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526字

第十六章 贼心

    萧砚道:“来跟那位商议建卢湾大教堂事宜,至于还有没有别的,那我可不知道。”

    曹礼佛是个爽快人,直接将自己的纠结表现成了脸上的皱褶,当然,主要是想掩饰也掩饰不住?

    于是他琢磨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你不是跟姓赵的那蔫货关系不错么?问问他?”

    所以很快的,他就从萧砚的话中想到了某种可能的关联,跟着出了一身冷汗。

    但就算如此,他还是抖着自己的肥脸,犹不死心的道:“老萧,那他们具体的谈什么了你知道不?”


    萧砚对他直接呵呵,跟赵寻一说话,多累啊!他才不去。

    然后曹礼佛咬了咬牙,一跺脚就转身奔进了命馆。


    然后叹了口气,道:“瘪犊子的,这事情可能还真是个坑,教会那边早就知道这事了!”

    “呵,他还真告诉你了?”萧砚惊奇的看着他。

    “昨儿一早,有教会的人去对面拜访过,说是圣米歇尔修道山的特使。”

    “对面?命馆?教会的?”

    曹礼佛当场就僵了,说到底他人虽然胖,但除了智商略低情商略少外,其实一点都不傻。
    这让萧砚有些诧异,曹礼佛这货可从来都跟赵寻一说不到一快去的。

    看来是那个教堂里头真的有什么宝贝?他心想。

    过了不到五分钟,曹礼佛便从命馆里头灰溜溜的滚了出来,看到萧砚的第一句话,就是姓赵的那孙子真不是东西,迟早得被雷劈死。
    “多稀奇呐。”曹礼佛翻着白眼,道:“我用一个消息跟他换来的。”

    “嗯?”

    “龙虎山那位的关门弟子张修齐前天下山了,嘿,不是我吹,到现在知道这事的人也不超过十个!”曹礼佛脸上带着我很叼的笑。

    于是萧砚便深深看了他一眼。

    江湖传闻,命馆的那位老神仙赵长河,是现在端坐在龙虎山天师椅上那位的大师兄,当年在龙虎山上威望极高,还未坐上天师椅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处理龙虎山的一切事宜。

    但偏偏,上一代老天师临终前,却亲手将现在那位扶坐上了天师椅。

    之后不到一个月,那一代龙虎五子的老二便在仙水岩闭了死关。老四在祖殿巡查时,被某代天师轰然倒塌的金身塑像活活砸死。那位年纪最小的小师弟,则不知所踪。

    而老神仙赵长河,据说当年是连夜下山的,下山时候就带了一把桃木剑跟一只收妖葫芦,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最后硬靠着双脚一步步从江西走到上海,创立了命馆。

    这里头肯定有个惊天的大八卦,但应该会了解些情况的人,一个个对此都讳莫如深,所以这个大八卦搁在江湖上也几十年了,硬是没人能将其扒得出来。

    而曹礼佛将这个消息透给赵寻一,说到底,其实也没憋啥好屁,纯粹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在神仙街磨蹭了一会儿,曹礼佛还是走了,不过走之前趁着萧砚没注意,从桌上顺跑了赵寻一甩在桌上的那张卦帖。

    萧砚看他那样子,觉得这货恐怕是贼心不死,哪怕明知是坑,也要跳下去试试水了。

    而命馆的名头在上海这地界还是极好使的,万一遇到了什么没法抵抗的情况,把赵寻一这张卦帖甩出去,扯一扯命馆的虎皮,最起码不至于伤筋动骨。

    吃这行天机饭的人,如非干系极深,否则绝不会轻易下卦帖,这东西在冥冥中牵扯着很大的因果,得当的时候,可以发挥出某些奇效。

    而上海这地方,坑多水深,不知道有多少善游的老江湖被淹死在这里了,不知怎的,萧砚忽然想起了前两天走江龙被斩白渡桥的事情。

    所以啊,他一直都活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但就算是这样,还是人在家中坐,事从天上来。

    下午五点。

    萧砚如约去了隔壁杂货铺子,从何掌柜那边拿到了一小桶汽油,然后便进书房将贾湖悠那两封信重新拿出来,一字一句的认真研读。

    等晚上快十点的时候,才穿着白色春衫去往烂泥渡。

    这会大多数地方已经陷入了黑暗,烂泥渡野猪牌坊后面,那栋白天十分显眼的远近酒楼,亦是已经关门歇业,远远看去,只在黑夜中留下了一个高耸的黑影。

    今晚月亮很亮。

    萧砚过了黄浦江,看着野猪牌坊上刻着的那只奔豚,说了声得罪,便一跃一踩一攀,如同幽魂般站在了牌坊顶上。而隐隐约约的好似有一声不满的猪哠,也很快在周围的寂静中消失于无,仿佛从未出现过。

    “谢了!”

    发现周围没有出现什么异常,萧砚在牌坊顶凸起的犄角上拍了拍,跟着纵身一跃,又轻飘飘落在了跟野猪牌坊相连,不知道是哪家人的房顶上,然后便一路踩着屋顶,朝七十二弄的方向走了过去。

    至于贾湖悠随着第二封信寄来的那把钥匙,他没有带,谁说一定要走正门才能进那栋宅子呢?

    而与此同时,有辆牛车慢悠悠从城郊进了上海闸北,赶车的是个做农活的老人,车上捎带着一位正坐着打瞌睡,眉容干脆如刀削的女孩,她看着二十来岁,身上背着一柄剑,微抿的嘴唇略显单薄。

    “闺女,到你要来的宝山路了。”不久后,老人轻轻将女孩叫醒。
    但是暴风雨不暴风雨的,跟萧砚没有太大关系。

    甚至可以说毫无关系。

    所以曹礼佛专程跑来神仙街,将这件事情告诉萧砚的目的,就有点耐人寻味。

    外头雨过天晴后,照在地面上的阳光软塌塌的,萧砚再看向曹礼佛,说话的语调,也就变得跟外头的阳光差不多。

    “想干什么,直说。”

    曹礼佛被噎了一下,但他都噎习惯了,并且可以预见到这根本就是一种常态。

    所以就很平常的带上了——狗腿般的笑?

    “一快去搞个事情?”他对萧砚道,然后好像生怕萧砚拒绝一样,立刻接着道:“据我所知,那个教堂压底的宝贝可不少,过去站个台,随便捞一两样也是赚的啊。”

    萧砚盯着他看了两秒,然后意味深长道:“我这里有个消息。”

    “啥消息?”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