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仇(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风如同龙卷一般,肆虐在这片遗址之中。

    幽兰抬起她那妖魅的脸颊,轻笑了起来:“真是不堪一击,呵呵。”

    “逍遥派不会死!”

    一层又一层的气浪呼啸而过,轰击在腊月遗址的土黄色的陈旧建筑上。

    “轰”的一声,陈旧建筑在猛烈的气浪之中,四分五裂,一块块或大或小的石头,激射在空气之中。

    逍遥派此时一行人众志成城,为了死去的弟兄们复仇的那颗炙热的心,在不停的骚动着,给予着他们复仇的力量和面对秦义绝的勇气。

    闪雷再一次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手中的巨锤发出火红色的光芒,一层火焰笼罩在其上方,巨大的铁锤随之轰砸而下,猛烈的气浪随之轰鸣而开。

    秦义绝瞳孔一缩,一股黑色的气的笼罩在花无痕的身上,花无痕的身体瞬间停止行动,脸颊上带着恐惧与惊愕,还有那一份不甘,努力的看着前方。

    “花无痕大人!”奥巴此时从一旁迅速的跑了过来,推开被黑气笼罩的花无痕,代替她承受这份无人可以幸免的浊气。

    数十只箭矢与这股气激烈的碰撞在一起,然而却如石沉大海大海一般,被无尽的猩红气体包裹而住。

    随即,炙炎的巨锤随着闪雷的嘶吼声,“轰”的一声,轮砸在前方的桥面上。

    猩红色的气体夹杂着数十只的箭矢,猛烈的轰击在桥面上,无尽的尘土飞扬而起。

    逍遥派无所畏惧,前方的人倒下,后方的人陆续的填补而上,然而在闪雷面前,就犹如猎狗扑虎一般,自取灭亡。

    “秦义绝!”花无痕的额头流下的鲜血,密布了整张脸颊,看着自己的‘家人’此时纷纷倒地,愤怒的握紧了手中的剑,复仇的火焰在她的眼眸之中跳动。

    随之花无痕大喝一声,便提起剑刃朝着秦义绝冲刺而去。

    奥巴面容扭曲,身体弯曲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狰狞,而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在他的胸口,手臂等等地方,不停的冒出黑色的液体。

    奥巴瞪大了眼睛,努力的朝着花无痕微笑了一下,随后他的身形便萦灭在死亡的浊气之中。

    死亡,消失,被浊气吞噬的连渣都不剩的奥巴,深深的刺痛了花无痕的心灵。

    而此时一个个部下都在强大的闪雷与幽蓝面前,被收割着脑袋。

    死亡的血液,不断的流出,这个遗留很久的遗址,在此时被鲜血染红,那原本陈旧的建筑上,一片片的猩红,成为他们最后在这个世界上遗留的存在。

    此时吉尔已经被气浪排开的巨石所砸晕,魂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他此时的步伐,一个箭步便向着秦义绝极速穿去。

    幽兰略微的瞄了一眼从她身旁闪烁而过的魂,脸上挂出淡淡的微笑。

    花无痕伸出手,一脸紧张的看着疾驰而过的魂:“别去,住手!”

    被劈开的陈旧桥面,魂从仅有的断桥上飞驰而过,一个纵身跳跃,腰间一抹,白光一闪,剑与刃同时朝着秦义绝刺击过去。

    秦义绝骑在独角白马之上,脸上毫无表情,随意的将手中长剑一挡,随后挥动起来,数十道剑气从剑上迸发而出,冲向一击未成,跳跃而出的魂。

    魂在空中将身体九十度旋转,侧身躲过剑气,脚还未从碰到地面,秦义绝的脸庞却是突然出现在眼前。

    一把碧蓝色的长剑,朝着魂的胸口刺去。

    呼啸的烈风,卷动着空气中的沙石,吹打在那黑色的名匠级披风上。

    魂的身形剧动,一个翻身躲过一击,随后手中短刃上附带的链锁迸发而出,缠绕住秦义绝的长剑,手抓住链锁,一个翻身,随后脚尖在链锁上重重一点。

    身体犹如燕返一般,从秦义绝的身下钻过,短剑随之朝着秦义绝的后背重重刺去。

    “铿!”

    短刃与缠绕着链锁的长剑重重的碰撞在一起,在这烈日之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随后秦义绝迅速的跳至一旁,长剑上的链锁也随之掉落。

    魂在落地之时,脚尖再一次的重重一点,快速的向前飞舞而过。

    左手抓住半空中挥舞的链锁。

    短剑在魂的手中不停的挥舞着,与秦义绝碰撞起来。

    “铿铿”,金属与金属的碰撞声,络绎不绝。

    秦义绝一边一步步的后退,一边格挡住魂的所有攻击。

    而此时,链锁带着短刃,从秦义绝的身后呼啸而至。

    秦义绝却是果断在最后一次格挡之中,借力将长剑抛出,长剑与短剑擦肩而过,一道火光从中闪现而出。

    秦义绝身体在半空之中,接住长剑。

    而魂此时也是跳跃在空中,两人再一次的焦灼在了一起,白光与蓝光互相在阳光的反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双方碰撞在一起,电光火石之间,已经交手不下数十次。

    短刃在魂的左手上轻轻一个旋转,随后激射出去,在秦义绝的碧蓝色长剑上,擦出一道火光。

    随之一把短剑突刺在秦义绝的下方。

    “轰!”

    秦义绝的长剑在空气之中划出一道火光,巨大的力量迅速从身前轰击在魂的短剑之上。

    “铿!”

    短剑随之横飞出去,魂在空中迅速的收回短刃,随后将锁链抛射在地面上,脚尖重重一踏,远远的跳跃在一旁。

    而秦义绝却也是迅速的落地,看着前方的魂。

    魂落地之后,手中拉着的锁链迅速飞驰而过,而被击飞的短剑也被他一手抓过。

    秦义绝手中的长剑笔直的举起了起来,朝着魂的方向,一股碧蓝色的光芒从剑尖激射而出。

    此时因为反震之力右手还在颤抖的魂,勉强的提起手中的剑刃,死死的抵挡在自己的身前。

    “轰!”

    一层层沙石伴随着碧蓝色的光芒席卷而过,魂身上的衣服在这股光芒之中破碎了不少,身体犹如炮弹一般,重重的砸在后方的巨石上。

    巨石也在这股强大的力量之下,被击穿,而连带着光芒与魂,连续的击穿三块巨石,才停留下来。

    一大口鲜血夹渣着零星地的紫色血液从魂的口中喷出,勉强的站起身子,剧烈的喘息着看着前方的秦义绝。

    而秦义绝却是如同胜者俯视败者一般,看着魂。亦或者说,毫无表情的看着毫无表情的魂。

    魂喘息了几口,沙子在空气之中弥漫着,随着魂的剧烈的呼吸被吸了进去,引发魂的一阵剧烈咳嗽。

    此时秦义绝的身体却是动了,一道残影迅速的浮现而出,碧蓝色的光芒瞬间出现在魂的腰间。

    然而此时秦义绝瞳孔一缩,眼前赫然的也是魂的残影,而魂从秦义绝的左侧忽然出现,短剑与秦义绝的长剑在一起的焦灼起来。

    数次攻击之后,魂跳跃而起,手中的剑朝着秦义绝刺击而去。

    而秦义绝却是轻描淡写的用碧蓝色长剑抵挡住了。

    魂双腿在空中一缩,身形迅速的迸发而出,闪烁在一旁。

    在空中,双手交叉着横扫而出,秦义绝的身形浮现在他的面前。

    又是剑与剑的碰撞,火花与火花的激射。

    秦义绝有力向着落地后闪身而过的魂劈斩而去,魂身体为弓字形,短剑死死的抵住。

    魂用力的撑开秦义绝的长剑,一个跳跃,拉开距离,半蹲着在一旁戒备的看着秦义绝,身上的伤口却是让他身形微微一颤。

    而此时,秦义绝面无表情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魂,身上冒出大量的黑气,随后便笼罩在长剑之上。

    秦义绝举起手中的长剑对着魂:“我找了你很久。”

    魂本能的站起身子后退了两步,随后秦义绝的剑刃带着浊气挥斩而下,浊气与剑气结合在一起,击在魂的身上。

    魂此时已经受伤,行动早已没有一开始的灵敏。

    痛苦,魂的肌肤上传来阵阵的疼痛。

    “啊啊啊~!”惨烈的叫声从魂的口中传出。

    身上的黑色披风也随之飞扬了起来,右手臂上的蝴蝶印记显露了出来。

    第九章仇(下)

    魂跟着吉尔来到一处隐秘处,魂看着远处的秦义绝等人,却是想要冲过去,被吉尔一把拦住。

    说不清,毫无人类感情的魂,此时为何如此急切,亦或者只是单纯的遵循门规,然而复了仇之后,他又将何去何从?

    谁也不说清,谁也说不明白,就连魂自己,也没有办法判断。

    因为,他是一个活死人,只是一个空壳罢了,没有灵魂的空壳。

    此时双方俨然对阵之时,幽兰走了出来,一脸轻蔑的看着花无痕等人:“我们收到情报,这里有我们通缉的男人,可以交给我们吗?”

    花无痕轻轻提了提手中的剑,淡淡的笑道:“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让秦义绝亲自来取。”

    “呵呵。”随之传来一阵嘲笑的声音,幽兰嘴角微微上扬的说道:“这可没得商量,这里污秽不堪,不能脏了队长。”

    一言不对头,一只只利箭从逍遥派从飞射而出。

    “吼吼。”从闪雷这个威武大汉的嘴中传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声,随之一把炙炎的巨锤,夹杂着猩红的气,从他身体之中爆射而出。

阅读何谓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炮灰作弊系统(快穿)不死者龙王传说大小姐的贴身神医重生之民国女子史上最牛主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