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结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宁不孤和洪开山站在账外的空地上,两侧绿鳌卫的士兵将赛场的边界勾勒出来。周无瑕站在营门的一侧,绿鳌卫的将领站在将帐的一侧。加上洪开山重甲在身,宁不孤只有单衣一件,气势上,宁不孤输了大半。

    两个人在风中站了一会儿,都想找到对方懈怠的一刻出手。但是,这一刻迟迟没有到。终于,周无瑕等不及了。

    “你们再不动手,帝临城估计就要被烧干净了。”周无瑕终于说话了。

    “放心,我知道你手上有数!”洪开山说道。

    “那就开始吧,我想你应该比我明白局势的严重性。”宁不孤说道。

    宁不孤听了,就想回过头来说她一句,就在此时,洪开山一个箭步,右手花轮刺向了宁不孤前胸。宁不孤赶紧后退,避开了头一招,可是洪开山左手的花轮向上刺向宁不孤下胁,宁不孤向下挥刀,挡住了第二招。洪开山的右手花轮,再次刺向宁不孤前胸,宁不孤抽出背后的单锋剑,想挡住洪开山的第三招。

    可是单锋剑刚碰到花轮刺,立马被斩碎了。一击而下啊,宁不孤再次后退,胸前的衣服还是被撕烂了。

    耀灵聚集在右花轮的尖上,金光暴涨,锋刃延长,变成了一把长剑;耀灵聚集在左花轮外侧,圆圆滚滚,变得像重锤一样。

    “小心了,我就靠这两招当上的卫军大将!”洪开山说道。

    洪开山站了起来,双手抓着铠甲的护臂,往外一拔,一层护臂被卸了下来,后面连着一排尖刺。洪开山一捏护臂,护臂就变成了匕首。

    “这两把叫花轮,是凌空王赏赐给我的,庆祝我斩了震天部突击队队长。今天我就用这两把花轮,会会阁下的银枭。”洪开山越过书案,紧贴着宁不孤站着,说道。

    “当着你全军的兄弟落败,很丢人的!”宁不孤说道。

    洪开山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停了下来,说道:“认输吗?”

    “哈哈哈,不要手下留情,把耀灵也使上,我见血就算数!”宁不孤笑道。

    “好,那就再来!”洪开山说道。

    “来吧!打赢了你,我就去挑战若敖立骏!”宁不孤说道。

    洪开山再次向前,长剑一挥,宁不孤银枭一挡,刚碰到洪开山金剑的一瞬,洪开山收了右手的耀灵,剑又变成了刺,改砍为刺,宁不孤只好再退。此时,洪开山左手金锤砸向宁不孤的头,宁不孤举刀招架,可是洪开山左手的耀灵再次消失,改锤为刺,刺向宁不孤的腹部。宁不孤举刀的力道太猛,来不及后退,只好整个人往后倒,摔在了地上,摔在了周无瑕的面前。

    周无瑕低头看着宁不孤,说道:“你要是再退,就别想着一统三军了!”

    宁不孤听着对方略带讽刺的口气,翻身站了起来,说道:“那我就反击了!”

    宁不孤向前一步,开始试着将耀灵聚集在银枭上,但是很微弱,阳光下根本看不出来。

    洪开山重新在左右手聚集耀灵,看得出,这一回合大家都想结束这场比斗。

    这一次,宁不孤先动手了。宁不孤一跃而起,双手举刀,一招“开山”力劈而下。但是这个距离有些远,宁不孤的刀锋根本碰不到洪开山。洪开山只需要等宁不孤招尽,就可以结束比武了。但是,当宁不孤开始下落,刀锋离开了阳光的照耀,洪开山发现,宁不孤的刀上,居然聚集了强大的耀灵。洪开山赶紧将自己金剑、金锤护在头上,抵挡宁不孤的开山式。

    两个人的耀灵在接招的时刻,都消散了,胜负未分。但是谁也没有继续动手的打算。

    “我记得上次我来的时候,你说只要我带我的刀来,你就考虑帮我!”宁不孤没有收起自己的招式,但是终于开始说正事了。

    “你说,力所能及之内,我帮你!”洪开山也摆着架势,说道。

    “帝临城现在有难,我想单凭四城巡检和总督府那点兵力肯定搞不定,天子一定会下令让你进城平乱。我希望你能提议,由我统一指挥!”宁不孤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这句话我能说!你觉得周定边、端木连顺、马铁心他们听了会怎么样!”洪开山说道。

    “呵呵呵呵呵,只要你说了!成与不成,与你无关!”宁不孤说道。

    “好啊,那我就帮你这个忙!丢人了,可别怪我!还有别的事情吗?”洪开山说道。

    “还有个疑问。为什么我的剑,一碰到你的刺就断了?”宁不孤问道。

    “用火锻造的兵器,怎么能比得上用先天元气锻造的兵器。你的银枭如果不是用耀灵锻造的,怎么可能挡得住北极一智的分水剑。不过我听说你以前并不会耀灵啊,怎么这一次会表现的这么强?”洪开山说道。

    “这个说来话长,我想等平乱完毕,全帝临城都会知道我为什么会使用耀灵!”宁不孤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天子的诏令,终于到了绿鳌卫的大营。

    国士堂里,天子正召见了所有能说得上话的帝临城皇亲贵胄,包括了绿鳌卫将军洪开山、总督府端木连顺、帝临城巡防总长马铁心、军务总长周定边、皇长子若敖成穆、皇次子若敖成悫,和当时正在白霜念家做客一起被召入的白露晨光。

    “哪里来的这股行尸大军?你们怎么都没有察觉?咳……咳……”天子有些着急,努力了一辈子,怎么在自己暮年的时候,就不能安生一天呢。

    “启禀天子,据探子汇报,应该是北城巡检宁不孤被夜影教挟持,放入大量夜影教徒和行尸。昨天宁不孤的奶奶,隐山荒堙无祀来帝临城就他,杀死了夜影教魂使,夜影教主放行尸作乱为子报仇。”周定边说道。

    “既然都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提早预防?”天子发问。

    “回禀天子,若不是荒堙无祀大闹夜影教地下城堡,帝国的密探也根本传达不出这些信息。”周定边说道。

    “宁不孤的奶奶……我记得宁不孤是隐山少族长,那他奶奶岂不是隐山老族长的夫人……”

    “对,正是血玫瑰!”周定边说道。

    “血玫瑰何在?若有她相助,寡人就放心了!”天子说道。周定边他们脸上有些发热,作为帝国的中枢高官,居然没有一个老太太在天子的心中觉得靠得住,实在惭愧。

    “启禀天子,血玫瑰为救宁不孤,已经战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选定能统一指挥的将领,指挥禁卫军、皇城守军和城外的绿鳌卫。现在三支军队都已经调入京城,但是根本配合不起来。”周定边回道。

    “诸位爱卿认为谁合适做这个统一领导?”天子问道。

    “臣认为,北城巡检宁不孤可担此任!”说话的是洪开山,他是第一次觐见天子,本来有些紧张,这句话算是豁出命去说的,只有这一句,但凡有人反对,自己也不再说话了。

    “宁不孤……”天子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推荐一个下层军官,北城巡检是帝国护卫军序列中最低级的军官,上面还有巡防总长、总督府将帅、崇极宫各院卫队长等等,根本轮不到宁不孤。但是推荐宁不孤的却是三军之中重中之重的绿鳌卫将军洪开山。这个身份比较敏感,既不能让他统领三军,又不能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怀疑、排挤。所以天子感到不好评价。

    “儿臣附议!”天子沉吟间,就有人同意了洪开山的意见,说话的是若敖成悫,他答应过狄无敌,只要有人肯支持宁不孤,他就支持。

    “臣附议!”接近着,又有人同意,这次是白霜念。自己既是给朋友白露晨光面子,也是帮自己心心念念的白露晨霜实现心愿。

    “臣附议!”白露晨光也不再避嫌,就想让自己外甥出人头地。

    “臣附议!”马铁心也同意了,自己没有领军机会,自己部下有也行。反正不能让无能的端木连顺领军。

    端木连顺无话可说,帝临城军务系统中能说话的,除了自己和周定边都附议了,还是一向不说话的二皇子开的头。大皇子都没反对,自己能怎么办。而且,扶植一个血民,输了自然对若敖成穆有利,大皇子再出马不迟;即使赢了,也不会增加二皇子的实力。做哥哥愿意卖弟弟这个人情,毕竟将来有事,亲兄弟要比其他人更靠得住,就像皇叔若敖立骏对于自己父皇一样。

    “儿臣附议!”若敖成穆也同意了,周定边没有反对,端木连顺也就只好轻声附议。

    天子没有想到这么一个难以抉择的人选,如此顺利地就决定了,赶紧下令:“端木连顺、马铁心、洪开山听令,寡人封宁不孤为平叛统帅,你们三人各领总督府军、禁卫军、巡防司和绿鳌卫,听从宁不孤调配,扫平叛乱!”

    众人齐声说道:“谨遵皇命!”

    这是宁不孤第二次进绿鳌卫,却是与第一次的感觉大不相同。

    宁不孤第一次来的时候,洪开山的兵东倒西歪、自由散漫。可是这一次,宁不孤和周无瑕面对的,却是整装待发、严阵以待的士兵。

    宁不孤站在营门外,守门的还是上次那个门卫。

    “在下宁不孤,有要事参见洪开山将军,劳您通传。”宁不孤说道。

    “将军有令,宁不巡检若来,大可畅行无阻。您请进!”同样是畅行无阻,门卫却一改上次不屑的表现,变得恭敬有礼。

    洪开山确实有意思,带出来的兵,危乱两重天。

    宁不孤一路往将军大帐走去,一路看着绿鳌卫的士兵列阵操练,整齐划一、呼喝有力。洪开山大帐里,卫军的将领肃列两侧,宁不孤站在中间对着洪开山,死死地盯着对方。

    洪开山穿着一身暗绿色的铠甲,铠甲上有许多圆孔,双手撑在桌子上,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宁不孤。

    良久,洪开山终于说话了:“刀,带来了吗?”

    宁不孤从腰间抽出银枭,双手架在胸前,说道:“刀我带来了,将军想怎么看法?”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无敌全能修仙[综]目标忍界第一村百万年后做海贼(偶像练习生朱正廷)桃花仙子万域独宰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