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三军对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列阵!”卫兵队长已经意识到来者不善,发令严阵以待。十几个卫兵,举盾在前,长剑在后,弯腰弓步,死死地盯着来人。

    荒堙无祀没有停止,没有躲避,甚至没有想放缓脚步的意思。她直直地向着盾阵冲过去,就在要撞上敌人的一刻,消失了。

    卫兵们慌了神,四下观瞧,也没有找到敌人。他们浑身一激灵,仿佛自己刚刚见了鬼一样。良久,队长终于反应过来了,下令:“放信号,提醒全军警戒!”

    就在山坡顶上,有一队卫兵驻守:“是谁?”荒堙无祀没有回答,像是没有听见他们的呼喝一样,保持着自己的速度行走。

    “站住!”卫兵队长又大喊了一声,并回头对后面一个士兵说道:“准备发警戒信号!”荒堙无祀从自己衣服里拿出来自己的双手,没有武器。

    何时简还没有睡。他站在地图前面,仔细研究战场的形势。何时简已经发现了血民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却没有应对的办法。血民想要越过绝望之壁北侧,直接进攻帝临城的计划,被若敖立骏打破了;于是他们长途奔袭绝望之壁南侧。这,却正是自己与若敖立骏对峙的地方,自己腹背受敌——如果这是若敖立骏的算计,那自己这条老命,也不算白搭上!坚守,前后难以兼顾;后退,就可能一败涂地。

    感觉进退两难的何时简长长地叹了口气。

    “阁下怎么称呼?”何时简问道。

    “荒堙无祀。”荒堙无祀自报家门。

    山坡下是若敖立骏的大营,灯火通明;山坡上是何时简的要塞,屏山靠水,坚不可摧;但是在北边,还有一座营寨,虽然火光零零星星,但是凭借多年的经验,荒堙无祀立马就分辨出那是血民宿营的地方。

    “呵呵,何时简要垮了!”荒堙无祀自言自语道。

    荒堙无祀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昂首挺胸,健步如飞,丝毫不像一个已经有一甲子年龄的老太太。

    “想不到堂堂西国元帅,居然像个怨妇一样长吁短叹!”一个声音从何时简背后传来。

    何时简浑身颤抖:居然有人在自己毫无察觉之下,来到了自己的背后,即使是若敖立骏也没有这个本事啊!

    何时简慢慢地转过身子,不想让来人发现自己的震惊。对方是个老太太,其貌不扬,但是何时简知道不能小看她。

    “帝国中、血民中好像都没有这一氏族。”何时简没有听过这个姓氏。

    “山野小民,大元帅没有听过很正常。”荒堙无祀也么有解释的兴趣。

    “那阁下此来是敌是友?”何时简分析了一下,既然对方不是帝国贵族,又是个老妇人,可能并不是前来刺杀自己的。如果不是敌人,就有可能是朋友,最起码可以做个交易。

    “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荒堙无祀回答。

    何时简暗自得意:“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交易?”

    荒堙无祀走了两步,绕过了何时简的帅案,坐在了何时简的位子上,说道:“我可以让你在三军对峙的局面下,全身而退。”

    “有何指教?”何时简听到有人能带自己走出困局,就像逮着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请教,连仪态都顾不得了。

    “别急,你就不想知道,我想要什么条件吗?”荒堙无祀觉得何时简的反应很滑稽。

    “您尽管提,只要能保住我的军队,除了割地,我什么都答应!”何时简知道,自己没有战胜若敖立骏的可能,那么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不会再在西君龙杰的统治下获得信任,不可能再保留军权。那么,全身而退,至少可以让自己保住一条命,也比投降能让自己更有颜面。

    “我的条件很简单,交出东伯望!”荒堙无祀的脸上没有了妇人的慈祥,何时简从那张严肃的脸上,仿佛看到了一位故人!

    何时简犹豫了很久。他是一位君子,虽说多年兵不厌诈,但是改不了自己光明磊落的品格。何时简知道东伯望的下落,但是东伯望却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他想做这个交易,除了想走出困局,也是对西君公爵所作所为的不耻。可是他又对面前这个人不放心,万一对方只是想诈出关押东伯望地点呢?!

    “呵呵呵,何帅多虑了。”荒堙无祀见何时简犹豫不决,想起这位故人不善伪装的脾气,呵呵一笑。

    “不是我多心,实在是事关重大,不能不谨慎一些。阁下还是说说你有何计划吧。”何时简说道。

    “好好好。”荒堙无祀指了指何时简背后的地图说道,“你现在的困局,是因为你驻守安燕,安燕位于绝望之壁南侧的山谷口,正好将若敖立骏的军队和血民部落分隔开来。要想走出困境,就必须让血民与若敖立骏能接触上,形成三军对峙……”

    “你是让我后退啊!”何时简用一种不屑地口气打断了荒堙无祀的发言,“我已经思考多时了,一旦我后退,若敖立骏和血民部落都有可能趁乱向我进攻,那时我无险可依,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呵呵呵呵呵,如果两方都进攻你不是凶多吉少,是必死无疑。不过,如果顶多只有一方可能进攻,甚至有可能只是进军而不是攻击呢……”荒堙无祀说道。

    “你是说你能让若敖立骏按兵不动?”何时简双眼放光,激动地问道。

    “不。”荒堙无祀一摆手,否定了何时简的猜测,“我说的是,血民按兵不动。”

    何时简更惊讶了,向帝国进攻的血民,是血民中的激进派,不顾一切地想要复仇,怎么可能放过自己撤退时,击其暮归的机会。

    “你有什么办法,能保证血民不向我进攻?”何时简问道。

    “你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也就算了,怎么脾气也这么墨迹了。就好像我说几句话,你就有了免死金牌似的。不过既然你这么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我现在叫荒堙无祀,三十年前,我叫黄雁婷。”

    何时简的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和自己的白发一样苍白。黄雁婷,这个名字,曾经是自己的煞星,自己的噩梦,自己挥之不去的阴影。

    “你,是血玫瑰!”何时简知道,救星来了。

    荒堙无祀、白露晨霜、王梅加上刘莲住在一个军帐里。军帐中的灯火有些暗,白露晨霜指挥着王梅和刘莲收拾床铺,准备饭食。而荒堙无祀,就对着面前的灯火出神。

    白露晨霜把包袱中的饼和肉干拿出来,放在荒堙无祀面前,又给婆婆端了一碗水。缓了口气的白露晨霜坐在了婆婆的对面,看着荒堙无祀对着灯火发呆,忍不住问道:“婆婆,您想什么呢?”

    “人老了,容易回想往事!”荒堙无祀说道。

    “您是想起您在落刃草原策马奔腾的时候了吧?”白露晨霜微微一笑说道。

    “没那么早,我是想起来我们刚刚到了隐山的时候,开荒种地、与世无争,那段时间最开心。”荒堙无祀也以微笑回答。

    “您还是怪我非让孤儿进黉门,但是,隐山不可能永远做世外桃源,锻魂部落也不可能永远排斥在帝国之外。”白露晨霜语重心长地说道。

    “呵呵呵呵呵,无所谓了,我拼着最后这条老命,也要给孤儿留下一点遗产。既然孤儿出了隐山,那就闹点大动静出来!”荒堙无祀扶着膝盖站了起来。

    “您要去哪?”白露晨霜也赶紧站了起来,关心地问道。

    “去会会老朋友,去找出东伯望!你留在这里!没人能拦得住我!放心就好!”荒堙无祀一改刚才的温情脉脉,散发出一身的英武之气!白露晨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紧张地目送荒堙无祀走出了军帐!

    荒堙无祀登上了若敖立骏大营正对面的山坡,远远地望着绝望之壁后面的枭山。这辈子,自己是没有机会去探寻祖先的遗迹了,希望孤儿能登上血民的圣山,找到世界的答案。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王府宠妾神级养成系统终极系列之剑仙传承[希腊神话]神后哥儿如此多骄最强借贷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