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何谓,无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弯下腰,三千青丝侧于耳畔。

    他瞳孔一缩,那一年,那一日。

    书桌后,一男人正在笔墨浓砚的书写着。

    她转过头,看着半蹲着的他:“正因为是在这种地方,所以我也想弄清楚一件事。”

    他抬起了头,看着她。

    男子的脖颈处一把短剑,裹着黑衣的手,环抱着他的肩。

    划过的脖颈,流下的鲜血,是恶。

    “大约三年前的事,是你吧。”

    声音平静,却不平淡。

    在骨鸣崖朝北的方向,是净化之舟前方的大片大海。

    两地相距不过十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清晨的阳光,斜斜的照耀着,那漆黑的岩石,发出黑晶的亮光。

    无力的身子,倒下的轨迹,是罪。

    她后退了一步,她看着他。

    看着他眼眸之中的慌乱,看着他瞳孔缩如猫眼的惊恐。

    他缓缓的点了点头,很诚实,很坦率。

    她站了起来,身后是遥遥无际的天空。

    淡紫色的光芒,将她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她苦笑了一声,面容略带伤感:“谢谢,心里清爽了很多。”

    他只是静静的半蹲着在那,接受着阳光的洗礼,他也许应该百分之八十,懂得秋湘玉所想表达的意思。

    “那个人,对她应该很重要吧。”

    他无神的呢喃道,他看着自己的双手。

    在净化之舟听到的话,他还历历在目。

    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杀人就是杀人,不管用多么冠冕堂皇的语言去修饰,杀人就是杀人。

    他愣在了那里,破晓的黎明之光,映射在他的身上,照亮起一片白光。

    此时的他,有点像-秦义绝。

    像那个白色的秦义绝。

    镜头一转,浑身浊气蔓延的秦义绝,紧闭着双眼。

    睁开冷酷无情的眼眸,淡淡的看着前方。

    紧紧握住的双拳,黑色的浊气在弥漫着。

    随着手心伤痕鲜血的落下,周围陷入一片白色。

    白茫茫的空间,鲜血在落下,一滴又一滴。

    ……

    竹篓编制成圆壶,高高的斜挂在高台上,一个又一个,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一滴清水,那是露水。

    巧妙的结构将其引渡在此。

    晶莹的露水划着一个美丽波纹,在干净的水平面荡起涟漪。

    干净的灰白陶瓷碗,安静的躺在木桌上。

    “这就是现在的你。”

    溟老语重心长的说着。

    在一旁是少年时期的魂,此时他才约莫十一二岁。

    陶瓷的壶,装着清冽的水,随着水的滴落,涟漪一圈一圈的向四周排开而去。

    云雾缭绕的高山之上,一间陋室在其安然的竖立着。

    天空白茫茫的一片,一颗青树高松的立在一旁,宛若仙境。

    “无法被任何事物扰乱的虚无,但是这么一来。”

    苍老的手,皱褶的皮,握住水壶。

    清冽在水在碗中打一个回旋,那么的自由。

    满满的,在碗中叠起,那么的圆弧,那么的满,却不满溢而出。

    他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白色的胡须,随着话语而轻轻略动:“但是……。”

    轻巧的手指,轻轻的触碰碗的边缘,涟漪层层排开,却依旧不满溢而出。

    “会被轻易扰乱。”

    溟老抬起头,额头上的十字伤痕虽然依旧淡化,但是依旧让人在意。

    一滴晶莹的露水再一次的落水,时间轮转不休,万物皆轮回。

    虚无如道,本是无迹可寻,却可被扰乱。

    看起来有些逻辑不通,其中的玄奥又有几人可懂。

    “用人情充实自身后,还要保持不被扰乱,难如登天。”

    “但要朝拜努力。”

    魂静静的看着溟老:“为何?”

    云雾缭绕的天空,快速的行迹的云层,在风的追赶下,变幻莫测。

    山林,被盖上一层朦胧的袈裟,在高耸入云的高山之中,你无法看清被环绕的群山,你只能看到朦胧的天空,朦胧的世界。

    “为何不可是虚无?”

    “因为我希望,因为我希望你如此。”

    溟老眯着眼,慈祥的看着魂,皱起了白眉,希翼的看着他。

    眼中的关爱,不言而喻。

    涟漪扩散,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再一次,再一次的轮回不朽,循规蹈矩的凝结滴落。

    “虽然虚无的你不会被扰乱,但亦不能充实自身和他人。即使能,也无意义。”

    溟老向前走了两步,继续说道:“这与死同义,或者说…咳咳。”

    溟老睁开了双眼,忧愁的看着魂:“今天到此为止。”

    伸出双手,掰开一个豆沙包,分其两半,递其一于魂。

    “吃吧。”慈爱的目光,关爱的语言,在他心中感受不到任何暖意。

    毕竟,他虚无。

    微风轻动,摇曳的竖起,在和滴落的露珠无声的演唱着虚无。

    “有何意义?”

    “没有意义。”

    第三十九章何谓,无谓

    天空破晓,金乌破空而上,光芒照耀大地。

    华美的紫色光芒,华美的白色光芒,交织在一起,编制成为一个破碎的梦。

    骨鸣崖,是净化之舟附近的一座高山,只不过这座山虽然称之为高山,但是其实并不高。

    约莫五十米的高度,只能算群山之中的小众。

    不过,当你登顶之后会发现,入眼而去,一片平整。

    是那么的荒凉,那么的寂寥,五十米高,方圆百里,皆是如此。

    相传,在上古世纪之时,神魔大战,有人一剑直接斩动天地,从而造成现在的情景。

    又传,在上古世纪之前,这座山,本是世界之树的生长之地,是通往上界的通道,不过后来被人毁去。

    总而言之,这种已然随着长久的时间逝去的存在,自然而言的就有很多版本的流传。

阅读何谓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天医我只想做个幕后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诸天黑手探秘手扎鬼武天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