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有雨将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有些相看两厌的意思。

    而何掌柜,萧砚并不知道这位真人的名讳,似乎赵寻一也不知道,反正他从来都没听赵寻一提起过,周边的人也都叫何掌柜,所以久而久之,掌柜这两个字,倒像是成了个名字。

    “萧先生啊?呵呵,不忙,就洗个碗,你先坐,我去把东西放一下。”

    “哟,何掌柜,忙呢?”带着笑,萧砚假惺惺的打招呼,对何犊子看都没看一眼。

    其实何犊子对他也一样,视之如无物。

    对萧砚的到来似有些意外,何掌柜站起来,端着洗碗盆去了后头,片刻后换了身粗布衣服重新回到前面,招呼道:“萧先生是想买什么东西?”说着,走到柜台后头,将挡着货架的帘子拉开,极高极大的架子上放满了东西,从笔墨纸砚到针线盒子,各种小玩意一应俱全。

    “这里没有。”萧砚看都没看架子一眼,直接道:“我想要些汽油。”

    “可以。”何掌柜点头,干脆利落的将十美元收下,道:“什么时候要,要多少?”

    “今天就要,不多,一小桶就成。”

    于是萧砚又站在杂货铺门边等了等,等何犊子那小畜生消停了,才横挪到了门口。

    叩门进去,何犊子坐在跟他一样高的凳子上,下巴支着桌面,百无聊赖的甩着腿。

    而何掌柜则正蹲在一边,清洗刚刚盛馄饨的瓦罐跟勺子。

    “汽油?萧先生你们摆弄风水,还需要这东西?”何掌柜惊奇的看了看他,跟着又拧着眉毛道:“这东西可不太好弄到。”

    萧砚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收钱办事就是这个杂货铺的铁规矩。

    他抽出一张美钞推到了何掌柜面前,道:“您费费心?”

    “下午五点,过来取。”

    事情谈妥,萧砚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又在杂货铺子闲聊了两句,才转身回了店里。

    至于花出去的那十美元,肉疼是肉疼,但只要想想今晚上可以美美的纵个火,这种肉疼就瞬间化为了期待。

    而唯一让萧砚觉得有些可惜的,是赵寻一回了命馆就没再出来,于是百无聊赖下,他拿起了赵寻一丢下的那张卦帖,看着左下角的那个‘赵’字,用手在桌上虚画临摹起来。

    命馆里别的先生写字怎么样,他不知道,但作为老神仙赵长河亲孙子,在神仙街有小天师之称的赵寻一,这一手正楷却是真的漂亮。萧砚从小到大,见过的好字也不算少了,但能稳压赵寻一一头的,恐怕也只有那位在沈阳的曹伯父。

    也就是曹礼佛他爹。

    到了中午,萧砚写了个‘今日歇业’的牌子放在店门口,正要外出觅食,却被提着个食盒的江闻夕堵个正着。

    并不熟练的将三道菜跟米饭摆在桌上,江闻夕看着他,嘟囔道:“萧石见,来尝尝我家大厨的手艺,赶紧的,吃一顿少一顿了。”

    萧砚脸当时就黑了,提着筷子的手悬在半空,道:“你是不是在咒我?”

    江闻夕将脑袋拄在桌上,变成斜眼瞥他,幽幽道:“本小姐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今日不宜动怒。

    萧砚想着,将掀桌子的冲动摁了下去,然后就听江闻夕好奇的问道:“萧石见,那个今日歇业是什么情况?你今天不打算开门做生意了啊?”

    萧砚闷闷的‘嗯’了一声,没有多说,江闻夕也没有多问,等看着萧砚将饭菜收拾干净,她便提着食盒走了。

    “我说老萧,你有没有发现,姓江的小娘皮今天看着有些不太对劲?”

    江闻夕离开后,曹礼佛肥狗一样的躯体出现在窗台上,事实上他跟江闻夕是前后脚,不过并没有现身,而是照常使用了他最喜欢的佛经障眼法。

    萧砚看着他,呵呵呵了四声,心想肥狗都能看出来的我能看不出来?不过想到可能是因为昨晚上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道:“曹胖子,你屁股疼不疼?”

    “哈?”曹礼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仙人球都被你坐塌了,蠢货!”

    曹礼佛脸顿时绿了大半,‘啪’的一下从窗台上跳下,看着果然扁了的那个仙人球,活像一条被人撸的怀疑人生的肥狗,凄厉道:“你丫暗算我!”

    对这种智商无下限的生物没必要说太多,萧砚有些有些可惜的看了那个小仙人球一眼,道:“你又跑过来,什么事?”

    “你怎么就知道有事?”曹礼佛一边小心的摸着屁股一根根挑刺,一边正色道:“我打探到了一个消息,有些人要对宝山路上那个天主堂动手了,这次的动静可能还不小。”

    萧砚闻言愣了愣,“藏在复旦那群人呢?也动了?”

    “没错。”曹礼佛点了点头。

    萧砚一时间没有说话,他看了看门外,突然觉得,可能真的要来一场暴风雨了。

    何掌柜的杂货铺子,就在风水店东隔壁。

    一墙之隔。

    而相比萧砚连牌匾都无的风水小店,杂货铺子可气派多了。

    至少它有个黑底白字的实木店牌挂在门顶,上书:杂货铺子。

    不过这几个字,看上去不太像什么大家手笔,横不平竖不直,歪歪扭扭,犹如狗爬。

    事实上这个牌子,也是何掌柜去年下半年才给挂在了门上,而写这几个字的,便是何掌柜那个整天没大没小,最拿手的本事是窝里横的儿子——何犊子。

    萧砚从店里追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何掌柜提着神仙街东头的那家小馄饨跟绍兴包子铺的包子进了铺子里。于是他脚步顿了顿,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径直去了东头,也吃了一碗馄饨跟两个包子,想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又折回来。

    刚走到杂货铺门口,就听到里头叮叮咚咚的筷子敲碗声,伴随的还有何犊子的哇哇大叫。

    “老何老何,抠死你了,没吃饱,我还要吃!老何老何,抠死你了----”

    用曹礼佛的话来说,何犊子这小王八蛋,就是一瘪犊子,欠揍。也就是摊上了何掌柜这么一个好脾气的,如果犯在曹正春那种心狠手辣的爹手里,早就给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荒屋凶宅阴人债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综]审神者见不得光谱凡者巫师破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