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莫名其妙的信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燧儿,你去试试这个人的身手!”南溟白影对着身边的小儿子说道。

    “孩儿遵命!”南溟燧喝退众人,提剑上前。

    南溟燧长剑前指,步步金光,地上的尘土形成了自己分影,从各个角度向周无瑕攻去!

    周无瑕挥动宝剑,剑上的水珠飞射而出,幻化成无数水剑,每个试图靠近周无瑕的人都被漫天水剑击中。周无瑕没有取他们的性命,他们多数被击中了手脚,失去了继续攻击的能力。

    这时候,南溟白影也被打闹声引了过来,远远地看着这场战斗。

    周无瑕没有躲闪,而是用剑在头顶旋转,水转成盘,一击而出。无数个南溟燧的分影用自己的剑迎击这个水轮。水轮在挤压之下慢慢变形,有几个外侧的分影已经慢慢幻灭,但是南溟燧的真身依然不断迫近周无瑕。眼看南溟燧的剑已经近在眼前,周无瑕挥剑立地,水石四溅。南溟燧只好收招阻挡,脚底金光更盛。

    这注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了,这是南溟白影绝对不想看见的。

    多面者,帝国秘探的称呼。帝国并没有专门的特务机构,但是“活神”若敖无双登基的当年,就出现了一个自称帝国密探的组织“多面者”,若敖无双承认了这个组织的存在,但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到底是什么样的。甚至在若敖无双退位之后,继任的天子也都不知道“多面者”是怎样的机构。但是因为”多面者”总是向帝国提供有效情报,帝国也就默许了”多面者”的存在——反正取缔也无从下手。

    “不查一查,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对帝国忠心不二!不过好像南溟爵爷被人陷害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到这里来!”周无瑕故意这么说,敲山震虎,或者可以拉拢南溟白影一起对付北极家。

    包围着周无瑕的人一哄而上,周无瑕就站在瀑布之下,面目凝重,黄芒四射,瀑布溅射起的水珠也不再圆润,而是如箭四射。

    “我不是贼,我只是个探子,我也没有发现南溟爵爷什么秘密,让我走,否则别怪我要伤人了!”周无瑕厉声说道。

    “上!”家丁一哄而上!

    “住手!”南溟白影制止了两个人的战斗,继续说道:“少侠,你说你是帝国密探?”

    “不错!”周无瑕回答。

    “那你为何会来本爵的府上,本公自认为对天子、对帝国忠心耿耿,不曾有过二心!多面者为何会来调查本公?”南溟白影问道。

    南溟白影意识到他在离间自己和其他公爵,略有深意地笑了笑,说道:“我们南溟家,自从祖上替天子牧狩南疆,到现在为止没有出过一个叛徒,没有参与过一次叛乱。何况我还是当朝天子的表兄弟,除非让我当天子,否则,我为什么要跟随者其他都比我强大的公爵领反叛?你认为其他公爵会让我这个皇亲作天子,或是安安稳稳地做一方诸侯吗?”

    周无瑕思考了一下,回答道:“爵爷解释了这么多是想放我走吗?”

    南溟白影又笑了笑,说道:“我真的很欣赏你的直接,要比我府里那些眼线可爱多了。你刚才出招的时候用了耀灵,而且是用了先天拳中的‘水刃’。但是已经从黉门受训出来的人,一定是贵胄子弟,能问问你的家世吗?”

    周无瑕收剑入鞘,说道:“能说就不是密探了!我已经知道南溟爵爷与世无争的立场了,不知道我能走了吗?”

    南溟白影挥手示意放行,周无瑕在众人的注视下越墙而出!

    南溟燧不是很明白父亲的意思,问道:“父公,为什么这么轻易放他走?”

    南溟白影回答:“帝国现在已经危若累卵,一点点风吹草动,就很有可能造成帝国大乱,我们不做这个导火索。天子会来找我们结盟的,各方诸侯也想我们一起举事,至少是按兵不动,我们只要见机行事就好了!为了一点面子让帝国起疑心,不是我们的利益!”

    南溟燧明白了,使劲点了点头。南溟白影对众人下令:“侍卫谨慎站岗,其他人回房休息,今夜的事不准外泄,否则定不轻饶!”

    周无瑕等在了南溟府的外面,子时未到,武安随时可能到来。她给武安留下的是一个被闪电击中的心形图案,南溟府的外墙是最后一个,武安即使去寻找其他暗记了,最后也该回到这里。

    子时二刻了,武安还没有出现,周无瑕有些坐不住了。她自言自语地说道:“武安怎么会迟到?”周无瑕虽然和武安相交不深,但却认定他不是失信之人。周无瑕起身往回寻找,她担心武安会出事,当她来到一个三岔口的时候,她发现,原本指向南溟府的标记被刮掉了,同样的标志指向了东伯府。

    武安很早就发现了周无瑕留下的标记,他顺着标记来到了东伯府的外面。

    周无瑕在东伯府,那东伯家肯定就是几大公爵打造军械的地方。

    武安攀上墙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死一般的寂静!无瑕难道被抓了?武安心中有些不安,赶紧跃下墙头。就在武安落下墙头的一刻,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自己将要踏上的土地不是草地,不是池塘,不是砂石路,而是黑土地——被火油浇注过的土地!

    武安用自己过人的反应将腰间的银枭插进了墙中,自己挂在刀柄上。

    一个人悠悠地出现在远处的石路上,手里拿着一只火把。武安死死地盯着他,看着他脸上阴险的笑容,看着他把火把扔到了地上,火油燃烧,火焰直逼武安的双脚。

    武安用力上拉,翻上墙头,双脚钩住墙边,双手拔出银枭,一个挺身坐在了墙头上。突然,武安的面前出现了两柄投枪,武安赶紧挥刀挡开。武安不想在高处招摇目标,赶紧落地。

    武安双脚刚一沾地,一张大网从头顶盖了过来。武安挥刀撕裂了铁网,转身杀了四个张网的人。

    这时候,掌声从旁边传来。西君龙杰和东伯敬从东伯府的偏门走了出来,跟着的还有一大帮打着火把家丁家将。他们把武安围在中间,密不透风。

    西君龙杰说道:“该叫你武安还是叫你宁不孤?”

    “对于你们来说,‘宁不孤’该更让你们不安吧!”宁不孤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也就是公开向他们宣战。

    “我的府墙是蒸土而筑,利刃不得入;那张网是玄铁丝织成,连天子剑都不能斩断。你的刀真是宝刀啊!”

    “有此宝刀,天不亡我!不亡我,你们可能就要灭亡了。”宁不孤在给敌人施压。

    “私闯公爵府邸是死罪,血民圣宗是帝临城的子民最忌讳的,刀也是让人忌讳的武器。今天你死在了这里,上到天子皇族,下到贩夫走卒,谁都不会说我和东伯爵爷半句。”西君龙杰也在给宁不孤施压。

    “哈哈哈哈哈,西君爵爷啊,你把我引来东伯爵爷的府上,是为了嫁祸给东伯爵爷吗?‘多面者’一直盯着西君府,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能安稳吗?”宁不孤没有退让,反正也没什么好退让的。

    “哈哈哈,宁不孤啊,有几个人盯着我,有几个人盯着你,我比你清楚,要不然,今天我怎么敢和你摊牌呢!”西君龙杰说完,挥手示意,几个下人把几个和周无瑕一般打扮的人架了出来。

    是盯着自己的几个人,而且一个不拉,但是没有周无瑕。宁不孤有些不安,无瑕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宁不孤对周无瑕也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今天有一个人,她代替我监视着你们,也该暗中跟踪你来到这里,她在哪?”宁不孤问道。

    “她不在这,可能现在已经死在了另一个地方,一个我们真的想嫁祸的地方。而你一定要死在这里,所以,你还是先顾着自己吧。”西君龙杰说罢后退一步,让手下上前。

    宁不孤执刀在侧,一步踏前,对慢慢靠近的敌人怒目而视,大喊着冲向了黑压压的敌阵!

    周无瑕跑得很吃力,对付南溟燧和南溟府的家丁已经让自己很费劲了,现在更是竭尽全力地跑向东伯府。

    宁不孤不可以有事,否则帝国就完全失去了制约四大公爵的主动权。空虚的帝临城,再也没有人有能力及时破坏敌人的阴谋。

    宁不孤在作战,他的脸上和身上都是鲜血,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西君龙杰的战术很简单,受伤的退下,武器被斩断的退下——他要活活累死宁不孤。

    宁不孤气喘吁吁,如果不是仗着银枭吹毛断发、削铁如泥,自己可能已经站不住了。

    “宁不孤,你真是条好汉,我很欣赏你,留下来帮我们吧,将来你的地位,不会低于伯爵。”西君龙杰想要劝降宁不孤。

    “我要找的人是一个女密探,我答应过子时要见到她。她好好的活着,我不想牵扯进你们的斗争,否则,我保证一生一世对你冤鬼缠身。”宁不孤不会投降,甚至不想逃走。

    东伯敬和西君龙杰都有些惊讶,他们实在不知道宁不孤的极限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恐惧,死亡是最多人的恐惧,可是眼前这个人不怕死,甚至有些求死的意思。

    “信誉那么重要吗?”东伯敬说话了。

    宁不孤也很惊讶,他从来没有和东伯望说过话,东伯望的话都在自己的眼神里,东伯望的父亲似乎也这样沉默。东伯敬的关心,让宁不孤有些受宠若惊。

    “我姓宁不,在隐山长大,我这辈子,从下生开始,除了信誉还有什么可以追求的。”宁不孤说道。

    东伯敬向西君龙杰说道:“让他走吧,剩下的事,让大哥去处理吧。我不想自己的属下再遭受无谓的损失了。”

    西君龙杰说道:“好吧!你说的那个女密探该是在南溟府,你要是快的话,说不定能还能救她。”

    宁不孤小心翼翼地走出包围,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西君龙杰从袖口掷出了两个铁球。

    宁不孤听到了暗器破空的声音,他转身挡开了一个,但是无法挡开第二个。铁球击中了他的胸口,宁不孤昏倒在了地上。

    东伯敬很生气,但是还是保持着一贯的沉默,只是带着自己的下人进了公府。西君龙杰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东伯敬虽然听从北极权的安排,但是却从来不干卑鄙龌龊的事情,今天自己背后伤人,估计东伯敬以后都不会单独见自己了。

    不过西君龙杰并不觉得不合适,这是自己的做事风格,相比起北极家的人,自己光明多了。

    西君龙杰带着自己的护卫走到了宁不孤的面前。护卫各自拔出了剑,对着宁不孤的胸口刺了下去。

    胸口没有被穿透。周无瑕站在了宁不孤的前面,她已经满头大汗了,她用尽自己的先天元气杀了想要害宁不孤的敌人。现在她的面前,只有西君龙杰!

    周无瑕被西君龙杰砍伤了大腿,倒在地上。周无瑕护在宁不孤的前面。西君龙杰看着他们,觉得很好笑,一个一个的都要救别人,但是反而自身难保。

    “你们倒是很般配,下地狱以后就不要再分开了,好好做个伴吧!”西君龙杰一剑刺向周无瑕,就在剑尖快要刺入周无瑕胸口时,一只手攥住了西君龙杰的剑锋。

    宁不孤!宁不孤是装昏的!周无瑕抓住这一刻刺中了西君龙杰的肩膀,西君龙杰恨得咬牙切齿,不顾一切地扑向两个人,剑锋黄芒四射。

    龙吟虎啸!西君龙杰的剑被一刻石子弹开了!一个蒙面人出现在周无瑕的身边。他没有理西君龙杰,而是从怀里拿出了绷带替周无瑕包扎,随后又给了宁不孤一瓶伤药,让他涂在伤口上。

    然后,蒙面人扶着周无瑕和宁不孤,慢慢地离开。西君龙杰很想阻止他,但是却没有这个胆量,单凭一颗石子就能挡开自己灌注了先天元气的剑,来人就不是自己能留下的,何况自己还受了伤。

    “对不起,我不知道标记被他们发现了,所以来晚了!”周无瑕自责道。

    “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是不会失约的!”宁不孤回答。

    两个人笑了笑,气氛轻松了不少,除了高深莫测的蒙面人一言不发……

    周无瑕跟着西君府上的马车来到了一座庄园,她认得这是南溟公爵的庄园。南溟白影风雅异常,世代书香,他的府邸就像城市中的原野,钩梁画栋,柳池假山,样样都是考究异常。

    西君府上的马车停在了南溟府的马院,马车里走下了西君公爵西君龙杰和两个护卫。周无瑕暗自佩服,西君龙杰好大的自信,出门只带两个人,也不怕有刺客暗杀。

    西君府马车的旁边是东伯府的马车,东伯敬也来了,看来他们一定是要谋划造反的事情。

    周无瑕小心翼翼地来到了三人聚首的后堂。她没有武安那么好的听力,也不敢当着三大公爵贸然行动。她只望他们会按照武安设想的那样,把铁板、酒和铁匠聚在一起打造军械。那样,帝国就可以在他们举事前动手,封闭城门,剿灭内应。只要没有内应,帝临城从来没有被攻陷过——这是指引之塔的守护!

    三个人商量了半个时辰,三个人重新到了马院,这时候已经有五六辆马车停在了那里。南溟白影开始指挥下人卸载车上的东西——酒还有铁板。东西被运到了一个假山下的洞口里。西君龙杰和东伯敬离开了,周无瑕等到所有人都安静了之后,偷偷地靠近了假山。

    洞口的门隐藏在瀑布之下,很难察觉,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确实不容易找到。门没有上锁,这让周无瑕有些窃喜,看来这些人太相信瀑布的伪装了。周无瑕仔细地检查了这间密室,她发现了冰窖,发现了酒窖,还发现了金窖和古董,也发现了那些铁板——用作搁置的架子。但是这里没有用作锻造的设施,也没有军械。

    为什么没有?周无瑕想不明白,难道他们大肆搜罗,暗中运输,只是为了给南溟白影修建一个像样的地窖?!

    周无瑕心中十分不安,赶紧往外走。当她穿过瀑布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男人大喊:“有贼啊,地窖有贼进去啦!”

    南溟府的家丁在一瞬间从四面八方赶来了。

    周无瑕蒙上了自己的脸,抽出了自己的剑。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武侠之神级造反系统万界之八号当铺皆斩网游三国之万界霸主哥儿如此多骄十年几度鬼衔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