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入俗(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轻轻点了点头:“恩。”

    “那可真是做事不经过思考。”折扇掩着红唇,秋湘玉有些惋惜的说道。

    花无痕往前走了两步:“不过,为何你被浊气所伤还能活着?”

    吉尔端着空空如也的碟子,走在阶梯上。

    “你见了秦义绝?”

    “我用内心挡开了,但是没有完全的抵挡住。等浊气走遍全身,我就会死。”灵族男子平静的说道,仿佛他已经对死亡没有了恐惧。

    山洞内,一阵沉默。

    “弟子,师傅收剑刃一族所托,,去给印记之子传道授业前,曾经也指导过我。”

    秋湘玉眼皮微垂,折扇缓缓摊开,卷染着暗红色的折扇,遮住他的眼眸。

    “这家伙。”陈苏儿本想发脾气的,但是看着他就像小仓鼠一般的咀嚼着事物的样子,突然感觉有点可爱。

    没办法嘛,灵族的天生身材就比较较小。

    魂的目光,还是淡淡的看着他,不明所以。

    每个人都是静静的看着他,包括闹腾的陈苏儿。

    他转过头,看向魂:“你叫魂溟是吧?你知道溟师傅吗?师傅说不定能治好我。”

    魂正了正身子,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你是?”

    他拿出一张镌刻着黑色蝴蝶的通缉令,双手拍在床上:“印记之子就是你吧。”

    魂无言,只是看着他。

    他看着他,继续说着:“师傅现在在哪?”

    “不在了。”

    他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离开剑刃一族的村庄了吗?”

    “死了。”

    魂淡淡的说着,不带一丝情感。

    镌刻着黑色蝴蝶印记的通缉令缓缓的坠落,就像他的心一般,坠落在无底的深渊。

    不单单是因为失去了救治自己的唯一希望,更是因为那层指导他的溟玄公给他带来的感情和尊敬。

    “死了?”他失神的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大家都被秦义绝…。”

    他快速的爬上床,四肢趴在床上,犹如一只生气的猫。

    “秦义绝,就是那个黑色的人吗?”

    四寂无言,只有他无力的在床上,用拳头打着被褥。

    嘴里不停的喊着:“可恶,可恶……。”

    愤怒的情感,让他刚刚稍微稳定的伤痕,又冒出了丝丝黑气。

    “你对师傅见死不救吗?”

    “遵循门规,此仇必报。”

    他一阵愕然,旋即站起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魂:“门规?什么意思?”

    他大声的对着魂怒吼道:“假如没有门规,你就无所谓了是么?”

    魂愕然的看着他。

    秋湘玉愕然的看着他。

    花无痕愕然的看着。

    魂低下了头,没有言语。

    泪如雨下,他泪如雨下。

    晶莹的泪珠,落在被褥上,很快便以圆点的形式四散开来。

    “为什么师傅得死?我还有许多事想请教他。”

    他伸出了手,撤下了魂身上的披风,耷拉着脑袋。

    无力的坐在那里,无力的看着魂溟,目光略显呆滞:“所以我才要阻止,没必要帮剑刃一族这种来历不明的组织,全怪你这个印记。”

    忧愁的面容,无力的坐在那里,他就像个小孩一般,在哭诉着。

    花无痕脑中闪过当初,当初秦义绝的浊气缠绕着魂全身的情景。

    那个时候,那个漆黑的印记发出了暗黑色的光芒,亮了起来,如果是红色的,就非常的像是木材燃烧殆尽剩下的火石。

    “喂,你师傅教了你什么?”

    魂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平视的看着前方。

    花无痕有些激动的说道:“难道教了你对抗浊气的方法?”

    “叫我思考。”魂淡淡的说道。

    “那你明白了吗?”

    “我在思考。”

    “呲。”花无痕发出一声不爽的声音,咬着牙,不甘的斜视着周围。

    烛火在燃烧着,一圈又一圈的被燃烧融化的蜡,一圈一圈的缠绕在被燃烧的火心旁边。

    黑色的浊气在升腾着。

    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滴落,咬着牙,痛苦的忍耐着。

    “浊气?”花无痕愣愣的说道。

    陈苏儿像他靠了靠:“喂,你没事吧?”

    他皱着眉头,闭着眼,咬着牙关。

    接下来他的举动,让陈苏儿等人一阵愕然。

    “什么?”

    “浊气…”

    一个淡蓝色的光球在他手中凝聚而出,笼罩在伤口之处,抵御着浊气。

    他坚毅的看着前方:“只是用内里暂时压制住了。”

    “这种事情能做得到吗?”

    “自古以来,便有很多人将浊气吸入自身,想借此增强自身实力。不过大多数都…”

    “被浊气吞噬,失去了性命。”魂接了下句话。

    “是师傅教你的吗?”

    魂呆呆的看着他。

    “那么,能使用浊气的人就是……”

    “怪物。”

    第四十一章入俗(中)

    哎哟,灵族男子一看到有吃的,口水就流了下来。

    热腾腾的食物放在桌子上,他兴奋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抓起包子,就是一阵狼吞虎咽。

    “什么嘛,不过是饿了而已啊。”花无痕说道。

    魂只是简简单单的看着他。

    他一阵狼吞虎咽之后,眼角的余光也在看着魂。

    看着这个曾经指点自己的溟玄公的弟子。

    陈苏儿灵巧的指头捏起一块糕点,嘴角微微上扬:“明明刚刚还在鬼门关的说…”

    “喂喂,你不至于吧!”陈苏儿气鼓鼓的看着他。

    看着这个连她手上的食物也不放过的他,明明还有那么多!

阅读何谓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女总裁之最强狂少这个主播可以吃玄幻之音乐成神深林人不知逆剑武神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