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谜一样的结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北极一智要赌这口气,他费劲地扶着腿站了起来,蹒跚地一步一步往跑马林走着。

    可是他走不动了,不是没有力气,而是没有道路。一直藏着的若敖元麟等人、刚刚从惊退了的银甲武士包围中走出的济塔等人挡住了北极一智的每一条退路。

    北极一智仰面朝天,闭目无语。

    “再有一次,我不会再输了!”北极一智说得咬牙切齿。

    “行啊,只要你能活下来,只要你能打败我,我束手就缚。”宁不孤说道。

    “北极少爵爷,你的余生,都要在帝临城的天牢里度过了。”若敖元麟已经恢复了元气,他有把握阻止任何妄想救出北极一智的人,帝国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动作,能逃过他的眼睛。

    可是这个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北极一智的面前。若敖元麟很惊讶,虽然自己已经老迈了,体力大不如前,但是从来没有人能有动作是自己看不见的,即使是若敖立骏,即使是那四柄天子剑。

    这是若敖立骏打败宁不孤的那招,但是若敖元麟的耀灵更胜、步伐更快、杀意也更重。

    黑面具没有接招,只是消失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怎么也该跑一下嘛,要不然,就这么取了你的性命,多没意思。”宁不孤说道。

    “哈哈哈,你就这么希望我活着吗?”北极一智有些欣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是这么一个人陪着自己。

    “呵呵呵呵,反正我现在也没有力气宰了你,与其让别人干掉你,还不如等下一次机会。”宁不孤喘着气说道。

    宁不孤和狄无敌也很惊讶,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带着一个黑面具,毫无反光,看着空洞可怕的面具。

    “走吧,你父亲急着见你呢!”带黑面具的男人搀住了北极一智的胳膊。

    “你走不了!”来人对自己的无视,深深刺痛了若敖元麟,他鼓起自己最大程度的耀灵,化指为剑,步生莲华。

    所有人都在惊讶,曲无殇带着一帮白民四下寻找,顾威他们则在讨论到底谁有这样的本事,若敖元麟喘着大气,子之礼、顾臣义扶着有些不支的莫我顾也在焦急沉思。

    只有宁不孤笑了,而且是放声大笑,笑得伤口都疼了,捂着胳膊直哎吆。

    狄无敌走到宁不孤的面前,坐了下来,问他:”你笑什么啊!”

    宁不孤回答:“我在笑,这些一个一个以为自己能把天下玩弄于鼓掌得玩意儿,原来只是一群井底之蛙。”

    井底之蛙,这是当年顾威对宁不孤他们的评价,但是到了现在,他们一个一个既不知道黉门是怎么输的,也不知道帝国是怎么赢的,最后连自己面前的敌人是怎么没的也不知道。

    狄无敌也笑了,然后两个人在一群人的注视中,离开了黉门。

    北极一智像小鸡仔一样被提留着,他感觉得到来人的沉稳,但却迅速地前行,仿佛整个黉门乃至整个帝临城都不放在眼里。

    “为什么不出手帮我?”北极一智沉默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了。

    “因为我不想让你们赢。”黑面具说道。

    “那又为什么要帮我们造反?”北极一智问了第二个问题。

    “因为我希望这次战争的爆发。”黑面具回答。

    “为什么?”北极一智知道对方不会回答,但是他还是问了,因为他心中怨念丛生。自己像玩偶一样被人摆布,可是却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和那颗拯救帝国的魂晶的秘密是一起的,你该知道就会知道,不知道说明你还不够资格知道。”黑面具说道。

    “怎么才能够资格?”这是北极一智最后想知道的问题。

    “打赢这场战争!”这是黑面具给出的最后答案。

    他们已经出了黉门,一辆马车在等着他们。马车旁边有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都带着一样的黑面具。被三个诡异的人围着,北极一智感到一丝恐怖。

    “带北极爵爷回大营!”救北极一智的人对马车旁的男人说道。

    “是!”马车旁的男人接过了北极一智,扶上马车。

    北极一智没有再说话,静静地上了马车,对着三个人拱手以为谢礼。车夫赶着车离开了,离开了很久,北极一智才开始放声痛哭……

    留下的两个人在交谈。

    “父亲,下一步我该做什么?”

    “什么也不用干了,让他们打吧。其他的事情,我们不用管。”

    “那我先走了!”

    “走吧,有时间多回家看看,你娘亲想你。”

    “是。”

    女人走了,父亲站在原地,他抬起头,看着差点熄灭的魂灯,叹息道:“叔祖,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宁不孤和狄无敌要去找周无瑕,路上宁不孤在向狄无敌描述他在帝临城的所见所闻,向他介绍周无瑕、胡苌、胡冰还有吕青志等人。最后他们讲到了黑面具。那位在西君龙杰手下救出自己的黑面具,那位把魂晶交给狄无敌的黑面具,还有救走北极一智的黑面具。

    “这三个人会不会是同伙?但是为什么有人会帮我们,有人会帮北极一智?”狄无敌的问题略显天真,宁不孤怎么会知道答案,他自己也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不知道。”宁不孤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不过如果要我相信,他们肯定是一伙的。”

    “为什么?”狄无敌问道。

    “因为这样故事才会更有意思。”宁不孤笑着回答。

    狄无敌知道老大在开玩笑,自己也放松了不少,开始一本正经地由假设导推论。

    “如果他们是一伙的,那么他们的目的就是统一的。按照现在我们知道的顺序,他们应该是先帮助北极一智把军械、特别是银雾甲运到了帝临城。老大负责调查四大公爵谋反的证据,中了圈套,他们又出手救了你,提醒你北极家的目标是黉门。老大回到了黉门,缠住了北极一智,北极恕被杀,我再去寻找魂晶。我找不到的时候,他们出现把魂晶交给了我,拯救了帝国。北极一智眼看就要束手就缚的时候,他们又出现救了北极一智。那么,他们最明显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战争开始并且延续。”狄无敌做出了自己的推论,当然了,他认为这只是个游戏。

    “战争除了对奸商有利之外,对谁都是有害的。那他们做什么买卖呢?”宁不孤问道。

    “雇佣兵?军火?情报?暗杀?区域必需品,例如盐和糖?”狄无敌列举了自己能想到的有关所有能在战争得利的买卖。

    “有没有一个组织与所有的买卖都有关呢?”宁不孤继续问道。

    狄无敌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帝国中有这样的组织吗?”

    宁不孤说道:“听说过夜影教吗?”

    狄无敌沉思了许久,说道:“听说过,说是一个邪教组织,害了不少人。”

    “我出黉门的时候,毒眼刘对我说过,夜影教可能与帝国边境出现的一些行尸有关,把行尸训练成绝对服从的杀人机器。行尸可以作佣兵,邪教可以探消息,他们瞬间消失的本事能暗杀,能把银雾甲运出运入,运点军火、盐糖还不是轻而易举吗?”宁不孤说了自己的推断。

    狄无敌没想到自己的随口胡诌,在宁不孤眼里已经锁定了嫌疑对象。

    两个人来到了黉门密道,周无瑕已经走了,但是墙壁上留下了几个字“事了无需别,他日自相聚”。

    “人家没有等你啊,让你白担心了。”狄无敌有些调侃地对宁不孤说。

    “这次没有机会给你介绍了,下次一定不要错过,你会欣赏她的。”宁不孤说道。

    “行啊,我倒要看看一个能让我老大说欣赏的人,会是怎么样的女中豪杰。”狄无敌说完,拉着宁不孤回黉门去了。

    整个帝临城都在欢呼!

    胡苌门前又多了那些来送礼的,但是胡苌照单全收了,笑得不亦乐乎。今天熙光帝国双喜临门,黉门破了北极一智,北极权撤退;若敖立骏打败了血民先头部队,血民开始收缩战线。

    这两件事都与胡苌有关:一个女婿,一个差点当了自己女婿。

    但是胡苌更喜欢为了恭喜宁不孤来送礼的,他抚着自己的刀匣,乐呵呵地躺在床上,听着外面震天欢呼。他知道自己珍藏多年的刀起作用了,宁不孤单刀赴会被渲染的无比神奇。当然了,他也为自己女婿自豪,但是毕竟若敖立骏的荣誉里,没有自己。

    “胡大爷,我们带酒来了。”

    胡苌起身一看,来的是吕青志,和宁不孤的那些战友,一行六个人。

    “青志,你们不用巡逻啦!”胡苌问道。

    “整个帝临城估计要彻夜狂欢了,没事我们不用管,有事我们管不过来。而且这时候再闹事的,也真是不开眼了!劫后余生,我们哥几个想找个人庆祝,队长不在,想起大爷自己在家,我们就来叨扰了。”吕青志说道。

    “怎么只有你们六个人来啊?”胡苌问道。

    “小姜和小彭受伤疗养去了,小六子,战死了。”吕青志说得很伤感。

    “好啊,活着的、战死的,大家都是好样的!来,我敬各位一杯!”胡苌拿出了七个碗,给吕青志他们满上了酒,大家一饮而尽。

    当天晚上,胡苌和吕青志他们,不停地喝酒,为了胜利而欢呼,为了死去的战友而痛苦,为了明天可能的赏赐而喜悦,为了自己朋友的功业而骄傲。

    七个人喝了一宿,横七竖八地睡着了。

    恍惚间,宁不孤手下一个姓孟的队员起来解手,路过胡苌房间的时候,恍惚间看见了一个人正在胡苌的房间寻找些什么。

    他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谁在那呢?”

    不速之客回过头来,小孟没有看见对方的脸,只是看见了一个黑色的面具,在黑夜里更加空洞恐怖。

    “你是……”

    小孟没有把“谁”这个字说出来,对方已经出手了。速度很快,比闪电更快,一掌正中小孟的前胸,小孟飞出了卧室,撞在了胡苌他们喝酒的桌子上。

    吕青志与胡苌马上惊醒了。吕青志抱住小孟,大叫:“小孟,小孟!”

    小孟已经没有了呼吸,眼睛死死地瞪着。胡苌见状立马往卧室走去,不速之客不想再纠缠,一掌击退胡苌,越窗而出。

    胡苌紧赶着冲到街上,敲响了门口的警邻钟。北门附近的居民都跑了出来,叽叽喳喳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在我家偷东西还杀人了!各位邻居小心啊!”胡苌喊道。

    胡苌的邻居开始四下寻找,胡苌回到了铁匠铺。吕青志仍在抱着小孟痛哭,胡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哭了,让我看看他的伤口。”

    吕青志放开了小孟,胡苌掀开了小孟的前襟,里面只有一个掌印。在胡苌的印象中,能一掌毙人的,不是耀灵就是血灵,因为启天教僧侣是不会让凡人的血污染至冷吐息的。

    但是小孟前胸的掌印,没有耀灵的黄光,也没有血灵的红光,更没有至冷吐息的银光。

    那个掌印只是淡淡的散发着黑色的烟,就好像杀人的是死亡本身。

    这是何等的光芒啊!

    济塔身上银白色的至冷吐息,全部凝聚到了额头的魂晶上。在不断涌入银色至冷吐息的同时,魂晶中散发出了红色的星芒,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天空,盘旋、飞升,最后冲进了指引之塔。

    随着星芒涌入,魂灯的光芒开始由弱转盛。

    帝临城的城墙像扬眉吐气一般,焕发出比战争开始时更精神的光泽。城墙上的守军不断地从天地两侧吸收能量,一骑当千、所向披靡。

    攻城的北国军开始撤退,但是也没有慌乱。北极权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沿路布满了接应的弓箭手和巨盾阵,而且帝国军队毕竟只有五六千,还要护卫着天子大内。最重要的,离开了帝临城,远离了指引之塔,他们也就失去了一骑当千的能力。

    北极权看着自己的军队从面前走过。

    北国的健儿还是这样雄壮,他看得出自己的子弟兵很不服气,他也知道战争也远远没有结束,但是现在,他只能一声叹息,策马而去。北极权最后看了一眼祈祷山上光芒万丈的指引之塔,心中默念:智儿,你可不能有事啊!

    北极一智和宁不孤仰天躺在首座堂前的石板上,欣赏着漫天绚丽的烟火,倾听着胜利者的欢呼和失败者的退却。

    “你不走吗?”宁不孤问道。

    “我走去哪里啊?”北极一智反问道。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逍遥小书生海贼之神级黑锅系统穿越到清朝走江湖自欢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好色小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