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426字

第九章 数术

    上道!刘易天面带微笑的点头,他不相信萧砚在这样的场合下还能再推脱过去,这些事情一开始,不分出个明白的结果来就不可能罢休。

    萧砚也没有推脱,点头说好。

    这一下却让刘易天心中惊疑起来,推脱不推脱是一回事,但萧砚干脆成这样,在他看来似乎也不正常?略一琢磨,刘易天便自觉洞悉了萧砚的用心。

    但更多的人还是将目光重新投在了萧砚身上,想看看他怎么应对。

    但萧砚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他对刘易天说道:“你想让我布置一个风水局?”


    他有些诛心地说道:“对了,萧砚同学,你应该不会想着在场的各位反正没有比你更懂风水的,所以就随便弄个什么风水局出来糊弄一下吧?”

    江闻夕听到这话顿时满面寒霜,她拍桌子站了起来,毫不客气的训斥道:“刘易天,你怎么说话呢?”


    “什么话?”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跟在场的其他人不一样,刘易天是亲眼从他父亲敬若神明的一位先生身上看到过诡异秘术,并且那位还指点过他几句的,所以他懂一些东西,比如萧砚的那张请假条的改变就出自他手,所以他更加知道这些东西真正难的地方在哪里。

    他发难道:“周易风水之类的学问玄妙莫测,但其实光说是不太能让人理解的,萧砚同学,你能不能弄出点可以让大家感受更直观的东西出来?我想在座的各位,应该也都很想见识一下吧?”

    刘易天半路突兀杀来,很多人措手不及。
    “无妨。”萧砚朝江闻夕微微点头,旋即深深看了刘易天一眼,这货竟然一语中的的说穿了他心中的想法,难道还真如曹礼佛所说的那样并不简单?

    只是复旦的那潭水里就算再鱼龙混杂,也不应该会有哪个老妖小怪变成他的根脚吧。

    萧砚心中琢磨着,面无表情的说道:“刘社长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你!”

    “话说回来,就算真如你所说,那你又能怎么办?”

    刘易天顿时冷笑,正要说话,却被萧砚开口打断,“现在做一个风水格局肯定不容易,不过一些小东西----倒也不难。”

    说完,萧砚直接走到了会场中间,跟坐在这里的学生简单商量片刻,一群人很快就挪腾着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之前跟大家说了些风水流派比较大的划分,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的旁支,比如奇门就自成流派。”

    “奇门?”有人好奇询问。

    萧砚道:“没错,奇门,也就是可能很多同学听说过的奇门遁甲。”

    倒吸冷气的声音四起,一个男学生高声说道:“萧同学你懂奇门遁甲?”

    萧砚笑了笑,没有回答,这话问的多稀奇,谁活着还不会点奇门遁术?

    在风水一道中,奇门应该是最好上手的一种,而之所以会被传的神乎其技,也正是因为它最好上手,所以见过的人相对较多,最后以讹传讹的将其捧上了神坛。

    而奇门遁甲的最本质,还是数术叠加运算,只不过跟普通的数学运算相比,它参考的完全是另外一套很多人都摸不清楚门道的系数而已。

    这套系数,便是奇门遁甲四个字,奇为奇数‘乙、丙、丁’,门与八卦图的八个象位呼应,所以有八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而遁则代表了压胜之术的本源,至于最后一个甲字,则意指东西南北四方正神,称为四甲。

    玄门的很多传承,都喜欢拿奇门遁甲做启蒙教育来着,因为大量的枯燥心算能更好的锻炼对天机的捕捉本事。

    萧砚看了眼墙上的西洋表确定时间,一个障眼阵的排盘迅速在心中成型,然后他在很多好奇的目光下,开始挪动四周给他空出来的桌椅。

    十几分钟后,一个桌椅拼凑出来,看着杂乱无章,又仿佛有种说不清楚顺序的奇门阵在会场的正中央慢慢成型。

    萧砚站在阵中,将最后一点误差修正,刹那之间全场屏息,很多人眼中迸发出不可置信的色彩。

    萧砚在那一瞬间,不见了。

    不,不应该说不见了,而是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站在那里的萧砚,突然变成了一张桌子。

    “这是怎么回事?”

    “见鬼了,真是见鬼了!”

    “我的老天,这不是真的吧?”

    四周震惊的议论声骤然炸开,发生在眼前这一幕,太让人不可思议。

    而刘易天站在稍远的地方,死死攥着拳头,心中愤怒跟忌惮不断交替,他一直到此刻才知道,自己或许是真的踢到了铁板。

    “其实还不是随便糊弄的?”萧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会场一个侧门的门口,嘴里嘟囔了一句,然后有些无趣的转身离开,没有一个人发觉。

    直到一刻钟后,那个障眼阵轰然倒塌,众人才发现那位萧同学是真的不见了,而这时候萧砚已经撑伞出了野猪牌坊,过了黄浦江。
    我还能有什么问题?

    黄迪幽幽的想着,照目前这个情势来看,自己大概是被嘲讽了。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尤其像他这种输出全靠嘴型选手,基本上只要一动嘴,就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喷过对方了。

    萧砚到底有多‘行家’他不知道,但是肯定比他‘行家’是坐实了,就好像小骗子遇见了大忽悠,最后被整瘸的肯定是前者没跑。

    于是他默默思衬了一下刘易天给开出的价码,迅速在心中将发起死亡冲锋的想法打消,尴尬道:“嗯----好像没有了?”

    没有了?萧砚诧异的看了黄迪一眼,这跟他预想的有些不符。

    而刘易天听到这话如遭雷击,他看向黄迪,用眼神询问:卧槽?这就完了?

    黄迪故作镇静的回了个没有任何信息的眼神,然后好像没事人一样,脸上迸发着求知欲得到满足的笑容。

    垃圾!刘易天顷刻间脸黑成了锅底,但很快他就调整好了状态,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