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各自的机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马车沉重,宽阔,压得路面铿铿作响。但是宁不孤分明听得出来,马车里基本是空的,回声空荡。是铁马车!只有像黉门黑马车一样的铁马车才会在空荡的情况下如此沉重。武安很意外帝临城除了黉门黑马车队,居然还会有铁马车!车上的标志显示这是西君公爵的家徽。

    东伯家买酒,西君家运铁车。莫非兵甲不是外部运进来的,而是直接在帝临城中打造,因为缺少燃料才直接用酒做燃料,只要技法高超,用酒锻造出来的兵刃会更加坚韧锋利。想到这里,武安对着胡冰说了句:“冰儿,你先回家,我有急事要先去办!”

    武安说罢,追马车而去。

    武安没有去理会老板的抱怨。他印象中的东伯望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不到最后不动手,到了最后也是只动手不动嘴。实在想不到东伯望的公父竟然会做出如此招摇的事情。

    胡冰已经挑好了,正在结账。这时,一辆马车从西边奔驰而来。

    胡冰喊了两声武哥哥,武安没有回应。他已定下决心要查出个中缘由,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这是他纠根问底的性格。

    天色已晚,胡冰走在昏暗的小路上。她感到很委屈,也感到很孤单,武哥哥第一次陪自己逛街,就话都没说清楚就走了,这让她觉得很没有安全感。他怎么能就这么撇下自己走了?!

    “怎么着小妹妹,你这是来找哪位哥哥啊?”一位头上绑着红带子小混混出口调戏,其他的混混也赶紧围过来,一人一句嘲弄着胡冰。

    胡冰紧紧地抱着自己的纸包,有些不知所措。

    的确,从刚才开始武安就发现对面的酒馆特别冷清,门前的酒保懒洋洋地倚着柱子昏昏欲睡。

    “这东伯爵爷买这么些酒干嘛啊?”武安问道。

    “这谁知道啊!听说是犒赏三军,要等到誓师出征的时候借酒壮行。不过四五万人的部队,每人一坛子酒,帝临城和附近的村镇都快被买光了。”老板对这种大肆搜刮的行为表现的很反感。

    不知不觉间,胡冰走到了水合寨。

    水合寨的路很十分湿滑,这里是帝临城下水道最薄弱的地方,很多地方污水渗出,臭气熏天。本来这里也曾经是一些达官显贵的居所。后来经历过一次地震,地形变动,水井和下水道中的水混合到了一起,水合寨开始积水、腐臭,所有能搬走的家庭都搬走了。这里成了孤儿、野妓、劳工和黑道混混聚集的地方,龙蛇混杂。几千人拥挤在十几亩地上,多数是席地而卧。每次胡冰去西市都是远远地绕开水合寨,但是今天,因为魂不守舍,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水合寨。

    地上的污水唤醒了发呆的胡冰。怎么到这里了!爹爹和武哥哥都多次提醒自己在任何时候和任何人一块都不能靠近水合寨!胡冰赶紧回头,但是五个剔着牙的小混混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们要做什么?我要回家!”胡冰快急哭了。

    红头带没有怜悯她的意思,而是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说道:“回家?以后哥哥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哥几个都是你爷们儿,你就等着享福吧!哈哈哈哈哈!”

    胡冰在这些人的淫笑中哭了,硬着头皮往出口冲。几个混混拦住了她,红带子一把把她扛在了肩上。

    胡冰的纸包丢了,衣服也扯烂了几块地方,头发散乱,泣不成声。长这么大,只有在自己小时候,自己父亲被冤枉,母亲忧愁离世,自己差点因为无人照顾饿死在家里,才这么绝望过。那时候,是父亲的老战友从四面八方赶来给自己送东西,才撑到了父亲平反的一天。

    今天,有谁会来救自己?谁会成为自己的英雄?

    “放开那个姑娘!”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胡冰赶紧大喊救命,不管是谁,现在都是她的救命稻草。

    几个小混混回头看了看,对面是一个人。一个身着华丽,英气逼人的公子哥。腰间玉柄剑,头上金束冠,身着黄蟒袍,脚踏履浪靴。几个小混混有些发呆,就这身衣服,估计就够水合寨所有人吃几年了。几个人互相使了个眼神,红带子放下了胡冰,每个人手里都捡了一根木棒或者石头,想着以多制胜。

    公子哥笑了,说道:“不自量力!”

    “废了这小子!”几个小混混,各自鼓劲,朝着公子哥扑了过去。

    公子哥从他们的缝隙中闪了过去,来到了胡冰的身边,把她从污泥中拉了起来问道:“姑娘,你没有受伤吧!”

    胡冰把手伸了过去,面前的这个人是这样的温文尔雅,英俊潇洒。武哥哥也很英俊,但是多少有一些阴沉和敏感,但是面前的这个人,没有架子,面目和善,雍容华贵。那种感觉,就像看到了传说中的王子,来拯救自己这个迷路的姑娘。

    几个小混混有些害怕了,这个公子哥还真有些本事。就凭刚才闪身而过的功夫,哥几个就都没见识过。但是事已至此,怎么也不能认怂啊。几个人试探着靠近了他和胡冰。

    公子哥把胡冰挡在身后,对着这几个混混说道:“你们不配我出剑,我又不想脏了自己的手。这样吧,我只用鞋底,你们只要能碰到我鞋底以外的地方,我就给你们每人一块金月币,否则,你们今天就在这里过夜吧。”

    真霸气!五个混混,已经分不清自己是愤怒还是胆怯了。他们撕心裂肺地喊叫,冲向了面前这位公子,不管他是谁!

    第一个用木棒敲向公子哥的头,公子哥右腿直踢半空,一脚劈中木棒,木棒击中了小混混的额头,当场昏迷。

    第二个用石头从后面砸向公子哥的后脑,公子哥头也没回,腿往后一踹,踹光了小混混的一嘴牙,飞出了好几米,撞在了一堆柴草上。

    剩下的三个人已经全身战栗了,他们丢掉了手里的凶器,奋力冲向这位公子。

    只要碰到他的衣服就算赢了,即使他反悔,也不能让人这么小瞧。

    公子哥凌空而起,分别在三个头上踩了一脚。三个混混就那么直愣愣地跪倒在地,趴在了水里。

    公子哥伸手架起胡冰,说道:“姑娘别怕,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胡冰虚弱地回答:“我住在城北门胡家铁匠铺。”

    公子哥说道:“啊,你是胡苌的女儿,武安怎么没陪着你?”

    “公子认识我爹爹和武哥哥?”胡冰更加放心了,既然是爹爹和武哥哥的相识,该不会伤害自己。

    “啊,算是认识吧,我小的时候和你爹爹曾经一起共事过。我先送你回去再说!”公子哥说道。

    就在他们起身要走的一刻,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公子哥的脚踝。

    胡冰能感受得到身边这位公子的惊讶与愤怒,她回头一看,是那个扛过自己的红头带。

    “把手放开!”公子哥说道。

    “把钱留下!五块金月币!”红头带虚弱地说道。

    公子哥解下了自己的剑,用剑鞘重重地敲击了一下红头带的后背,红头带吐了一口血。

    “把手放开!”公子哥再次说道。

    “把钱留下!”红头带没有放手。

    公子哥再次用剑鞘重击了红头带的后颈,红头带的脸埋进了污水里,手也握不住公子哥的脚了,但是手指还捏着公子哥的裤脚不放。

    胡冰有些不忍,虽然他们是坏蛋,她恨不得杀了他们,但是如此硬气的汉子,还是让人肃然起敬。

    公子哥从腰间的取出了几块金月币,丢在了红头带的旁边。红头带放开了公子哥的裤脚,用颤抖着的手捡起了地上的金月币。

    七块!红头带用最后的力气把两块金月币丢给了正扶着胡冰慢慢前行的公子哥,金月币打在了公子哥的腿上。公子哥回头看了看,捡起了两块金月币,不解的看着红头带。

    “你说过……应该是每个人一块,你给多了。”红头带说道。

    “哈哈哈哈!”公子哥笑了,说道:“行啊,小子!你一个调戏妇女的小流氓想不到这么有骨气!我这有个令牌,两天后我要领军出征,你要是真想争口气,来我帅帐参军!”

    胡冰和公子哥扬长而去,只留下红头带看着手里的令牌直直发呆。令牌上刻着四个字:“军机畅行”!

    一个月来,胡苌的家里变得比往常热闹了,一个叫武安的年轻人来到了自己的胡氏铁匠铺,而且据说和帝国军务总执沾亲带故。帝临城的守卫——尤其是武安所在的北门的守卫——贵族的家丁,都争相来胡氏铁匠铺定制武器。甚至很多平民,也来凑热闹,定制一些家用铁器。胡苌现在只能限定每天的定制量,除了能彰显自己手艺的订单,其他的都不接。于是又来了一帮送礼的,最后因为一个小捕快刚刚给胡苌送礼第二天正好被提升了,于是送礼的人越来越多,胡苌拒不收礼以后有人直接送钱,甚至有人送房子送地求武安和周定边通融一下不要让自己的孩子去前线作战。胡苌刚在自己的门前竖起了拒不收礼的牌子,又开始有人给胡苌的女儿胡冰和武安做媒,介绍的都是达官显贵的子孙。直到胡苌实在是受不了了,当着自己女儿、武安和前来送礼保媒的人宣布,把自己的女儿许给了武安。

    十六岁娇小可爱的胡冰很仰慕武安,武安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武安到胡家铁匠铺的第一天,就摆平了四个前来闹事的地痞无赖,这四个地痞无赖很有背景,但是第二天却点头哈腰地前来道歉。武安晚上要巡逻,上午要休息,只有下午和晚上的时间能陪着胡冰,给她讲隐山的风土人情,给他讲巡逻时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事情,有时还会展示几招拳脚。这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加上她父亲,还有这个地方给了他家都不曾给予的温暖。

    “武哥哥,今天你能陪我去西市买一个梳子吗?爹爹没有空,我又不敢自己去。”胡冰又在冲着武安撒娇。

    “好啊,不过现在离停市只有半个时辰了,我们得赶快去。”武安答应了。

    两个人很快就到西市,买到了梳子。因为是第一次带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出来,武安还给她买了几支头花和两件衣服。胡冰很开心,像一只小蜜蜂一样欢快的转着。

    “武哥哥,我们去前面的路口买一盒蜜饯送给爹爹吃吧,爹爹最爱吃蜜饯了。”胡冰一点走的意思也没有。

    “好啊,不过买完了就要回家了啊,你看太阳都快落地了。”武安回答道。

    小冰在仔细挑选着甜食,自己爱吃的话梅,武哥哥喜欢的蜜枣,还有爹爹喜欢的酒酿糕……但是她发现,原来一个铜月币一块的酒酿糕已经涨到了一个银月币十个。整整涨了一百倍!

    “老板,现在的酒酿糕怎么这么贵啊?”胡冰很惊讶。虽然这段时间有很多人送钱送礼,但是胡苌从来只会花自己流汗挣来的钱,其他的要么拒了,要么捐给了水合寨的穷孩子。而且即使胡苌收下了这些礼物,对于一百倍的涨价,任谁也会惊讶的。

    “哎,小妹妹啊,我们这也是没办法啊!这个月来,东伯公爵全城买酒,多高的价都要,现在一碗酒就一块银月币,你看看对面的酒馆,现在都只卖菜不卖酒了,生意都冷清多了。”甜食店的老板说道。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