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逆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男教徒的右掌已经产生了令人恐惧的黑色气息,正准备一掌打在狄无敌的胸口!狄无敌也闭上了眼睛——别无他法,不如坦然受之。

    但是狄无敌没有感受到对手要取走自己的性命,只听到了一声惊呼:“怎么会这样?”

    狄无敌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男教徒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脚,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脚踝,动弹不得!

    宁不孤时常提醒狄无敌要留有余地,要游刃有余,但是盛怒之下的狄无敌只想活活打死面前的凶手,完全丧失了理性!

    “老大,我们又要相聚了!”狄无敌默念。

    宁不孤没有死!也没有被夺取魂魄!甚至没有受重伤!这个结局意外了在场的所有人!

    男教徒重新运起黑色手掌,想先消灭宁不孤。但是狄无敌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弯腰的瞬间,狄无敌双脚腾空,金光闪闪的耀灵元气横飞半空,直踹在男人的面门上!男教徒被踹飞出了铁武阁的范围,往地面坠去。

    愣了一会儿,狄无敌听到了宁不孤的话:“别琢磨了,快扶我起来!”

    狄无敌回过神来,扶起了宁不孤。

    就在这微微一停的时刻,两只手突然从背后架住了狄无敌的肩膀——就像刚才男教徒架住了宁不孤一样。女教徒从狄无敌的背后用力地锁住了狄无敌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刚才力不从心的感觉!

    狄无敌知道自己上当了,对方假装疲累,让自己轻敌,在自己认为稳操胜券的一刻,将自己制服!

    当一个人拼劲的一刻,也就是他最脆弱的一刻!

    下坠的人没有叫喊,该是直接昏死过去了,如果这样落到地面,必死无疑!

    狄无敌身后的女人松开了狄无敌,快速跑到了铁武阁边缘,一跃而下!宁不孤在她下落前向前一扑,伸手去抓她的手。宁不孤抓到了她的手掌,却止不住对方的下落势头,眼看着女教徒的手,从自己的手间滑出,整个人流星一般滑落天际。

    狄无敌也想伸手去抓她,只是扑了个空。狄无敌实在想不到对方会如此决绝地跳下去,惊讶得不知所措。一个帝国的敌人,如此大义凛然,想想都觉得可怕!

    “老大,你没事吧?”狄无敌并不知道击中宁不孤的是“五指离魂”,还以为宁不孤只是装死,让对方轻敌呢。

    “应该没事。就是有点晕晕乎乎的。”宁不孤说道。

    “那就好。刚才吓死我了,他们两个人夹击你,我看你胸口中招,还以为你死定了呢。”狄无敌说道。

    “我也是,可能是对方手下留情了吧。看他们也不是无情之人,该也有恻隐之心。特别是还有个女的!”宁不孤说道。

    “他们会活下来吗?”狄无敌探着身子,想看看他们落到了哪里。铁武阁已经离开了崇极宫,飞到了高阁街上空。

    “他们可能落到高阁街某处了。说不定会被哪位高官的府兵拿获,毕竟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不死也重伤。”狄无敌说道。

    “嗯。等落地了,通知端木总督他们查查看。就怕端木总督和上次一样,说夜影教是坊间传言,不肯援手。可惜马老大和他侄子出城调查南溟楚等人的下落了,要不然他说不定敢闯一闯高阁街!”宁不孤说道。

    “算了吧。我现在宁愿你老老实实、不闻不问。刚才真是吓坏我了。”狄无敌说道。

    “我一个兄弟死了。你该明白我不能不问!”宁不孤说道。

    “行吧!那等会儿你可好好想想怎么和端木总督他们解释!现在除了我这个人证,你可没有能证明你是来保卫铁武阁的。小心有人整你!”狄无敌说道。

    “放心,刚才那么凶险都没死成,证明我命不该绝。这一战,还非得分出个高下来不可!”宁不孤说道。

    “好,我们就奉陪到底!”狄无敌看着这样的宁不孤,感觉到十分振奋。

    一座院子里,一个丫鬟真在和一个仆役打情骂俏。

    “大白天的,你拉拉扯扯的把我拉到后院来干什么!要叫老爷太太看见了,非断了你的手不可。”小丫鬟嘴上说不愿,脸上却笑嘻嘻的,看来也是相好多日了。

    “放心吧,老爷太太去崇极宫参加庆典了,起码要到上面那座塔落地后才能回来。其他人也都被我劝到街上去了,除了看门的老王,就咱俩在家!”仆役说着,慢慢把丫鬟搂在怀里。

    丫鬟啪的一声打了仆役的手一下,又推了他脑袋一下,说道:“少来这套。这么大的家,只有咱俩,要是来了个贼,偷走了老爷的古玩字画,太太的珠宝首饰,你担待得起吗?”

    仆役嘿嘿一笑,一把抱住了丫鬟,说道:“帝临城最后一天大庆,谁闲的没事干放着好酒好菜不吃,出来偷东西,也太不开眼了。放心,没人打扰我们!”

    就在这时,一团黑影从天上直直地掉落下来,正砸在荷花池里。池水四溅,把两个人淋了个透。

    “啊!”丫鬟大叫一声,问道,“什么东西,是天外飞石吗?”

    仆役站了起来,抖了抖水,说道:“我去看看!”仆役慢慢靠近,水波四散的中心,池底的翻起了不少污泥。仆役使劲探了探头,想看到水中有什么。

    突然,砰的一声,水花再次溅起,一个黑衣人扛着另一个昏过去的黑衣人,从水中跳了出来,落在了仆役的身后——正是从铁武阁落下来的两名夜影教徒?

    仆役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女教徒一脚把他踢下了水。旁边的丫鬟大叫一声:“啊!”女教徒一把捏住他的脖子,丫鬟昏死过去。

    女教徒把肩上的哥哥放在了路边的石头上,自己对着他坐下,双手按在他的胸口,略一运气,昏厥的同伴吐了一口水,苏醒了过来。

    “哥,好点了吗?”女教徒问道。

    “好多了,想不到这么年轻一个人居然能有这么强的先天元气!”男教徒说道,然后慵懒地靠在了身后的栏杆上。

    “呵呵呵,他叫狄无敌,是宁不孤的好朋友,宁不孤是另外那一个。他们算是这届黉门子弟中的佼佼者了。你没有个三长两短已经是命大了!”女教徒说道。

    “为什么你的五指离魂对那个什么宁不孤无效啊?即使是我,也至少能让他昏迷不醒,何况你比我的功力强多了。”男教徒说道。

    “不知道,不过父亲说过,死亡之气对三种人无效:三灵共聚的人、无魂无魄的人和懂移魂大法的人。听说宁不孤没有先天元气的天赋,也不是无魂无魄的行尸走肉,可能是他懂得移魂大法吧,提前把自己的魂魄移出体外,昏死过去,然后又魂魄附体,苏醒过来!”女教徒说道。

    “好吧,我只听说过他祖宗宁不传用夺魄夺了宁不承的魂魄,达到了德天象地的水平,想不到这里也有一个这样的人。他活着总是祸害,找机会除了他吧!”男教徒说道。

    “算了吧!我们的目的是天下大乱,宁不孤也正是搅乱时局的好人选!说不定,暗流涌动的帝临城,会因为他波涛汹涌呢!”女教徒看了看正在落地的铁武阁,低声说道。

    “他再查说不定就能查到我们了,你不担心吗?”男教徒说道。

    “哈哈哈,哥哥,你该是了解我的。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我们会输。你知道我们是为什么要搞乱天下吗?”女教徒说道。

    “哎,教规我们只能执行,父亲是不会允许你我怀疑他的命令的。你这些话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要是有人打你的小报告,你就又要受罚了!”男教徒说道。

    “呵呵呵,上次告密的那个人,被你扔进了狼窝,我觉得没有人会想冒这个险的!”女教徒说道。

    “好吧,我们走吧。”男教徒坐直了身子,扶着石头努力站起来。

    妹妹想扶着他,男的挥开了她的手,用一种严肃的声音说道:“我很感动,你能冒着生命危险跳下来救我。但是,下次不要再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对敌人心慈手软。要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害到自己人!”

    女教徒愣了一下,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抱歉!谢谢你,哥哥!”

    男人转过头去,两个人走到墙边,一跃而出!

    胡冰与胡苌正在安排婢女给刚刚从崇极宫来到铁武阁的人们准备酒宴!因为帝临城把最后一天的庆典与凌空王开府安排在同一天,胡冰又不能参与皇室祈祷——毕竟她和自己的夫君要在今天和自己皇兄分家了——于是胡冰主动申请要在凌空王府大摆宴席。当然了,规模不可能和崇极宫相比,只能是流水席。特别受召参与庆典的本届黉门学子,因为需要护卫禁宫不得随意出入。四大蛮族大使也没有兴趣看帝国高官抖威风!手头有正事的官员也没有参加。不过这也是一大波高官,兴奋得邻里街坊不轻!

    胡苌在街宴上被请了过来。胡苌本来拒绝参加这一宴席。虽然作为父亲,很是挂心自己女儿的乔迁之喜。但是,自己也实在不想与这么多朝中显贵过从甚密。不只是胡苌的性格不爱攀龙附凤,也是担心这样会惹得自己的女婿不满,毕竟胡苌不想让人认为自己女儿是个为了利益才想尽办法嫁入豪门的拜金女!

    周定边端着酒杯,来到了胡苌的面前,说道:“胡公,今天令女、令婿乔迁之喜,你这位做父亲的,当是主宾啊!来来来,先坐下和我们喝一杯,等端木总督和南溟爵爷从空中落下,我们再开怀畅饮!哈哈哈哈!”

    胡苌有些受宠若惊,若在往日,他见到老上司肯定要跪地参拜,但是现在,自己作为凌空王的老丈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见礼了,只能不断地说道:“总执大人多礼了,胡某惶恐,胡某惶恐!我还是先忙着招呼一下客人吧!”

    周定边一把拉住胡苌的手,拖着他往主桌走,说道:“来吧,我们都是老战友了,客气什么!琐碎的事情让下人做吧,你现在也相当于国丈了,管这些干什么!”

    胡苌不好意思地坐在了周定边身边,开始与其他贵族推杯换盏!

    就在众人喝得高兴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影子笼罩在宴席的上方。胡苌等人抬起头看着,铁武阁缓缓地移动到了凌空王府中心的方形坑中,开始下落!

    端木连顺和南溟白影飞临在铁武阁两旁,巨大的耀灵铺垫在铁武阁地基的下方,看的四周的人精神振奋!

    当铁武阁稳稳地落在地面上,端木连顺和南溟白影收回了自己的先天元气。大家惊奇地发现,宁不孤和狄无敌正安坐在铁武阁门前的台阶上,仿佛他们才是今天的主角!

    宁不孤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仿佛要把自己的身体劈开,取走某些东西。宁不孤听毒眼刘说过,夜影教是要把别人的“离魂”取走,变成驯服的行尸走肉。如果这是真的,他知道自己末日到了。

    宁不孤看了一眼落在地上,正挣扎着起来的狄无敌,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自己的死亡。

    夜影教女教徒慢慢收回了自己的“五指离魂”,她相信宁不孤已经完全成了一具僵尸,只要稍加训练就能成为一个良好杀人工具。

    “老大!”狄无敌忍着刚刚跌落的痛楚,急忙忙地冲向面前的三个人,想在敌人结束宁不孤生命之前救回自己的兄弟。

    女教徒转过身来,男人也放开了宁不孤——现在他们是一伙的了。宁不孤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

    狄无敌暴起金光,双掌分别轰向两个敌人。女人和男人谨慎地招架,狄无敌要比宁不孤厉害,而且盛怒之下的狄无敌已经豁出去要和他们拼命了。

    女人因为用过一次杀招,显得有些疲惫,在招架狄无敌的时候有些力不从心,做哥哥的时常要掩护她。

    狄无敌心里想:看来只要先收拾了这个男夜影教混蛋,女的不在话下!

    借着,狄无敌右手凝气,散弹而出,打向女教徒。这是若敖成悫击伤狄无敌的那招,是不需要向四周借灵的先天拳系中,比较厉害的。女教徒不敢硬接,向一旁闪开。与此同时,狄无敌双手合十,全身的耀灵全部集中在手上,而后快速向男教徒展开雨点般的攻击。

    男教徒见狄无敌来势汹汹,也不断后退,狄无敌很多拳都落空了。直到男教徒退到了浮空的铁武阁的边缘,狄无敌认为机会来了,略略一顿,想要集中更大的先天元气,将男教徒一击必杀。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武侠之神级造反系统人生赢家他前女友[穿书]火影之威震天下哥儿如此多骄猫爷驾到束手就寝我的1979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