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536字

第十一章 搓麻

    见萧砚不可置否的点头,他马上讥诮道:“这不是白费劲,王老头还是书生气太重,别说那位现在屁股一拍回奉化老家去了,就算他还在南京,要是有跟日本人硬顶的胆气,还会有现在那个伪满洲国?”

    萧砚没有说话,

    事实上他跟曹礼佛的看法一样。

    “呃----”

    曹礼佛愣了愣,跟着想起了这段时间甚嚣尘上的一个传闻,试探着问道:“跟油田和收复东北的那件事有关?”


    但总有些人是想做些事情的,就比如复旦那位名声不小的王扶风老先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复旦校园内就有了些传闻,说固执的王老头跟姓蒋的那位通天人物立下了一桩赌约,赌约内容大概是只要王老头能证明东四省拥有关乎国运的油藏储备,那姓蒋的那位就必须马上着手准备收复东北事宜。


    不过----

    “王老可能快死了。”片刻后,他说了句让曹礼佛瞠目结舌的话。

    萧砚不确定的回了句。

    曹礼佛却登时像被踩了尾巴的肥狗一样----没跳起来,“啥?东北地脉图?姓王的他想干啥?”

    “跟你有屁的关系?”萧砚一脸不可言状的表情,道:“王老想做什么,你猜不到?”
    这个消息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有鼻子有眼,但信的人并不多,王老头也从来没对这个传闻做过任何回应。

    不过萧砚却知道,这事是真的,他更知道那个老头为了这个赌约几乎已经进入了疯魔状态。

    对于这样的人,不管认同或者不认同,萧砚在心底里都是尊敬的,所以他才会明知道其实没什么卵用,但还是尽心尽力的帮王老头在地脉图上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曹礼佛惊讶的张大了嘴,“不能够吧,我昨天见他,还活蹦乱跳的----有人想让他死?”

    萧砚摇头道:“全凭一口气吊着,心力用尽了,地脉图完成的时候,就是他闭眼的时候。”

    曹礼佛好像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良久,叹了口气。

    “可惜了,不过也好。”

    可惜这样一个固执的老头,看不到注定要让人失望的结果,也好。

    “是可惜了。”萧砚有些意兴阑珊,跟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怪异,“一周前,有个姓程的人找他,说要给他画像,死后可以在天上看人间。”

    曹礼佛听得有些呆滞,“好大的口气,那人叫什么?”

    “程洛书。”

    “呵呵呵----”揉着自己的肥脸,曹礼佛萧砚式的呵了三声,带着三分羡慕七分矫情的说道:“程洛书,洛阳程家的人啊,他们真特么牛逼,那王老答应了么?”

    世上有四大传承,佛道名玄,名教便是儒教,数千年传承下来,根底深的可怕,而洛阳程家,在名教中地位极高,那两位开派师祖创立洛学,封圣称子,曾统治过一个时代。

    而程洛书这人更了不得,其本名叫程书,传说他在洛阳程家,原本只是个资质愚钝的旁支庶子,一直到十五岁才勉强开始认字,但其后五年却变得无比吓人,名教五部至高经义被他五年读完,更惊悚的是,就在行冠礼的前一晚,他将最后一本《仪礼》读出了神鬼俯首作揖震撼异象,那晚风雨大作,程家几位老怪物被惊动,于是在行冠礼当天,被赐以‘洛’为名,成了程家小一辈的领军人物。

    这些事情不是秘密,所以萧砚说了程洛书这个名字,曹礼佛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而程家让程洛书来给那位王老头传话,足以展现其诚意,曹礼佛觉得自己其实是问了一句废话,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程家,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然而萧砚又给了他一记重锤。

    “没答应,王老说死则死矣,他跟名教,不同路。”

    “我……他就这样回复程洛书的?”

    “不然呢?”萧砚奇怪的看着他。

    曹礼佛讪笑了两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砚又道:“不替你曹家去试试?”

    曹礼佛翻了翻白眼,没搭理这茬,虽然曹家根脚同样不浅,但就像王老头回复程洛书的话,他跟名教不同路,其实跟他们曹家,也走不到一起。

    “这些事情让该操心的人操心去,咱俩在这里瞎磨叽个什么?老萧,要我说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搓两局去?”

    萧砚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很快,孤儿院的一个房间中响起了噼里啪啦搓麻将的声音,牌场上除了萧砚跟曹礼佛,还有两个穿着黑衣的年轻修女,其中一个是法国人。

    “东风!”

    “糊。”

    萧砚完全没有注意到法国修女的幽怨面容,他面无表情拿起牌堆里头刚刚打下的那张东风,将面前的牌一张张推倒,再面无表情的收起了桌上的几块银元,内心中唱起了快乐的歌。

    还有什么比打麻将更能让人快乐呢?

    打麻将赢钱。

    “萧,你麻将打得真厉害,今晚上可以单独教教我吗?”

    又打了一轮,萧砚继续快乐的赢钱,法国年轻修女将银元递来,眼含希冀。

    “你打的挺好。”

    萧砚回答的很认真。

    曹礼佛搓麻将的手微微一顿,然后缩着脖子继续当起了愉快的咸鱼。
    斗嘴是不可能跟萧砚斗嘴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曹礼佛憋屈的看了萧砚好半天,然后眼珠子一转,道:“你在远近酒楼打了姓刘的脸的事情,现在都已经传开了,老萧,你知道现在大家背地里管你叫什么不?”

    “什么?”

    “神棍,萧神棍。”曹礼佛嘿嘿一笑。

    萧砚立刻用怀疑的眼神看向他。

    卧槽他个阿弥陀佛!看着萧砚表情变化,曹礼佛顿时心中一紧,马上道:“这事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冤有头债有主。”

    呵呵呵----萧砚对他笑了三声。

    曹礼佛被看的越发心虚,跟着强行扭转话题。

    “学校你该回去一趟了,反正这次你弄出来的动静是真不小,还有,把你当宝贝的那个王老先生这两天在找你,嗳,那老头子找你干啥啊?一天神神秘秘的。”

    “应该是东北地脉图的事情。”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