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出言嘲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明歌沉默片刻道:“您想太多了,人定胜天,定数都是能改变的,只要去做,就会有不一样的。”她坐在原处微微倾身道:“更何况是郡主您呢。”

    沈冬看了她一眼:“你真的这样想吗?”

    “自然”明歌垂着头应了,窗外的风飒飒吹过,带起一片声音,两人又是久久的不言语。

    明歌抬手搭在她莹白的手掌上,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便惊觉自己的失态,暗自皱了皱眉,正要把手抽回去,却被沈冬轻轻的握住了。

    沈冬感受到明歌手心的温度,微微叹了口气,慢慢的道:“其实说起来这些也都是过去的事情,如今虽然局势不明,但总归是走一步看一步,还算是过的去的,既然你是我的人,我就会信任你,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可能是在你身上我感受到了在别人处从未感受过的安定吧。”

    不知过了多久,沈冬突然道:“明歌”她直直的望着她,眼睛里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你的主子是我。”

    明歌搞不清她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她朝沈冬点点头。

    就在沈冬正要抬脚进府门的时候,宫嬷嬷来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说道:“郡主,宫里来人了。”

    沈冬蹙了蹙眉道:“宫里?宫里怎么又来人了?这才消停了几天?是皇祖母那边的人吗?”

    她低垂着眼眸,神态有些入迷,看着自己的指尖,不自觉的搓弄:“命运,都是命运,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没人可以跳出这个圈,你不行,我也不行,千千万万个人,千千万万个不行。”包括今日,什么酒意,什么冲动,其实她就是嫉妒,嫉妒那个样样都普通,样样都不如自己的女子能得到她拼了命都得不到的一切,她恨,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怨恨,她就是要羞辱那个他符遇心中爱慕的女子。

    她明白,她就是失败者,无论做的再多再好,也比不上符彤的一句话,她的心,她的爱慕,她的性命,统统都不值钱。

    明歌安静的听她讲述,突然觉着她那不爱接触生人的性子也不是全无道理。

    “你会背叛我吗?”

    “不会,郡主永远是明歌的主子。”明歌回答的很快,也必须很快。

    这时车轮的声音渐渐轻了下来,已经是回了郡主府,明歌帮沈冬掀开了盖在身上的毛毯,扶着她下了车,府外有宫嬷嬷等人在外等着迎接她。

    宫嬷嬷连忙说道:“不是太后娘娘那边的宫人,是皇上派来的,说是宣旨,就在正厅里等着郡主回来呢。”

    沈冬心里更加疑惑,倒是没想到不是皇祖母,今日距着那日进宫也没多长的时日,竟又是来人宣旨了。

    “郡主,再过几日便是中秋了。”明歌在一旁提醒到。

    沈冬心里有了个底,她站在原地沉吟片刻,然后点头道:“带我去见他吧。”

    明歌自然是跟着沈冬的,一路没停歇的到了前厅,宣旨的公公见着她来了忙摆起笑脸,领着几个小太监急忙迎上前来行礼:“郡主,您可算是回来了。”

    沈冬笑着接了他的礼道:“公公来我这郡主府不知所谓何事?”

    “哎呦,咱家奉了皇上的旨意来给郡主宣旨的。”

    “宣旨?公公请。”沈冬跪在接旨。

    果然不出所料,皇上是特意下旨宣她进宫参加中秋宫宴,宣完之后,宫嬷嬷给了那几个公公红封,几人便笑意满满的回宫的。

    沈冬拿着手里黄澄澄的圣旨有些恍惚,原来已经到中秋了吗?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她竟忘了这么重要的日子,真是糊涂了,她自嘲般的笑笑。

    上一次过中秋是什么时候呢?还是在她十七岁那年,那天她杀了经她手的第一百个人。那时候她告诉符遇,在她的家乡,每年最隆重她也最喜欢的就是中秋节了,因为要祭月神,而祭月神娘娘也是她对家乡的唯一记忆。

    当时他们做了什么来着,对了,符遇带着她在月桂树下一起拜了月神娘娘,她还记得当时她许下的愿:月神娘娘在上,信女司苑斐,今日于中秋佳节祭拜月神娘娘,信女自知罪孽深重,不求能有个好结局,我二人之杀戮罪孽信女自愿下十八层地狱偿还,只愿身旁这人能福泽延绵,此生平安喜乐,无甚烦忧,望月神娘娘成全。

    事到如今,每个人心里都有着各自的计较,谁也没了吃饭的兴致,几人便一同离开了这销金的嘉庆楼。

    沈道凨早在用饭之前就准备好了马车,沈冬也没与他多说几句话,抬手携着明歌就上了马车走了。

    一路上都是沉默无言,明歌见沈冬神色迷惘,如同罩了一层雾一般看不真切,她想了片刻,开口道:“郡主,可是累了?”

    沈冬“唔”了一声,半靠在马车的靠垫子上,微闭着眼睛:“有些累了。”

    夜间不免有些寒意,明歌在旁边看了看,从带来的东西里取出毯子搭在她身上,这是她却正好睁开了眼睛,看着明歌在帮她整理毯子的手指,忍不住身上攥住她的手腕,明歌抬眼看了她一眼,神色淡然的由着她握着,直到沈冬缓缓地吐了口气,慢慢的放开了攥着她的手。

    “你的手不太像一般姑娘家的手啊。”沈冬的声音很低,低到不容易被人听见。

    不过明歌还是听见了,她整理好盖在沈冬身上的薄毯,轻声道:“奴婢自小就入宫为婢,粗活重活不知干了有多少了,自然也就与普通姑娘家不同了。”

    “是吗。”她从盖的严严实实的毯子中拿出自己的手,秀窄修长,纤细白皙,没有丝毫不堪的痕迹,仿佛从出生般就是这样,她有片刻的怀疑,拥有眼下这双手的人究竟是不是她。

    “其实我也挺羡慕你这般的生活的,至少你还有家人,还知道往后的路在哪里,该往哪里走,不像我,从我出生那天起,就好像注定了往后的命运,就算是有个郡主的封号又怎样,还不是被困在一个圈内走不出去,从前是云浮城,以后呢?是京城,没有什么东西是抓在我自己手上的,就连我这条命都不是。”

    她说的是沈冬,也是她自己。

阅读重生之郡主撩夫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天道图书馆抗战之红警无敌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圣墟皆斩[希腊神话]神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