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暗流涌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宁不孤心中一惊!需要教祖的庇佑啊!

    “圣光所照,生生不息!”宁不孤轻声祈祷了一下。这还是他从指引之塔的魂灯接受洗礼之后,第一次诚心地向教祖祈祷。

    “下一步你想怎么办?”周无瑕问道。

    “哈哈哈哈,谢谢你这么信任我。可惜我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你怎么突然来了?”宁不孤说道。

    “哼,我不过回去汇报了一下工作,就接到了你有难的情报。你这种情况,需要等天子醒了,向教祖祈祷一下,教祖会告知天子真相的。”周无瑕说道。

    “不知道啊!现在四门都有绿鳌卫和总督府的人把守。帝临城的城墙也不可能翻越,逃是逃不出去。我又见不到教祖,请求帮助。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宁不孤说道。

    “我倒是能帮你逃出去,不过你必须要加入多面者。”周无瑕说道。

    “你们怎么会有‘军机畅行’的腰牌?”宁不孤问道。

    “只有这个,我回答不了。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些腰牌是哪里来的。你还是先说要不要做多面者吧!”周无瑕问道。

    “哼,要不然,怎么做多面者!”周无瑕说道。

    “你救了我,不怕帝国的人找你麻烦吗?”宁不孤问道。

    “哼,多面者又不是帝国的机构。再说了,我也相信你不是刺杀天子的凶手。”周无瑕说道。

    “额,加入多面者有什么要求吗?”宁不孤问道。

    “需要定时向教祖祈祷。还有,就是佩戴这个腰牌。”周无瑕说道,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腰牌,交给了宁不孤。

    腰牌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冰凉晶莹,宁不孤仔细看了看,一面写着“多面”,另一面写着“军机畅行”。军机畅行,就是不管多么秘密,多么机要的地方,只要是从属于帝国,接受天子领导的机构,只要拿着腰牌,就能畅行无阻。

    “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宁不孤把身子往后一仰,故作懒洋洋地说道,但是背上的伤口一疼,宁不孤又立马坐直了,嘴里吸了口气。周无瑕,看到这一幕,咯咯地笑了。

    帝国历,晴,无风。

    所有与宁不孤一起入黉门的黉门学子都被召唤到了国士堂。顾怜慈、若敖成穆、若敖成悫坐在天子御座的旁边,周定边、万盛德安、端木连顺、马铁心、南溟白影、高配、李一平、洪开山、郅焦、霍离华等朝廷文武重臣分列两边。有资格参与朝议的人,除了白霜念,大家都来了。当然了,还有一个不速之客,就是白露晨光。

    国士堂的通风不错,但是炎热的天气还是让大家沉闷难当。狄无敌,更是汗流浃背。

    宁不孤刺杀了天子!当狄无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感觉是这肯定有什么误会。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了军务总执周定边、绿鳌卫将军洪开山、大皇子若敖成穆、帝临城四门巡防总长马铁心,还有那么些大大小小的宫女内侍,都这么说,由不得狄无敌不信。

    “难道老大真的是阴谋谋杀天子的奸细?不,不可能!”狄无敌不相信宁不孤会干这样的事。完全没有理由,完全没有动机,完全没有必要。而且,按照宁不孤今时今日的先天元气,要在天子降阶相迎的一刻谋杀天子,根本不可能还给天子留下一口气。

    周定边和洪开山都说没有发觉有任何人躲在暗处出手,除了宁不孤。以周定边和洪开山的警觉,刺客的功夫要达到若敖立骏的水平才能不被发觉。可是真到了凌空王的水平,还能失手吗?周定边的聚灵一指,可是劈山分海的震撼啊!

    除非只是为了冤枉老大,那谋划整件事的人,冒着自寻死路的危险,难道只为了将一个异族赶出帝临城去,简直是有毛病!

    寺鸣在请示过顾怜慈之后,对着狄无敌他们说道:“当今天子,乃古往今来第一仁德天子。蒙天子皇恩浩荡,宣召各位入学黉门,戍卫皇城,侍奉皇亲。但是,隐山宁不孤,竟谋刺天子,畏罪潜逃。各位之中,听说有人和宁不孤过从甚密,如有知道宁不孤行踪的,现在最好向皇后及二位皇子坦白。皇后、皇子念在天子仁德,不再追究窝藏之罪。如有包庇,定不轻饶。”

    狄无敌他们开始窃窃私语,尤其是端木燕,不断地提醒身边的人,自己是多么慧眼如炬,早就看出来宁不孤居心不良,意图祸乱帝国。

    这个时候,正国门卫队长顾威出列了。狄无敌心中一惊,因为顾威,比所有人都更有理由痛恨宁不孤,对于追捕宁不孤也将会最积极。顾威上前施礼,然后说道:“我相信昨日一夜,周总执和洪将军已经寻找了全部帝临城。应该并没有发现宁不孤的行踪。以我对宁不孤的了解,他肯定已经逃出帝临城,意图躲避追捕。所以,臣斗胆建言,由我们黉门学子组织追击队,追捕宁不孤。周总执和洪将军,则派兵包围隐山,公告天下,逼迫宁不孤自首。”

    周定边听了之后,出列反驳:“启禀皇后,昨日宁不孤行刺天子之后,臣曾追击他到了帝临城墙,亲眼看到宁不孤中了臣的聚灵一指。宁不孤才刚刚习得先天元气,根本不可能懂得如何破解聚灵一指。也就是说,他根本不可能独自逃出帝临城。所以,臣认为还是应该更加仔细地从宁不孤的故人处搜查。”

    宁不孤的故人,在帝临城的也就是凌空王府、白霜念府,和黉门这些同学守卫的地方。可是就连狄无敌都不知道宁不孤现在怎么样了,宁不孤又怎么可能投靠其他人。

    顾怜慈也不太同意周定边的提议,毕竟天子被刺对自己利大于弊,如果最后要搜查凌空王府,逼迫若敖立骏站在若敖成穆的一边,不利于悫儿的储位之争。现在,稳定自己的权势,要比追查真凶更重要。

    “周总执,以哀家的看法,洪将军的绿鳌卫毕竟是外军,长期驻守、搜查帝临城不利于皇城民心,还是暂且出城,封闭四方通道,以防宁不孤逃出城后逍遥法外;马总长则命令四门巡检使好好把守城门,以防宁不孤出城,最重要的是北门巡检使得替代人选,马总要好好遴选,我觉得黉门雄基堂堂主比较合适;至于搜查帝临城,实在是扰得黎民不宁,也难以达到搜查到宁不孤下落的目的,暂且停止吧;而追查宁不孤方面,就如顾威建议,黉门学子自愿报名前往追查,由顾威带队。诸位看这样安排如何?”顾怜慈说出了自己的折中之法,她相信,这样的安排将是对自己最有利的。顾威是自己的外甥,雄基堂堂主顾臣义是自己的弟弟,内外都有自己的外戚呼应,不怕若敖成穆搞鬼。剩下的,就是拉拢一直看若敖成穆不顺眼的军方、藩属,和瓦解若敖成穆的文官朋党。

    “臣等谨遵皇命!”周定边、马铁心和顾威等应道。

    “启禀皇后,那隐山方面,应该如何处置?”端木连顺接着周定边的建议说道,他现在已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了。

    “这个,隐山自治是天子的诏谕,搜查追捕不利于帝国稳定,但是防止宁不孤逃入隐山还是必要的。这样吧,顾威他们追捕宁不孤,首先要去的肯定是隐山,离凌空王的营地不远,不如顾威等人稍微绕远,通知凌空王叔天子被刺的消息,派兵协助,诸位以为如何!”顾怜慈说道。

    “如此甚好!皇后圣明!”端木连顺答道。

    “诸位爱卿还有什么建议吗?”顾怜慈问道。

    “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众人一看,说话的,是静陪末座的宁不孤的舅舅,白露晨光。

    顾怜慈有些意外,但是想到白露家毕竟也是强藩,就要以安抚为主:“白露少爵爷但说无妨。”

    “微臣主职是隐山前堡的驻军的护军使,又是嫌疑人的舅舅,所以微臣报名参与追捕宁不孤的行动。”白露晨光说道。

    “好,哀家准了!”顾怜慈巴不得趁机将宁不孤这个麻烦抛给别人,因为最重要的,是在天子昏迷阶段扭转身边这两个孩子的局势。

    顾怜慈的安排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虽然有重用外戚的嫌疑,但是毕竟一个追捕小队长和北城巡检使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位置。对于刚刚接手总督府的周定边来说,根本不会把顾臣义放在眼里。而洪开山率军出城,更是乐得离开是非之地。

    真正不满的只有若敖成穆,因为作为监国皇子,顾怜慈连一句意见都没有问过。当朝议散去,若敖成穆跟在顾怜慈母子后面离开国士堂的时候,心中决定了一个比刺杀天子,更大的阴谋。

    宁不孤很想和自己的大救星周无瑕开个玩笑。比如把头探到周无瑕的面前,歪着头、咧着嘴,笑一笑。再说一点哄逗周无瑕的话,看着一本正经的周无瑕被自己的无赖相惹得一脸无奈。

    但是现在,他实在没有气力去开这种玩笑了。宁不孤从记事开始,从来没有这种浑身大汗、有气无力的感觉。作为一名父系血民的后代,体能是天生的优势。可是现在,即使有了奶奶传授的耀灵,宁不孤却依然会气喘吁吁。周定边的聚灵一指,让宁不孤见识了什么叫杀人无形。

    周无瑕长枪横在身前,就像宁不孤第一次在双龙谷看见周无瑕的时候一样,除了没有那身潇洒的蓑衣和漫天的大雨。

    “你还撑得住吗?”周无瑕问道。

    “死不了,你小心点,这几个家伙不亚于当时在东伯公爵府救我们的那个。”宁不孤嘱咐道。

    “哼,我倒要看看这几个人能奈我何!”周无瑕说道。

    几个夜影教徒没有轻举妄动,倒是周无瑕往前逼近了两步。夜影教徒们突然一起行动,两个人凌空跃起,三个人前左右三方夹击。周无瑕应该只有后退一条路,但是周无瑕不想退,要不然如何显示自己的威风。

    周无瑕突然加速,一枪刺向正前方的敌人。正前方的敌人紧急后退,周无瑕紧追不舍,与其他方向的四个人正好在一个平面上,随后突然收力,长枪画圆,四个人立刻被扫了出去。

    为首的夜影教徒顿了顿,评估了一下眼前的形势,一挥手,几个手下跳下房顶,消失在了黑夜中。

    宁不孤长舒了一口气,坐在了房顶上,说道:“无瑕的枪法果然出神入化!”

阅读天子剑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