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耍酷的出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宁不孤用最快的速度赶往黉门,不久以后,他接近了岔路口,路口上有几个人守卫在那里。

    宁不孤没有急于动手,这是他的习惯,先看清楚情况再动手。但是很快,他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动手。这几个蒙面武士,身上有一种不同刚才的感觉。

    他们的手上的铠甲泛着些微的银光。

    宁不孤走出了黉门暗道,面前出现的是跑马林。周无瑕耗尽自己的耀灵打通了所有的机关,为自己节省了时间!真是一个可靠的姑娘,宁不孤由衷地敬佩。现在的她精疲力竭地坐在地上,打坐回神。

    不过宁不孤并不担心周无瑕,自己走的时候周无瑕的气色不错,说话底气十足,寻常对手,该是伤不了她的,自己还是赶紧去解决北极一智这伙该死的混蛋再说。

    这是至冷吐息的感觉,是爷爷送自己离开时给自己看的那个箱子的感觉,那是爷爷第一次主动来找自己,自己差点激动地哭了。

    怎么可能,宁不孤在心中惊讶。至冷吐息是启天教最至高无上的秘宝,小时候爷爷曾经说过,极秽之土和至冷吐息是启天教最珍贵的资源,只有祈祷山才有,这两种资源本身就拥有类似于先天元气的灵光。极秽之土至暗,丝毫光芒不可反射,坚不可摧;至冷吐息是像气一样的流体,飘而不漫、流而不散,耀灵会被化进虚无。

    宁不孤收敛了一下思绪。自己并不依靠耀灵——虽然也不会专门克制至冷吐息的血灵——但是自己孤身一人,怎么可能对抗这一支全副武装的精锐部队。

    宁不孤捡了十几个石头揣在怀里,爬到了一棵大树上,运足了力量往一个武士的后脑上打去了一颗石子。

    “我们不能与这些叛军为敌,我们可以帮你们疗伤。至于能不能救出若敖元麟他们,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济塔不愿意与狄无敌他们一起行动。

    济塔的说法让狄无敌更加顾虑了,为什么要对付叛军却不肯亲自上阵。按照他们自己的能耐,北极一智他们该是不堪一击的。但是没有办法,黉门的事情黉门自己解决,斗不过有至冷吐息庇护的启天教教徒,还斗不过北极家的死士吗?即使斗不过,也比龟缩在这个地方等着别人像拎小鸡一样从地下拎出来好。

    他们出了山洞,却发现不需要自己去寻找敌人,北极一智的人包括北极一智,就在山下慢慢靠近。

    这些蒙面武士的铠甲,是被至冷吐息浸泡过的。单凭这一点,估计就会让若敖元麟他们吓得手足无措。

    可是怎么可能呢?!至冷吐息只有祈祷山启天教总坛的弃世窟才有,而且只会在给忠心于启天教的僧侣洗礼的时候才会开启,并且要由当值教宗随程监督。不可能被偷窃,即使偷窃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量。

    指引之塔之下,该是无所遁形的!

    咣的一声,正打在武士的头盔上。哎吆一声,放哨的武士赶紧警惕起来,四下观瞧,大吵大叫,但是没有人能看到宁不孤。

    宁不孤又朝着另一个武士的头上打了一颗石子,武士直接撞在了旁边的树桩上。所有警戒的武士赶紧朝石头来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个身影,吆喝着跑向这棵树。

    宁不孤快速爬到了另一棵树上,朝着另一个武士的面罩上打了一颗石子。武士仰面倒地,其他人赶紧过来搀扶。

    “黄尉长,您没事吧?”

    “没事。大家小心,这人是个高手,你们两个人留下警戒,其他人跟我去搜人!”黄尉长吩咐道。

    大部分武士都被进了跑马林搜查,只有两个人还留在岔路口守着狼烟桶。

    “见了鬼了,黉门还有漏网之鱼吗?”一个武士有些不安。

    “没关系,要是再厉害的角色也破不了我们的银雾铠。没有帝国大军进攻,我们没什么好怕的。”另一个武士说道。

    “也是,少爵爷策划了这次行动一年多,该是万无一失!”

    “那是,少爷什么时候失算过。”

    “不过我一直很奇怪我们这些银雾甲到底是谁提供的,听老人说,我们这是被至冷吐息加持过的。这种宝物,就算是一件都价值连城,何况有三百来件呢!”

    “不知道,除了我你可别再问别人了,要是有人向爵爷和少爵爷告状,你非被扒皮不可!”

    “我知道,你不是我亲哥哥么!这不才说句心里话。”

    “我们只要完成我们的任务就好了,干完这一次,拿了赏银就回家务农吧!”

    “好啊!”

    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声音:“你们,没有别的话要说吧!”

    当哥哥的一惊赶紧转身拔剑。他看到了宁不孤,也看到了宁不孤架在弟弟脖子上的银枭宝刀。

    “别伤害我弟弟,我可以当你的人质。”哥哥很关心自己的弟弟。

    “你是个好兄长,但是我信不过你。先把你的头盔拿掉!”宁不孤说道。

    哥哥有些犹豫,但还是把头盔摘了。这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胡须散乱,面目黝黑,但是眼中有神。

    宁不孤对他的印象不错,说道:“看起来你们不是北极家的家将?”

    对面的人说道:“不错,我们都是些山野村夫、浪人游侠。我和我弟弟是旋刃城附近一个小村子的农民,一年前北极家派人来雇我们当武士。我们就在帝临城外四下潜伏,等到有人联络,聚在一起攻打这里。”

    宁不孤确实很佩服北极一智,正规军正面攻城,雇佣兵釜底抽薪,城门破了祈祷山不能自善,祈祷山毁了帝临城也就不攻而破。而且即使帝国再怎么怀疑,也不可能想到致命的威胁,来自这些身强力壮的常人。关键还是这些银雾甲是哪里来的,不过这几个人该是不知道了。

    “我知道的都说了,剩下的也不是我们这些小卒子能管的了的,你能放我弟弟一条生路吗?”哥哥给弟弟求情,打断了宁不孤的思路。

    “拿起前面的石头,自我了断,我就放了你弟弟。”宁不孤说道。

    哥哥没有说别的,他缓缓地蹲下,捡起了石头,颤抖着想往头上打。

    “大哥别听他的,你死了他也不会放过我。你快走!娘和妹妹还需要有人照顾啊!”弟弟也很关心哥哥。

    宁不孤没有说话,哥哥狠狠地盯着宁不孤,说道:“别反悔!”

    宁不孤说道:“决不食言!”

    哥哥狠狠地将石头朝自己头上打去,宁不孤左手旋出剑鞘击中了哥哥的胸口,哥哥撞在树上昏了过去,然后用右手的刀把打晕了弟弟。

    狄无敌他们依着山势和北极家的武士对抗着。他们的头上,是峭壁,没有什么退路,左右的山路也都被切断了。他们已经知道耀灵对银雾甲没有效果了,只能依靠武力攻击。济塔关押他们的山洞里有不少兵刃,长枪、短剑、弓矢和铠甲都足以配备他们全副武装。

    但是不管怎么样的武器,都没法有效的攻击银雾甲。只有顾威和狄无敌几个人,能凭借自己的武功天分击杀了几个敌人。至于天赋低的,尤其是自小修习耀灵和先天拳的贵族子弟,对付身穿银雾甲的蒙面武士,根本是束手无策,只能当人墙用用。

    众人守卫的范围越来越小了,这让狄无敌他们很着急。一帮人各自为战,没有什么协调,莫说形势不利,就算是敌寡我众,照样没办法作战。

    眼看着蒙面武士已经快攻上了山坡,狄无敌身后银光暴涨,光亮晃得狄无敌他们睁不开眼。

    光芒散去,那名叫济寿的僧侣,只剩下一副躯壳,张着四肢,仰面而立。他的身上失去了原来的银光,像被焚烧一般黑漆漆的。

    狄无敌知道,他这是牺牲了自己,保住了黉门这些人。他开始内疚自己不相信他们。

    蒙面武士身上的银雾甲在银光的照耀下炽热难当,很多人开始疯狂地脱下盔甲在草地上打滚。

    宁不孤找到了若敖元麟他们,偷偷地解开了他们身上的绳索。

    “你们有办法对付这些人吗?”宁不孤问道。

    “人少了还行,先天拳以外的功夫,我们恐怕都荒废了,何况现在都是重伤在身。”若敖元麟说道。

    “好啊,你们能保护自己就好。黉门的魂晶都藏在哪里?我需要魂晶去救无敌他们!”宁不孤看着奄奄一息的莫我顾,和伤痕累累的顾臣义,苦笑了一下,但是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照顾他们。

    “魂晶都在首教堂的座位底下,钥匙已经被北极恕拿走了。要打开魂晶的暗格,必须先用耀灵打开暗格,才能显现锁孔。但是单凭你一个人,恐怕很难对付北极恕和北极一智。”若敖元麟说道。

    “是啊,我也知道,不过北极一智和若敖立骏也没有给我其他的选择,我在风口浪尖上,就要看看风有多大,浪有多高。这把剑你们留着,门外的几个守卫,我走之前会解决掉,你们自己保重吧。”宁不孤解下了腰间的剑,出门利索地解决了几个守卫,开始往首教堂潜行。

    首教堂没有人,北极恕听说北极一智那边出了意外,带着剩下的人前去接应。宁不孤小心翼翼地找到了座位后面的暗格,他用自己过人的眼力已经看出了若敖元麟平常开启暗格时所按的位置,但是自己并没有掌握耀灵,只能放弃了。

    他要去找北极一智,北极一智在的地方,无敌一定在!

    北极一智和北极恕正在重整自己的部队。

    这给了狄无敌他们喘息的机会,但是好像只是延缓了灭亡的时间。他们趁机往守卫薄弱的左路突破,好不容易进入了黉门围墙内,却发现北极恕已经埋伏好了,只能暂时退入起居院固守。

    北极一智并不着急,时间对于胜负是倾向于自己的,不需要着急。他仔细地安排人为灼伤的武士疗伤,虽然溃败让人吃惊,但是伤势并不严重,不过是一些烫伤而已。而且,这也暴露了隐藏在黉门的僧侣,消灭了他们就算那颗魂晶重现天日,也没有人能阻挡自己了!

    济福、济缘在诵经超度济寿。狄无敌已经明白,济寿用生命引燃了自己体内的至冷吐息,使得银雾甲表面的至冷吐息产生共鸣,由寒转烈,难以承受,不得不弃甲而逃。

    济寿死了,但是活下来的人,对于怎么继续活下去,充满了恐惧。

    “我们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指挥,否则这样四面受敌,我们抵挡不了多少次进攻。”说话的是曲无殇,他在平民中间有些威望。

    “是啊,是啊。曲大哥,不如你就做我们的队长吧!”一个和曲无殇要好的白民趁机附和。

    “扯淡,曲无殇要勇没勇,要谋无谋,不过会施舍一些小恩小惠,嬉皮笑脸不成大器。再说了,他不过是一个普通教民,要做统帅,当然还是要靠原教民。四大公爵的后人不在,也该由伯爵级别的人来领导。我提议让端木燕来领导我们!”一个贵族子弟说道。

    “靠!端木燕的功夫还没我厉害呢,自古天子剑都是功夫一流的人来担当!论功夫,在这里的人谁有狄无敌厉害,我看他最合适!”刘君路说道。

    刘君路他们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敬畏原教民了,尤其是他们雷湖三姓,除了北极一智等几个人还在他们之上,其他人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手下败将。

    狄无敌没有说话,平时这种集体讨论的事情他本来也会嘻嘻哈哈地说几句。但是今天,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他没有心思去争。他倚在自己房间的窗户下思索着什么,如果他心中有办法能力挽狂澜,他会不顾一切地把领导权抢过来——废一个贵族就够了!

    但是他心中的确没有什么办法,没有出黉门的方法,冲破了包围,也不过是换个地方被包围;而向上,去启天教廷,估计若敖元麟都不知道路在何方。而济塔这些僧侣,更是自身难保的——刚才已经有人证明了!

    老大啊,你不是说会回来么!再不来,我们可就见不着了。

    “我来做你们的队长,谁有意见吗?”一个声音出现在狄无敌头顶的。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说话的人。他坐在树杈上,大马金刀,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架势。

    宁不孤!

    顾威、刘君路和曲无殇他们本来拥挤在阴暗潮湿的暗室里,每个人身上都有些刑伤。他们感到一丝绝望,这么些人,一个一个自诩为天之骄子,居然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情况下被生擒,还有什么本事保护帝国,领军作战。

    刘君路粗略地看了看,除了北极一智一伙人,黉门同窗都在这里了。但是他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被关在此。顾威一言不发,莫玉全趴在铁门上叫喊,但是没有人理会他。安顶天拉了一下他,想让他省点力气,但是没有效果。

    这时候,狄无敌扶着王博回来了。

    顾威一下子来了精神:“狄无敌,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但是随后他就泄气了,狄无敌的后面跟着四个僧侣。

    “这几个教令已经同意放我们走了。”狄无敌把王博放了下来,并从旁边的桌子上端了碗水给他喝。济塔从怀里拿出了一瓶伤药,递给了狄无敌,狄无敌让刘君路给王博上药。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又放我们?他们所说的魂晶是什么?”顾威很是疑惑。

    “他们自称是祈祷山教宗,希望和我们一块保卫黉门和帝临城。至于他们说的魂晶,我也不知道,听他们说,该是守护祈祷山的关键所在。”狄无敌没有透露魂晶的信息,不到万全之时,不能透露任何风声。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顾威问道。

    “先去找首教他们吧,要不然,谁也不知道谁是真佛,谁是活鬼。”狄无敌这话是说给济塔他们说的,自己不能完全信任这些僧侣,要想让自己认头,就要证明自己的立场。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万界之八号当铺(快穿)富贵荣华终极系列之剑仙传承被遗弃的黑武士君王默示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