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修真江湖名人谱
本章:4718字

第十九章找上门来

    去了酒坛上的泥封,何启打开纸包小心翼翼的往整坛酒里倒上一些浅黄色的粉末。

    将剩余的粉末小心收好,方才出了一口气。这是他花了百十两银子好不容易才求来的药方,专门治自己这双手的。

    暮色渐浓,何启站在窗口眺望着天边清冷的玄月,背后微弱的烛光被寒风肆意欺凌,带着何启的影子一阵挣扎。

    ……

    当小卢的两坛酒送到后,何启谨慎的关上门窗才从怀中拿出一个只有巴掌大的纸包,里面包的是他今日出门花重金买来的药。


    一手抱着小小的酒坛,不时迎着冷风饮上一口,似乎连日的烦恼忧愁随着楼下愈来愈小的谈笑声渐行渐远。伴着“笃笃”的上楼声,往日的记忆在何启的脑海里开始浮现。

    城墙脚下小小的草棚,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小人儿,也是在这样一个寒风凌冽的夜晚,靠在不大的火堆旁捧着本薄册看的非常吃力……


    “衙门办案,从现在起无关人等不得随意出入!”

    清早,小卢才刚刚搬开门板准备一天的营业,脑袋里正迷糊着一边打哈切揉眼睛。突兀间一声暴喝吓得小卢浑身一抖,大清早无缘无故被这么一吓,小卢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无比狰狞,直觉一股燥热从尾椎直冲天灵。

    秦高阳摸出五两银子递给小卢,“帮忙叫郭厨弄些菜,一会儿咱一起吃点儿铜锅。”说完不给小卢反驳的机会推开门就进了屋。小卢拿着银子对着紧闭的门张了张嘴,垫了下手里沉甸甸的银子有些开心的笑了。

    随着一阵轻快地下楼声,秦高阳知道小卢这是去找自己的师傅去了。

    不多时,小卢上来告诉秦高阳说饭菜都已经做得让他下去吃,一桌三人围着一口小小的铜锅吃的兴起,只有秦高阳不时往门口张望。他这是在等尚辽。可惜,他不知道尚辽此刻早已出了城,往福寿庄的方向而去,却是怎么都等不到了。
    些许朦胧的眼神跟着点点雪花漫无目的飘动,草棚里衣衫褴褛的小孩在何启的眼里逐渐长大,从衣不蔽体到身着锦衣,从残羹剩饭到肉食好酒,从少年懵懂到志在四方。

    这人过得越来越好,只是再也没去过那个城墙角下的草棚,他开始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直至有一天他来到了边陲小城惠县。

    吃尽了怀中美酒,尝遍了心中五味。何启昏沉的脑袋再也支撑不住,就这般窝在窗边的地上醉了过去。
    无意听清来人到底说了什么,小卢猛然转身用比来人更高的声音“谁这么……”

    只说到一半他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一身深色皂衣,手中提着朴刀。再仔细一瞧,原来是县衙的捕快班头严山。

    幸好小卢这些天跑堂的小二也没白做,最起码这换脸的功夫不说炉火纯青,也是有了三四分的火候。

    “哎呀,是严捕头啊,您快请进,外面下了一夜雪怪冷的,有事儿您进来说,小的这就给您坐些热水端来也好祛祛寒。”

    严山依言,对客栈伙计的表现甚是满意,寻得避风位置偏里面的桌子坐下,将朴刀放在手边:“伙计,还要你将陆掌柜请出来,我要向陆掌柜有些要事要讲。”

    严山大马金刀的坐着突然闻见一阵浓郁的酒香,见小卢端着三寸多高的温酒壶,板着的脸顿时稍见松动。心里对上官让自己在如此冷的天里出来公干的怨气也是消散了不少。

    小卢拖着温好的酒躬着身送到严山的桌上:“慢用,小的这就去叫掌柜。”说完小卢转身加快脚步去了后院。

    严山瞟了眼离去的伙计,边吃着酒边老神在在的等着陆思年,不大会儿不见人影但闻人声“严班头,多时未见,今日来可是有甚事?”

    陆思年对这些吃拿卡要的班头衙役可是没有一点好感,常言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说的便是自己眼前这人。好在他时常孝敬此地知县也不惧这些小鬼,同样只要不过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毕竟是个生意人多有些和气生财的意思。

    严山只初听便知陆思年对自己突然的到来颇为不喜,不过他可不在意,整个惠县不待见自己这些个办着官差却不吃皇粮的人多了去了,遇见多了现在他颇有些无所谓。

    “不瞒陆掌柜,严某还真有事相求。只因惠县近日已属是非之地。想必陆掌柜已经知道,不久前从京城来了位大官,说是要找一位叫何启的要犯,这不这么冷的天还将我等小吏使唤的团团转。”说着还将杯中尚有余温的酒一饮而尽,一股热流从胃扩散至四肢,再从四肢倒卷入胸膛,随着烈火入心严山就像吃了仙丹,觉着浑身舒坦。

    陆思年没在意别的,只注意到严山来此甚久,往常言语中三句不离的惠县知县蒙璧之名如今怎么一次也没听见,莫不是刚有些面熟的菩萨就这么消失,陆思年心中多有疑虑。
    天色将晚,何启苍白着脸出现在客栈门口宽大的袖袍遮掩着他的手。

    小卢见是店里的客人回来了,赶紧上前:“客官,您这么晚回来,可是要小的准备些什么吃食,也好给您送上去。”说话间还不时的在何启与楼上来回的打量。

    何启现在本没有心情,所以并没有太客气:“别挡道,给我送两坛好酒来。”

    小卢虽然心中不悦,可说到底自己也只是个店小二,谁让自己不开眼的。索性今日遇见个出手阔绰的少爷,尽管到手的银子自己主动上交了一部分给掌柜,但是剩下的也能有一个多月的月钱。

    四处一看何启已经上了楼,小卢这才敢对着楼梯口“嘁”了一声,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后院酒窖搬了两小坛店里最贵的酒给何启送了过去。

    送去酒后,小卢站在何启的门外不怀好意的无声笑着,正得意着小卢感觉有一道目光在看向自己,向右看去只见秦高阳倚着门框抱着双手略有好奇的看着自己。

    小卢脸上笑容一收:“秦哥儿,你,你怎么不出声啊,吓死我了。有事您吩咐。”小卢或许因为吓着了,这会儿说话都有些结巴。

    “噢,正准备下去吃饭呢,那屋谁啊?”秦高阳抬了抬下巴问道。

    “就那个一头黄毛好喝酒的家伙,秦哥儿你也是见过的。”小卢走到秦高阳跟前小声的说着。

    秦高阳注意到小卢说话的时候撇了下嘴,用词间更是肆无忌惮。想来是惹着他不开心了,如此秦高阳也懒得去问,还是当不知道的好。

阅读江湖名人谱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