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战争的号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是说,北极一智已经料到了我在帝临城?”宁不孤问道。

    蒙面人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后生可畏,只有北极一智和北极恕有办法从黉门送消息出来,只有北极一智有这个脑子能想办法把你引开。你们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包括骏王爷,虽然骏王爷的离开是不得已的。”

    周无瑕有些不明白了,问道:“那为什么我们都活下来了?”

    “不要污蔑骏王爷。你的过失是因为你自作聪明,而且有人知道你喜欢自作聪明。”蒙面人说道。

    宁不孤没有去反驳,他在思索,他离开了黉门来到了帝临城。知道他侦察北极家和西君家的只有黉门大佬、毒眼刘、若敖立骏和周无瑕的特务体系。而真真正正能预判自己行动方式的人,若敖立骏是一个,其他人……

    蒙面人说道:“很简单,因为他本来就没打算让你们死。你们死了是额外收获,不死也妨碍不了他的计划。因为宁不孤离开了北门,若敖立骏离开了帝临城,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好了。”

    宁不孤很惊讶,说道:“你是说北极家已经把军械运进了帝临城?!”

    “你们不怕我再次误事吗?”宁不孤问道。

    “你坏不了事,坏事的是帝国本身!不管事情如何,都不用你来担责任。”蒙面人说道。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宁不孤很不客气地问道。

    “你知道你为什么差点害死自己和她吗?”蒙面人用问题回道。

    “总不会是若敖立骏出卖了我吧!”宁不孤觉得好笑,要是知道,又怎么会失败。

    蒙面人回答:“正是如此。”

    宁不孤觉得很好笑,有些轻蔑地说道:“既然阁下这么清楚,干嘛还要让我来趟这趟浑水。你们自己解决掉好不好!”

    蒙面人没有生气,只是沉稳地说道:“他们就是起事了,我们的人也只知道军械进入了帝临城,分发给了隐藏在帝临城中的武士,却不知道他们的行动目标。皇宫四周已经安排好了防务,但是四个正门,八个偏门,帝临城没有足够的兵力去防御,我们需要你找出他们的行动目标。”

    “好啊!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不过我有两个条件,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宁不孤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出发。

    “你说吧。”

    “第一,告诉我你是谁;第二,我要让周无瑕和我一起行动。”宁不孤说道。

    “周无瑕可以与你一起,至于我是谁,等你们拯救了帝国,自然会知道!”蒙面说罢离开了小庙……

    北极权静静地坐在北极府的正堂,白天来了很多人。有一些是来办事的,但是更多的都是来打探虚实。帝国的官僚都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若敖立骏带走了帝国最后的军队,帝国外面被四大公爵保卫——也就是包围。

    若有一个人图谋不轨,立时就是天下大乱。

    而那个图谋不轨的人,就是自己!

    他一直在等,等自己的聪明儿子给自己攻击的目标。到时候四方火起,帝临城军民无暇他顾,只能看着自己攻下这座城池。

    “公爵殿下,刚才西君府上来人传话,宁不孤被人救走了。”管家董德海进来秉事。

    “走了就走了,真不明白智儿怎么会这么在意这个血民孽种。他就是再有天赋,也不过是一个人,能够做什么。最近我们就要动手了,所有人都提起精神,先别理这个宁不孤了,等掌握了天下,还怕这个小崽子飞了不成!”北极权丝毫没有把宁不孤放在眼里。

    “不过……少爵爷的意思是要除掉宁不孤以后,才会给我们起事的信号。”董德海很是介意北极一智的嘱咐。

    “哼哼哼,德海,北极家我还是掌家,做主的还是我!就对智儿说,宁不孤已除,我们可以随时动手。”北极权虽然以自己的儿子为荣,但是对于下人过早的把自己儿子看得比自己重,还是很不高兴。

    董德海告退了,吩咐人给北极一智回话,内容是:宁不孤已死,随时可以起事!

    宁不孤和周无瑕住在了胡苌的家里,胡苌送给了周无瑕一柄软剑,周无瑕帮着胡苌照顾生意,三个人仿佛胡冰在的时候一样。

    宁不孤照常去巡城,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以前的同事都想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宁不孤什么都没有说,对于他的这些部下,他还是武安,一个仗义、勇敢、谨慎、仔细的队长。不同的是,大部分的事务,他都交给了吕青志,自己的副队长。

    “队长,你这次回来好像不太一样了?”吕青志趁着休息的时候问道。

    “青志,如果有一天帝国爆发内战,你会选择站在哪一边?”宁不孤——虽然他还自称武安——反问道。

    “不知道啊,不过保家卫国,肯定要站在维护自己家族的一方。”吕青志说道。

    “如果城外的北极军攻打城门呢?”宁不孤继续问道。

    “当然是保卫帝临城了。整座帝临城的城墙都是用极秽之土筑造的,在指引之塔的照耀下,固若金汤。想当年宁不诚突袭没有一兵一卒的帝临城,若敖明曦带着一帮老弱妇孺都能坚守半年多,何况我们现在还有四千守军呢。”吕青志说道。

    “是啊。只要有指引之塔在,帝临城是不可能陷落的。只要有指引之塔……”宁不孤突然想到了什么,站了起来,吓了吕青志一跳。

    就在吕青志和其他人不知所以的时候,帝临城火光四起。

    一个部下匆匆赶来,说道:“队长,水合寨起火了,好像有好几个地方都起火了,到处都在喊失火了。”

    “青志,你带着弟兄们去救火。我现在有要事要做!”宁不孤说罢,向胡家铁匠铺跑去。

    胡苌已经赶去水合寨救火了,周无瑕在等着宁不孤。

    “走吧!”宁不孤对着周无瑕说道。

    “你知道去哪了?”周无瑕问道。

    “要攻下帝临城,就要熄灭指引之塔,只要能攻下祈祷山,毁掉指引之塔,帝临城不攻自破。他们的目标一定是祈祷山!”宁不孤说道。

    “你该知道,攻下祈祷山比攻下帝临城难得多。”周无瑕说道。

    “自有飞蛾扑火的,而且这一年,也一直有人在拦截祈祷山的魂晶供应。没有了魂晶,魂灯就没有能量来源。尝试一次,也无不可!”宁不孤的第二个假设,第一次错了,第二次的时候宁不孤还是这样自信。

    “走吧,我相信你的判断!”周无瑕拿起自己的剑和胡苌赠送的软剑,走了出去。

    宁不孤拦住了她,说道:“趁着大火四起,我们找两匹马吧!策马而临,多威风。我们没能阻止它的发生,但是,我们一定能阻止它的成功!”

    狄无敌已经进入伏武堂学习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他没有几乎没有笑容,也很少和别人说话,只是努力去领悟先天元气,努力练习先天拳。除了北极一智等几个有耀灵功底的贵族,狄无敌是最强的——是可以将对手打垮的强!

    王博和刘君路也很低调,曲无殇私底下还喜欢聚集一帮白民聊聊天,切磋切磋武艺,但也不会再与顾威这些人作对。

    狄无敌坐在宁不孤以前坐的墙头上,俯视着帝临城的火!他手里拿着几张图,那是宁不孤留给他的——从隐山到帝临城的路线图,和从黉门看帝临城的地形图,黉门的详细位置图,都在宁不孤的箱子里。只有一张图,图上只有一条曲折的线,没有标识,没有文字,这让狄无敌很不解。

    当然了,最不解的,就是老大为什么要留这么些地图给自己。

    “你需要明白的时候自然会明白,不明白就是不需要明白!”狄无敌想起了宁不孤走之前的嘱咐,老大总是故作高深,但是狄无敌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很努力的去记忆和核证这些图的位置,等待用得上的那天。

    “火从城东起,按照布局,火势该沿着左右包围至上广场和皇宫。不过皇宫倒是安全的,该不会有大碍。这火还是蹊跷啊……”狄无敌在墙头上自言自语。

    急促的号角惊醒了狄无敌的思考。

    “这是战争的号角!”狄无敌很惊讶,虽然军事训练中他已经听过这个声音,但是在非训练状态下,这是第一次——而且,传说中帝临城从宁不诚奇袭起,一千三百年再也没有响起过战争号角了。

    狄无敌赶紧往号角传来的地方赶去,沿途不时看见很多战死的黉门武士。狄无敌检查了一下他们的尸体,一击致命!黉门武士是雄基堂培养的专门训练学子的武士,即使自己已经在伏武堂锻炼了一个多月,还没有办法对黉门武士一击致命——那是若敖立骏才该有的实力!

    出大事了,狄无敌焦急地跑向演兵场!就在他没跑几步的时候,一脚踩空,一张铁网将自己死死包围,重重地跌落在草丛中,动弹不得。

    若敖元麟有些狼狈,黉门武士已经损失大半,他的身后站着顾臣义、子之礼和已经奄奄一息的莫我顾——他手里拿着被鲜血染红的号角。他们一起被一群银甲蒙面武士包围着,这些武士,盔甲上泛着银色的光芒,外面站着北极恕和北极一智。

    “梁王,投降吧,只要你帮我毁掉指引之塔,你不但可以保有你的封地,我可以把帝临城都封给你!到时候你的势力,也就仅仅在我们北极家之下!”北极恕想要劝降已经走投无路的若敖元麟,只要黉门首教肯屈服,改朝换代的压力将会减小很多!

    “北国公,你们一家人算计的可真清楚。先利用我推翻帝国,再利用其他贵族消灭我们这些皇族,最后再利用平民子弟消灭不顺从的贵族。到时候极权治世,一人怒,天下惧,不用开战天下也永无宁日!我既不愿做这个千古罪人,也不想做你们的垫脚石!若敖家的子孙,可以花天酒地,不可以贪生怕死!”若敖元麟说的不卑不亢,这番话也坚定了其他人的决心。

    北极一智一直在微笑,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他对着北极恕说道:“叔叔,这里不是皇亲国戚就是天子仆从,他们要是肯投降,我们就不用谋划这么久了!趁着他们气力未复,赶紧动手吧!”

    北极恕没有再说别的,只是轻轻摆手,说了句:“上!”

    几十个蒙面武士,扑向了已经疲惫不堪的若敖元麟等人……

    宁不孤与周无瑕在一个废弃庙宇中疗伤。这是若敖明嗔的庙宇,宁不孤的伤势没有大碍,他只是在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好像自己的每一步都被别人算计着。宁不孤也好,多面者也好,这些都不该是外藩能预料的啊。

    周无瑕的腿伤也没有伤筋动骨,她虔诚的跪拜在若敖明嗔的圣像前祈祷。

    “创世者啊,指引我的迷茫,怜悯我的痛苦,我用我虔诚的心向你祈祷。圣光所照,生生不息。”周无瑕不断地重复着祷告。

    “若敖明嗔回答了你的疑惑了吗?”宁不孤说道。

    “你怎么可以直呼创世者的名讳!!”周无瑕对宁不孤的无礼很是生气。

    “第一,我们信奉的创世神不是他;第二,即使是我们的创世神,我也一向无礼,我也常直呼宁不榖的名讳。”宁不孤很无所谓。

    若敖明嗔与宁不榖,传说中的创世者。在帝国历史中,若敖明嗔是帝国皇族的祖先,宁不榖是他的随从。两个天神来到了这片充满杀戮与奸诈的土地,决心开化世人。若敖明嗔的后裔成为了皇族,宁不孤的后裔成为了圣宗,但是宁不孤和他的子孙却妄想推翻帝国取而代之,最后被赶出了已经开化的帝国领土,逃到了荒野,并继续骚扰帝国边境至今。

    当然了,血民的历史并不是这样写的。宁不榖和若敖明嗔是好朋友,若敖明嗔不满宁不榖和自己平分世人的崇拜,决心消灭宁不榖和血民。最后把血民赶出了帝国的领土,并废除了帝国内的血民信仰。血民的抗争,就是要讨回自己的领土和荣誉!

    但是宁不孤并不在乎这些争论,从爷爷那辈开始,族人就已经不知道该向哪一位创世者祈祷了,所以不管是若敖明嗔还是宁不榖都不被自己所崇拜。那只是故事,是神话,而不再是信仰。

    在宁不孤和周无瑕斗嘴的时候,蒙面人回到了小庙,那是一张空洞的面具,朴实无华,却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的空洞。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我的老婆是猫妖都市幸运王青春随梦一起飞快穿:炮灰逆袭攻略豪门式离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