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685字

第二十三章 正常

    他扯出一大张黄纸裁剪下大小相等的五块,然后又用朱砂配水,在一个半小时后才写出了五张全名叫‘至真请令观我大道符’的观道符。

    这是道门符篆。

    不过除了佛门那些老寺中的和尚,基本上想知道自己状况的人都会用这个制式符篆,除了要给那位‘真武大帝’供上三炷香火,没啥损失,不像别的符篆敕令那么夸张。

    然后他就略过了这个事情,急匆匆开始对自己的道行状况展开测试,对他来说,这才是正事。

    想知道自己的道行深浅并不难,就是比较麻烦。


    先找到香坛,然后心中默念那位‘真武’的名号将三炷香供上,发现香火没断情况正常,萧砚便捏起了桌上那张二十年道行‘面值’的观道符,夹在中食二之间按照规矩遥敬皇天后土,一番动作刚刚结束,原本软绵绵的符篆便蓦然直立而起,跟着萧砚立刻将其放在唇边,轻声说了句‘请观我道’。

    然后‘呼喽’一声,青白火焰从符篆上凭空出现,几乎瞬间就将符篆本身化为飞灰。


    这次符篆燃烧速度略有减缓,但还是很快烧完,这让萧砚内心再定。

    然而到了第三张‘面值’五年的符篆之时,其燃烧速度却变得无比缓慢,就仿佛有一个小火苗自符篆一角升起,然后慢慢烧掉符篆一样,慢如狗!

    直到关上门进了书房,他才猛然想到白天曹礼佛将龙虎山那位的关门弟子张修齐下山的消息告知赵寻一那事。

    就少问曹礼佛一句张修齐的行踪!萧砚顿时感觉牙疼。

    然而想了想,却并没有立刻就过去跟命馆那边的先生们说这个消息,想着还是等天亮了找曹礼佛问问,看看情况再说吧。
    看到这一幕,萧砚心中微定,能烧掉多大‘面值’的符篆,就证明自己的道行是大于等于这个面值的,而符篆燃烧的速度,又跟自己本身的道行深浅有关,烧得越快就证明道行超过这个程度越深。

    五张符篆是叠符,在香坛中的三炷香燃尽之前,它们所代表的是叠加总和。

    然后萧砚又依法施为,烧掉了第二张‘面值’十年的符篆。
    看到这种情况,萧砚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也就是说在三十五年这个点上止步了?

    “我说,您不会看错了吧?”定了定神,萧砚嬉皮笑脸的仰头对天上说了句,然后不甘心的又持起了‘面值’两年的那张观道符。

    “请观我道!”将符篆放在嘴边,他迅速说道。

    然后。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还没过。

    在萧砚指间直立而起的符篆,突然蔫蔫的软了。

    呆呆的看着软掉的‘它’,过了好半天,萧砚才面无表情的对着天上‘呵呵呵’了四声,然后默默的看着香坛等香火燃尽。

    他给自己准备了三十八年的观道符,因为在清明之前他自己的道行就是三十八年深浅,而清明之后的这几天,又没有做调理风水之类的事情,唯一做的一桩生意还是写了张‘无碍符’,且不知道那人将无碍符激发使用了没有。

    所以道行不可能有所提高。

    而到现在,他止步于三十五年,也就是说在烂泥渡用‘观天’贪图多看的那一眼,那个小玉碗就收掉了他整整三年的道行。

    “三年,这得调理多少个风水局,才能补得回来?”萧砚在心中肉疼,并且开始琢磨假如明天店里还是生意冷清,自己是不是得持一块风水幡上街游荡去了?

    可就算那样,还是得找个人看店才能两不误。

    这一刻他深深羡慕赵寻一。

    毕竟就算没有命馆里面那位赵老神仙跟那么多先生,就算赵寻一是离家出走且在外面混的很衰,如果他愿意开店的话,自己上街去找生意,店里也能有如意帮忙看着,不至于把赚钱赚道行这两件天大的事给耽搁了。

    就是不知道那尊‘观天’除了收掉了他三年的道行,还有没有悄摸的再弄走什么别的东西?气运这玩意玄乎,他没有有效的办法来测定,原本是可以诓赵寻一给他算算的,但现在赵寻一离家出走了-----而身体,虽然没有感觉到明显的不适,但萧砚还是决定等天亮了,先去神仙街西头那家医馆里让那位大夫给瞧瞧,贵点也就贵点吧。

    默默的又思索了几分钟,等三支香火烧完,已经准备去睡的萧砚突然看到桌上铺开的黄纸,想着反正都麻烦这么多了,不如随便写张符试试?

    于是他立刻又裁下了一块,随手写了张理风治水的风水符篆,在符身符胆一气呵成后,又写了五个名字用来抓阄,见拆开的纸张上写着一个‘吕’字,便很无所谓的在符篆左下角写下‘吕氏飞熊先生敕令’八个小字。

    符篆写完了,灵不灵他不知道,但是直觉上他感觉应该是灵验的?于是便下楼将符篆压进了门缝,然后亲眼看着这张普通符篆普通敕令的风水符篆普通的消失不见。

    灵验了,就是借来的力太少,用处不大,但想想现在都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又觉得很正常。

    而同在上海某个犄角旮旯里的一个,秃,且丑,的风水先生,则面容枯槁的看着桌上整整齐齐放着的几十张符篆。根据多年行骗的经验来看,他知道这些符八CD是不灵的,但他已经守凌晨疯狂写敕令整整半个月了,再这样下去,猝死什么的,估计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PS:那啥,各位读者大大要是喜欢这个故事,麻烦点一下加入书架收藏一下嘛,拜谢拜谢!新书期,收藏推荐什么的太重要了!
    萧砚摸黑回了神仙街。

    然而让他诧异的是,命馆竟然大门洞开,灯火通明,里头人影绰绰,看着乱糟糟的。

    这是出什么事了?在心中想着,他便在开门的时候多朝命馆看了两眼。

    然后就看到命馆里头,一个很能赚钱,堪称是台柱子级的先生朝他频频招手,然后急匆匆就走了过来。

    “萧砚,你可见到寻一了?”刚一走近,这位先生就立刻压低声音发问。

    萧砚愣了愣,跟着摇头。

    “你真没见到?”

    萧砚再摇头。

    一连用各种姿势体位确定了好几次,这位先生才带着将信将疑的神色走了。

    而萧砚则满脸莫名其妙的打开门回了店里,赵寻一离家出走了?讲什么笑话呢?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