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井底之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黑瘦高个碰了个冷脸,有些尴尬的继续吃自己的烙饼,和自己的同伴聊起了家乡父老的寄望和对未来的向往。

    “听说黉门受训特别难,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受得了?”

    “放心吧,临走的时候奶奶对我说,小时候给我算过命,说我有将军命,我将来一定能建功立业。”三角脑袋开始想象自己封侯拜将的场景。

    对面的人抬起了头,眉目清秀,就是嘴唇略厚,看了黑瘦高个几眼,微微一笑,舔了舔自己的筷子,从油纸包里夹了一块牛肉干放到了面碗里。

    “谢谢。”厚嘴唇没有多话,也没有急着吃自己的碗里的肉,却把眼睛瞥了一下二楼站着的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看气度要比前堂所有的贵族子弟都要大,像将军检阅属下一样俯视着楼下的客人。

    “是啊,说不定你还能当上天子剑呢!”黑瘦高个笑着说,三个人大笑起来。他们的笑声让前堂尴尬的安静下来。

    忽然,邻座的一个颇为强壮的贵族子弟用力将自己的酒樽放到了桌子上:“几个乡下白民,也想当天子剑,到了黉门,你们能有本事去伏武堂受训,就算是本事了。”

    “顾少爷,我们这些诸侯子弟,起码还没有把祖宗基业败光,你们顾家皇亲国戚,还给天子留下几个兵啊!?”北极一智没有放过这位顾少爷,两边的同伙也都有些剑拔弩张的架势,渐渐有了些火气。

    “各位爷,各位爷,各位爷都是国家栋梁,千万不要伤了和气。还是要以和为贵,共赴国难为好。”驿站的仆役生怕伤了哪一位达官显贵,赶紧出来打圆场。

    “我们带的干粮还有多少,都拿出来吧,待会帝临城来人接我们去黉门报道,应该就不用吃家里带的干粮了。”一个黑瘦高个一边从自己的箱子里拿出自己带的烙饼、咸菜和牛肉干,一边对另外同伴说。

    “好啊,差不多也就一顿饭了。”三角脑袋拿出了自己的玉米饼和咸鸭蛋,黑虾米拿出了一些花生和煎饼。

    黑瘦高个吃了两口烙饼,看着桌子对面静静吃着清水白面的小伙子,把自己的牛肉干往前推了推:“兄弟,你也吃些吧,只吃清水面,没味道。”

    白民们没有说话。帝国的制度本来只有教民才可以从军作战,获得功名爵位,特别是原教民——钦赐双姓的帝国开国元勋后裔。而白民——帝国敌人血民中的叛徒、懦夫,血民与教民的通婚后裔——既然没有勇气为自己原来的种族作战,又凭什么为帝国作战。

    “不过,这也说不好啊。”另一名贵族子弟显然和这个壮汉不对付,“当了天子剑的,也不免丧师辱国,不然我们还用得着这些白民杂种吗?”驿站中发出阵阵讥笑。

    “北极一智,你们这些裂土称孤的要是靠得住,也用不着天子剑出马啊。”壮汉和附近的几桌显然比较在意“天子剑”的名誉。

    顾少爷啪的一声将酒樽摔倒了地上:“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谈共赴国难。”说完,顾少爷运起气劲将仆役往北极一智那桌一推,仆役忽地离地而起,眼看仆役就要撞翻北极一智的桌子,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一把托住仆役的后背,将他放到了地上。没有人看清楚少年是怎么过去的,只是感觉眼前一闪,人就到了面前。

    “够了,你们这些贵族子弟,还比不上那边的白民有修养吗?少在这丢人现眼。”少年沉稳地环视四周,不怒自威。

    华服少年的来头不小,顾少爷和北极一智瞬间没有了脾气,乖乖地坐下,但是显然还没有释然,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黑瘦高个一行人看自己几句玩笑差点惹出一场麻烦,也都老老实实地吃东西,不敢再说话。

    毒眼刘欣慰地点了点头,虽然这几日接待的黉门学员没有让自己眼前一亮的。但是骏王爷——这位本来不必与这些人一块受训,可以直接在内廷接受教育的皇族天才,为了鼓舞士气自请进入黉门。朝廷还是有继任者的。

    沉默间,门外轰隆声传来,听上去该是几辆很重的马车驰来。驿站中的人突然都伸直了脖子往门口看去。刚才压服了顾少爷和北极一智的华服少年首先起身,随后其他人也都随着他赶到了门外。

    十辆黑色的马车。高大,宽阔,车顶布满尖刺,没有车窗,后门开着,车顶镶着几颗夜明珠,照亮了车内的环境,每辆马车由两匹黑色的骏马拉着,看上去像一个黑色的移动堡垒。

    十个车夫翻身下马,来到华服少年面前单膝下跪:“参见骏王爷。”骏王爷,若敖立骏,当今天子最小的庶弟,帝国皇族最有天赋的青年才俊,所有人对骏王爷亲临都感到受宠若惊。

    “快快请起,各位辛苦了,我们可以动身了吗?”若敖立骏说话的语气沉稳而自信。

    “回骏王爷,黉门已经准备就绪,各位学子只要出示荐书就可以等车。四个人一辆马车,登车之后不可中途下车,不可开门观看,不可惹是生非,还请各位见谅。否则我们只能按规矩办事,取消违反规矩学子的受训资格。”领头的车夫回答的也不卑不亢。

    “好,那各位就出示荐书吧。”若敖立骏首先拿出了自己的荐书,登上了第一辆马车,随后是各个贵胄子弟,最后是白民。厚嘴唇排在顾大少爷顾威的后面,他登上了第五辆马车,顾威死死地盯着他。厚嘴唇没有说话,对着顾威坐下,抱着自己的包袱,低头不语。

    “也真是朝廷无福啊,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帝临城。”顾少爷依然对这些白民子弟不依不饶。

    “要是你们这些龙子龙孙靠得住,也就用不着我们这些阿猫阿狗来出力了。”厚嘴唇反唇相讥。这出乎了顾威的意料。他原本以为,这些赶着帝国危亡之际上位的白民会对自己这样的能决断他们生死富贵的皇亲贵胄点头哈腰,至少是敬而远之。可是面前这位居然敢向自己顶嘴,那股怒火瞬间就顶到了脑门。

    “你们不过是一些井底之蛙,上了战场,能挡的住血民的一波攻击么,真不知道内阁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到时候只会拖累我们。”

    “我们是井底之蛙,但是我们要是到了井口,看得会比你们远,你们的脑袋早就因为争权夺利发霉了。”厚嘴唇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黑虾米和黑瘦高个在两个人唇枪舌剑间也上了马车,他们对车上的场面有些难以应对,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人斗嘴。

    顾少爷已经忍无可忍了。他原本只想发泄一下刚才在北极一智那受的气,没想到这个平民子弟居然敢对自己如此无礼。

    “臭小子,你找死。”

    顾少爷伸手抓住了厚嘴唇的衣领,想要揍他,黑瘦高个和黑虾米赶紧上前劝架。赶车人听到了车内的争吵也赶来喝止。顾少爷担心会被驱逐出黉门,没有继续纠缠,但是依然不能平静。

    “小子,你最好祈祷你的运气极其之好,不然,我整死你。”

    “顾少爷,我运气不算好,不过我的心理素质还行,不怕你整。”

    “有种,我等着你。”顾少爷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顾少爷换了另一辆黑马车,三角脑袋被他推搡了过来,上了这火药味还没有散去的车厢。

    “发生什么事了?”三角脑袋一头雾水。

    “没什么,刚才和他斗了斗嘴而已。”厚嘴唇抿了抿他那嘴唇,表示出内心不同于表面平静的紧张。

    “那个顾大少爷是谁啊?”三角脑袋好奇地问。顾姓不是复姓贵族,说明他没有领地,该只是某一位朝廷要员的后代。

    厚嘴唇看了马车外一眼,缓缓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该是顾臣行的子嗣,顾威。”

    三个人一时间面面相觑。顾臣行、天子剑、国舅爷,那这位顾少爷也就是当今天子的亲外甥了。

    “皇、皇亲国戚啊!你、你、你不怕他?”三角脑袋已经吓得说不清楚了。

    “不用害怕,如果现在害怕,以后也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什么意思?”黑虾米好奇地问。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里吗?”厚嘴唇反问。

    “帝国在和血民作战,缺兵少将,选拔青年才俊补充到黉门受训。我们都是选来的预备军官啊。”黑虾米回答道。

    “白民和教民一起生活了一千多年,什么时候能进入过黉门受训。这是因为血民反扑,三年前最后一柄天子剑‘引流星’顾臣行战败在云岭,帝国再也没有能力依靠传统贵族抵抗血民的进攻,才想到征发白民作战,为了激励白民的作战意愿,才在各个地方选拔白民子弟和教民子弟一起受训。不过这也大大伤害了教民尤其是原教民的自尊。他们不会因为我们地退缩就放过我们。”厚嘴唇给他们解释了大家的尴尬处境,然后悠悠地说:“所以,不要那么乐观。”

    四个人相视一笑,想起自己的一句玩笑引来的争执,不由得有一些忐忑。

    黑虾米在沉默了一阵之后,突然想起来大家还没有介绍过自己,赶紧说道:“我们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吧,在下刘君路,来自雷湖刘家。”

    “王博,雷湖王家。”三角脑袋紧接着说,

    厚嘴唇转向黑瘦高个,说道:“那你一定是雷湖狄家的人了?”

    “不错,在下狄无敌。”

    “雷湖三姓,历次教统战争都以平民身份挡住了血民的进攻,从未被征服过,天子明诏永不缴赋,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是白民不是教民,你们就是当了将军也不让人惊讶。”

    “兄弟,你怎么称呼?”王博问道。

    “鄙人宁不孤,来自隐山。”厚嘴唇回答。

    三个人惊讶地看着他,眼睛瞪得比刚才听到顾威的名字还大,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你是姓宁,还是姓宁不。”

    烈日当空。

    毒眼刘在止鳞驿恭敬地接待着来驿站报到的黉门学子,指引之塔就在自己的头顶,每次看到塔顶的魂灯他都会觉得振奋,但今天却有一些犹豫。

    止鳞止鳞,只为苍龙开,金鳞莫近前。这是帝国最接近首都帝临城的驿站,没有任何一次对帝临城的进攻曾经越过止鳞驿,即使是血民双圣对帝临城的长袭,最后也是在止鳞驿前中伏失败。

    止鳞驿自熙光帝国开国以来,只负责两件事:传递战报,接待黉门学子。黉门是帝国第二任天子,活神-若敖无双,在位时建立的,专门负责培养帝国的高级官吏,每年的七月初五,黉门都会派黑马车队来迎接各地领主和宗族举荐的学子。但是今年的止鳞驿比起往年格外拥挤,人员增加了一倍,除了往年一定会向帝国供应子弟的功勋贵胄,还多了很多普通教民,甚至还有白民子弟。

    毒眼刘并不是独眼龙,他是止鳞驿的管事,也是黉门对学子的第一个评定者。他笑呵呵的接待着各个地方推举来的人,检查他们的地方举荐信,心里却又暗暗摇头:各地推举的人才是越来越差了。往年的黉门受教,需要城主-诸侯-直辖封臣一级一级审核评定后推举,保证每个人上不负国家,下不负祖宗。但是今年,贵胄城主可以直接举荐,普通教民和白民宗族也可以直接举荐,范围扩大了十几倍,可人员却只增加了一倍——人才凋零啊。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粗鲁孤僻的乡野村夫,这些人比起当年的顾臣行一代人——他们后来出了四柄天子剑——实在是差太远了。但是话又说回来,也正是这四柄天子剑败光了帝国的精锐主力,帝国才不得不征召普通教民甚至白民来作战,为了调动他们的作战意愿才不得以让这些白民子弟进入黉门,有机会出将入相。

    夕阳逐渐下沉,通往止鳞驿的道路上已经看不到人影行踪了,毒眼刘也进入驿站为客人安排饭食。

    止鳞驿里已经有了三四十个客人,相对于往年已经是显得拥挤不堪了。

    驿站的桌椅依着大门分作两边,人也分成两类。一类华服佩玉,拥仆立奴,高谈阔论,谈笑风生;另一类葛衣布鞋,面色拘谨,静静的吃着自己的饭,只不过偶尔来一个新人的时候会有人打一个招呼。驿站仆役忙碌地招呼着左边的王孙公子,偶尔给寒门子弟上碗面,加个菜,多数人都在吃自己带的粮食,受了不少白眼。

    三个布衣子弟背着箱子缓缓地走进了驿站,一个又黑又瘦,但是个子挺高,一个皮肤惨白的三角脑袋,还有一个也是又黑又瘦,但是背有些弯,像个虾米。三个人微扫了一眼驿站里的人,坐到了白民区角落里一张破旧的桌子上。

    桌子上还有一个人,怀里抱着一个包袱,在独自吃一碗清水白面。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神承都市之美女解忧坊从洪荒穿回来后着迷[综]审神者宇智波炑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