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魔法何谓剑途
本章:4796字

第32章 耳鬓厮磨

    夕阳临近西下,金黄色的光芒照耀大地。

    波光粼粼的水面,映衬着金黄色的太阳,华美。

    金黄色的麦田,随风飘过,飘起千层麦穗。

    在地上,母上的‘家人’正在挑选着货物,看着紫薯,白薯,各种各样的食材,各种各样的生命之源。

    没有人看到,龙那棕色的尾巴,在快速的摆动着,虽然他的面容平静,但是其实他的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鱼儿小露尖头,张张嘴,吐吐泡,随后鱼尾一甩,钻了下去。

    在水中一个回旋,再一次的跳跃而起,欢快,自由。


    八角玲珑的灵门客栈内,老板娘正在站在吧台旁,看着喧嚣的酒桌,看着沉醉的客人聊着,笑着,哭着,说着快乐的或是悲伤的故事。

    一身黑色大衣的保镖,卷起半臂衣袖,笔直的走了过去,在老板娘耳边轻声呢喃。

    又停了下来,询问道:“家人有增加了?”

    “不,他是我们重要的客人。”母上睁开了微笑的双眼,黑色的瞳孔,转过头,看了一眼魂。

    “原来是重要的客人。”
    在金黄色的沙滩上,骆驼的脚印,一个又一个。

    “今天的销售额一般啊。”他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重要的客人么?”

    眼皮微微下垂几分,闭上,又张开,看向前方,叹息一声:“我的情报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唉。”
    “刘德侯那边有消息。”

    “找到了是么?”

    “是,净化之舟。”

    老板娘听到净化之舟,瞬间愕然,增大了双眼,随后忧愁的微微垂下了头,叹息一声。

    再度抬起头,眼中满是凶光:“还真是去了个麻烦的地方呢。”

    白色的蜡烛,点燃的火光,映衬着魂的脸颊。

    此时已入夜。

    莫里将借着点燃的蜡烛,点亮蜡烛,放在灯盏上。

    波浪双马尾在昏暗的,唯有烛光的小屋里,是棕黑色。

    “这里聚集的人受到过类似的创伤,被突如其来的暴力夺走了珍视的人。”

    魂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不在听。

    烛光映衬着莫里那俊秀的脸颊,其实从一开始开始,莫里就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女汉子,只不过随后发生的事情,让她掩盖了自己的张扬。

    “母上虽然话不多,但也应该和我们一样。”

    她转过头:“丽华是最近才来的,所以才那么害怕。”

    她闭上了眼,又睁开了眼,脸色凝重了几分:“你叫我报仇。”

    “对。”

    烛光所影射的影子,没有阳光那么长,没有阳光那么全面。

    影子,下半身连着鞋子,上半身却是印入黑暗,无迹可寻。

    “但是,我做不到。”她无声的苦笑。

    “你还在复仇的旅途中对吧,一成不变呢,可怜的人。”

    “我吗?”

    她别过脸去,闭上了眼,面容忧愁:“母上说过,报仇是个连锁,仇恨制造仇恨,可悲至极。”

    她激动了起来,动人的眼眸,让人一看,就会生出怜悯:“我学会了治愈仇恨之心,我对母上是感激万分。”

    魂察觉到一丝异样,突然的转过身。

    从黑暗之中,浮现出一张苍白的脸颊,是那母上。

    因为灯光的问题,显得灰白。

    魂完完全全没有察觉到,她是何时来到自己的身后。

    只不过,魂还是太单纯,他根本就不会想这个问题。

    “请放松一点,我这么说反而会让你紧张吧。想必你也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你一直都是以这样的态度活着。”

    魂警惕的看着向他靠拢而来的母上,听着她的话语,面无表情。

    “真的好可怜!”

    小麦色的手,抓住一条悬挂着的粗麻绳,往下一拉!

    超级无敌剧烈的震音,响彻云霄。

    屋内的墙壁上,高台上,火炉中,一个巨大的音管从天花板上缓缓下落。

    剧烈的声音,响彻云霄,震动的恐怖声音,让人心悸。

    魂颤抖的捂住脑门,眼睛瞪得老大,痛苦的张大了嘴巴,痛苦的吼着,只不过他的声音,根本就听不到!

    痛苦的垂下身子,跪在地上。

    双拳猛烈的砸着地板。

    翻滚着,痛苦的翻滚着。

    耳朵,他的耳朵流下了鲜血。

    他的眼中,模模糊糊的看着那翘起嘴的母上。

    那三道印记,却是清晰的映入他的眼眸。

    屋外的巨型铃铛,正在摇晃着。

    猛烈的风,呼呼作响。

    黑夜之下,树叶猛烈地舞动着,犹如魔鬼一般。

    连海水也在猛烈的拍打着石岸。

    一层又一层的震音,震动着本就残缺的心灵,震动着本就残缺的灵魂。

    魂勉强的站了起来,双手捂住耳朵,却是很快就跪了下来,垂下的头,震动的身躯,震动的脸颊。

    母上也置于其中,却是闲庭自若的走了过来,依旧一副朴素慈祥的面孔,只不过多了一分嘲弄:“不要抵抗,杀人犯!我明白你是有多么的肮脏,只遵从杀人的本能,没有人类情感的禽兽,长得像人类模样的禽兽。那么,必须先净化其污秽。”

    而莫里,却是摊开双手,拥抱着这钟声。

    她享受着这一切,享受着这震耳欲聋的声音。

    “被仇恨蒙蔽的莫里,就是被这安魂钟的钟声净化,获得了新生。”

    此时,从四面八方,走来了其余的人,他们的灵魂是‘净化’的,‘纯粹’的,他们在这震耳欲聋的钟声之中,闲庭自若的前进着。

    他们围在了跪在地上的魂溟。

    母上微笑着摊开了双手,依旧那样慈祥的说着:“请聆听,这从孕育生命的大海刮来的风所鸣奏的灵魂的歌声!”
    第三十四章耳鬓厮磨

    魂从屋内缓缓的走出,走出明亮的屋内,走向明媚的阳光。

    “龙先生,你好。”

    他看到母上站在那里,微笑着对着龙说着。

    龙热情的摊开了手掌,在他的身后,是蹲下的骆驼,那遮住货物的绿色大布,隐藏着无数的货物:“这些都是上等好货哦!”

    在母上的左脚边,两步处,是大叔和中年女子,他们跪在那里。

    虔诚的跪拜着,对于这个带来货物,用等价代换的商人。

    龙热情的笑着,笑着,突然他停了下来,他看到了魂。

    他看向了魂,魂迎着阳光,看着前方。

    他微微变了变色,随后继续客套的笑道。

阅读何谓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