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仇(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为何那么执着?”

    “啊!”陈苏儿激动的抬起手中的酒壶,大喊着:“苏儿向来都是百发百中,可却打不中魂,这样我的枪儿们多可怜啊。”说完便又是一阵猛灌。

    老板娘有些溺爱的摸了摸陈苏儿的头:“真是个孩子。”

    老板娘微笑的看着陈苏儿:“还是算了吧。”

    “魂可是苏儿的猎物!”

    随后老板娘余光看向一边:“逍遥派吗?”

    “呜!”陈苏儿发出低沉的声音,随后高高的举起酒壶,大喊道:“我要干掉他,我一定要打中他。”

    吉尔从旁边走了过来,向花无痕递上一张卷轴:“我拿来了,那么告辞了!”

    花无痕打开卷轴,露出那张刻印着蝴蝶的悬赏通缉令:“是你吧,名匠级披风的下面,既然被风帝国通缉,便是逍遥派的同伴,所以救了你。”

    陈苏儿看着一旁,随后瞪大了双眼看向老板娘:“你知道吗?”

    老板娘摸了摸额头:“虽然在大漠威风凛凛,不过说穿了就是群盗墓者,听说惹他们堂主生气的人,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陈苏儿低了地眼,坚毅的看向老板娘:“他们的窝点在哪,我去收拾他们。”

    ……

    魂包扎好自己脚上的伤口,抬起头看向正在喝酒的花无痕:“你说有过节。”

    花无痕轻笑一下,放下手中的酒杯:“先来说说你的故事吧。”

    花无痕随意的将卷轴扔在地上:“你杀了师傅么?”

    魂依旧毫无表情,淡淡的说道:“他们干的。”

    “他们指谁,你知道么?”

    “只知道长相。”

    花无痕瞳孔一缩:“哦?颁布这通缉令的是墨华队,队长是秦义绝,浊气的操作者。”

    魂听到这话,张开了嘴,惊讶的看向花无痕。

    脑海之中浮现出那片蔚蓝色的花海,火焰弥漫着的建筑,还有那垂死挣扎的老人。

    一个身着黑衣之人的手上,暗红色的光球凝聚,周围是无边的黑暗。

    “秦义绝,那是浊气么?”魂的声音难得出现了一丝变化。

    花无痕摇晃了下手中的酒杯:“没错,邪恶无比,比黑暗更加黑暗,令人毛孔悚然的力量,杀死你师傅的看来是秦义绝呢!”

    魂对着花无痕点了点头。

    底下一众正在欢愉吃喝的人,听到此话,纷纷愕然。

    花无痕突然瞪大了双眼,轻狂的笑了起来:“这真让我吃惊,你现在仇人的长相和名字都对上了,哪有比这更可喜可贺的事。”

    “耶!”底下人高声欢呼。

    花无痕一步步向着魂走去:“这是命运,你注定会和我邂逅。”

    “花无痕打人,这也得感谢那只老鼠!”

    “高昂的情报费也算没白出。”

    ……

    此时在荒漠之中的前行的一只骆驼上,传来“啊切”的声音。

    ……

    花无痕凑近魂,淡淡的笑着:“你想拿秦义绝怎样。”

    “报仇。”

    花无痕哈哈一笑,面容愉悦的看着魂:“很快,墨华队便会抵达这里,我要用你把他们引诱过来。对我们而言,墨华队也是仇敌。”

    魂再一次惊愕的看着花无痕。

    花无痕继续说道:“我的同伴,被墨华队杀了。”说完花无痕猛的一口喝掉酒杯中所有的酒。

    属下乙紧紧的握住酒杯,随后传来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

    属下丙大哭了起来,两行流水流在这个年近四十的大叔脸上。

    花无痕忧伤的看了一眼:“那家伙的弟弟也被杀了。”

    属下丙痛苦的弯下身子,猛烈的大哭起来。

    而那身材肥胖的胖子也是大哭起来:“好可怜的克鲁,呜呜。”

    花无痕再一次举起手中的酒杯,眼色激昂:“所以喝得,在报仇雪恨之前,我的酒全都是对她们的祭奠,秦义绝绝非人类,是怪物。正面交锋的话没有胜算,我不喜欢遮遮掩掩,所以心里话会全部说出来,我要让你和秦义绝对决,用你来做诱饵。你的情报已经被我散步,通过老鼠。”

    ……

    “啊切,啊切。”

    ……

    花无痕眼中露出疯狂之色:“秦义绝一定会来,那便是逍遥派一决胜负之时,伙计们,拿出你们的怒火,好好的干一场吧!”

    “好好干一场!”数十个声音焦灼在一起,战斗的序幕即将拉开。

    第二日,清晨竖立,蒙蒙的雾气萦绕在山崖之中,一身黑衣的女子站在其中,俯瞰整片大地。

    几只巨象身上缠绕着绳索,在清晨的阳光下,静静的喝着水。

    几个帐篷,一群人互相商量着什么。

    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骑着一只锯齿兽风尘仆仆的朝着黑衣女子冲去。

    男子随即下马快速的单膝跪地:“请指示,我们收到剑刃一族男人的情报。”

    ……

    此时的腊月遗址之中,一群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打着呼噜,神色看起来略微安详。

    花无痕从石梯上慢步走来:“伤口怎么样了。”

    魂拉了拉脚上的绷带:“没问题了。”

    花无痕看了看远处遥遥升起的旭日:“那就能战斗了。”

    花无痕迎着朝阳深吸了一口气:“我喜欢朝阳,聪慧黎明到日出,是一天之中最美的景色。朝阳可以洗涤昨天的自己。”

    花无痕静静的看着华美的天空,随后睁开了双眼:“你的师傅为何被杀?”

    魂站起了身子,看向花无痕:“不知道。”

    花无痕略微有些惊讶的转过身子,盯着魂:“连被杀的理由都不知道么,如此凄惨。”

    魂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冉冉升起的旭日,平静的说道:“土地为师傅报仇,这是一族的规矩。”

    花无痕有些疑惑的看向魂:“规矩么?不过你是为了师傅而要杀秦义绝吧。”

    魂吸了一口气:“遵循门规而报仇。”

    花无痕愣了愣,眼眸低了地,盯着魂:“等等,对你而言师傅是什么,有多重要。”

    魂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花无痕。

    花无痕继续说道:“你对师傅是有感情的吧。”

    魂眯了眯眼,脑海之中浮起师傅将一个豆沙包分成两半,递给他其中一半的场景,随后缓缓说道:“有仇必报,这是规矩,是工作。”

    花无痕盯了魂一会,随后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过头看向远方:“工作么?这里的家伙都是些无处可去的半吊子,所以这里是他们每个人的家。大家都是家人,在关键时刻同心协力,所以为了惨死的同伴,我们要报仇。他们本应活得更久,对她们的感觉越是深厚,复仇就越有价值。”

    花无痕紧握双拳,快速的转过身子对着魂:“你懂么!这才是报仇。”

    魂微微低下头,呢喃了一句:“复仇的价值吗?”

    魂疑惑的看着惊愕的花无痕:“深厚的感情?”

    花无痕瞪大了双眼,看了眼依旧毫无表情的魂,微微的低下头,阳光照耀不到他转过的身子,暗色调弥漫在她的脸上:“切,你简直就是行尸走肉,真是是人类么?但我还认识一个这样的人,就是秦义绝。”

    “花无痕大人!”

    花无痕转过头,看向站在高处的哨兵:“叫我堂主。”

    哨兵手指向远方,焦急的说道:“来了,是秦义绝。”

    花无痕嘴角浮起淡淡微笑:“爆了此仇,我们得好好干一杯,跟我来!”

    此时远处一个身形魁梧拿着巨锤的男子与暴露大片雪白肌肤的女子一起走在骑着白马的黑衣女子两旁。

    花无痕拍了着手:“快起来,上钩了。”

    一男子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只手抚着自己的后脑勺:“是秦义绝吗?”

    “对,没错。”

    属下丙:“好,宰了她。”

    花无痕走向一旁,一脚踹在还在地上睡觉的胖子。

    “啊,哒吧!”

    属下乙满脸笑容的说道:“这一刻等了好久,真不知改怎么感谢这位通缉犯。”

    众人有默契的拿起一旁的铠甲和武器。

    魂快速的向着外面跑去,却是被花无痕伸出手拦下。

    花无痕看了魂一眼:“你去哪?你还要做诱饵,没有我的许可,不准出去。”

    随后花无痕看向一旁,严声说道:“奥巴。”

    “在!”

    花无痕:“你负责指挥。”

    “了解。”

    随后奥巴便扛着大剑跑了出去。

    此时秦义绝等人,依旧只有她与幽蓝和闪雷三人。

    闪雷便是那位身体巨大之人。

    反观花无痕这边,数十个人严阵以待。

    第八章仇(中)

    八角玲珑的建筑内,陈苏儿脸上一片绯红,拿着一个葫芦酒壶不停的猛灌。

    陈苏儿双眼低迷,酒水从嘴角流出:“可恶,苏儿我真是难以置信。”

    老板娘有些担忧的走了过去:“心情很遭呢!”

    陈苏儿醉眼惺忪,一只手抓住老板娘的芊芊玉手:“听我说嘛,突然出现了几个奇怪的东西。”

    一旁的保镖手臂微微动了动,有些警惕的看向了这边。

    “什么奇怪。”老板娘略微疑惑说着。

    陈苏儿放开老板娘的玉手,拿起酒壶,就是一阵猛灌:“叫喊声很吵很傻的几个抢走了我的魂,这个位置长了刺的奇怪家伙。”

    陈苏儿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向右肩。

    “啊,是逍遥派啊。”

阅读何谓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无敌全能修仙[综]目标忍界第一村百万年后做海贼(偶像练习生朱正廷)桃花仙子万域独宰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