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守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左右走了两步,动了动身子,右肩上的印记也已经恢复正常的红色。

    只不过印记比原先淡了几分,好似要与肌肤交融在一起。

    此时的集市之中,赛特迈着轻快的步伐,有些胆怯的走到了包子店前。

    魂溟站起了身子,张开双眼,和一个二愣子一般,朝着骄阳望去,阳光火辣辣的照射在魂溟的眼中。

    魂溟的眼中在刺目的阳光下,眼角渐渐流出了眼泪。

    那包子店老板一看到皮亚,迅速的抄起菜刀,却看见赛特那如冬日中的旭日一般温暖的笑容。

    包子店老板呆了一会:“额……你怎么不跑?”

    包子店老板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赛特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抢走了包子,顿时还没缓过来。

    不一会,便听到一声怒吼,包子店老板举着菜刀,追了出去。

    身体随着咳嗽而颤动着,握着破旧的木杯的手也在颤动着。

    皮亚的脸微微朝前,瞪大了双眼看着魂溟,喜悦之中又带着点惊讶:“大哥哥,你能看得见了?”

    “恩。”魂溟动了动微微红润的嘴唇,应道。

    赛特却是依旧笑如旭日一般的温暖,在老板面前摊开手掌,里面几个铜币叠加在一起:“老板,来十个包子。”

    包子店愣了一会,却是放下了手中的菜刀,装起了十个包子,随后递给了赛特。

    赛特却是突然手中一握,抄起装着包子的带着就飞奔了起来。

    周围的人轰然大笑;“哈哈哈!五十六次!”

    此时包子店的老板想起了前面那自己感觉如旭日一般温暖的笑容,现在再想想,身上一股恶寒。

    那哪里是神马旭日温暖,明明就是如菊花一般的嘲讽好吗!!!

    不说了,包子店老板继续举着菜刀一路狂奔……

    而此时的小木屋内,魂溟警觉的拿起双生剑,站在原地,耳朵微微动着。

    一步步轻微的脚步声,传入他的耳中。

    突然!

    周围枪声响起,子弹将小木屋击得千疮百孔。

    小木屋的破门被一个大汉一脚重重的踹开,大汉左顾右盼起来,并未发现什么,对着后方摆了摆手。

    一声轻蔑的声音响起:“喂,肖元德没想到你那么大个,居然行事起来也跟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对付两个小屁孩你用得着这样?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肖元德冷哼一声,脸上肌肉微微颤动着,转过头,犀利的目光看向那人:“正翔,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别和个和尚似得念念叨叨,烦不烦啊!”

    正翔脸上浮起玩味之色,手中的扇子微微摆动了几下,侧着脸,对着旁边的人:“哟,这傻子居然也会说出这么好的话,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呵呵,还教育起我来了,呵呵,不错不错,有长进嘛……。”

    此时站在一边一身戎装的男子走了过来,摆了摆手,示意正翔不要在说了,随后敏锐的目光看向破木屋内:“看来屋内有高手。”

    “什么?”正翔惊讶的看了看戎装男子,随后脸上又浮现出玩味之色:“其实我早就知道。”

    周围人心里却在暗骂:“你要是早知道就有鬼了,迟早被雷劈死!”

    肖元德缓缓的朝着木屋内走去,突然白光一闪,擦过肖元德的脖颈而过,火花四溅而出。

    肖元德迅速后退快来,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滑落,并且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只手捂在自己的心脏处,显然被吓得不轻。

    正翔先是瞪大了双眼,随后恢复正常,脸上再一次恢复玩味之色:“看吧,肖元德先前还表现的那么小心翼翼。这不,被吓得的和吃了翔一样,啧啧啧,要不是你那奇葩的铠甲,你早就毙命咯!”

    肖元德握紧拳头,狠辣的看向正翔,牙齿嘣嘣作响,半天磨出几个字:“老子就是吃了你这个翔~”

    一时间周围人笑声不断。

    正翔脸上大变,正欲说话,一道如光般的身影从他面前掠过,一道血线随着身影飞溅而出。

    一颗头颅与身体缓缓分开而来,滚落在地上。

    周围笑声诧然停止。

    戎装男子阴沉着脸,看着停在原地的白发男子,随后目光看向肩膀那印记。

    戎装男子瞬间大笑了起来:“居然让我碰到了赏金七千的通缉犯,哈哈哈!大家上啊,杀了他就有七千金币,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泡最美的妞啊!”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被利益冲昏了头脑,一个个眼中放光。不过在这些人之中,有一人除外,那便是肖元德。

    他自然明白七千赏金的诱惑,但他也知道,他没有命去拿。

    他默默的退到了一旁,冷眼旁观自己的“兄弟”和白发男子厮杀起来。

    魂溟一脚踹飞一人,随后手中利刃从身旁之人后颈处插了下去。

    那人弓着身子,缓缓的倒在血泊之中。

    戎装男子挥舞着双剑,跳入战斗场地。

    与魂溟快速的对拼起来。

    残缺的双生剑与双剑剧烈的碰撞起来,火花四溅。

    在骄阳的照射之下,剑映衬着魂溟的脸,没有表情,连冷漠都算不上。

    戎装男子双手一动,一个假动作躲过魂溟的剑,从魂溟胸膛处劈砍过去。

    魂溟脚步一转,一个侧身躲过,两剑灭杀周围的喽啰。

    一个闪动,停在远方,眼眸微微眨动,看着场中情形。

    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让周围的人精神一震,看着脚下的残肢,都醒悟了过来。

    七千赏金的通缉犯,绝非等闲之辈。

    一时间双方都毫无动作,站在原地看着对方。

    戎装男子眼中却是继续放着光芒:“那把剑!果然是黑铁器,难怪我无往不利的黑鳞剑斩不断,啧啧啧,今日的收获可真是大啊!”

    风,不断地吹过山林,泥土之中弥漫着的血腥味,被吹向远方。

    戎装男子看着周围畏畏缩缩不敢前进的“伙伴”,眼中闪过厌恶之色:“你们还不快上?难道你们忘了你们那穷的连饭都吃不了的父母?那可是七千金币啊,杀了他,要什么有什么,就能让你的家庭从此富裕起来,再也不会被人看不起!”

    周围的人顿时眼中闪过决然之色,相继的冲向魂溟。

    魂溟一脚踏前,左手的刀刃飞射而过,一扫而过的是一片的头颅。

    犹如切菜一般,然而剩下的人却是毫不畏死的冲向魂溟,他们的大喊道:“奇峰,请照料好我们的父母,兄弟们先一步去了!”

    奇峰诡异的一笑:“我会的!呵呵!”

    死亡,在不断的上演着,残缺的肢体,横飞着。

    生命的灯盏,在不断的暗灭着,流出的鲜血,在此刻,是无知。

    奇峰提起手中的剑,朝着魂溟冲锋过去,双剑划破虚空,带着猛烈的气息突刺过去。

    魂溟身形一转,右脚向前踏去,一剑轻巧的刺在奇峰的脊梁骨!

    “碰”的一声!

    奇峰身形一歪,从地上滚了出去,在他的背上,一道不大的伤口浮现而出,而在伤口之上,是已经被刺穿的铠甲。

    魂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血,顺着剑身,凝结在剑尖,再滴落下去。

    “你不可以杀他,放下剑刃,否则这个小女孩就得死!”

    肖元德一只匕首抵在皮亚的脖颈前。

    皮亚的眼中满是泪水的看着魂溟:“大哥哥,救我!救我!”

    魂溟却依然一步步走向奇峰,在肖元德惊愕的目光下,剑穿刺过奇峰的脖颈。

    “你是冷血动物吗?既然如此,我就杀了这个小女孩!”

    肖元德阴沉着脸对着魂溟说道,然而,他的脸色很快剧变。

    因为,魂溟飞奔了过来,剑上的血液醒目在肖元德眼中。

    他很快放弃手中的小女孩,发了疯一样的朝着远方跑步。

    不过,很快,他的眼中只剩下恐惧。

    “噗呲!”

    肖元德缓缓的倒下,他却是突然轻笑起来:“溟门,果然都是怪物!”

    魂溟提起肖元德:“你知道些什么?”

    然而肖元德已经没有了气息,魂溟放下肖元德。

    而此时,皮亚却是快速的奔跑了过来,抱住魂溟的腿,脸上的泪水簇簇的落下。

    一种难言的情绪在魂溟的心中游荡,久久不能平息。

    风吹动而过,拂过小草,拂过花朵,拂过大地。

    吹走那些刺鼻的血腥味。

    魂溟突然想起了溟老曾经对他说的一句话:“力量,在于守护。”

    可是他守护了吗?如果那人没有因为恐惧的逃跑,如果那人失手杀了皮亚,他会怎么样?

    他不懂,他想不明白,他静静的站在原地,感受着腿上那小小的手掌,心中的茧慢慢的裂开了。

    第十三章守护

    当魂溟再一次从虚无的梦中醒来之中,已经临近中午,骄阳火辣辣的照射大地。

    皮亚乖巧的伸出小手,舀了一杯的水,递给了魂溟。

    破旧的小木屋里,阳光通过残缺的木块,照射下来。

    魂溟微微的睁开眼,阳光有些刺目,让他不自觉的又闭上,睫毛轻轻动了一下,感觉到眼前被什么东西,缓缓的睁开眼眸。

    眼眸之中,不再带着无神,视线有些模糊,魂溟微微的眨了眨眼,这才看清。

    眼前一只小小的手掌正挡在自己的眼前,一种异样的情绪游荡在他的心田。

    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他的师傅-溟老。

    魂溟的脸依旧如往常,没有表情可言,伸出手,在皮亚诧异的目光下,接过水杯。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吃东西,魂溟焦急的一饮而尽,却是咳嗽了起来。

阅读何谓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校花的修真狂少诗家夫子王昌龄兄长是戏精[综]NBA超巨崛起狂野年代创造101之变身女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