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421字

第二十二章 舍得

    果然,做任何事情都有代价。他心想,就是不知道辛苦打磨出的道行,被这贪图多看的一眼,耗去了多少?

    紧张,又不那么紧张。这便是萧砚现在的状态。

    紧张是因为第一次接触这件萧家至宝,对它的邪性,心中没底。

    碗水以极快的速度向那个极其细小的‘泉眼’倒流,但,水中带血。

    怔然发愣片刻,他手指从眼角轻轻一擦,指尖有血迹。


    而不那么紧张----毕竟写符篆借用一下那位先生名号,都要赔上一些气运呢。

    说到底,舍得之间,其实就是一种交换。


    当然是那两尾他念念不忘想要骗到手的龙鲤!不过两尾眼看着就要成精,已经露出大气象的小东西,在萧砚刚刚看到的时候,却发现其中一尾龙鲤身上的龙气已经变得极为薄弱,仿佛是受到了什么重创。

    再加上前两天白渡桥下发生的事情,两者结合起来,想让人不浮想联翩都不可能。

    好像有些不对?

    萧砚皱眉,突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太舒服,那种感觉,如同被什么阴物趴在身上吸了口阳气般。

    “难道是道行出了问题?”心思急转,萧砚猛然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一阵紧张,然后立刻低头,朝仍然捏在指间的‘观天’看去,正好瞥到诡异的最后一幕。
    寻常人求神拜佛,亦是如此。

    不过刚刚对颍川小筑那惊鸿一瞥,萧砚现在回过神来,却猛然想到了一种惊悚的可能,前两天晚上有龙想要自黄浦江走江如海,该不会就是陈桂春那个胖子的手笔吧?如果是这样,那姓陈的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可怕。

    至于在那一瞥之间看到了什么。
    毕竟跟蛟蛇化龙只有一条路子不同,锦鲤一旦生出金鳞,再想化龙,可就不止跃龙门那一条凶险无比的路子可行了,它还可以走蛟蛇的那条道——走江入海。

    而在颍川小筑里,原本已经睡下的陈桂春,被院里的一阵剧烈的狗吠惊醒。

    他站在门外抬头看天,眉头紧皱出了一根悬针纹。

    年迈老管家就在他旁边,安抚着依然发出‘呵哧’声音,仿若惊魂未定的一条大黑狗。

    “老爷,二郎刚刚叫的凶,是出什么事了?”

    大黑狗名叫二郎。

    陈桂春低头看了二郎一眼,然后顺手从门后摘下一顶斗笠放在了它头上,斗笠好似有什么魔力般,老管家一直都安抚不下的二郎瞬间不再焦躁。

    “天上可能不安分了。”做完这一切的陈桂春嘿然冷笑,又道:“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姓萧的能把这扇门堵死十一年,没道理到了老子手里就被踢开吧?看老子这座宅子?让他们看,老子就站在这里,敢下来一个,就弄死一个。”

    老管家有些担忧的看了他一眼,嘀咕道:“但是那位的下场也不太好啊。”语罢,见自家这位老爷没搭理,便又道:“醒都醒了,黄浦江的那个河婆在门外求见,您要不要见见?”

    “见个屁!”陈桂春没好气的骂道:“想塑像立庙,让她去找赵先生,老子不管这事!还有,你马上去城隍庙告诉秦裕伯,受了人的恩惠就要报,该救人就救人,少在那里磨蹭----唔----对了,还有句话你帮我带给他-----”

    老管家转身离去,掀开了跟七十二弄正对的颍川小筑大门,先是疑惑的看了对面一眼,然后才看着站在门前台阶下,长发垂地,脚下不断淌水的一个老妪,道:“陈先生说,他不管这事,你去找赵先生吧。”

    面容丑陋的老妪听到这话,有些不甘心的伸着脖子瞅了眼黑漆漆的门内,但未敢造次,恭谨的朝着宅子拱手施礼,才带着呜呜咽咽的吓人声音,化成了一堆水。

    而老管家,则急匆匆的朝着城隍庙的方向赶去,不过想到自家那位老爷最后叮咛的话,他几乎一路目光怪异。

    颍川小筑鸡飞狗跳之后重归安静。

    而事情的始作俑者萧砚,对此则完全一无所知,或者就算知道了,也只会立刻缩着脖子露出我很萌的帅脸?

    片刻后,带着些纠结的萧砚将‘观天’重新放回了墙上的罗盘暗格,这东西太邪性,他决定先立刻回去神仙街对自己做一个全方位的测试,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继续过来研究这件萧家至宝。

    月光下,白色身影干脆利落的又是一跃一踩一攀,然后脚步轻盈的从野猪牌坊出了烂泥渡,经过黄浦江的时候,他将手中的一小桶汽油丢进了暗涛汹涌的江水中。

    而在神仙街,命馆的大门在大半夜悄悄开了条缝隙,赵寻一背着个包袱,蹑手蹑脚的从门缝中溜了出来,又悄悄的将大门关上。

    不过他刚转身往前走了两步,大门又再次开启,婢女如意也怯生生的溜了出来,大眼睛看着赵寻一,一眨一眨。

    “我去----他个无量天尊!”赵寻一猛然回头,差点破口大骂,太吓人了!跟着又压低声音道:“你跟出来干啥!赶紧回去!”

    “我不!”如意摇头,态度坚决。
    萧砚看着‘观天’小碗。

    一碗水似是代替了他的眼睛,其映照出的异象,便是他所能看到的全部。

    而随着想要看到更多的东西的想法,自心中猛然现出踪影,视野竟然立刻就跟着慢慢变大。

    但是七十二弄中风水格局的异象却没有缩小。

    萧砚只是单纯的通过这件至宝,看到了更大更多的境像。

    就如同之前是通过一个米粒大小的微孔往出看,而在他想看到更多的时候,小孔就开始逐渐变大,将更多的东西展现在了视野当中。

    奇妙异常。

    萧砚所能看到的境象越来越大,直到几个呼吸之后,颍川小筑极为庞大复杂的风水格局出现在视线中,他才猛地感觉到眼睛一阵酸痛,似有液体从眼角滴落,‘滴答’一声落进‘观天’碗水中。

    然后眼前一黑。

    等恢复过来之时,方才所看到的奇景已经不见,他的视线又重新落到了烛火闪烁的七十二弄正屋里。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