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痛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把目光收了回来,走回原来的位置给自己夹了筷清炒芥菜,自慢慢的吃着:“你们都看什么?不吃饭了吗?”

    沈道凨故作惊讶坐到她身边道:“阿梨啊阿梨,没想到你这么直接啊,不错,不错,看来是宝刀未老。”

    沈冬抬眼看明歌,见她面色淡然,好似刚才说话的不是她一般,心底稍许赞赏,面色还是淡淡的道:“明歌,你胆子还挺大,赵清澜就是丞相的脸面,你言语讽刺,怎么?不怕得罪了丞相大人吗?”

    这话说的讽刺,却解了眼下这个局面,赵清澜维持着端庄向沈冬行了个大礼,柔柔道:“郡主,今日臣女不请自来失了礼仪在前,臣女婢女为维护臣女口出狂言惹恼了郡主在后,这桩桩件件都是臣女的不是,臣女给郡主道不是,望郡主能不计前嫌原谅臣女这一回。”说着,又朝沈道凨施了一礼,转身走了出去。

    沈冬并没有看见方才一瞬间明歌和赵清澜在空气中交汇的眼神,只以为是她的讽刺把赵清澜给气走了。

    这话便是试探了,明歌注意到沈冬面色虽是淡淡,但指尖皮肤的摩挲却显示了她此时心情的激动。

    她把头上绾的发髻解下,走到沈冬面前给她行礼,缓缓道:“奴婢自从进了郡主府的那一天开始就是郡主的人了,生是郡主的人,死是郡主的人,郡主厌恶的人就是奴婢厌恶的人,郡主的敌人也是奴婢的敌人。”

    符彤面色白了几分,有些惊异和委屈,咬了咬下唇不敢再开口,显然是在丞相府优待惯了,还从未受到过这样的责骂。

    沈冬对着赵清澜冷笑道:“赵小姐真是好大的架子!看来我堂堂一个郡主,竟骂不得你这个丞相府的千金了。”

    赵清澜正想说些什么,就见明歌这时站了出来,对着众人笑道:“今日是太子殿下做东宴请郡主,赵小姐不请自来,是否还要留在与郡主小酌两杯?”

    沈冬淡淡一笑没有接话,她把筷子搁在白玉的筷架上,又喝了口手边的清酒,亲自走到明歌身边扶起了她。

    “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的身边人。”她把头上的樱粉色发带解下来,径自帮明歌绑好了头发。

    看到这一幕,沈道凨大笑着拍拍手掌:“好!好!今日竟有如此精彩的戏份。”他把一直拿在手中的酒杯放下,走到沈道烨身边一把抱起他:“行了,今日的饭也吃完了,我们这便回了吧。”

    赵清澜正跟沈道凨聊得正好,她扶着侍女的手正要款款靠近深道凨,就见她牵着沈道烨站在了他身后,她方才没注意到一直坐在暗处的沈道烨,这下倒是惊了下,她先是给沈道烨行了个礼,然后对着沈冬笑道:“郡主,上次见面还是在宫里,今日有缘我们又见面了。”说着招手让符彤上前来,从她手中拿过一个深檀色的盒子:“郡主请看,上次在宫里得见郡主,臣女就送了个自个儿绣的香囊,未免太轻,我总想着要补给郡主一份儿,今日巧得很,见到了殿下和郡主,希望郡主不要嫌弃,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沈冬抬眼瞧了瞧盒子里的物事,缩在袖子里的指尖不自觉搓了搓,面上却是平静非常,对着赵清澜笑道:“无功不受禄,赵姑娘客气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用不着赵姑娘此番作为。”

    盒子里搁着的是串碧玺,这东西虽算不上是十分名贵,能拿到这等品相的,却也是难寻的很,拿来送她,是绰绰有余了。

    赵清澜从打开盒子的那刻起就一直盯着她的神情看,不想放过丝毫的变化,可惜让她失望的是,沈冬自始至终都平静的很,没有露出一丝一毫她以为会出现的惊喜神采,她心底有些嘲弄,这些个从乡下来的所谓的皇亲国戚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贪财之辈,没有一个不是这样的,暂时没表现出来的,只是加的料还不够重罢了。

    她面上神情温柔,含笑道:“我们之间哪有什么无功不受禄之说,又不是哪家的公子,兴这个做什么,郡主就收下吧,好歹是臣女的一片心意。”

    沈冬心头觉得恶心不已,她把那碧玺拿出,搁在手心把玩了片刻,又扔回了盒子里,冷笑道:“赵姑娘这是什么意思?是辱没你自己还是辱没本郡主?本郡主可没有穷的揭不开锅,还有我们之间?你可真会说笑,我们之间有什么干系吗?赵姑娘可千万不要误会,上次是在皇祖母面前,我也懒得给你难堪才没有明说。”她绕到沈道凨前面去,与赵清澜面对面:“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很讨厌你呢,非常讨厌。”

    沈冬的语气很平淡,但里头的厌恶却丝毫不加掩饰,她决定肆意的活着,就从不去忍耐对任何一个人的厌恶开始。

    沈冬话完,一阵“啪啪”声传来,沈道凨鼓起了掌,他拿起被沈冬丢回盒子里的碧玺,嗤笑道:“赵姑娘也忒小气了点,也难怪我堂妹要生气了,她是先帝亲封的晋陵郡主,就用这小小的碧玺来衬我堂妹,着实是差了。”他转过身来:“堂妹,你看如何?”

    出了这么大的丑,赵清澜面色涨红,难堪的不得了,只恨不得有一个洞可以钻进去,要是一般人早就羞的遁走了,她难堪了一会儿又很快恢复过来,她还没什么反应,站在一旁的符彤却是忍不了了,她面色难看,插嘴道:“郡主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小姐是好心送你见面礼,你不收也就罢了,竟然还对我们小姐出言讥讽,也太不知礼了,我们小姐好歹也是丞相千金,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你是郡主也不能这样做!”

    沈道凨拿着酒杯不说话,明歌古井般的眼睛锁在符彤身上,沈冬面色沉了下来,冷声斥责道:“主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丞相府就是这样管教下人的吗?没规矩的东西,这里哪里轮得到你说话,还不给我滚下去!”

阅读重生之郡主撩夫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血溅黄昏天生不是做官的命神级养成系统网游三国之万界霸主火影之威震天下哥儿如此多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