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那是罪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魂溟抬起右手向前伸去:“别碰!”

    “怎么了?”皮亚疑惑的问道。

    “这是幻影草。”

    解开包裹的绳子,露出一袋的蔚蓝色的花朵。

    赛特瞳孔微缩,看着这些不明所以的花朵:“这是什么?换不了钱啊!”

    赛特期许的看着魂溟:“值钱吗?”

    “是毒。”魂溟淡淡的说道。

    赛特向前俯冲,将手中的包裹扔了出去,幻影草撒落一地。

    “哥!”在妹妹担心的神情之中,赛特用身体推开了‘坏人’。

    赛特背着一袋东西,坐了下来。

    皮亚好奇的看着包裹:“哥?”

    “这是战利品。”赛特的声音有些冷。

    魂感受到一丝异样的气息,扭头看向屋外。

    数位青年正严阵以待的向着屋子慢慢靠拢过去。

    赛特抱着包裹,此时一人走了进来,手中拿着枪。

    “快逃!”一声竭嘶底里的呼喊。

    随后枪声四起。

    皮亚身体止不住的颤动起来,眼泪簌簌而下。

    最后赛特那在血液纷飞的场景之中的样子,那喷涌而出的鲜血,是罪吗?

    那倒下去的身躯,绝望的眼神之中仅存的一丝温柔,是罪吗?

    那寒风凛冽而过,倒在血泊之中失去生机的尸体,是罪吗?

    不懂,说不清,也述不清。

    魂溟额首看着这一幕,在那瘦小的身躯倒下去的那一刻,他动容了。

    像人类一样,他动容了。

    他瞳孔睁大,他张开了嘴,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肩膀上的蝴蝶印记微微变色,肩膀上一股暖流流入心田。

    他微微的点了点头,迈步走向屋外。

    一脚一脚,稳稳的向前踏着。

    剑刃,白光,在他的手中。

    “这标记!你是通缉令上的……。”青年惊恐的看着魂溟,脸上的恐惧不言而喻。

    剑刃一族,黑暗之中的獠牙,在向他们逼近。

    他们本能的后退。

    枪声四起。

    然而一道白光闪动,血液从脖颈处纷飞而出。

    死亡之神在收割着,力量的绝对,弥漫在每个弱小的人身上。

    他们无力,只能恐惧的,本能的扣动扳机,做着最后徒劳的挣扎。

    无数人的倒下,无数的鲜血,无数的血泊。

    画面印在皮亚那躲闪的眼眸之中,她双手放在胸前,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

    拨开云雾,初阳照耀大地。

    陈苏儿看着手中的幻影草,又看了看周围死去的人。

    那脖颈处的伤痕,让她朝着东方旭日微微一笑:“还活着。”

    乱石密布的山谷之中,魂溟和皮亚半跪在一个用石头垒起的‘坟墓’前。

    一个花圈,两捆野花。

    哭泣声,泪水滴落的声音,充斥在这片安详的山谷。

    魂溟面无表情的看了两眼,随后起身。

    皮亚焦急的望着魂溟:“你今后怎么办?”

    “找人”

    依旧不带任何神情和语气的回答。

    “我也去!”皮亚慌张的看着魂溟。

    “不行。”

    “你需要人牵着你吧。”

    “我能看得见。”

    “那就不需要我了。”皮亚微微的低下头,忧伤迷茫在她的心头,阵阵无力感充斥她的全身。

    “你要找的人是怎样的人?”

    没有回答。

    皮亚双手捧在脸前,呼喊到:“希望你找到!”

    依旧没有回答。

    魂溟的影子在阳光下,拉的长长的,越来越长,直到看不见。

    皮亚眼中闪过决然,从另一个方向跑了出去。

    影子在魂溟那回望的眼中,迅速的消失。

    伸出右手,魂溟看着那包扎过的手掌,手心之处一片红英。

    “好好思考,正因用剑,才应思考与剑共生的意义。思考你工作的是非,正因你身上有这标记,我才要对你说,拒绝生为剑刃。无论今日还是明日都要呼吸。”

    “因为活着而要呼吸,还是因为呼吸而活着。是否这就是所谓人类?”皮亚奔跑在小镇的街道上,经过的流浪诗人正在拨动琴弦,说着话语。

    小镇上,八角玲珑的灵门客栈前,秋湘玉正站在门前。

    “那个……。”皮亚跑向老板娘。

    秋湘玉蹲下身子,谦和的看着皮亚:“哎呀,你是……。”

    皮亚双手握成全,举在身前,很努力的说着:“你是这个镇上地位很高的大人吧,请给我工作。”

    皮亚眼眸之中的坚毅,让秋湘玉微微一愣。

    秋湘玉站了起来,举着扇子,认真的看向皮亚:“不管什么工作,你都不会逃避吗?”

    皮亚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秋湘玉画风突变,对着皮亚谦和的一笑:“先从打杂开始吧。”

    “是!”皮亚很努力的点了点头。

    “过来吧。”

    ……

    “就算没有太阳,请给我看雨后彩虹。”

    “少年要求将爱唱出,请给我看雨后彩虹。”

    “雨水,可以帮我遮掩泪水。”

    “所以即使穿着新鞋,我也愿意身在雨中。”

    “让我们跳起来,让水塘映照出你。”

    “踩过曾经哭泣的脸,你终于露出了笑容。”……

    流浪诗人,拨动的琴弦,吟唱的歌曲,那雨后的彩虹,那暴风的凛冽,是谁的心在颤动。

    魂溟那平静的内心,那如白纸一般纯粹干净的内心,是否泛起了涟漪?

    那天空破晓而出的,却有黄昏黎明的日常,是否便是规律?

    日复一日,年复一日,人生所谓何求?

    而人,又所谓人?又何谓人?人又谓何?

    而剑,又谓何?

    悠扬远曲的幻影草,蔚蓝色的花瓣,深蓝色的花蕊,是失败的花语,还是蔚蓝的天空?

    说不清,也述不清,只知道,剑非罪。

    第十五章那是罪吗?

    车夫惊慌的跑进八角玲珑的灵门客栈内。

    老板娘侧过头,听着保镖的诉说:“后门不远处,德候派的人在运送货物时,被一个小孩袭击了。”

    老板娘惊讶了一下:“被小孩?”

    陈苏儿突然站了起来:“什么时候?”

    “据说就在刚才,使用的武器是剑。”

    听完,陈苏儿便头也不回的向外跑去。

    此时屋内,皮亚将绷带打了个乖巧的蝴蝶结:“好了,这样就没事了。”

    魂溟看了看手上的绷带,没有说话。

    皮亚微微向前,看着魂溟的肩膀:“肩膀上的伤也完全好了,真是太好了。”

阅读何谓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综影视祈愿人生魔临——天地劫最强榜单探秘手扎妖孽仙医在校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