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玉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随后,他持着白蜡后退了几步,从远处再看面前这个嵌在墙上的罗盘,才于打开的暗格位置发现了玄机。

    罗盘跟前院的镇宅风水塔是贯通的,而暗格的位置,结合奇门中的‘四甲’方位来看,又恰好在八门中的‘休’门方位。

    将这个白玉碗放置于此处,似乎是为了防止人用一些秘术来推算这个东西的下落。

    萧砚有些头大的想着。

    而对于放在暗格中的‘观天’,他并没有第一时间伸手去拿,不是不想,而是在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的刹那,‘千万小心’那四个字仿佛当头棒喝,令他警醒。

    不过----

    当这个暗格被打开,这个东西还藏得住吗?更重要的是,假如白玉碗一旦被从暗格中拿出来,就会惹出天大的麻烦,那他父亲通过草纸切音那么隐秘的方式留下信息,让他来打开这个暗格,又是几个意思?

    “早知道是这样,今晚谁来谁是狗!”萧砚嘟囔着。

    然后突然伸手,将那个小小的白玉碗,从暗格中拿了出来。

    而萧砚万万没想到,十二年后重新见到父亲一些痕迹的当天,摆在面前的,竟然就是如此巨大的‘惊吓’。

    那个白玉碗,出现在了这里。

    而那家人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怕是会疯了一样的找上门来吧?

    而更重要的是,他们,跟那个神秘的萧家,是什么关系?

    疑问接二连三地在萧砚心中出现,却无一个能得到解答。

    或许唯一能解答他这些疑问的,就是那个从伪满洲国寄信给他,自称是他舅舅的贾湖悠了。

    与其前怕狼后怕虎,倒不如打草惊蛇看看?

    更何况,他对这个传说中的东西也充满了好奇,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种明显想也白想的问题,还不如不想。

    反正他后来在江湖上行走的这些年,其实也没怎么听说过关于那个萧家的事情。就跟玄空飞星一脉的沈家,于理气流跟形势流之外独树一帜的玄明派一样,江湖上虽然有关于他们的很多传言,但他们好像从来都不在人前露面。

    况且,这里是上海,而那个萧家,远在嘉陵江以北。

    看着蒙了一层灰尘的椅子,萧砚犹豫片刻,还是坐在了上面。

    然后将白蜡重新摆上烛火架,才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打量起这个被自己捏在手中的至宝。

    然而遗憾的是,将其从头到尾的仔细看了个遍,他却未能从这个萧家至宝上看到任何神奇之处,仿佛这东西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玉石摆件。

    难道传说都是骗人的?还是说,或许是他理解错了,这个小玉碗,根本就不是传说中的那个名叫‘观天’的至宝?

    在风水先生的江湖里,有着关于种种风水秘宝的传说。

    比如寻龙点穴的那个杨家,有着一根不知道什么来头的木杖,名叫打龙鞭,一个风水局中是不是藏着真龙,一鞭下去便知究竟。

    而沈家同样有件了不得的压胜之物,据说是一块玄空飞星盘,只要道行够深的人手持那块罗盘,就算是走神仙地,也能如入无人之境。

    所以跟萧家的‘观天’有关的传说,自然也不少。

    其中大多数认为,‘观天’此物,很有可能是跟沈家那块罗盘类似的秘宝,包罗万象,只要带着它,就能堪破诸多风水大势。

    当然,这些传说大多不靠谱,但这也足以体现出这些至宝的非凡之处,绝对不应该是这样平平无奇的模样。

    各种念头频繁在心中闪过,萧砚带着些说不清楚的失望,将白玉碗放回了原位,直到准备将暗格重新关上的时候,小时候他父亲严厉叮嘱他一定要记住的一句话,在心中陡然出现。

    走马阴阳一碗水。

    乍现的灵光让他皱了皱眉,跟着,白玉碗‘观天’又被他重新拿了出来。

    就如同有些符篆需要符咒激发般,或许这样的风水秘宝,也同样需要。

    他想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碗底,念出了这句话。

    咕嘟嘟----

    刹那间,白玉碗中出现了诡异一幕。

    似乎有一个泉眼自碗底破开,一股细小的水流出现,短短几个呼吸间便将白玉碗填满。

    碗很小,水很少。

    然而此刻在萧砚眼中,他从这又小又浅的一碗水中,却看到了震撼异象,烂泥渡七十二弄,这个宅子的风水格局竟然通过这碗水,直接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无比清楚的‘看到’,那座镇宅风水塔在黑夜中极为显眼,极为磅礴的风水二气围绕在塔身周围,凝而不散,隐隐的已有化龙征兆。

    这是在养龙气?

    看到这一幕的萧砚顿时悚然。

    风水二气能化龙,但这并不是什么吉兆,假如主家福泽不够深厚,背负不起这样大势,那么风水二气化龙之时,就是养出龙的这户人家破人亡的开始。

    当然,如果主家命格够硬,能镇得住化龙的风水气,那便是风云际会,一飞冲天的开始,只要龙气不散,则运势只会越来越强,天地同力的状况下,漫天神佛都不敢招惹。

    而看到这两条几乎已经快化形的龙,萧砚突然想到了颍川小筑里的那尊大菩萨陈桂春,在那个池子里,养着两尾已生金鳞的龙鲤。

    还能看到更多吗?一个大胆的念头,从他心中冒了出来,不可遏制。

    看着暗格中的白玉碗。

    萧砚在自语后,沉默了很长时间。

    或者说,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来更好的表达心中的震撼。

    而此刻,他心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说,这下事情大条了。

    于玄空飞星一脉来说,如果说姓沈的那家人高不可攀。

    那对于走马阴阳而言,萧这个姓氏,则深不可测。

    自己的风水,修的是走马阴阳的路子,而小时候在父亲还在的时候,萧砚从他父亲嘴里,或多或少的也听说过跟那个萧家有关的一些事情。

    比如那家人在秦岭深处,守着一片神仙地。

    比如那家人天才辈出。

    比如那家人,有一件名叫‘观天’的至宝,很多人都只是听说过,却不知道其模样大小,其实,那是一尊跟酒杯差不多大小的白玉碗。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脑洞之王我开直播黑老板的日子[第五人格]杰克不吃糖妖灵女帝仙临九歌全能修仙奶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