显得很矮,也没有撩他的气势。

“没有,我没事,我们快进去吧!”

乔漫在男人伸手过来的时候,就把脚往后缩了缩,没让他碰。

男人蹲在地上抬眸,即便是她高他低的角度,但依然能够让人感受他身上强大的气场,并没有因为他蹲着而有任何的变化。

“确定没事?”

男人喉结上下滚动,又问了一句,似乎不太相信她,

“我真的没事,快进去吧!”

男人没说话,站起身,将她拉远了一点,把车门关上,就在她往前要迈开步子的时候,还是突然被弯下腰来的男人抱在了怀里。

这个时间,医院人来人往,男人抱着她往里面走,几乎成了路人的焦点,甚至一度造成了人潮拥挤,水泄不通。

可能是碍于男人的身份和气场,即便他什么话都没说,众人也自动的让开一条路,让他抱着女人走过去。

傅青山所在的抢救室,在十二层,是封闭式的,除了傅家人和林家人,还有几个和傅青山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再没有其他的外人,就连警察都是在一楼待命没上来。

出了电梯口,乔漫就扭动了一下,“纪云深,赶紧把我放下来吧!”

“嗯!”

男人弯腰将她稳稳的放在地上,然后迁就着她的脚步走向一侧走廊的尽头。

林南城入狱,欧荞和林明翰夫妇也同时被停职查办,被纪检委请去喝茶,密集的人群里,只有林正臣和林嫣两人。

这个时候,怕是林家的分支亲戚都是能撇的多干净就撇的多干净,根本不会来看一眼。

傅长林坐在一侧的长椅上,傅竟国和唐染夫妇坐在他的旁边,一个抹着眼泪,一个失魂落魄,傅奕怀站在父母的身边,把玩着手中的烟盒,老傅的军区下属,其他的发小,包括沈夜白,霍青同在内,都在另一侧的墙壁前站着,谁都没有说话,或者说,他们来的时候,一场激烈的争吵已经过去了。

林正臣的脸上已经有灰败之色,一贯梳的一丝不苟的白发,微微凌乱,挺直的腰板好像不过一夜之间,就弯了下去。

“老林呐,傅家小子的事情是我们家丫头做的不对,是我们林家教女无方,求求你高抬贵手,老朽给你跪下了!”

大概沉默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空间,突然响起了林正臣苍老又悲凉的声音,他推开身边的林嫣,自己则拄着拐杖,弯曲了双腿,很缓慢很缓慢跪在了傅长林的面前。

 

乔漫默默的站起身,绕过他身边,打算往楼上走,傅青山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沙发上抽着烟的男人给出声打落了回去,“老傅,让漫漫去劝劝,你现在搞不定她。”

即便林南城被停职查办跟傅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间接的推波助澜的作用还是起了一些的,林嫣现在大概除了想早点摆脱他,摆脱这段婚姻,更想的大概是再朝他开几枪。

其他的,怕是也只剩下埋怨和恨了。

傅青山走过去,从纪云深放在腿边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凑到嘴边,按下打火机,低头点燃,青白的烟雾弥漫,将他的五官轮廓缭绕的愈加模糊。

他的双腿随意的交叠在一起,背脊深陷沙发椅背中,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淡漠,“你觉得南城这次能逃过一劫吗?”

“看他的意愿,如果他不想他最爱家人和妹妹受苦的话!”

乔漫去劝,也许林嫣会听进去,但林嫣去劝林南城却未必能够让他听进去。

“如果逃不过,林明翰也会被牵连吗?”

纪云深一脚踹过去,眉眼上满满的都是奚落,“你是他妈的没有智商了吗?问这种傻逼问题?南城要是被诬陷违纪被双开,林明翰肯定第一个被隔离查办,私人财产也全部会被冻结查封,也就是说,南城要是真的进去了,林家就会立刻成为过街老鼠。”

傅青山还是刚刚那个动作,嗯了一声,然后纤长的指骨揉上发疼的眉心。

阅读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