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殊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事,你也没下死手。要不然我不死也重伤。”狄无敌直了直身子,说道。

    “我本来只想击退这些人,没想到你会护着他们。”少年说道。

    “我也只是想阻止你们的战斗。”狄无敌有些不好意思,即使不被对方击中,自己那股冲劲也该撞墙了。但是因为狄无敌身上血液沸腾,也就看不出脸红来。

    “让我来!”少年放下了兔子,拇指摁在狄无敌额头,突然将耀灵集中在指尖,划破了狄无敌的侧额。两道鲜血顺着狄无敌的脸流了下来,狄无敌的体温逐渐降了下来,眼中的血丝也逐渐褪去了。

    “刚才失手了,希望没有伤到你。”少年有些内疚地说道。

    一队银甲禁卫军向这里跑了过来,看得出来,他们穿的都是银雾甲——这是所有黉门学子的噩梦。

    “你们在干什么?”为首的队长喝道。

    “请起。你们在客人呼喊了两刻钟以后才赶了过来,实在是太慢了。如果是敌人或者盗贼进入了崇极宫,如此怠慢,你们如何保卫天子?!”若敖成悫用责备掩饰自己的心虚。

    “属下不敢!因为雪燕院废弃已久,我们这一队是新安排绕道来巡逻的,巡逻时间间隔上稍微长了一些。”队长赶紧解释。

    狄无敌也喝酒了,他同样不能使用先天元气,对方的力量完全没有抵消地伤害到自己身上。狄无敌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少年已经看到狄无敌眼睛已经充满了血液,脸涨得通红。

    “你为什么要挡着?”少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他很惊讶会有人用自己的身体保护自己的战友。当然了,狄无敌没想到自己喝了几杯酒就这么晕乎了,停都停不住。

    王博和刘君路赶紧架住了狄无敌,不住地喊道:“无敌!无敌!”

    “帝国的一位客人发病了,我为他放了放血。”少年起身说道。

    突然间所有的禁卫军匍匐跪地,大声施礼:“参见二皇子!”

    狄无敌他们直接傻眼了!刚才和自己动手的、给自己疗伤的,居然是当今天子和皇后的嫡子,帝国法理上的继承人之一,若敖成悫,这简直像是做梦。

    “继续巡逻吧,不要怠慢了其他的客人!”若敖成悫下令。

    “是!”

    禁卫军起身离开了,换成狄无敌他们伏地请罪。

    “草民不知二皇子驾到,冒犯了二皇子,请皇子赎罪!”狄无敌他们知道自己闯大祸了。庆幸冒犯的是若敖成悫,如果这是大皇子若敖成穆,这些人早就非死即伤了。

    若敖成悫扶住了狄无敌,说道:“起来起来,我刚才伤了你,算我们扯平了。”

    “二皇子不应该在乾中院参加宴会吗?怎么会到这里来?”刘君路问道。

    “啊,我不喜欢那种虚伪的场面。而且政务军务都有皇叔皇兄他们辅佐父皇,我要是去参加宴会了,崇极宫这些小猫小狗小兔子就要挨饿了。”若敖成悫说道。

    狄无敌很惊讶!狄无敌和宁不孤都算是淡泊名利的人,但是那毕竟是因为名利于自己太远了,与其奋其一生拼搏一个镜花水月的功名,不如潇潇洒洒了此一生。但是对于若敖成悫,天下就在自己手边,当今皇后是自己的生母,只要自己肯上进,哪怕只是模仿若敖成穆的所作所为,自己也在抢占帝位的斗争中占据先手。

    但是若敖成悫就这么放弃了!这个魄力,让小人偷笑,让君子敬佩!

    “二皇子如果不弃,请赏脸到雪燕院与我们一起聚会。雪燕院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狄无敌从宁不孤传染来的没大没小。

    “好啊,不过既然没有繁文缛节,你们也别二皇子、二皇子的叫了,叫我成悫就好。”若敖成悫倒是越来越欣赏狄无敌了,毕竟还没有人这么和自己这么说话。

    若敖成悫和狄无敌他们做到了一块,正襟危坐,其他人也只好拘谨地伺候着。

    “要是你们也这么拘束,我还不如出去喂兔子呢!”若敖成悫有些不高兴。

    狄无敌站了起来,走到若敖成悫的面前,用手压着他的背,说道:“弯腰。”若敖成悫弯下了腰。狄无敌又握着若敖成悫的腿,说道:“翘起腿来。”若敖成悫翘起了二郎腿。

    狄无敌坐回了座位,四仰八叉地坐下,说道:“这样大家就不拘束了吧!”

    哄笑声中,大家开始举杯畅饮!

    宁不孤回到了雪燕院。院子里的桌椅一片狼藉。宁不孤心里一声叹息:还是自家兄弟吃饭痛快啊!虽然自己平时也喜欢端着体态,但是乾中院里心中的拘束才是真正的拘束。

    院子里很静,看来大家是都休息了。宁不孤轻声回到了伙房,微微一笑:无敌还没有睡。

    “老大回来啦!”狄无敌显然醉得很严重,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你受伤了?”宁不孤一眼就看出狄无敌气血运行不正常,脸色有些难看。

    “嗯,你一定猜不出是谁伤了我?”狄无敌又想着逗逗狄无敌。

    “你不会是动了二皇子的宠物吧?”宁不孤心里明白得很。

    “你怎么知道的?不是我惹的祸,我只是想拦着他们别动手了。”狄无敌慌忙解释。

    “我可是在乾中院吃的饭。你身上的伤是耀灵造成的,帝临城所有能有资格用耀灵伤害你的基本上都在崇极宫,但是我那桌少了二皇子,那自然是二皇子和你动的手了。总不会有人还敢这么不给天子面子,随意离席吧。天子可是随时都有可能去视察的。”宁不孤说道。

    “乾中院应该比雪燕院壮观得多吧?”狄无敌用羡慕的语气说道。

    “是啊,金碧辉煌,不过也充满了火药味。人人都唇枪舌剑,我都没心思吃饭。你们还剩下东西吃吗?”宁不孤还真饿了。

    “还有,二皇子中间专门叫人从他的胤文院带来的他喜欢的芙蓉滴水糕,我特意给你留了几块。”狄无敌说着就想站起来给宁不孤拿,但是实在是不胜酒力,一个趔趄又倒下了。

    “你歇着,我看见了。”宁不孤示意他别起来了,自己走向灶台,从一个食盒中拿出晶莹剔透的点心开始吃。

    “你很喜欢二皇子?”宁不孤一边吃一边问,从无敌的语气可以看出,他今天过得特别愉快,一点没有受伤的样子。

    “嗯!二皇子应该和你特别投脾气,他也特别不喜欢受拘束,而且丝毫不在乎别人的冒犯。”然后狄无敌眉飞色舞地说了今天晚上的事情。

    “那不如你申请到他的胤文院当守卫吧。他要是当了天子你平步青云,他要是闲云野鹤你也乐得清闲。”宁不孤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安排。

    “你也来吧!”狄无敌也觉得不错。

    “我如果去了会给二皇子添麻烦的。”宁不孤说得很平静,谁的命运都有转机,自己的是一团迷雾。

    “那你怎么打算啊?你也要接受封赏啊?”狄无敌很失落。

    “不知道啊!天子也不好安排我,我比较适合做多面者,但是多面者不是帝国机构。最好的结果,继续当我的巡逻队长呗!”宁不孤笑了一下,算是安慰狄无敌。

    “不说了,反正我们也管不了。”狄无敌有着一颗不屈的心。

    “行啊,反正最后也是帝国的决定。”宁不孤心情依然很平静。

    庆典要持续二十九天,不过崇极宫的庆典只有两天。整个帝国中枢如果近一个月不处理工作,那真是要亡国了。除了第一天,只有庆典结束的时候还有一场狂欢——因为若敖真王在第三十天的狂欢中被杀,所以以后都是第二十九天举行。

    不过这次庆典有一个很尴尬的情况,那就是宁不孤他们没法安排啊。既不能放着他们在崇极宫不管不问,又不能把他们放出去到时候再叫回来。

    天子跪坐在乾中院的银塔中祈祷,希望创世者、教祖可以给自己一些启示。银塔只有一层,塔尖高耸,看得出天子的祈祷塔和祈祷山是同样的材质。

    “祖先啊!给子孙一些启示吧。我将如何安排这些平民子弟,如何安排您好友的子孙。”若敖立泰很虔诚,他一生兢兢业业,就想留下给好名声,可惜越谨慎帝国就越多危机,自己也就越衰弱,心力交瘁啊。

    一道光照射在若敖立泰的头顶,这是神的恩赐。

    “我的子孙,帝国由我而建,文明由我而兴,未决之事由我而决!”神的声音洪亮而庄严,天子深深地下拜,起身退出了银塔。

    狄无敌有早起的习惯,宁不孤喜欢赖床——反正起来也是琐事。今天崇极宫没有宴会,天子也没有下令让这些黉门子弟出城,又不敢在崇极宫乱走,起来都不知道干什么好。

    “天子诏谕!”

    这是寺鸣的声音。宁不孤猛然起身,前去聆听天子诏谕。

    曲无殇他们都急急忙忙地跑出来跪下,只有宁不孤只是恭敬地站着。

    寺鸣看了一眼宁不孤,有些不高兴,但是没说什么,就开始宣读诏谕:“天子诏谕:黉门学子,护国有功,护教有劳。天子与教祖同样感谢诸位学子,昨日天子感受神谕,破例宣召黉门学子进入祈祷山教宗圣殿,接受教祖赐福。诸位学子自接受诏谕之时,即刻启程。”寺鸣宣读了天子的圣旨。

    “谢天子、教祖隆恩!”狄无敌他们也依礼答谢。

    宁不孤他们进入崇极宫的时候,本来也没带什么东西,所以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为了觐见教祖,他们一人又得到了一身新的礼服。毕竟穿着满带酒污的礼服,连教宗圣殿也进不去啊。

    “要去见若敖无双了!”

    所有人都很兴奋,包括宁不孤。这是自浮游大陆有传说开始,最神圣的人,连创世者都没有他的寿命长。一千多年的寿命,他从一个私生子,到若敖真王的弟弟,再到绰号为“活神”的天子,再到启天教祖。整个过程无比传奇。

    宁不孤知道,如果自己一生有一个转折点,可能就在此刻。

    狄无敌很想拦住曲无殇他们,不过他既没有这个身份,也不是那么爱管闲事。

    这个贵族少年有若敖立骏的气度,却没有若敖立骏的傲慢。他出手都很轻微,只想着躲挡开对方的攻击,却很少出手——不,应该说出脚伤人才对。因为他的手始终护着自己怀里的白兔。

    “我们也上!”刘君路和王博也加入了战圈,雷湖三杰的后人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出众。对方已经开始退缩,但是仍然没有出手,仍然没有伤人。

    狄无敌一直在看着,他不想事态扩大,随时等着提醒他们崇极宫的护卫来了。但是很奇怪,他们已经斗了一刻钟了,怎么还没有人赶来。

    对方已经后背靠墙了,他用一只胳膊围住两个兔子,腾出一只手来抵挡进攻。狄无敌看得出,这个家伙已经到极限了,再这么下去就一定会被打败。狄无敌在心里暗自决定,等他落败的时候,就会出手将他制住,防止别人过分的伤害他。他也很奇怪,这家伙已经被逼到穷途末路,怎么依然这么沉稳,脸上连一颗汗珠都没有。

    突然,他两只眼睛放出了惊讶的光芒——他们都没有运用先天运气!曲无殇他们没用是正常的,因为饮酒后绝对不能运用先天元气,这是对创世者的亵渎,强行运功是要造天谴的。但是对手也没有用……

    “是他不会吗?”狄无敌自言自语。可是不应该啊,他出现在崇极宫中,而且衣着华丽、金丝银线,肯定是贵族子弟。贵族子弟当然会先天元气,这是血统的先天优势,是自我价值赖以存在的理由。

    狄无敌冲向了人群,他要在对方下狠手之前阻止这场战斗。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少年金光暴涨,凝气成拳,散弹而出。

    少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狄无敌赶在少年耀灵离手之前挡在了他的面前,硬吃了所有的凝气拳。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十亿遗产[偶像练习生]Maniac-depressive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大唐之最强李元芳昧尸之谜浪寂天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