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804字

第八章 白马

    “萧砚学长,我要给你生猴子----”

    至于前一分钟还在声讨白马王子的队伍里?不存在的!面由心生,哪个人品低劣的人能长这么好看?

    呸!什么白马王子?这只白马就够了,还能骑!

    “萧砚!”

    “萧砚你好帅啊!”


    众多男生则很多恨恨的看向萧砚,心中都突然冒出了两个小人来。

    小人甲:呸!帅有什么用,帅能当饭吃?


    交大社长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同学女校友们倒戈向邪恶的一方,心中愤怒无以言表,前一分钟你们还喜欢我的!

    他愤怒的看向萧砚,道:“你竟然还敢来!”

    萧砚走到了会场最前面,在跟嘉宾位仅一桌之隔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转身,朝所有人打了个简单的招呼。

    “萧砚----”

    不知道是哪位女孩在人群中羞涩的轻轻喊了句,在场的女孩突然好多都忘记了矜持一样,七嘴八舌的喊出了这个名字。
    小人乙:好像能!

    ……

    刘易天眼神复杂的看了人群一眼,心突然凉了半截。
    萧砚转身,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似乎是在辨认,好半天才将这个跟王绛给他描述的那个交大的人对上了号。

    他疑惑道:“听说是你在找我,那你到底想让我来,还是不来?”

    “我当然是想----不是,我----你!”

    交大社长顿时噎的语无伦次,妈的,我该怎么回答!?

    等场面稍微平息一些,萧砚道:“你不是说要跟我交流讨论一下风水,还问题想要讨教吗?你说吧,我听听看能不能帮你解决。”

    王八蛋,谁要跟你讨教了,你怎么就能说出这样的话!交大社长在心中嘶吼,想要反驳,但自己一开始掷地有声的话又不断在耳边炸响,以至于张了半天嘴,却一个字都没蹦出来。

    关键时刻还是刘易天助攻解围,他道:“那萧砚既然来了,你们就聊聊吧。”说了朝交大社长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别被这货乱了心智,赶紧开始虐他!

    交大社长果然平静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两口,看着萧砚冷声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跟萧同学讨教一些问题了,我想问问萧同学,你既然能帮人看风水,那你知不知道风水流派的具体划分?”

    “呃----”萧砚感觉自己被噎住了,他叹了口气,心想果然是无聊的启蒙教育。

    这片刻的迟钝被交大社长敏锐的抓住,他连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萧同学你都回答不上来吗?”

    萧砚瞥了他一眼,道:“你问题有点不具体,我主要也没做过这方面的启……呃……解答,所以在想要怎么回答你,这样说吧,如果你是问风水流派的话,那大划分是有两流,理气流和形势流,而这两流又分四派,分别是八宅风水,玄空飞星,寻龙点穴,走马阴阳,当然,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大流派的,叫玄明派,只不过玄明派的人比较神秘,我也没遇到过。”

    “而具体划分的话,八宅风水又叫掌上风水,流传算是最广的一种,讲究坐地立气,布置阳宅格局极为厉害,在河南山西一代更被尊为风水正统。玄空飞星比较特殊,在理气流里算是立了一座往天上去的山头,高不可攀,山顶上的那家人----姓沈。”

    萧砚站着,一字一句的说的十分认真。

    全场寂静。

    坐在会场中的众人听得入神,连三位复旦教授一时间都听得痴了,于他们来说,萧砚所描述的,是他们都未曾见过的一个神秘领域,令人存有怀疑,又心生向往。

    交大那位社长有些发懵的看向萧砚,心中两个小人又冒了出来,一个小人说:我抄!他说的这些都是什么,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假的吧!

    另一个小人说:假锤子,赶紧找个小本本做笔记啊!

    萧砚顿了顿,继续道:“接下来是寻龙点穴,它有一个别称,王侯术。从古至今,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高官显贵,估计最想结识的风水师就是这一派的,寻阴宅府第,嘉陵江以南此派第一。”

    “至于走马阴阳,这一派挺复杂的,太重天赋了,天赋不到祖师爷赏饭吃的那种程度,都端不起阴阳这一碗水,所以没什么好说的。当然,这也只是风水流派的大划分,其实还有很多小的分支,各有各的本事,那说起来就更长了。”

    萧砚讲完了,全场安静了很长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在消化他透露出来的这些庞大的信息。

    几分钟后,会场中有一个男生站了起来,他鼓起勇气打破了沉静,道:“萧同学,你说玄空飞星最厉害的那家人姓沈,那能说说其他三派都是怎么回事吗?”不等萧砚说话,男生又赶紧补充道:“当然,要是不方便说就算啦。”

    萧砚笑了笑,道:“主要是不好说,比如说八宅风水,这一派的开山始祖是位佛门大师,所以没有家族传承留下来,而寻龙点穴,在这个山头原本是以杨姓为尊的,但是现在变故很大,走马阴阳就是真不方便说了。”

    “这样啊……”男生有些失望,跟着还是感激道:“第一次听说这些,萧同学你真是太厉害了,谢谢!”

    男生坐下之后,会场中不知道是谁先鼓起了掌,跟着掌声如雷,经久不息。

    还处在发懵状态中的交大社长跟着拍了两下爪子才猛地回过神来,我抄!我是要为难这货的啊,我特么到底都干了什么!?

    等掌声渐熄,萧砚扭头看向这位交大社长,突然觉得这货看起来顺眼了好多是怎么回事?

    “这位……呃……同学你怎么称呼?”

    “黄迪。”交大社长绝望的说出了自己名字,他想到了一句诗:天下谁人不识君?茫茫多!

    萧砚道:“那黄同学,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从雨幕中归来

    带着让雷电噤声的色彩

    坠入烟尘

    又超然物外----”

    一个女孩呆呆的吟出了前两天写的一首小诗,她没想到自己幻想出的场景,竟然无比贴近的出现在了眼前。

    而她更没想到,就在自己吟完这首诗的瞬间,那只白马竟然扭头朝她微笑。

    女孩顿时小脸微红的捂住了嘴,心中如有小鹿乱撞。

    江闻夕握成拳头的手悄然松开,用眼神狠狠剜了萧砚一眼,跟着略带嘲讽的看向交大社长跟刘易天的位置。

    刘易天无奈的神色僵在了脸上,而交大那位她根本不知道名字的社长一脸通红。

    “大家好,我是萧砚。”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