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人情大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何时简想了想,回答:“叫出来再打吧,省的吓着二位少爷。”

    荒堙无祀微微一笑,说道:“行啊,那何帅出马吧。”

    何时简一边点头,一边走到大门前。士兵看见元帅来了,赶紧下跪施礼:“叩见元帅!”

    两个人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了一扇铜门前,门前有几个守卫。

    荒堙无祀看了看旁边的何时简,问道:“我们是直接打进去,还是让里面的人出来再打?”

    何时简绷着脸,下令:“把你们队长叫出来,我有事要说。”

    “是!”士兵赶紧拍门,里面开了门,看见何时简,又听清楚要求,跑进去通知队长。

    “你们做的很好,以后就不需要你们继续看押了,我今天要带他们走。”何时简说道。

    “这……”队长犹豫了。

    “是啊,这是一片帝国永远都征服不了的土地。”何时简说道。

    荒堙无祀停下了脚步,死死地盯着何时简,说道:“为什么你们总是要去征服别人?杀死别人的丈夫,掳掠别人的土地,你们就不觉得伤天害理吗?”

    何时简无言以对,作为一名帝国军人,战争是他从事的最长的事业,可是他却从没想过战争的功过是非。帝国千年以来都是胜利者,也正是胜利,迷惑了自己的眼睛。直到今天,帝国岌岌可危了,这些道理才涌上心头。但是教民从来都是以征服与同化为宗旨的,对于那些比血民更野蛮、更落后的民族,土地留在他们手上,不是浪费了上天赐予吗?但是何时简没有去反驳,也没有必要,如果血民能够接受启天教的意识形态,那么若敖真王的时代帝国就一统天下了。也就没有第一次教统战争了。

    队长跑了出来,先向何时简施礼,然后问道:“不知道大帅前来,有失远迎,不知大帅有何事吩咐!”

    “东伯望和南溟楚还好吗?”何时简问道。

    “启禀大帅,二位犯人都是公爵大人吩咐过要好好看管的,属下不敢怠慢!”队长回答道。

    “有什么难处吗?”何时简明知故问。

    “启禀大帅,爵爷吩咐过,只有若敖立骏攻城之时,才可以把两位人质押出去,现在怕是不是时候吧。”队长壮着胆子说道。

    “是不是时候,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何时简用威胁的口气说道。

    “这……”队长还在犹豫。

    “快点带我去见人!”何时简有些不耐烦了。

    “大帅恕小人不能从命!公爵大人有命……啊啊啊啊!”队长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苦衷,荒堙无祀已经出现在他的背后,一掌砍在他的脖子上,守卫队长昏倒在地。

    其他守卫看见有敌人偷袭,亮出兵器向荒堙无祀砍去,荒堙无祀一抖披风,披风掠过众人,一众守卫跌倒在地。

    “这样比较有效率!”荒堙无祀看着何时简说道。

    何时简叹了口气,说道:“我这张老脸在您面前丢大发了!”

    “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谁都知道是西君龙杰把西国搞得乱七八糟,要不是何帅确实无人可替,早就被迫告老还乡了。”荒堙无祀说道。

    “哈哈哈,你隐居多年,对天下大势倒是了如指掌。”何时简说道。

    “白天刚听若敖立骏营里的人说的。”荒堙无祀打趣道。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在地牢里寻找东伯望和南溟楚。地牢是由原来的石室改造的,连三间的设计,被隔成了十几个牢房,里面关押着不少血民和帝国俘虏。东伯望和南溟楚被关押在最深层的牢房里,两个人的房间对着,但是荒堙无祀和何时简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只是坐着,眼都没有睁开。

    “二位少爷,我们血民的房子舒服吗?”荒堙无祀看到他们的狼狈样,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东伯望睁开了眼,但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看了荒堙无祀和何时简,又看了看南溟楚,然后又闭上了眼。倒是南溟楚开口说话了:“何大元帅,听您这位贵客的说法,她是血民,什么时候西国和血民也掺和在一起了?”

    “就在今天,不过,帝国不是在四十年前就和这些血民掺和在一起了吗?”何时简说道。

    “原来是锻魂部的人,你们也想趁乱造反吗?”南溟楚说道。

    “那倒不是,我只是想给我孙子送个人情礼。”荒堙无祀说道。

    “你孙子是谁?”南溟楚觉得有些希望,赶紧问道。

    “宁不孤,该和你们二位不是多么合得来。”荒堙无祀说道。

    “你是宁不孤的奶奶?”南溟楚问道。

    “呵呵呵,正是老身,那么,二位愿意给老身这个人情吗?”荒堙无祀问道。

    南溟楚猛然站了起来,抓住栏杆,激动地说道:“愿意、愿意,只要您能救我出去,我发誓此生不与宁不孤为敌。”

    “呵呵呵呵,好好好,只怕你这句话不好兑现,我那个孙子能惹出来的祸可不会是一般二般的。”荒堙无祀知道,宁不孤以后的路会更不平坦。

    “我发誓,即使宁不孤倒反帝国,我也绝不阻拦!”南溟楚为了出狱,已经是急不可耐了。

    “呵呵呵,好,老身信你这次。何帅放人吧!”荒堙无祀说道。

    何时简虽然不想听荒堙无祀的命令,但是有求于人,只好拿出从卫兵身上搜出的钥匙,打开了南溟楚的大门。南溟楚赶紧出来,对着荒堙无祀和何时简千恩万谢。

    荒堙无祀,安慰了安慰南溟楚,示意他站在一边,看了看仍然一言不发的东伯望,说道:“当年听说东伯家的人都是惜言如金的人,可惜东国远在海边,一直都没有见识到,今天算是见识了。”

    东伯望又睁开了,看了看荒堙无祀,问道:“敢问尊姓大名?”

    “荒堙无祀!”荒堙无祀说道。

    “为什么何时简都会怕你!”东伯望问道。

    “我能救他,就像我能救你!”荒堙无祀没有说你们,因为她觉得东伯望更像个贵族,更值得尊敬。

    “我没有人情能给你,我的公父已经造反了,你把我救出去,除了交给帝国领功,就是送回东国,没有人情可言。”东伯望一口气说了不少话,让南溟楚都有些惊讶。

    “没事,只要你也能说永不与孤儿为敌,我就放你回东国。”荒堙无祀给了他一个很诱人的条件。

    “我不能。”但是东伯望拒绝了,没有解释为什么。

    “如果前提是你父亲不再反叛呢?”荒堙无祀知道东伯望是不能违背父命的。

    “若公父不与宁不孤为敌,我愿意交宁不孤这个朋友。”听得出来,东伯望很欣赏宁不孤。

    “就要你这句话!”荒堙无祀亲自打开东伯望的牢门,放他出来。

    回到安燕,在何时简的大营前,荒堙无祀就要告辞。何时简赶紧问道:“还请夫人莫忘了救我脱困。”

    “放心,我送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就去会见老朋友。血民,从不失信!”荒堙无祀保证道。

    “那我何时可以撤退?”何时简信得过荒堙无祀。

    “立马整军,今夜就走。”荒堙无祀说道。

    “好!”何时简抱拳拱手,进入军营。

    荒堙无祀带着东伯望和南溟楚翻过了山坡,何时简已经撤走了哨岗,三人没有遇到阻碍。荒堙无祀指着若敖立骏的大营,说道:“楚少爷,那边就是若敖立骏的大营,你去找你的表叔吧!”南溟楚连声告谢,往若敖立骏的大营走去。

    荒堙无祀看了看东伯望,说道:“望少爷能自己回家吗?”

    “能,我现在落魄成这样,别人也就当我是个难民,没人会怀疑我。”东伯望说道。

    “好啊,你回家就劝劝东伯敬,不管战局如何变化,东国只要按兵不动,就不会有难。”荒堙无祀说道。

    “晚辈遵命。”东伯望说道。

    “你走吧,我得去见见我那帮老朋友了。”荒堙无祀看着血民的营寨说道。

    “晚辈告辞!”说完,二人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各奔前路。

    夜色凝重,何时简和荒堙无祀不紧不慢地走在安燕要塞的巷道上。

    前来通报警戒信号的将领,看到何时简大帐中有一位老太太,瞬间愣住了。何时简只是解释说一位老友前来问候,让部将解除了警戒。然后,就带着荒堙无祀离开了大帐,一个卫兵也没带。

    安燕虽然是个要塞,但是因为临近皇叔、梁王若敖元麟的封地,又有绝望之壁阻挡血民,即使是西君龙杰也不敢过分营建,否则就要让帝国觉得西国要造反了。

    所以安燕并没有高墙厚壁。

    但是,安燕却有复杂的地下暗道——这些是血民所挖掘的通道。

    何时简跟着荒堙无祀,并不是要带着她去找东伯望,因为这些地道,荒堙无祀要比自己熟悉的多,而且他也仅仅去过一次,知道是个什么地方。他是担心,荒堙无祀救了东伯望就不再想着帮自己脱困的事情了。

    “您这么多年没来云岭,想不到仍然这么熟悉血民避难所。”何时简由衷地佩服荒堙无祀,毕竟当年交手近十年,没占到过便宜。

    “这可是我的祖先们所挖的血泪长城,每个血民小时候就要在脑子里构建出避难所的全部构造,就像吃饭一样必须,像呼吸一样自然,不足为奇。”荒堙无祀说道。

    “呵呵。当年你们就在云岭地上地下神出鬼没,打得我们好不难受。就在不久前,天子剑引流星-顾臣行,可能也就是因为忽视了避难所的威力,才落得全军覆没。”何时简感慨血民避难所的难攻不破。

    “别忘了,”荒堙无祀边走边回头看了一眼何时简,“这是浸染过创世者鲜血的土地,即使指引之塔能照耀到云岭,你们也不过只有白天能够和血民势均力敌,到了晚上就太吃亏了。”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偶像练习生 一秒变胖了解一下日月星辰都落入你眼中隔墙密友的香水味gl君灵御农门喜嫁TfboYS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