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本无眠,何谓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的村子也毁了,我一定要干翻他们!”

    “干他们!站起来,拿起武器。我们不会再屈服,该跪地求饶的是他们!来吧,把我们的怒火,尽情的宣泄出来吧!那种屈辱,那种流离,那种落魄,我们要一百倍的偿还给他们!”莫林激动的挥舞着手臂,大声的喊道。

    人们举起了手中的利刃,向着仰望星空四十五度的角度,笔直的横插着:“把风帝国赶尽杀绝,把风帝国赶尽杀绝!为了我们失去的家园,为了我们失去的一切,杀杀杀!”

    一时间气势如虹。

    “我就等着这一天,一定要给他报仇!”一位朴素的老妇人双手靠拢在一起,脸上的皱褶随着语气的变化而变动。”

    而在桌子上打坐的象征性人物--华中,却是睁开了双眼,冷静的直视的前方。

    月黑风高,闪雷笔直的站在山崖上,看着远处的充满火光的反帝国势力。

    幽兰看着火光点燃的灯盏,向前走了两步。

    闪雷那低沉的声影再度响起。

    不知为何,打坐在桌子上的华中,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莫林举起拳头,气势恢宏的继续说道:“所以不必害怕。给帝国军见识见识我们的力量和愤怒吧!”

    “喝!”数百位反帝国军,举起拳头,热烈的响应道。

    幽兰披着黑色大衣,缓缓走了过来:“怎么样了?我看是不会降了。”

    闪雷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一声寻常人听不懂的声音,并不是普通的语言,类似于吼声。

    幽兰微微点了为头:“是么?那就好。”

    “你说什么?”幽兰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缓缓的向前走去。

    而在背后的闪雷,咬紧了牙关,脸上的伤疤随着他的咬紧,变得有些狰狞,看起来有些可怕,感觉像是一种愤怒。

    此时在风帝国内部,幽暗的天空下,一座高耸的尖塔笔直贯穿天空。

    此时在内,一面卷珠帘前,是跪在地上的数名风帝国策士。

    随着卷珠帘后的声音传出,跪在地上的风帝国策士,身体颤抖起来:“这么久了,连一个男人都杀不掉。亏你们还掌握着那么多的情报。”

    身着华丽的风帝国军师服的军师面带微笑,从容的说道:“虽说是残党,但毕竟剑刃一族之人。”

    一旁的将军撇过头,严声呵斥道:“真是没用,看来墨华队在你们手下根本无法发挥。”

    此时在卷珠帘后,一名华贵的中年男子,身着白羽袍,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蜷缩在他腿上安详睡觉的‘狗’:“剑刃一族出现漏网之鱼是个失败,反抗我们古老之王的卑劣血脉,杀之。”

    “遵命!”

    此时在墨华队的军营帐篷之中,火光映衬着帷幕,两道倩影出现在帷幕之中。

    两人赤-裸着身体,幽兰拿着一块丝绸湿巾,正在为秦义绝擦拭着身子。

    芊芊玉手缓缓上移,原本该是洁白无瑕的肌肤之中,却是出现了几块充满着浑浊气体的斑痕,在肌肤上蠕动,看起来尤为怪异。

    幽兰轻轻额首,抬起头来,接过秦义绝伸出受伤的手掌,上面有着一道深深的伤痕。

    幽兰靠近手掌,伸出翘舌,在伤口上灵活的舔着:“你理应不会做梦的,因为你不睡。”

    幽兰说完,那动人的身躯便于秦义绝的身躯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她抱着她,入夜无声。

    本无眠,却有梦。

    第二十二章本无眠,何谓梦?

    披着黑色披风的女子,迎着凛冽的寒风,走在怪石嶙峋的山上,越过黄土包,迈过黄土坡。

    在一块巨大的岩石旁,一个同样身披黑色披风的女子,她恭敬的半弓着身子,随后快速的掏出一卷白色的丝绸卷轴,随后便消失在漫漫的长夜之中。

    女子淡然的接过卷轴,丝绸卷轴的触感,让她嘴角浮起角度。

    而此时在后方的一块岩石背后,格拉姆一脸玩味的看着前方的景象。

    眼前的一切,尽收他的眼底,幽兰的举动,让他心中得意不已。

    此时在简陋不简陋的军事堡垒的一个稍微华丽的屋子里,聚拢着数百人。

    都是反帝国的势力!皆是因家园被毁,或等等不平等,不公平的条约而被迫流浪落魄的人。

    一声嘹亮的声音贯穿全场:“此刻,我们聚集在此。此刻,我们成就于此。此刻,我们将迎来来自云国的援军。”

    声音的来源,便是那位接应华中的深青色头发男子--莫林,他手臂一挥,轻轻一摆,对向坐在桌子上的华中:“并且,我们还有杀手锏。华中年纪轻轻,便得到一代宗师真传。他的武功甚至可以攻破风帝国的魔之力。”

阅读何谓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火影之气死人不偿命玄灵惊世超时空契约网猎户的娇妻诸天最强大佬黎明之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