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夜之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父亲和他们一块去吧。我实在是看不得他们那种透着死亡气息的感觉。我还是留下来给各位准备客房和晚饭吧。希望黄嬷嬷和白露夫人不要见怪。”胡冰说道。

    “凌空王妃客气了,我和嬷嬷在府上叨扰,还请王妃和王丈不要嫌弃。我们会尽量帮助府上解开这个迷局。”白露晨霜说道。

    “不是尽量,是一定会!以锻魂部的名义保证!”荒堙无祀纠正了白露晨霜的话。白鹭晨霜心中一惊,不仅仅是因为婆婆不给自己面子,更是因为她突然意识到此次帝临城之行,不单单是决定孤儿未来发展方向的旅程,其中还掺杂了自己还没有察觉的目的。

    “黄嬷嬷,您觉得这是人做的吗?”胡冰感觉到一丝破解迷局的希望。

    “当然了,还是一群毫无情调的人干的。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姓吴的长官吧。希望他那里会有更多的信息。”荒堙无祀还是那么一副深藏不漏的样子。

    “您这样说,我们就放心了,那冰儿,我们就先去后院看看小吴他们了。黄嬷嬷,白露夫人,这边请!”胡苌说道,随后就领着他们出铁武阁,向后院走去。

    凌空王府毕竟是亲王府邸,几出几入,一行人走了好一会儿。荒堙无祀突然问到:“胡王亲,您是登过枭山圣顶吗?”

    “见过,可是我拔不出来。”胡苌说道。

    “谢谢,相信以后有人会拔出来的!”荒堙无祀说道。她心中的怀疑也终于尘埃落定。赤枭的传说,是连血民自身都开始怀疑的传说。血民也因此分裂,只有远遁草原的落刃部还坚持“赤枭饮双龙,天下归太平”的预言。荒堙无祭和荒堙无祀两口子,也就是因为不再相信赤枭出世的传说而决心归附帝国。现在,孤儿和赤枭,都出现了。自己犯的错,也可以洗脱了。

    荒堙无祀略有沉思,说道:“有声音的时间一般是什么时候?”

    “午夜子时!”苏管家说的很肯定。

    “肯这么干的家伙,一定没有家人要陪。没有家人陪伴的人,真可怜。”荒堙无祀平白无故地说出了这么两句话。

    胡苌一愣,这件事,除了身为血民的宁不孤,自己谁也没说过。枭山是血民的圣地,是宁不榖牺牲的地方,充满了神鬼传奇。一般人只要靠近枭山,不是遇到落石,就是遇到大雨,勉勉强强进了山的,也会遇到枝杈遮道,迷失方向。所以当自己走出枭山,见到自己的战友和上级,他们才会认为自己是背叛了教民的信仰,血民的灵魂才会引他出山;或者是投靠了血民,被救了出来。不管怎么样,他被完全排斥在以前的环境之外,遭受到了无尽的敌意,直到周定边为自己说了句话:血民也是帝国的子民,帝国不需要疑神疑鬼。

    “是!”胡苌犹豫了一会儿,简单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果然,您身上有刀意,是因为您见过一把红色的刀吗?”荒堙无祀强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颤抖地问道。

    胡苌领着他们来到了后院一间偏房,三个人躺在床上,一脸黑气,两个大夫一样的人正在给们诊脉。

    “老爷来了!”年纪较大的大夫见胡苌带人来了,赶紧起身施礼。

    “王大夫多礼了,小吴他们怎么样了?”胡苌问道。

    “真是奇了怪了,吴大人他们的脉象毫无异常,但是就是昏迷不醒,身上也越来越黑。我和徒弟用过了各种治疗方法,都没有起效。我也真是束手无策了!”王大夫有些尴尬地说道。

    “我知道了,今天有高人来给小吴他们看病,你先让他们看看吧!”胡苌说道。

    “好!遵命。”王大夫如释重负,赶紧退到一旁。

    “黄嬷嬷请!”胡苌希望荒堙无祀你能给出一个解救方法。

    荒堙无祀点了点头,坐到姓吴的府兵尉长旁边,干枯的手握上了小吴的手腕。荒堙无祀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半晌,转头问道:“王大夫,有医刀吗?”

    王大夫赶紧说道:“有!有!”然后从医箱拿了一把小医刀,交给了荒堙无祀。荒堙无祀左手金光汇聚,医刀温度瞬间升高,然后荒堙无祀在吴尉长的双手手掌上划了一道口子,然后又在自己右手上划了道口子。荒堙无祀用右手按在吴尉长的左手上,突然间,金光暴起。一道金光从吴尉长的左手伤口灌入,一团黑气从吴尉长的右手伤口缓缓冒出。良久,吴尉长全省的黑气褪去,全身都变成了金色。

    荒堙无祀缩回了手,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王大夫帮忙给小吴包扎一下伤口好吗?”

    “好……好好!”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王大夫吓了一跳,赶紧取出纱布、药水,给吴尉长包扎了一下伤口。

    “小吴是好了吗?”胡苌激动地问道。

    “好了,给他喝点水,吃点温补的药,明天估计就能起身了。我再给另两位小伙子治治。”荒堙无祀说道。

    “黄嬷嬷要不要休息一下?”白露晨霜担心婆婆的身体,关心地问道。

    “不用,早完事早了!”荒堙无祀说道,随后用同样的方法治好了另外两个病人。

    荒堙无祀被白露晨霜和刘莲搀着向铁武阁走去,荒堙无祀显得有些虚弱。到了大厅,胡冰已经在等他们了。荒堙无祀问道:“见过王妃,老身年老多病,想先行休息,不知道王妃能否把饭菜端到房间里,老身不便作陪了。”

    胡冰面露不悦,但是胡苌知道,荒堙无祀绝对不是倚老卖老能够概况的高人,赶紧说道:“让绿芜、雪梅帮黄嬷嬷准备饭食。今天多亏了黄嬷嬷救了小吴他们一命,是该好好休息。”

    胡冰一听小吴他们得救了,也不再纠结礼数,吩咐下人伺候黄嬷嬷休息。荒堙无祀告罪,又向白露晨霜告辞,先行回房休息。

    白露晨霜陪着胡冰父女两人饮宴,到底是大家闺秀,礼数上比刚刚进入贵族阶层一两个月的胡冰有过之而无不及。散席之后,众人各自回房睡觉。疲劳了一天,大家很快就入睡了。

    就在众人沉睡之际,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荒堙无祀在黑暗中,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来了,机会来了,闹事的机会终于来了!

    荒堙无祀坐在铁武阁大厅的主座上。凌空王府的管家和仆人,都没想到,王妃一句客套话,居然就有人真的敢坐在王爷的铁武座上。这一瞬间,胡苌和胡冰也就了解,这位名义上白露晨霜的嬷嬷,才是真正的角色。铁武座是全视之主-若敖元麒赐给自己这位遗腹子的。帝国的1263年若敖元麒兵出云岭前,皇后告诉天子已经身怀有孕。若敖元麒下令工务总执白墨,用自己求得的极秽之土打造这把椅子。极秽之土之前,一切光芒都会被吞噬,吸收的能量越多,极秽之土的光泽就越发黑亮。只有魂灯的光芒,才能将极秽之土里的能量激发出来。铁武阁的顶端,是透明的,魂灯的光会聚集在铁武阁顶,然后折射向下,照在铁武座上。每天,只要若敖立骏坐在这把椅子上,就能源源不断地吸收椅子传输过来的能量。

    可是,这把椅子,一直锻造了二十年;若敖立骏,也等了二十年才算真正的出生。

    若敖元麒的皇后,听说天子在云岭遭遇连天大雨,被血民趁机突袭,全军覆没,天子也战死沙场,当时就血崩了。幸好当时年纪尚轻的济塔在帝临城布道,在若敖立骏胎死腹中之前,把皇后运到了祈祷山魂灯大殿。教祖出手,将尚未出生的若敖立骏取出,存放在自己的圣水坛中,缓慢地用神力抚育了20年,若敖立骏才平平安安的降生。这时候,已经是帝国的1282年!

    “黄嬷嬷,您坐这个位子不会觉得不舒服吗?”胡冰憋足了修养,委婉地问道。

    “呵呵呵!”荒堙无祀站了起来,缓缓地说道,“凌空王坐在这把椅子上21年,会得到超过千年的灵气吗?”

    胡冰不明白荒堙无祀话中含义,但是一旁的胡苌立马想到了自己几年前在梁国看到的神仙和宝刀。那是一片荒芜的山野,道路蜿蜒而整洁,隐蔽在蔓生的枝杈中。迷失在山路中的胡苌艰难地披荆斩棘,直到神仙出现,阻碍前进的树枝荆棘,自然而然地分开了。山路的尽头出现了让胡苌遮风挡雨的山洞,发现了赋予自己重生的宝刀。但是自己却再也没有找到这条路!

    “黄嬷嬷,千年灵气要天选之人才能获得,而坐在这把椅子上的教民,都会获得教祖的祝福!”胡苌替自己女儿出头了,既没有反驳千年没有得到证实的赤枭传说,也没有承认铁武座的功效比不上血民的祈祷。

    “胡老弟说得好,也不愧是凌空王的岳丈,说话果然有见地。我们还是说说凌空王府的事情吧!”荒堙无祀说道。

    “好,苏管家,你先给黄嬷嬷和白露夫人介绍一下凌空王府的怪声吧,稍后再一起去看看吴尉长的伤势。”胡冰也不再计较荒堙无祀刚才的无礼。

    姓苏的管家身材清瘦,看得出也是仙风道骨、深藏不露。苏管家向前走了两步,微微躬身,说道:“府里的怪事已经有20天了,大概每隔三四天,地下就会发出怪声。有时候是惨叫声,有时候是碰撞声,有时候也分辨不出是什么声音。到第十天,吴尉长终于忍不住了,在院子里足足等了三天三夜,发现声音在厨房位置比较明显。于是就赶紧招呼人在厨房里挖,结果没挖多深,一团黑气就喷了出来,包括吴尉长在内的三个府兵都中毒倒地,昏迷不醒,身体慢慢地变成了黑色,这七八天已经越来越深了。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僵约:最强死神惊魂火锅店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大小姐的贴身神医天神诀最强借贷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