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线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面对这些以前眼中的高官,突然间需要用一种平等的身份来面对,胡苌很不适应。虽然天子没有给胡苌明令封爵,但是周定边等人都把他当做王公对待,毕竟胡苌现在是帝国最具权势的人的岳父大人!这个身份,让再看不起胡苌的人,也要心存敬畏。

    “宁不孤……刚才趁着铁武阁刚离地不久突然跳上去的那个人,是不是宁不孤啊?”南溟白影问道。

    “是啊,他说发现了有蟊贼闯进了铁武阁,前去捉拿。你看看,上面不是还坏了面窗户吗!”周定边指了指楼上宁不孤打破的窗户说道。

    “胡公,令女、令婿今日开府,您打算什么时候搬过来啊?”端木连顺向胡苌敬酒的时候说道!

    “我还没有这个打算!我的铁匠铺还有不少活需要干,而且宁不孤还住在我那里,我们也好做个伴儿!”胡苌有些尴尬地回答。

    “他人呢?我们得问问详情啊!什么人敢这么大胆,不但擅入崇极宫,还敢扰乱铁武阁,反了他们了!”端木连顺说道。

    “我去叫他们过来。”胡苌说道。

    宁不孤正塞了一嘴食物,没法说话,就对着胡苌指了指快要爆炸的嘴,然后使劲嚼了嚼嘴里的东西,又拍了拍胸口,总算咽下去了!旁边的狄无敌看宁不孤的样子觉得好笑!

    “走吧!”哭笑不得的胡苌说道。

    “不说,端木连顺如果再次以夜影教是讹传为理由拒绝调查,我们就完全失去了主动权。现在我们虽然不能马上去调查,但是只要我能进入高阁街,哪怕有一点蛛丝马迹,我也能查出线索来!现在不能确定谁是人、谁是鬼,还是留个心眼为好!”宁不孤一边吃着,一边回答狄无敌的问题。

    狄无敌“嗯”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什么。斗心眼不是狄无敌的强项,也不是他喜欢的方式,但是他知道,既然宁不孤说了,就有了详细的打算,自己说的也会是废话。宁不孤不喜欢听废话,尤其是“万一不成功怎么办”这样的话。除了惹人不高兴和紧张外,没有丝毫的意义。

    南溟白影和端木连顺终于将铁武阁安置妥当了。两个人收起了自己身上耀眼的光芒,来到了胡苌和周定边那一桌,开始推杯换盏。

    当宁不孤留意到胡苌正向自己走来的时候,赶紧对狄无敌说:“快吃,有人来叫我们了,待会听我说就行!”

    “好!”狄无敌一边回答,一边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两块肉。

    胡苌走到宁不孤和狄无敌旁边,说道:“端木总督他们要你们去说说今天的事情呢!”

    三个人来到了周定边等人这一桌,宁不孤和狄无敌欠身施礼,然后宁不孤说道:“周总执,端木总督,南溟爵爷,宁不孤、狄无敌前来回话。”

    “宁不孤,你在崇极宫乱闯是为了什么?你知不知道那是死罪!”端木连顺说道。

    宁不孤不为所动,平静地说道:“我发现有人在铁武阁内,怕是坏人要窃取凌空王的东西,因为来不及请示,所以擅自行动了。”

    “你说有人乱闯,人呢?”端木连顺说道。

    “他们跑了,从铁武阁跳了下去,看位置,该是落到高阁街某个地方。”宁不孤说道。

    “他们偷了什么?”端木连顺说道。

    “不知道,应该已经到手了,因为我都没有进去他们就冲出来对我动手了!”宁不孤没有说他们要找的东西在自己身上。

    “啊,那还得请凌空王妃赶紧清点一下家里的东西,看看有没有丢失什么重要东西!”端木连顺说道。

    “我看应该先去抓那两个黑衣人,丢了什么凌空王妃不一定能知道,毕竟凌空王的东西也不会都交给王妃。但是,能冒死罪去铁武阁偷东西,肯定是重要东西,说不定是军机文件。端木总督还是先派人去高阁街调查调查吧!”南溟白影配合着宁不孤,想让端木连顺赶紧派人调查。

    “对对对,这事还是端木总督负责合适,事不宜迟,端木总督得尽快行动,不然晚了线索可能就没了!”周定边也附和道。

    端木连顺没有推辞的理由了,宁不孤虽然不必在意,但周定边和南溟白影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好吧,那你们随我调查去吧!”端木连顺说道。

    “我也去,狄无敌身为胤文院护卫,还是赶紧回崇极宫吧!端木总督觉得呢?”周定边说道。

    “也好,那狄无敌你就先回宫吧!”端木连顺说道。

    “是!”狄无敌说道。

    “南溟爵爷要不要也随我们来看看?”周定边说道。

    “好啊,这么大的事情,我倒也想一探究竟!”南溟白影说道!

    端木连顺脸色有些难看,这等于是多了两个监军,但是也不好反对,只能是尽力而为了。

    宁不孤、狄无敌、周定边、端木连顺、南溟白影和南溟燧六个人向胡苌、胡冰道别,离开了凌空王府。

    出了凌空王府的大门,还没等端木连顺等人上马,一个传令兵就小跑到端木连顺面前躬身下拜,说道:“总督大人,高阁街万盛德平大人的家里发生了命案!万盛府上的管家正在总督府等大人回府处理!”

    “知道了,你回去通知他,让他回府等着。”端木连顺说道。

    “是!”传令兵策马而去。

    端木连顺又对宁不孤说道:“看来你们打败的那两个贼,是掉到万盛德平家里了!”

    宁不孤点点头,说道:“是啊,我觉得也是!”

    端木连顺又对出来送客的胡苌说道:“劳烦胡公给里面的万盛大人带句话,就说他们家发生了大事,让他尽快回去处理!”

    说罢,一行人离开了凌空王府,向万盛德平家里走去。

    万盛德平,军需调配首大臣,礼仪总执万盛德安的哥哥。宁不孤曾在乾中院见过这个有些消瘦的老头子。万盛德平和万盛德安的府邸比邻而立,宁不孤站在两家相邻的院墙旁,思索着那两个夜影教徒为什么要翻到万盛德安的家里。

    仵作在检查死者的尸体,端木连顺、周定边、南溟白影、南溟燧还有万盛德平及其家人,都围在尸体旁边好奇地等待着!

    宁不孤没有去凑热闹,他顺着两个很浅的足迹,寻找着他所要追寻的目标。

    宁不孤在自己的脑海里勾画着他们的行动:两个人幸运地或是有意地跌落到池水中,正好碰上仆役和侍女在此相会,出手杀了仆役,击昏了侍女,在一旁石头上休息片刻,翻墙而出。地面上的水痕和池底泥的痕迹诉了宁不孤一切。

    但是,这里有两个疑问。一个是干嘛要跑到万盛德安家里,既然万盛德平家不是他们可以呆的地方,他们也可以从后墙翻到北城普通民居的地域,总比在高阁街被察觉要好;另一个是为什么要杀人,他们带了夜影教徒独特的面具,能够隐藏面部所有可以识别的特征,根本没有必要担心别人认出来,而且既然杀了男的,为什么只是弄晕了女的,这个行为有些矛盾。

    宁不孤靠近了人群,仔细听着万盛德平府里人的窃窃私语。

    “这个小陈,仗着是老夫人的远房亲戚,平时在家里就特别专横,对我们指手画脚的,也不知道得罪了谁,就这么死了!”一个老妈子说道。

    “总督府的人不是说是有两个贼正好被他们碰上了,才被灭口的吗?应该就是碰到催命的了。”一个胖厨子说道。

    “我觉得不像,贼怎么不杀了小莲呢!肯定是小莲的其他相好的,趁机除掉了这个惹不起的情敌!”老妈子煞有介事地说道。

    “你别说,还真有可能,听说看门的老王,我们伙房的小柳,还有二少爷都和小莲有一腿。这种事情出个人命,正常!”胖子说道……

    宁不孤一边听一边笑,心中寻思:对啊,夜影教的人闯入,和一个仆役被杀,本来就可以当做两个案子。两个目击者,一个死了,一个晕了,如果还有第三个,就可能得到更多线索。

    想到这里,宁不孤挤入人群,把头探到最前面,对着旁边的周定边笑了一下,开始观察死者的尸体。

    死了的仆役浑身是水,面色苍白,应该是溺死的没错。但是死者的后颈却有明显的抓痕,从死者的表情和衣服凌乱不堪的状况看,应该在死前经过了激烈地挣扎。

    “一定不是被那两个混蛋杀的,他们要是要杀这么一个普通人都这么麻烦,就根本没有力气翻越那边的高墙了!”宁不孤低声对周定边说道,周定边是胡苌的老上司,宁不孤对他颇有好感。

    “你该对总督府的人说!”周定边说道。

    “用不着,他们会发现的,我现在需要单独审问那个人!”宁不孤说道,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笑,宁不孤退出了人群,抹了抹头上的汗,走向了回廊深处。

    一个中年男人正在远远地看着人群的动静,他的脸上有明显的新抓痕,宁不孤认定了他就是凶手。

    “鄙人北城巡检宁不孤,阁下怎么称呼?”宁不孤带着微笑问道。

    “小人王宝,见过巡检大人。”王宝赶紧施礼。

    “进门的时候,看你守在门房,你是万盛家的看门人?”宁不孤问道。

    “是是,不知道巡检大人有什么需要小人帮忙的?”王宝说道。

    “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宁不孤双手交叉在胸前说道。

    “什么交易?”王宝一愣说道。

    “你说说你看到了什么,我给你三天时间躲起来,三天后再告诉总督府的人你是杀人凶手!”宁不孤笑着说道。

    王宝眼睛瞪得很大,脸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没有杀人,你别乱说!”

    “听说你和小莲也是相好,管家说事发的时候只有你们三个人在家,小莲晕了,不是你是谁?”宁不孤说道。

    “那是贼杀的人,我没有!”王宝颤抖地说道!

    “我和那两个贼交过手,他们要杀人,会干得更干净。死者死前挣扎的很剧烈,你摁着他的头往水里按,他的手在你的胳膊和脸上留下了不少抓痕。我要是把这些线索告诉端木连顺,你该知道,总督府的寒牢,是由不得你嘴硬的。你要是敢说你是和贼动手留下的伤痕,我们可以单挑一次,看你有没有本事从我手上平安脱身!”宁不孤狡猾地一笑。

    王宝脸上已经快没有血色了,不断地咽着口水,说道:“你保证不告诉别人?”

    宁不孤说道:“我只在乎你看到了什么!”

    王宝咬了咬嘴唇,狠狠地说道:“我看到,他们穿墙而过!”

    宁不孤和狄无敌站了起来,昂首阔步走向了一脸好奇的人群。胡苌和周定边放下了手里的酒杯,迎了过去——其他人也都赶紧围了过去。

    “你们在上面发生什么了?从上面掉下来的那两个人是干什么的?”周定边问道。

    “对啊,你们到天上去干什么!”胡苌焦急地问道。

    “没什么,赶跑了两个想趁机偷鸡摸狗的贼而已。细节等端木总督和南溟公爵收了神通,再向几位大人详细汇报!我们看到他们落向了高阁街,不知道总执大人能不能派人去查一下他们落到了哪里?”宁不孤说道。

    “倒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能调动的人手就是在城外的绿鳌卫。调正规军查普通案件会造成骚乱的,最好还是等端木总督收工完毕,再下令调查,毕竟高阁街由禁军搜查,要比军队和巡检司更合适。”周定边说道。

    “也好,那我们就等一下吧!”宁不孤说道。

    胡苌见他们两个安然无恙,放心不少,对他们说:“你们也该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有什么事等吃饱了再说!”

    “对啊,武哥哥,你们两个先吃饭吧!这边还有空位子!”胡冰说着引着他们来到了一张角落的桌子上,并招呼侍女给他们上菜。

    宁不孤和狄无敌开始狼吞虎咽地吃着面前的美味佳肴,旁边的两个同桌一脸鄙视的看着。

    “我们不需要告诉他们实情吗?”狄无敌一边埋头吃饭,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僵约:最强死神海贼王之神级万事屋皆斩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星际]追戮世界我的世界只有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