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巫的理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穆乔又问“那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搞完嘛?吵吵闹闹的真的很没眼色。”

    镜子“……不知道。”

    敲完这几个字,镜子就不再回答别的问题了,只是静静地反射着外面的场景,怪高冷的。

    神经病啊这是?!

    镜子毕竟只是面镜子,太复杂的问题它回答不出来,就在镜面上敲了一串省略号。

    呵。穆乔冷哼一声。不告诉我,我就自己算。

    穆乔纵然不修元神,无法通天意,行天道,但是鸿钧却教了他许多算术之学,并不比那些修元神的大罗金仙们掐算功力差。

    他掐了个阵法,闭目凝神,不一会儿,这念力背后的蝇营狗苟都渐渐明晰地浮上了他的心头。

    看了真相,穆乔不禁给气笑了。

    他上辈子也修仙了一辈子了,但可从没听说过什么念力,总觉得这不像是道家用语,不伦不类的。

    镜子“的确不是我道家手段,应该与巫族的巫术有关。乃是施力者借由巫术形成的对受力者的因果束缚。”

    穆乔皱眉看着,他仔细琢磨着这两句话,道“哦,就是说这是巫族搞出来的。他们搞这干嘛?存心打扰道祖闭关吗?吃饱了撑的嘛!”

    只不过他的性子叫鸿钧给养散了,平日在紫霄宫风平浪静,他是懒得去算什么天下大事的,顶多对着几棵花花草草的,算一算它们下一次的开花结果期。洪荒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知。

    然而此刻,穆乔却隐约感到那股念力的来源不简单。它浩浩荡荡、来势汹汹,其中隐隐蕴藏着万千呼喊,声声都是冲着紫霄宫而来,必有古怪。

    穆乔想着,左右这会儿安不下心来,索性卜一卦算一算,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他虽算不出这件事还牵带着所谓无量量劫的背景,看不出天道在里面灌注的意念,但是仅这念力是怎么来的,他是看明白了。

    原来还真是巫族搞的鬼。巫族想要自己的鸿蒙紫气,便耍了这么个花招——设计使人族遭难,在人族身上搞了出苦肉计,而后撺掇人族利用巫术向紫霄宫祈祷,由此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念力,直冲云霄。

    这念力对修为深厚的道祖倒没什么影响,但是因为自己的修为浅薄,再加上与人族血脉相连的因缘关系,便可以说是致命的打击。

    一来它掐中了穆乔的情感弱点。在这洪荒之中,不管是谁,看到自己的同族受苦,心里都会不好受。不好受了便会施以援手,所以这叫苦肉计。

    二来它更掐中了穆乔的人身弱点。洪荒世界是一个十分注重因缘果报的世界。穆乔身为天地间第一个人类,诞生之时便受了天地间很多功德。一分功德便是一分责任和因果,无形之中,穆乔之于整个人族就多了好多责任和因果。

    如果他此时袖手旁观了,那便是只承下了当初的因,而丢下了如今的果,这恐怕是要遭天道惩戒的,对今后的修行也大为不利。

    洪荒之中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修士都不会这样做。想当初龙族和凤族就是因为彼此相争造下大劫,种下了因,如今才不得不承受着埋没无名,受人歧视而不得出的果。

    “因果”二字,那可是千万不能小觑的。

    冲着这,巫族才会笃定穆乔不会对人类袖手旁观,认为他一定会心受扰动,从而走出紫霄宫,相帮人族。

    可本文的主角脑子里偏偏没这根弦。

    穆乔的思路简单得很你巫族捅了个大篓子,导致人族生灵涂炭,结果到最后却要他穆乔来背锅?凭什么嘛!

    他长得就那么像背锅侠吗?

    人族遭遇了那样的灾难,他是很难过,可是难过归难过,叫他一个连筑基都筑不了的小辣鸡去帮人族灭金乌?莫不是在开玩笑哦。再者,巫族这是设计了个圈套故意诓他呢,傻子才会钻进去好嘛?

    至于什么因果不因果的,那是那帮活了几万年的大神们害怕的东西。他现在连个基都筑不了,管那么多作甚?

    说来这天道也是搞笑。挑起事端的人不是才该承担这因果吗,怎么叫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误)遭这念力的折磨?

    穆乔想得脑仁疼,干脆收起镜子,打了个哈欠走到了鸿钧身边,趴到了鸿钧的膝盖上。

    咸吃萝卜淡操心,管他呢,既然被扰得无心修炼,那睡一觉也是好的。反正有道祖在,他什么都不怕。

    这么想着,他脑袋在鸿钧膝上蹭了蹭,找了个舒适的角度,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然而他没注意,就在他沉入梦乡的那一刻,鸿钧的眼睑微微动了一下,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眸。

    那是一双与平时不同的,因为抽离了神识而显得过于冷漠的眼眸,然而在那眼底深处却似乎流动着一股浓得化不开的忧心和欣慰,它闪现了一下,又被深深地埋藏了下去。

    一片白云从前殿飘了过来,悠悠然然地落下,化作一床锦被,将穆乔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尤其是他那赤着的双足。

    此时此刻的不周山。

    巫族的地盘上,已经燃起明亮的篝火,巫族小孩们丝毫不畏惧天上十个太阳的灼热,他们有不周山的庇护,只觉得清凉宜人。燃篝火是为了助兴。

    共工压抑住眉梢的喜色,胸有成竹地向帝江道“君上,大家都看到人族汇成的念力了,连妖界的五色四方神戟、青龙白虎长刀都砍不断,可见其粗韧坚强。这当儿,念力已经上到三十三重天去,畅通无阻,在紫霄宫门外徘徊不去。想必穆乔道君早已对此有所感应。”

    一旁的烛九阴冷笑一声,道“何止是有所感应?这念力如此之深厚强大,就是个大罗金仙也能被沾染得一身是腥。而紫霄宫那位不过是区区人类而已,焉能不惧怕如此强大的因果念力?恐怕早就被吓得屁滚尿流,焦头烂额了。”

    他嘲讽完了,又阴森森漫不经心地添了句“他要是不想陷入这因果之中,就只有一条路——开放宫门,顺应天道,让鸿钧圣人倾所有之力把天上那十个太阳给灭了,了结人族心愿。不过那个时候嘛……”

    烛九阴说到这儿戛然而止,却意味深长。

    巫族在座的都懂了。

    到那个时候,紫霄宫就有了漏洞和可趁之机。巫族便完全可以趁紫霄宫的注意力在应对十个太阳时,将鸿蒙紫气揽夺在手。

    不不,更好的走向是,道祖说不准会为了那个人类的死活,主动把对那人类来说难以承受的鸿蒙紫气丢下凡来,让他们巫族坐收渔利!

    多好的计策!一面借道祖之手打击了妖族皇室一脉,一面又拾得鸿蒙紫气,此次量劫合该巫族大兴啊!

    帝江黑通通的眼眸中燃起了滚烫的火焰,他大手一挥,命令各祖巫道“从现在开始日夜观测紫霄宫动向!一有动静即可禀报于我!”

    各祖巫齐齐应答“谨遵谕令!”

    共工更是得意“君上放心,不出五日,紫霄宫必定大开宫门!”

    这一声悠悠的誓念,就像是拨紧琴弦的琴音,洪亮有力地在每个巫族人的心中回响。

    视线穿过云层,来到巫族人心心念念的紫霄宫门外。

    帝俊脚下一发力,也来到了紫霄宫外,然而那眼前的景象却叫他心中一惊。

    紫霄宫宫门紧闭,整座宫殿道场还被几层结界包围,隐隐散发出金光。这样被层层防护着的紫霄宫,便是他,或者太一,都不敢轻易靠近。

    可是那道粗韧有如十人合抱之树大小的念力,却丝毫没有被那金光吓退。它们前赴后继地扑涌过去,像疯了一样密密麻麻地附着在那结界上,虽然本体是白色的,但却投下了一片乌压压的阴影,显得鬼气森森。

    可这还没完,紫霄宫外的结界这时开始发挥功力,它漫洒出万丈的光芒,把那些什么念力,什么牛鬼蛇神啊,就像烤肉皮一样,滋啦地烤一下,再滋啦地翻着烤一下。

    这翻来翻去的,竟成了道奇景。

    不断有白色的阴魂扑上去,又不断地被结界放射出的光芒阻挡弹开,前赴后继,永不断绝。仿佛是瀑布的水花一样,奔腾不息,吵闹不止,却永远也冲不破那悬崖底下的深潭。

    帝俊心中大震。即为这结界的牢固震惊,也为这念力的纠缠不休而震惊。

    不详,这是大大的不详啊。

    帝俊感到心中的那股预感愈发强烈。未来那残酷的惨像在他眼中清晰地浮上来。

    他来此地,本来是想向道祖求助,请道祖开恩救下自己那注定会被天道谴责的十个孩子。可是现在看来,那十只金乌之子只不过是这场量劫的牺牲品,而天道真正要针对的,竟是紫霄宫!

    帝俊冷不丁地后退了几步,背脊上感到阵阵寒意。他不禁想到紫霄宫中那个甚得道祖喜爱的人类。

    他闭了闭眼,稳住气息,向着紫霄宫的方向拜了几拜,长声道“请道祖和穆乔小友万望要保重自身!”

    这时,一道震耳的雷鸣响彻云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九重天雷从天而降,一齐向着紫霄宫的方向劈来。

    作者有话要说  巫族小穆乔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

    穆乔不开不开我不开,道祖不让开谁来也不开!

    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大胆,竟敢在紫霄宫门外喧闹?打扰道祖闭关不说,还害得他把修炼功法都忘了。

    他看了一眼犹自沉着的道祖,暗道,还好道祖不曾受打扰。

    他轻手轻脚地起身,往宫门口探去——但是门被自家道祖堵死了,啥都看不到。

    穆乔脑筋一动,他转身赤着脚跑到自己的小小置物架上翻找一阵,找到一个镜子来,把它支到了地面上。

    反正这外面嘈嘈杂杂的,他又不像道祖那样能屏蔽所有干扰,静心修炼,干脆就看个明白。

    镜子中间慢慢地裂开一条缝,这缝越来越大,紫霄宫外的场景就显露出来了。

    只见宫门外像是挤着一堆什么东西似的,投出乌压压一片阴影。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不成形状但好像又坚韧非常,像是一团魂灵凝成的雾气,又像是海浪滔天掀起的水柱。

    穆乔正疑惑着,便见那镜子贴心地给出了解释,印出了一行字来“这是人类向紫霄宫祈求帮助,从而形成的念力。”

    穆乔“哦,念力啊……那什么是念力来着?”

阅读从我做了鸿钧宠物的那一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天道图书馆血溅黄昏快穿之位面采购师我的女友是恶女白银霸主美食供应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