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女配修仙回来了

第二百二十八章 映射

  • 作者:萦索
  • 属于:玄幻魔法
  • 收录时间:2019-09-24 23:57:41
  • 更新文字:5011字

“啊,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根本心不在焉!“小佩怒火消失,转而浮上担忧的表情,“春熙,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总说没事、没事,可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

“你还问,看看你在干什么!“

春熙低头,忽然发现自己手里竟然捏了两个酸橘,捏得汁水到处流淌,都沾到小佩的裙裾上了。

张了张嘴,春熙还是无法把她内心的猜测,坦然相告。只能不停的擦手,可惜黏黏的橘汁实在难以擦干净,

“真的无事!“

春熙无奈,但是这件事她真的有苦衷,不能说啊!

“算了,等你想通了,愿意跟我提起的时候,再说吧。“

春熙的脸苦成一团。

“春熙!你到底怎么了!“小佩掐腰,满眼怒火的大声道。

“什么怎么了?“

小佩无力的一叹,“好吧,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我没有……“

小佩用“你还骗我,当我是瞎子“的眼神看着春熙。

小佩露出大度不计较的表情,转头就直奔浮云小筑。

春熙不说,以为她就不知道了么?

从开始出现不对劲,就是第一次见厉瑚瑛的那天!

肯定跟瑚瑛有关!

换做旁人,未必有勇气去浮云小筑,也未必有勇气质问未来神崎世家的少夫人,然而小佩不是一般人!

除了从前在问心城就打过交道之外,小佩把春熙看得格外重要,为了搞清楚春熙到底为什么牵肠挂肚,她才不在意什么后果不后果呢。

浮云小筑,被春熙内心吐槽过于“做作“的秋千架上,厉瑚瑛坐在秋千上,静静的听小佩的描述,冰雪般纯净的面容上微微讶异,偶尔才打断一下。

“你是说,春熙有点魂不守舍?“

“不是!她这个人,冷心冷肺的,会为魂不守舍啊?“小佩气恼,“我跟你学学。“

相处太久了,小佩要是演起春熙来,除了外表不太像外,脸上的表情,肢体的小动作,无一不相似。

连续表演了几个异常后,厉瑚瑛轻轻蹙眉,眼波仿佛凝固的蓝色海洋。

“怪异吧?我之前以为,她是担忧和你的关系,或者是觉得在你和寒澈之间尴尬。结果完全不是那样!她这几天的状态,分明是担忧什么,患得患失。“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

厉瑚瑛也陷入了苦恼思索中,“那是为什么?“

“就是不知道才过来问你啊!那天你让丫鬟请春熙来,都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情?来,一五一十告诉我!“

小佩盯着厉瑚瑛,理直气壮的提出要求。

要知道,厉瑚瑛还有几日就要成亲了,一般新娘忙都忙不过来,哪有闲心计较这种小事?

不过,提出要求的人没觉得过分,被要求的人也觉得很应当。瑚瑛竟然真儿个带着小佩,重走了一遍当时带着春熙,是怎么进浮云小筑的,都在哪里停留,做了什么。

全部走完之后,小佩低头咬着手指,“好像没什么啊!“

对于浮云小筑的“特色建筑“,因为是春熙出的图纸,小佩很顺利的就接受了,然后猜想,这些哪怕是春熙酒醉之后胡乱画的呢,只要她喜欢就好了。

那到底是什么引起她的异常表现呢?

小佩和厉瑚瑛对坐,苦苦思索。想了许久许久,都想不明白。

这就是当局者迷了,身旁两个陪嫁丫鬟,忍了又忍,最后实在忍不住,才偷偷说了一声,

“小婵去请了春大夫八次,春大夫只来了两回。小婵心里纳闷,整个神崎世家,不论宾客主人,哪有人连续拒绝我们姑娘的?“

小佩道,“她也是怕来多了,耽误你们的事!等等,你想说什么。“

小婵鼓起勇气,大着胆子道,“会不会是姑娘对春大夫太好了?“

“好?“

厉瑚瑛茫然不解的看向小佩。小佩呵呵一笑,“那我对她更好呢,她从来没有这么过!“

厉瑚瑛想想,也是,不理会丫鬟小婵的胡乱猜测。

两个陪嫁丫鬟吓得脸色大变,趁厉瑚瑛和小佩相对而坐的机会,匆匆把小婵拉了出去。

“你刚刚险些吓的我魂飞魄散!小婵啊小婵,平时你也挺机灵的,不机灵也不会让你在外面传话。你怎么这么不知进退!刚刚那些话,也是你该说的吗?你知不知说了什么后果!“

小婵抿着唇,“我、我也是没憋住。“

“憋不住也给我憋着,你想死,别拖累大家一起死!“

“不、不至于吧?“

“你不信?你还是年轻,傻啊!姑娘平时不动怒,那是她万事不放在心上,她也不会因为细微琐事责罚我们。但是,若是碰触了那根线,就没有任何情面可以讲了!“

看到小婵脸上还有点不忿,那年纪稍长的干脆直截了当,“你既然看出来了,那我问你,因为你挑明了这件事,让春大夫从此不上浮云小筑了怎么办!“

“到时候姑娘是责怪春大夫不近人情呢,还是怪我们多嘴多舌?“

一句话就吓得小婵亡魂皆冒。她就是看出来了,才憋不住,想提醒瞎猜的厉瑚瑛和操兮佩。哪里想过,这件事根本不是她这样的身份能轻易碰触的,万一一个不好,只怕要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想明白了,她才后怕的拉着提醒她的姐妹,“姐姐救我!“

“现在知道怕了?幸好姑娘的心思不多,那位也是个实心眼,暂时没想到那块儿去。教你个乖,你快点把春大夫请来,越快越好,久了,姑娘和那位回过味来,怕就像窗户纸,一捅就破了!“

“诶,我马上去请春大夫!“

小婵这次吓得半死,紧紧跟随春熙,死活把春熙请到浮云小筑。

春熙本来不想踏足让她尴尬、羞恼的浮云小筑,可听说小佩竟然去了,猜到她是担心自己,也怕小佩多说了什么,让瑚瑛知道了,就匆忙过去。

三人面对面,明明各有烦恼,各有担忧,而且心思都挺重的,可都露出笑容,气氛倒是平和了。

厉瑚瑛白发如雪,在微风中飘扬。琴台上,淙淙的流水从假山上留下,她将古琴放在自己的双膝上,轻柔的弹起琴弦。

琴声铮铮,如高山,如流水,自然流动,让人置身于大自然的纯粹,带走了所有心底的阴霾。

春熙在琴台下方,仰望厉瑚瑛,只觉得这样如冰如雪的人儿,世间罕有,她没有一丝杂质,纯净自然。能得她青睐,应该高兴啊。

她为什么一半高兴,一半又有点哀伤呢?

哀伤倒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瑚瑛。

该死的规矩,应该早点让瑚瑛见到寒澈,守什么未婚夫妻不能见面的破规矩。要是早一步遇见,以寒澈的容貌……

想到这里,她才觉得自己真是傻。

干嘛干坐着烦恼,为什么不促成寒澈和瑚瑛这对小情侣第一次会面?他们真是非常相似的人啊,都是心如水晶琉璃一样干净的人,待人也是一样的诚挚,不含任何虚假。

他们一定能相处得极好。

再加上婚姻的名分,双方的父母的期许,这夫妻相处久了,感情深了,不就把婚前那些杂七杂八的胡乱心思,给忘了么?

不说全部忘记,也至少忘了七八成。

她只要剩下那一两成,可以和瑚瑛当朋友就好。

普通朋友也好!

想到这里,春熙露出满意的微笑。

看到她的微笑,仿佛卸下了心头大事,小佩只觉得更加怪异。

还说不是为了瑚瑛,怎么到了浮云小筑,听瑚瑛弹奏一曲,就彻底放下的感觉?

小佩敏感察觉不对劲,但是当着春熙的面,她笑得更开心,更甜美,完全看不出心事的模样。

“春熙,今儿有耳福了!听了瑚瑛的一曲,本来就觉得洗涤身心,不过呢,我还想听你弹的。瑚瑛,你说呢?“

瑚瑛自然退位让贤,将自己最心爱的古琴,交给春熙。

春熙心事解开,也是畅快多了,没有拒绝,

“好吧,不过我很久没弹了啊,你们可不许挑刺!“

“嘻嘻,能让你动动芊芊玉指就不错了,我怎么敢挑呢?瑚瑛,你呢?“

厉瑚瑛认真的说,“只要是春熙谈的,我听一百年都不会厌倦。“

“哈,就是!“小佩笑着指着瑚瑛,“还是你说话好听,一百年也听不厌!再没比你更会夸人了!春熙她才不会弹一百年的琴,她呀,嫌烦!“

说完,还朝瑚瑛挤挤眼睛,“下次别这么夸她,她骄傲起来,更拿乔了!“

瑚瑛笑着看春熙,“春熙才不会……“

春熙笑道,“还是瑚瑛知我。我才不是那种人呢!你们想听什么!“随意的拨弄了几下琴弦,只听琴声伴随着悠悠的流水声,越发令人惬意了。

“还可以点的吗?“小佩古灵精怪的转了一下眼睛,“好啊,那我要听以前没有听过的!“

瑚瑛道,“你拿手的就好。“

“哎呀瑚瑛你要求太低了,就应该提点高要求嘛,要是春熙手生弹得不好,她就会知耻后勇,以后常常弹琴了。“

瑚瑛也觉得小佩所言有理,不过她一点也不想春熙出糗啊。哪怕是在自己和小佩面前出糗。

春熙不再多言,低下头,气质一变,不同厉瑚瑛刚刚的白衣出尘,她是红尘里打滚的人,即便想超脱,也是万千顾忌。

她在琴之道的造诣,不说登峰造极,也是经过一番苦练的。琴声,是心之声。她对世间万物的认知,以及对曾经在她生命中出现的过客,所倾注的感情,都在琴声中了。

乍听,似乎挺一般。

可是越听,便越觉得动人心弦,不知不觉,便听得痴了。

一曲弹完,小佩沉浸其中,许久没有说话。

厉瑚瑛更是沉醉其中,蔚蓝的眼眸中有说不清的情愫,一时忧伤,一时喜悦。

而那几位陪嫁丫鬟,不管听得懂的,还是听不懂的,都缩得跟鹌鹑一样,不敢出一点气息。

半响之后,春熙回过神来,笑着问,“如何?“

“好!“小佩鼓掌,“这曲子,叫什么名字?对了,没有给八音阁那些人弹过吧!“

“没有!这个世界上,你们两个,是唯二的听客。“春熙微笑起来,随意的拨弄一下琴弦,

“至于这首曲子,叫做——枉凝眉!“

“枉凝眉?“小佩对曲子背后的故事挺好奇,追着问春熙。春熙摆手,“以后有机会吧,这里面的故事一时半会儿说不完。“

“那你就长话短说啊。“

“简单来说,绛珠仙草,还了一辈子的眼泪给神瑛侍者……“

这是一个神话故事,又是一个爱情故事。

可惜,是悲剧收尾。

小佩听完,心里的不对劲越发强烈了——以春熙的冷心冷肺,对旁人的爱情故事怎么会这么上心?尤其还借着仙草、侍者的名义,到底是在映射?

寒澈么?

不像啊!

当然,表面上她还是笑呵呵的,和瑚瑛对了一个眼神,便告辞离开浮云小筑。

顶点

“还有几天举行婚礼?“

“十天。你怎么了,春熙,最近怎么愁眉苦脸的?“小佩担忧的看着春熙,“你不是说,和瑚瑛没有吵架,相处得挺好?“

“是……挺好。“

春熙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浮云小筑那边几乎每日都邀请她过去,还想让她留宿来着。发现瑚瑛内心的小秘密,她怎么敢留?几乎逃之不及的拒绝了,而且以“婚礼繁忙,不便打扰“为名,三五次邀请,才去一次。

尽量减少和瑚瑛见面的次数,其实不是釜底抽薪之计,想她春熙也是足智多谋、善于察言观色的聪明人,怎么才发现瑚瑛对她的态度不寻常呢?

这份不寻常,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春熙努力回想,可是想着想着,就想到她当初给瑚瑛治病,几乎一开始就出现在内帏,卧室随意出入,连卧床也躺过不知多少次!

本来都是女孩子,也没想过要避讳啊!

再说,两个人相处得极好,除了刚开始有些生涩陌生外,后来瑚瑛经常在她面前宽衣解带,她用金针治疗……

难道说,那个时候就埋下了苗头?

阅读女配修仙回来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