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赴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内心惊慌,用行动来跟刘社长赔礼道歉?这个----好像还有点靠谱啊。

    于是萧砚要跟刘社长因为以往的轻慢而赔罪的消息就这样传开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萧砚同学,这时候才刚刚领完参会牌子。

    而在四楼,双手环胸站在窗口的一个嘴角有黑痣的男子,在听完跟班的汇报后冷然一笑。

    人群中行走过去的萧砚,这时候就像是一艘在大海中用风骚走位掀起了巨大涟漪的小船,所过之处议论四起,大家纷纷猜测他此来的原因:

    自恃实力,所以有恃无恐?这完全不可能!周易社的人都知道,这货根本就是个龙舟赛划水成员。

    现在想要赔礼道歉?晚了!

    “你去看看江闻夕到了没。”他对意有所指的对跟班说道。

    中午一点整,在模仿洋人冷餐酒宴的四楼餐厅吃饱喝足的萧砚,坠在人群后面最后一个验牌进了会议厅,之所以说是人群,是因为来参会的不光有复旦周易社的学生,还有国立交通大学,圣约翰大学,震旦大学和沪江大学四所学校的一些学生。

    其余这四所学校中,上交大来的是他们周易社的成员,剩下三所因为是基督新教跟天主教创办的学校,周易社这类明显带着浓厚东方文化色彩的社团并不被承认,所以来的是地下社团的学生。

    萧砚的到来如同在湖面丢下了一颗大石头,让原本平静的水面掀起了不小的涟漪。

    刘社长想整治这个周易社混子的秘密大家其实都知道,相信当事人心里怎么都应该有点逼数,而这次交流会又有几个重量级的嘉宾参加,所以如果在这么一场交流会上出了丑,那可就是丢人丢大发了。

    其实如果萧砚按照以往的应对模式,对这些集会活动根本鸟都不鸟,刘社长除了把他赶出周易社之外并没有太好的整治他的办法,但偏偏的,他这次就来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刘易天是看不惯萧砚在周易社的行径,所以要整顿秩序?其实都是一群蠢货,根本没人知道他的真正想法,他真正在意的只有江闻夕,而萧砚竟然敢跟他视为禁脔的女人走得那么近,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都是局中人,而他才是那个下棋的人。想着自己的种种布局,刘易天不免自得,除开前两次这个姓萧的实在是混账不咬钩之外,其实一丁点的纰漏都没有,然而事不过三,这次他在远近酒楼弄这么一场声势浩大的交流会也算是下了血本,这个姓萧的混账终于是抵不住诱惑来了。

    一切尽在掌握!

    而且不光有学生,刘易天这厮神通广大,在前面嘉宾席的位置上,还坐着复旦学生会几名主席跟部长,一身红裙的江闻夕也赫然在列。

    而最中央的位置,则坐着三位教授,其中一位还挂着复旦副校长的头衔。

    也是亏得这个会议厅够大!

    看着满满一厅的人,萧砚砸吧着目光,坐在了靠近会议厅最靠近小侧门的一个位置上,这里原本是坐着一个某大学男学生的,但在萧砚露出了想坐在这里的意愿后,那个本身不想让座的男同学就被旁边的一个女学生用杀人般的眼光逼退了。

    社会就是这么残酷,高帅伟光正,矮丑没人权,当你发现刷什么都不管用的时候,刷脸说不定有意外惊喜哦!

    嘉宾位坐姿优雅的江闻夕不动声色的用目光扫视全场,尽管她已经得到了萧砚到会的消息,但不看到这个混蛋她始终有些不太放心,所以当目光跟萧砚相遇的时候,她整个人心情立刻明媚。

    一笑生百媚!

    时刻关注着江闻夕的刘易天被她突如其来的笑容看得一呆,继而跟着那束目光瞥到坐在角落的萧砚之后,脸色瞬间阴沉了很多。

    这卯算是点过了!跟江闻夕目光交汇过后,萧砚心思就开始不安分起来,继而瞅着一个刘易天跟江闻夕搭话让她做开场致辞的机会,他溜了,深藏功与名!

    临走前他还好心的招呼那个被挤到一边去的矮丑男同学重新坐回来,但矮丑也是有尊严的,怎么可能任人摆布?于是在内心天人交战之后,等萧砚一消失,他立刻屁颠屁颠的重新坐了过去。

    这算不算是日行一善?站在黄浦江边,萧砚摸出一支皱巴巴的三炮台点上,在云雾中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他看了一眼远近酒楼21弄的铭牌,朝更里面走去。

    烂泥渡在浦东,不大的地方却有四块标注着地名的四脚牌楼,东南西北各一个。

    西牌楼正对黄浦江,跟浦西遥望,因为上面刻着一只奔豚,所以又叫野猪牌坊。

    而一过野猪牌坊,立刻就能看到那座在上海闻名遐迩的远近酒楼,四层建筑,跟上面标注的烂泥渡21弄的铭牌特别显眼,反倒是远近酒楼本身的招牌,会被人一个不注意就忽略过去。

    萧砚十一点多从神仙街出发,等到远近酒楼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半。

    他的出现,让在酒楼门口迎宾的复旦周易社学生小小骚乱了一阵,跟着一个偏分头急匆匆从后面挤了过来,一把将萧砚扯到一边,低声道:“老萧,你还真来了!刘易天这次想要针对你你不知道?”

    偏分头叫王绛,是萧砚的舍友,同时也是周易社的成员,他倒不是懂得或者喜欢周易,纯粹是因为觉得神秘才加入了这么一个社团。

    而刘易天,就是江闻夕嘴里那个姓刘的,周易社的现任社长。

    萧砚不以为意的笑笑,道:“兄弟我就一过来蹭饭的,吃个饭就走,绝不磨叽!对了王绛,在这地儿整这么大排场,不便宜吧?”

    王绛撇撇嘴,半嫉妒半羡慕道:“管他便宜不便宜,反正又不用咱们出钱,全都是刘易天自掏腰包,狗日的是真有钱!”

    萧砚在他肩上拍了拍,道:“你要是有那么一个开工厂的爹也能这样,等会再扯,我过去点个卯。”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神图师终极系列之剑仙传承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蛊真人全职武神灵气逼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