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美人爱英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胡苌希望能看到帝国的希望,胡冰希望看到自己的希望!

    雄壮的仪仗从广场穿过,若敖立骏一身金色的铠甲,骑着火红的战马在天子面前站着。

    “王弟,这是帝国最后的精锐,你是帝国最后的支柱!朕以此酒敬你,望你擎天保驾,扬我国威!”天子亲自斟了一杯酒,由内侍端到了若敖立骏的面前。

    两天后,若敖立骏在至上广场阅兵誓师。天子、帝后、各部总执、王公贵族、功勋贵胄都出席在看台上,而且帝国允许所有平民在广场附近观看新任天子剑的风采。若敖立骏是帝国的希望,要让尽可能多的人感受到这种希望!

    人群中有两个人,胡苌和胡冰。

    若敖立骏下马跪接,朗声谢恩:“臣弟定不负天子所望,复我疆土,保我黎民!”说罢一饮而尽。

    若敖立骏重新上马,下令:“三军出发!”。

    “我喜欢你,我想陪你一起出征,为奴为婢,鞍前马后都行!”胡冰激动地说完了自己心意,害羞、委屈和激动让她已经泣不成声。

    “我们的敌人是最疯狂的敌人,连我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活着回来,你要是和我一块,我根本保护不了你!你还是好好在家吧。如果我活着回来,你还觉得喜欢我,我们再商量好吗?”若敖立骏有些无耐地说。

    “你讨厌,装睡,还调戏人家!”胡冰别过了红着的脸。

    “两天后我就要领兵出征了,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所以,不要喜欢我!”若敖立骏放开了胡冰,闭上了眼睛,留下了冰火两重天的胡冰。

    胡冰僵直地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是没有睡觉。她在想若敖立骏的话。他要走了,这么一个英雄,被称为帝国之柱的男人要领军出征了,可能像前天子剑顾臣行一样战死疆场,永远不能回来。想到了这里,胡冰眼里流下了热泪……

    “等一下!”胡冰在最后一刻终于忍不住大喊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胡冰身上。她努力地冲破卫士的阻拦,但是卫士当场就把她制服在地。胡苌赶紧拦在了胡冰的身上,两个人同时被制服。

    若敖立骏策马来到胡冰的身边,下令让卫兵住手。他下马扶起了胡冰和胡苌。

    “小丫头,你这是要做什么?”若敖立骏问道。

    “不!你救过我的命,我要还给你!我不想等着你得胜归来享受荣华富贵,我只想与你同生共死!”胡冰哭诉着自己的想法。

    人群中已经有些人在窃窃私语了,有人在夸奖这个姑娘重情重义,有人在讽刺她为了攀高枝不择手段。这些话让若敖立骏很不舒服,他对胡冰的表白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确实不想伤害这个姑娘。他知道她是发自内心的崇拜自己,而不是像自己日常见到的婢女或是王公大臣的女儿。但是这个难题自己真的无法可解,他只能握住胡冰的双手,无言以对。

    突然人群一阵哗然!

    天子走下了华盖,来到了若敖立骏和胡冰的身边。

    “我的孩子,你真的想和骏王弟一同出征吗?”天子有些苍老了,弯着自己的脊背,用自己沉稳的声音问胡冰。

    四周陷入了无限的安静,只有知了和风声让众人觉得焦急。

    “我愿意!”胡冰坚定地说。

    “但是军法,女眷不能随军出征!你要是去了会扰动军心的!”天子用自己沉稳的声音劝说道。

    胡冰沉默了,她是想去和若敖立骏同甘共苦,不是想去做累赘。

    “王弟,你愿意迎娶这位姑娘为妃吗?”天子没有逼迫胡冰,而是询问若敖立骏的意见。

    “臣弟愿意,胡姑娘有情有义,臣弟只是怕误了胡姑娘一生!”若敖立骏说道。

    “好!孤家替你们做主如何?”天子问道。

    “臣弟谨遵圣命!”若敖立骏回答。

    “民女谨遵圣命!”胡冰回答。

    “我的孩子,你的名字是什么?”天子问道。

    “民女胡冰!”胡冰回答。

    “这位是你的父亲吗?”天子问道。

    “回禀天子,小民胡苌,是胡冰的父亲。”胡苌跪在地上恭敬地回答。

    “孤家再次敕令,骏亲王、天子剑、平天元帅若敖立骏与胡苌之女胡冰,定下婚约。若骏亲王能得胜还朝,二人立马完婚,若骏亲王战死疆场,胡冰将为骏亲王殉葬同陵!”天子下令。

    “谨遵圣命!”三人一同回复。

    这一刻,没有人想到胡苌为了不再让人前来说亲而为武安和胡冰许下的婚约,大家在为骏王爷和骏王妃的情意而感叹,在赞美天子的仁德!

    只有武安,正躲在至上广场对面西君公爵府邸房顶的武安,深深地感受着被横刀夺爱的痛苦!

    周无瑕来到了武安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武安示意让她坐下。

    “很难过吗?”周无瑕问道。

    “我第二次输给了若敖立骏。”武安答道。

    “你撇下人家小姑娘自己走了,人家还不应该另择夫婿吗?”周无瑕有些幸灾乐祸。

    武安有些气愤地看了周无瑕一眼,说道:“别人不知道,你装什么傻啊!你们暗中昼夜不离的跟着我,敢放着小冰不管吗?”

    周无瑕表现了一下自己的无奈,说道:“那天正好骏王爷要跟着你,要在离开之前看看你的表现,然后英雄救美的戏码,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他知道那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吗?”武安问道。

    “知道。”周无瑕低沉地说道。

    “那他这是什么意思呢?告诉我不需要有后顾之忧,我的未婚妻他会一直保护?还是告诉我不要放松懈怠,他手里有人质?”武安继续问道。

    周无瑕有些不高兴,说道:“你这是在诋毁帝国之柱!你和胡冰有多少感情基础吗?她不过是你家庭温暖的替代,一个心性不定,仰慕英雄的小姑娘!我很想知道,你更厌恶被抛弃,还是厌恶被若敖立骏顶替?”

    “我厌恶我自己,我厌恶我自己的人生!我不该有朋友,也不该有爱人!”武安平静地说道,平静地让人觉得疼。

    “你休息休息吧,出去转转,这里我盯着!”周无瑕有些心疼他。

    “好啊,要是你这么愿意为我效劳,我也乐得轻松。我听他们说过,若敖立骏一走,他们就要开始打造器械。要是他们有所动作,你给我留下些暗号,今夜子时,不管在哪我都会出现!”

    “好,我就给你留下一颗撕裂的心!”周无瑕笑道。

    胡苌回到了铁匠铺。他已经没有了在至上广场时的激动,他想起了数日不见的武安——虽然他也知道那是一个假名字。但是他的确很喜欢武安这个孩子,虽然比不得若敖立骏这样天资聪颖、前途无量,但是他也能感觉出来这孩子是真的把自己和自己的女儿当家人。

    这次应该对他伤害不小。

    门被打开了,胡苌小心翼翼地进入自己的房间。有贼吗?很快胡苌就不再担心盗窃,他看到了武安。他开始担心武安的心情,犹豫着该怎么向他解释这件事。但是很快他又不再担心怎么解释,因为武安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他要走了!

    “胡叔叔!您回来啦!”武安本来想等着胡苌先说话,但是胡苌一直没有说话,只能武安先说。

    胡苌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有些疲惫地坐在了凳子上,然后才回答:“你要去哪啊?”

    “我负责的案子已经要完结了,我也该回到我该去的地方。”武安说道。

    “今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胡苌问道。

    “这么传奇的事情,即使当时我不在场,也会立马听说的。您不用担心我,冰儿有个好归宿我也很高兴,只望她以后也能这样坚定自己的选择。我希望你不要怪我丢下了她一个人不管。”武安说道。

    胡苌知道武安不会责怪自己和自己的女儿,他也知道武安不是这么没交代的人,这也是他最觉得对不起他的地方。自己利用这个孩子做挡箭牌,过后,却没有能给他任何交代。

    “你有什么打算?”胡苌问道。

    “没什么好打算的,完成我的承诺,然后回到我该呆的地方。倒是叔叔以后要好好打算一下,冰儿进了皇城,您这里以后就更热闹了,也更少了一些人情味。”武安说道。

    “你是要去拼命吗?”胡苌问道。

    “是啊,一个厉害的敌人,谁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谋划。”胡苌没有明问,武安也就没有明说。

    “好,男子汉当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我不拦你,我只想知道,你的真名是什么。”胡苌问道。

    “等到事情平息的时候,我一定来好好和你聊聊,现在还不能说。”武安没有回答他的话。

    “好吧,我是想送你一样东西,怕你不接受。”

    胡苌从床底下拿出了一个木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有一把刀。武安忍不住伸手把它拿了起来。这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的刀,锋利异常,寒光逼人,刀柄有一个手一样的设计,搭在自己的手腕处,这阻碍了手腕的灵活性,如果是剑肯定不好用,但是对于刀,正好适合一往无前的刀意。刀身也很奇怪,有的地方宽,有的地方窄,而且是弯曲,中间还有不少杂乱无章的纹理,一般的刀鞘都无法配合它,只能放在盒子里。

    “人人都知道我最擅长的是打造刀,但是帝国的贵族是不可以用刀做武器的,而平民百姓也用不到,所以有时候一年也打不了两三把。这把刀是我打造的第一把刀。有一年我随军出征,在梁城前遇敌埋伏,我逃到了一座荒山上。山上一个人都没有,不过夜里有几个神仙给我托梦,说山顶的一个山洞中有一柄宝刀希望我可以拔出来。我走到了山顶,找到了山洞,看到了一柄红色的宝刀插在地上。不过我没能拔出来,但是这把刀却仿佛给我注入了铁匠的智慧,我才在战争结束后做起了铁匠。这把刀是我依照当时的宝刀锻造出来,却从没有用过。这柄刀叫‘银枭’,希望它能助你一臂之力。”胡苌介绍了刀的来历。

    武安完全被这把刀吸引了,他提着刀,跑到了院子里,尽情地挥舞。舍身斩、回旋刀、开山式……武安一直挥舞到精疲力竭,满头大汗为止。来到帝临城快一年了,从来都是用剑,第一次用刀让武安兴奋异常。

    “好刀,我收下了,谢谢胡叔叔。”武安气喘吁吁地说。

    “去建功立业吧,希望有一天,你也是帝国的支柱!”胡苌鼓励着武安。

    武安离开了,在胡苌的注视下,消失在了夜幕中……

    胡苌跪在地上,胡冰虽然不知所措,但是也想跪倒在地,但是扶着她的人没有让她触地。

    “骏王爷,小人的女儿蒙您所救,小人无限惶恐!”胡苌头也不敢抬,只能不停地道谢。

    “郡王爷?你是郡王吗?”胡冰也有些惊讶,想着跪拜施礼。

    “我不是郡王,是亲王,我的名字里有个骏,若敖立骏!”若敖立骏,帝国之柱,他已经离开了黉门,受封天子剑“逆乾坤”,准备领着帝国的预备部队前去抵挡血民的进攻。

    胡冰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帝国最高的军事指挥官,会这样温文尔雅,会这样关心自己一个落难的小姑娘。这是一个完美的王子,那一刻,胡冰的心中完全没有了对武安的欣赏,也没有了对武安的责难,只有对这一切的感激。

    胡冰一夜未眠,胡苌非要宴请若敖立骏,若敖立骏也没有过多推脱。两个老战友,在一块诉说着几年前征战沙场的往事。那时候骏王爷只有十六七岁,但是已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沙场宿将!胡苌言语中表现出了由衷的敬佩!

    胡冰安立在酒桌旁,上菜、斟酒,看着爹爹和骏王爷不同的表现。这是自己见过的喝酒最豪放的两个人,爹爹粗一些,骏王爷威严一些。两个人喝了半宿,醉倒在酒桌上。胡冰把他们放到床上,仔细地给他们擦拭,递水。

    胡冰摸着若敖立骏的眉毛——她也曾经摸过武安的眉毛,但是武安立马惊醒,给了她一个脸色——若敖立骏没有厌恶,只是一把握住了胡冰的手。

    “好看吗?”若敖立骏撑开了醉眼,向胡冰问道。

    胡冰开始吓了一跳,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但是若敖立骏紧紧地握着。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我姐很多不死者直播之暗黑执法者斗战狂潮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猎户的娇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